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预购】书店的灯光

【预购】书店的灯光

售价
RM46.40
优惠价
RM46.40
售价
RM5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美] 刘易斯·布兹比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时间:2020年08月

ISBN:9787542670717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书店的灯光 2020版,新增一章!傅月庵、郝明义、刘苏里都在读!书店灯光下,世界缓缓展开……经典读本,改版升级,黑金小精装,带你了解书里书外的妙闻趣事。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傅月庵、郝明义、刘苏里都在读

 

★莎士比亚被嘲“狂妄的乌鸦”?大诗人蒲柏给书商杯里下催吐粉?咖啡起初竟被书店老板起诉?……资深书迷带你了解书里书外的妙闻趣事!

 

★经典读本崭新升级,新增一章,讲述互联网时代,人与书的种种可能

 

★黑金封面小精装,便于携带,典雅时尚

 

 

内容简介

《书店的灯光》是一部关于书店的文艺随笔。作者半生与书相伴,讲述了书籍的历史、阅读的启蒙、人与书的故事,以及书店营造的“在人群中独处”的温柔氛围,并站在互联网时代之端,表达了对书店未来的审思。

 

=======

 

浪费在书店里的每一个慵懒的午后,是幸福的。

 

暖黄的灯光下,啜着醇香的咖啡,眼前浮光掠影的每一页,都仿佛有时间流逝的细碎声音相伴。

 

每一颗渴望片刻安宁的心,都会在这里得到满足。

 

一九二一年,巴黎左岸“莎士比亚书店”的店主西尔维亚·比奇为了禁书《尤利西斯》的面世四处奔走;数十年后,硅谷“普林特斯书店”成为未来计算机专家自我教育的基地……一个爱书人写下他的书店时光,以及时光中的书店。

作者简介

刘易斯·布兹比,美国当代作家,生于美国加州圣荷西。15岁的刘易斯·布兹比读到约翰·斯坦贝克的《愤怒的葡萄》,开始写作生涯。做过书店店员,还做过书商,目前在旧金山大学担任写作老师。作品常见于《哈泼斯杂志》《纽约时报书评》《巴黎评论》《GQ》《ZYZZYVA》。出版过小说、散文集、儿童读物等,其中《书店的灯光》受到中国读者喜爱。

试读

在人群中独处

 

每当我走进一家书店——任何一家书店,我出门的件事就是去书店——总是满怀暗喜。按理我不该如此:我在书店度过了大半生,当过书店店员,也做过出版社的销售代表;即便在我退出这个行业后,仍然是个不可救药的书店常客,每周至少要去书店五次。难道我还不厌倦吗?可是,在如此恬谧的早晨,书店的陈列整整齐齐,书架清洁并充满希冀。我知道这不仅仅是一家商店——当书店开门迎客,世界的其他部分也随之而来,当天的气候,当天的新闻,接踵的顾客,成箱的书,以及那书中的世界——记载事实的书和阐述真理的书,新出版的书和世代传读的书,极其重要的书和平庸的书。从前,站在这书河中,我总是情不自禁地感觉到宇宙可能会披露些什么。

 

当然,我并不仅仅是为买一本新书而去书店。逛书店本身就令人兴奋,我知道我想待多久就可以待多久。书店的潜规则与其他零售行业不同。虽然书店多为私人经营,却重视公众对时间和空间的要求。它不像那些似乎灾难在即而大量出售手纸或辣椒酱的大卖场;也迥异于销售花哨名牌服装或饰物的豪华商铺;它更不是一天劳作后回家顺道买上半打啤酒、一盒香烟或冰淇淋的便利店。收款机的铃声并非是在提醒你快走,书店不限制你的逗留——它本来就是供人流连的地方,时间长短由人自便。我来可以是为了从烹调书中抄一个菜谱或查找圣安东尼奥那家装饰派艺术风格酒店的名称,甚至重读某本喜爱的短篇小说;可以约上一个朋友,一边浏览书的封面一边聊天;也可以坐在“历史”区阅读一本论述文艺复兴鼎盛时期那不勒斯复杂手语著作的章,那本书真是引人入胜。只要你方便,就可以享受甜美的时光。如果书店有一个咖啡馆,那就更妙了;一块蛋糕和一杯咖啡,时间就会过得更轻松。我甚至会买一本书。

 

设想在百货商店的经历:试穿一件新外套在店里转上半小时也许下周三又来试一次,其实你并不真的打算买。走进比萨店看看是否有免费品品尝;你很饿,于是尝了尝意大利辣肠、香肠、洋蓟和菠萝,味道不错但不合你当时的胃口。在其他零售店里,店员和管理规定都不待见只试不买的顾客。

 

书店的这种行业性的闲适部分来自它所销售的商品——书不是那种急功近利的产品,它们需要时间;写书很慢,出书很慢,读书也很慢。一本四百页的小说也许要数年才能完成,出版的时间可能更长,即便被买回家,读者也许隔上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才会坐下来读上几个小时。

 

但书店的宽容也并非完全出于书的特性。现代书店与咖啡馆或小食店为邻已有长久的历史。在十八世纪的欧洲,当咖啡和烟草风靡大陆时,咖啡馆是作家、编辑和出版商的聚会场所。提神的咖啡和诱人的烟草相得益彰,可以让人愉快平静地坐上一天,颇适合于写作、阅读、长谈,或临窗发呆。那是启蒙时代,识字者渐多,书价比以前便宜,品种趋向丰富,书店经常与咖啡馆为邻,这家的顾客也是那家的顾客,都是些有闲情聊天和思考的人。即便今天,型的连锁书店还是关注这个根本特点,用咖啡机、沙发和书桌营造出欢迎顾客享受时光的氛围。

 

书将我们与他人联系在一起,但这种联系建立于独处之中:一个读者独处一隅聆听一个作者的心声。比如,约翰 · 欧文的文字就像一个智者在与另一个智者交谈。通过网络、电话订购书只需举手之劳;而邮购图书也是轻而易举——没等我们开门,投递员就会从邮箱中把填好的书目取走。但购书人中十有八九还是愿意亲临书店,为了置身于书之中,当然也是为了置身于那些购书的同好之中,哪怕我们可能从不交谈。埃利亚斯 · 卡内蒂曾将咖啡馆描述为我们“在人群中独处”的地方,我一直认为这句话也适合于书店。这种独处和会聚实在是可爱的搭配,就好像书店在消解图书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