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售价
RM63.68
优惠价
RM63.68
售价
RM79.6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马伯庸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11月

ISBN:24156030

书摘 · 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作家马伯庸长篇代表作

★易烊千玺、雷佳音领衔主演同名影视剧口碑炸裂

★突破真实与虚构界限,打造令人窒息的历史悬疑巨制

 

内容简介

唐天宝三年,元月十四日,长安。

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上元节辉煌灯火亮起之时,等待他们的,将是场吞噬一切的劫难。

突厥、狼卫、绑架、暗杀、烈焰、焚城,毁灭长安城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而拯救长安的全部希望,只有一个即将被斩首的独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个时辰……

作者简介

马伯庸:作家。人民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得主。

  被评为沿袭"'五四'以来历史文学创作的谱系","文字风格充满奇趣"。

  代表作:《显微镜下的大明》《长安十二时辰》《七侯笔录》《古董局中局》《三国机密》《风起陇西》《草原动物园》

试读

张小敬倒地的一瞬间,萧规发出了一声怒吼:"鱼肠!你在干吗?!"

  在灵官阁外,一个黑影缓缓站定,右手拿着一把窄刃的鱼肠短剑,左手垂下。张小敬这才知道,萧规踹开自己,是为了避开那必杀的一剑。他现在心神恍惚,敏锐感下降,若不是萧规出手,恐怕就莫名其妙死在鱼肠剑下了。

  "我说过了,我要亲自取走张小敬的命。"鱼肠哑着声音,阴森森地说。

  萧规挡到张小敬面前,防止他再度出手:"现在张小敬已经是自己人了,你不必再与他为敌。"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假意投降?"

  "这件事我会判断!"萧规怒道,"就算是假意投降,现在周围全是我们的人,又怕什么?"

  这个解释,并未让鱼肠有所收敛:"他羞辱了我,折断了我的左臂,一定要死。"萧规只得再次强调,语言严厉:"我再说一次,他现在是自己人,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鱼肠摇摇头:"这和他在哪边没关系,我只要他死。"

  灵官阁外,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诡异。张小敬刚刚转换阵营,就要面临一次内讧。

  "这是我要你做的第九件事!不许碰他!"萧规几乎是吼出来的,他一撩袍角,拿起一串红绳,那红绳上有两枚铜钱。他取下一枚,丢了过去。鱼肠在半空中把钱接到,声音颇为吃惊:"你为了一个敌人,居然动用这个?"

  "你听清了没?不许碰他。"萧规道。

  "好,不过记住,这个约束,在你用完最后一枚铜钱后就无效了。"鱼肠强调道,"等到我替你做完最后一件事,就是他的死期。"

  张小敬上前一步:"鱼肠,我给你一个承诺,等到此间事了,你我公平决斗一次,生死勿论。"鱼肠盯着张小敬的眼睛:"我怎么知道你会信守承诺?"

  "你只能选择相信。"

  鱼肠沉默了片刻,他大概也觉得在这里动手的机会不大,终于一点头:"好。"

  鱼肠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中,然后留下了一句从不知何处飘过来的话:

  "若你食言,我便去杀闻染。"

  萧规眉头一皱,转头对张小敬满是歉疚:"大头,鱼肠这个浑蛋和别人不一样,听调不听宣。等大事做完,我会处理这件事,绝不让你为难。"

  张小敬不动声色道:"我可以照顾自己,闻无忌的女儿可不会。"萧规恨恨道:"他敢动闻染,我就亲自料理了他!"

  他们从灵官阁拾级而上,一路上萧规简短地介绍了鱼肠的来历。

  鱼肠自幼在灵武附近的守捉城长大,没人知道他什么来历什么出身,只知道谁得罪了鱼肠,次日就会曝尸荒野,咽喉一条极窄的伤口。当地守捉郎本来想将鱼肠收为己用,很快发现这家伙太难控制,打算反手除掉。不料鱼肠先行反击,连续刺杀数名守捉郎高官,连首领都险遭不测。守捉郎高层震怒,撒开大网围捕。鱼肠被围攻至濒死,幸亏被萧规所救,这才捡了一条命。

  张小敬心想,难怪鱼肠冒充起守捉郎的火师那么熟练,原来两者早有渊源。如果守捉郎知道,他们险些捉到的刺客,竟然是鱼肠,只怕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

  萧规继续讲。鱼肠得救以后,并没有对他感激涕零,而是送了十枚铜钱,用绳子串起来给他,说他会为蚍蜉做十件事,然后便两不相欠。所以萧规说他听调不听宣,不易掌控。

  现在萧规已经用掉了九枚,只剩下最后一枚铜钱。

  "真是抱歉,害你白白浪费了一枚。"

  萧规道:"没关系,这怎么能算浪费。再说,我也只剩一件事,需要拜托鱼肠去做。结束之后,也就用不着他了……"他磨了磨牙齿,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旋即又换上一副关切表情:

  "大头,接下来的路,可得小心点。"

  张小敬一看,原来灵官阁之上,是玄观顶阁。顶阁之上,他们便正式进入灯楼主体的底部。眼前的场景,让张小敬和李泌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在他的头顶,是一个如蜘蛛巢穴般复杂的恢宏穹顶。整个太上玄元灯楼,是以纵横交错的粗竹木梁为骨架,外蒙锦缎彩绸与竹纸。它的内部空间大得惊人,有厚松木板搭在梁架之间,彼此相搭,鳞次栉比,形成一条条不甚牢靠的悬桥,螺旋向上伸展。附近还垂落着许多绳索、枢机和轮盘,用处不明,大概只有毛顺或晁分这样的大师,才能看出其中奥妙。

  他们踏着一节一节的悬桥,一路盘旋向上,一直攀到七十多尺的高度。忽然一阵夜风吹过灯楼骨架,张小敬能感觉到整个灯楼都在微微摇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