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 · 布朗作品 | 插图珍藏版

RM348.80 RM436.00

作者:[美] 丹 · 布朗 Dan Brown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10月

库存量: 1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800多幅精美图片由卢浮宫博物馆、法国国家图书馆、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伦敦档案学会、威斯敏斯特教堂等权威机构提供,让你在连连经历离奇的惊悚情节同时,又能时时遇见壮美的历史与艺术的奇迹,进而一探这些奇迹背后暗藏的各种玄机。

 

内容简介

 

《天使与魔鬼》

几百年前,让梵蒂冈畏惧的敌人是一个名为“光照派”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由一些受到宗教迫害的科学家组成,他们发誓要对梵蒂冈进行复仇。时至今日,当代许多历史学家还对这个组织的存在深信不疑,而且认为这是全球势力强大的组织之一,它渗透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不为人知……

 

虔诚的上帝信徒——欧洲原子核研究组织的杰出科学家列奥纳多·维特勒毕生致力于以科学的手段证明神的存在。他和其养女、神秘妩媚的科学家维特多利亚在实验室里成功地制造出了一种极其强大的能量——反物质。

 

在这个重大发现尚未对外公布时,列奥纳多在实验室里惨遭杀害,一颗眼珠被凶手挖走,胸口上赫然印着一个神秘的标记——“光照派”!更令人震惊的是,藏在地下的反物质不翼而飞。哈佛大学符号学专家罗伯特·兰登应欧洲原子核研究组织首领之邀,前来调查这个神秘的符号。就在他到达的当天,失踪的反物质在梵蒂冈城地下某处被人发现。离开了实验室的反物质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后自行爆炸。这天正是天主教教皇选举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天主教首领汇聚在梵蒂冈城,藏在地下的反物质就如同一枚定时炸弹,如不能及时找到,整个梵蒂冈城便会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形势刻不容缓,兰登与维特多利亚一起踏上了前往梵蒂冈的冒险之旅……

 

 

《地狱》

继全球风靡的《达•芬奇密码》《天使与魔鬼》《失落的秘符》之后,丹•布朗对历史、艺术、密码与符号的运用已出神入化。这一次,丹•布朗再次选取这些标志性元素,精巧地编织出——《地狱》。

 

哈佛大学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头疼欲裂地从佛罗伦萨一家医院的病床上苏醒,埋在各种管线与一堆医疗设备里。他完全想不明白理应身处哈佛大学校园的自己怎会来到了意大利。在他依稀的梦境中,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蒙面女子隔着被鲜血染红的翻腾河水对他低语着:去寻找,你会发现……

 

年长的马可尼与年轻的西恩娜两位医生向罗伯特·兰登解释他的病情,并描述着他来到此地的情形,此时,一位黑衣女子突然闯入重症监护室,不由分说地一枪击毙试图阻拦她的马可尼。西恩娜一把拉起罗伯特·兰登狂奔而逃。

 

亡路上,兰登发现外套口袋里无端冒出一个标有警示图标的钛金管后,且惊且惧。紧接着,他无意间得知西恩娜孩提时曾是个智商高得异乎寻常的神童。为了摆脱身份不明的对手,厘清眼前困境的来龙去脉,兰登与西恩娜结为搭档,开始与时间赛跑。他们被引入了由经典艺术、秘密通道与未来派科技构成的迷阵。而解开一切的钥匙就藏匿于神秘暗黑的诗篇——但丁的《神曲》之中。兰登必须赶在世界被不可逆转地改变之前,找到答案。

 

 

《失落的秘符》

隐藏的历史、神秘的符号、飘忽的真相、惊天的秘密……《失落的秘符》揭开我们司空见惯的世界背后藏匿的隐密。

 

哈佛大学符号学家罗伯特·兰登意外受邀,于当晚前往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做一个讲座。就在兰登到达的几分钟内,事情发生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变化。国会大厦里出现了一件令人惊恐之物——一只人手,三根手指成握拳状,伸直的拇指和食指直指天穹,每根手指上都有具特殊符号学意义的诡异刺青。兰登根据戒指认出这是他敬爱的导师彼得·所罗门——一位著名的共济会会员和慈善家的手,也辨识出这只手摆出的姿势与其上的刺青结合在一起是表示邀请的一种古老符号,旨在将受邀者引入一个失落已久的玄妙智慧世界。兰登意识到彼得·所罗门已被人残忍地绑架,他若想救出导师,就必须接受这个神秘的邀请。

 

罗伯特·兰登就此猝不及防地被拖入了一个惊人的谜团。该严格遵守自己的承诺,还是先搭救危在旦夕的朋友?是配合中情局号称涉及国家安全的调查,还是要协助共济会完成关乎人类福祉的使命?兰登屡次陷入选择的困境。然而时间紧迫,他不得不抽丝剥茧,一步步解开这个有关人类文明的大秘密……

 

 

《达·芬奇密码》

让人绞尽脑汁的密码,就隐藏在列昂纳多·达·芬奇的艺术作品当中;令人绝望的角逐,就在遍布欧洲的大教堂和城堡里展开;令人震惊的事实真相,在掩盖了数百年之后,终于被撩起了神秘的面纱。

 

午夜,卢浮宫博物馆年迈的馆长被人杀害。在人生的*后时刻,馆长脱光了衣服,明白无误地将自己的身体摆成达·芬奇名画《维特鲁威人》的样子,躺倒在艺术大画廊的拼花地板上,还在尸体旁边留下了一个令人难以捉摸的密码。符号学专家罗伯特·兰登与密码破译天才索菲·奈芙着手对一大堆怪异的密码进行整理,他们发现一连串线索竟然隐藏在达·芬奇的艺术作品中!

 

兰登猛然领悟到,馆长其实是郇山隐修会的成员——这是一个成立于一〇九九年的秘密组织,其成员包括西方历史上诸多伟人,如:牛顿、波提切利、维克多·雨果以及达·芬奇!兰登怀疑他们是在找寻一个石破天惊的历史秘密,一个既能给人启迪又异常危险的秘密……



丹·布朗(Dan Brown, 1964—)

美国著名畅销作家,毕业于阿默斯特大学,曾是一名英语教师。一九九六年开始写作,先后推出了《数字城堡》《骗局》《天使与魔鬼》和《达·芬奇密码》四部小说,其中《天使与魔鬼》奠定了他在小说界的地位,

 

而《达·芬奇密码》一经问世就高踞各大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并打破销售纪录,成为史上畅销小说的翘楚,创下书市奇迹。其后,他历时六年完成的《失落的秘符》英文版于二○○九年九月由美国兰登书屋道布尔戴出版社出版,首印量高达六百五十万册,在开始发售三十六小时后,此书的全球销量已破百万,首周售出二百多万册,成为被经济危机的乌云笼罩的美国书市的一大亮点。二○一三年五月十四日,新作《地狱》由美国双日出版社出版,首印四百万册,出版后的前八周蝉联《纽约时报书评周刊》精装书畅销排行榜榜首,同时它的平装本以及电子书也在发行后的前八周内稳居排行榜榜首。


楔 子

巴黎卢浮宫博物馆,夜十时四十六分。卢浮宫拱形大陈列馆内,德高望重的博物馆馆长雅克·索尼埃跌跌撞撞地扑向眼前离他最近的一幅画—— 一幅卡拉瓦乔的画作。这位七十六岁的老人猛地抓住镀金的画框,用力把它拉过来。画框终于从墙上扯了下来,索尼埃向后跌作一团,被盖在画布的下面。

果然如他所料,附近的一扇铁门轰然落下,封住了通往陈列馆的入口。镶木地板震颤着。远处响起了报警声。

馆长在地上躺了片刻,边喘气边寻思。我还活着。他从画布下爬了出来,在这洞穴般幽暗的地方四处觑视着,想找个藏身的地方。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不许动!”

馆长手膝并用,爬行中一愣,缓缓转过头去。

在封住的门外,仅十五英尺远的地方,侧影高大的攻击者正透过门上的铁栏杆盯着里面。他身材高大,面色苍白,一头稀疏的白发。他的眼睛虹膜呈粉红色,瞳孔为暗红色。这个白化病人从外套中拔出手枪,将枪管透过铁栏杆瞄准了馆长。“你本不应该跑。”听不出他是哪里口音,“这回该告诉我那东西在哪里了吧?”

“我已跟你说过——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馆长无助地跪在地上,断续地说。

“你在撒谎。”那人直勾勾地盯着他,身子一动不动,只有那幽灵般的眼睛里闪过寒光,“你和你的弟兄们占有了不属于你们的东西。”

馆长猛地一惊。他怎么会知道这些。

“今夜它将物归其主。要想活命,就乖乖地告诉我那东西藏在哪。”那人把枪对准了馆长的头,“你想为了这个秘密而送命吗?”

索尼埃连气都不敢喘。

那人歪着头,目光沿着枪管望下去。

索尼埃举手来自卫。“等一等。”他慢慢地说,“我会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接下去的话馆长讲得非常谨慎。这是他事先演练了许多遍的谎言,每次他都祈祷永远不会用上这套谎言。

馆长说完后,袭击者得意地笑了。“不错。跟其他人讲的一模一样。”

其他人?馆长身子向后一退。

“我也找到了他们,三个都找到了。他们证实了你刚才所讲的话。”那大个子嘲笑道。

这不可能!馆长和他的三个主管的真实身份就如同他们所保护的那个古老的秘密一样神圣。索尼埃现在意识到他的同伴都严格遵循了程序,在死前都说了同样的谎言。这是一个约定。

那攻击者再次举枪瞄准。“你完蛋后,我就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真相。馆长立即意识到了真正可怕的情形:如果我死了,真相将永远无人知晓。他本能地想找地儿藏起来。

枪响了,馆长感到钻心的灼热,因为子弹射中他的肚子。他扑倒在地,痛苦地挣扎着,接着缓缓地翻过身,透过栅栏盯着攻击者。

那人瞄准了索尼埃的头,这一枪会让他立即毙命。

索尼埃闭上眼睛,脑子一片混乱,极度恐惧和懊悔。

空弹膛的“咔嚓”声在长廊里回响。

馆长猛地睁开了眼 睛。

那人扫了一眼自己的武器,几乎被逗乐了。他伸手去取另一只弹夹,但似乎又想了想,对着索尼埃的肚子得意地冷笑道:“我在这儿的活儿已经干完 了。”

馆长向下望去,他看到自己白色亚麻衬衫上的枪眼。枪眼在胸骨下方几英寸的地方,四周都是血。我的肚子!够残忍的,子弹没打中他的心脏。作为一名参加过阿尔及利亚战争的老兵,馆长以前目睹过这种可怕的被延缓的死亡。他还能活十五分钟,胃酸会渐渐损害他的胸腔,慢慢从体内释毒。

“疼痛有益,先生。”那人道。

然后他离开了。

现在只有雅克·索尼埃一个人了。他转过头再次盯着铁门。他被困在里面了,至少二十分钟内门是无法打开的。等到有人找到他时,他早就没命了。然而,此刻让他更感恐惧的倒不是自己的死。

我必须把这个秘密传下去。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被谋害的三位兄弟的形象浮现在他脑海里。他想到了他们的先辈们,想到了他们被委托的重任。

一个未曾中断的信息链条。

尽管有所有的预防措施……尽管有确保万无一失的方案,雅克·索尼埃现在突然变成唯一存在的一环,成了至今一直保守的最为重要的秘密之一的唯一守护者。

他战栗着,站了起来。

我必须想出个办法来……

他被困在大陈列馆里,在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可以接过他传递的火炬。索尼埃凝望着这大牢的墙壁,一组世界名画像好朋友似的朝他微笑着。

他在痛苦地抽搐,但他还是竭力稳住自己。他知道,眼前这令他孤注一掷的使命,需要他抓住余下生命的每一秒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