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杀人事件

【预购】湖畔杀人事件

售价
RM25.60
优惠价
RM25.60
售价
RM3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东野圭吾

翻译:沈杨

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1月

ISBN:978712225015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东野圭吾第一部以家庭亲情与子女教育为背景的作品

★超越《白夜行》的黑暗绝望,挑战人伦道德底线的突破之作!

★从小说到同名电影均在日本引起轰动

 

内容简介

为了孩子的入学考试, 四个家庭来到湖边别墅进行考前集训。 丈夫的情人尾随而至,却在深夜遇害。 妻子坦白:“是我杀的。” 丈夫打算报警处理, 但邻居们竭力帮助妻子隐瞒罪行, 在众人的劝说下丈夫终于加入了毁尸灭迹的行列, 然而冷静下来他才意识到这一切非常不合情理。 当真相被揭开之时,他却已无法挣脱……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1958-)出生于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学毕业。1985年以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得奖作《放学后》出道。1999年以《秘密》获得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第120届直木奖入围,并于1998年拍摄电影,由广末凉子主演。早期作品多为精巧细致的本格推理,之后文风逐渐超越传统推理小说的框架,其创作力旺盛的程度,让他跃居日本推理小说界的作家。 

代表作品有:以汤川学为主角的“神探伽利略”系列,包括《神探伽利略》(2007年拍摄日剧,福山雅治、柴崎幸主演),《预知梦》(2007年拍摄日剧,福山雅治、柴崎幸主演)和《嫌疑人X的献身》(获得第134届直木奖);以及以推理小说形式讨论教育制度缺陷与亲情的《湖畔杀人事件》(已拍摄为电影,由役所广司、药师丸博子、丰川悦司三大巨星主演)等。

试读

 

并木夫妇的房间被安排在二楼。房间大约八叠大小,摆放着两张单人床。墙边有充当衣柜的小书桌,上面放着陶制的电暖炉。

“我们一家三口都睡在这里吗?” 

“章太住在另外一边。”

“那间租来的别墅吗?”

“没错。毕竟这次是为了读书的集训,又不是全家出来旅行。比方说要你配合那些孩子们的关灯时间,你能吗?”

“只是孩子们在那里睡吗?”

“津久见老师跟他们一起,另外还有一位大人会陪着住在一起。今天晚上好像是坂崎先生吧。你放心好了,不会麻烦你的。”

“噢。”俊介搔了搔脸颊。

美菜子坐在其中一张单人床上。 

“其实我没想到你会来的。”

“是吗?”

“我昨晚还在想你会不会突然想到就来了。”

“我来了不好吗?”

“没有的事,我只是很意外。过去你对章太的未来不是不闻不问吗?我觉得你来了很好,因为我希望你能多理解升学考试的事。刚刚藤间先生的说法,应该让你有所启发吧?” 

“我只是充分了解了你们的想法而已,一下子就要我理解也未免强人所难吧。”

“我没有那么说,你只要当作知识记在脑子里就好。然后默默地守护着我和章太。”

“要我默默地……”

俊介站在窗边,眺望窗外的景致,从树枝缝隙之间看见一条道路。

“其他人都在哪里?不是应该还有另外一对夫妇吗?”

“关谷先生他们去租的别墅了,应该是去给津久见老师帮忙了吧。每对夫妇轮流协助津久见老师,这是出发前决定好的。我记得应该跟你……”

“啊,这我知道,我听你提起过。”俊介摆手制止道。 

两人走出房间,就在下楼的时候,玄关处的门铃响了。

“会是靖子他们吗?我记得门没有锁呀。”

美菜子前往应门,俊介则往客厅走进去。客厅里,藤间和坂崎正在下国际象棋,没有看见一枝的身影。

俊介正打算坐在坂崎的旁边时,客厅的门开了。

“老公,是你公司的人。”美菜子说。

“我公司的?”俊介指着自己,问,“谁呀?”

美菜子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位年轻女子从她身后走了出来,高挑的个子,留着一头长发。 

“你们好。”女子点头打招呼,一脸的笑容。

“噢,是高阶呀……”

“你忘了东西。没有这个,就没办法在这里工作了。”她递上一个茶色的大牛皮纸袋。 

俊介接下纸袋,查看了一下,里面装着几张照片和一本小册子般的资料。他看了她一眼,她依然是笑容满面。他咽了一口口水后,开口道:“没错,要是忘了这个就没戏唱了。谢谢你专程帮我送来。”

“不客气。话说回来,这里还真不错,我从来不知道有这么棒的地方。东京热得像个蒸笼似的,真羡慕你们能在这么凉爽又漂亮的别墅生活。”说完,她转头看着美菜子表示,“夫人您真是幸福,先生人又那么好。”

“你在说些什么?”俊介扯出笑脸说,“我没跟你说吗?我们可不是来这里玩的,是陪小孩来这里念书的。他现在正准备参加中学的入学考试。”

“哎呀,原来是这样呀?”

“我以为已经跟你说过了。”

“可是又不是并木先生你们在读书,所以结果还不是一样——对吧?”她转而征求美菜子的同意。美菜子只好苦笑以对。

“事务所那里怎么样?我不在应该没发生什么问题吧。”

“是的,到目前为止都还好。”

“可是连你也来这里,留在事务所的他们岂不更势单力薄了?”

俊介的这番话让年轻女子不由得笑出声。

“不用操心,我马上就告辞了。并木先生请留在这里好好享受你的别墅生活。”接着她又面对正在下棋的两人,深深一鞠躬说,“不好意思打扰了。”一头长发盖住了裸露在无袖上衣外的肩膀。

“要回去了吗?”坂崎赶紧起身。

“喝杯热茶再走嘛,还是来点凉的?”藤间也急着说。

“不了,我只是送这东西过来。”女子摆动双手,然后抬眼瞄着俊介说,“那就公司见了。” 

“嗯,辛苦你了。”

女子又跟大家说了声“打扰了”,才往大门走去。美菜子见俊介紧随其后,自己也跟着走过去。

“不晓得那份报告现在进行得怎样?”女子正在穿凉鞋,俊介在她背后询问。

“报告?”

“是呀,就是那份报告。你不是正在进行各项调查吗?”

“噢。”女子点头说,“进行得很顺利,到时候再向你报告。”她瞅了美菜子一眼,说了声“告辞了”便离开了。

“专程跑这么远送来这东西,应该是很重要的资料吧?”美菜子看着俊介的手中物说,“现在不都是利用什么电子邮件的吗?”

“不是所有资料都能通过电子邮件传递的。”

俊介一上楼,便放下纸袋,从上衣口袋掏出手机,拨号给署名为“ET”的人。

但是跟之前一样,直接转到了语音信箱的留言服务。他将手机丟到床上。

高阶英里子出了别墅后,走在别墅前面的路上。途中她从皮包里取出墨镜戴上,顺便将手机开机,打开语音信箱,只听见一声“您没有任何信息”。她微微一笑切断电话,并将手机关机,然后放回皮包里。

道路两侧有几间类似的别墅,但那些别墅里似乎都没什么人。

前面出现一块小空地,种着两棵麻栎树。其中的一棵树干上缠着旧吊床。另外还有两个可容人坐的树墩。 

道路左边出现一栋圆木屋风格的建筑,屋前有几个小朋友分散地蹲在地上,他们手上都捧着素描簿。旁边站着一对中年夫妇,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离他们不远处,一名年轻男子正在修理越野自行车。英里子走上前开口打招呼:“你好!” 

男子吃惊地停下手,抬头看着她说:“啊……你好!”

“自行车坏了吗?” 

“没有,也不是坏了,只是骑起来怪怪的。”男子拿起肩膀上的毛巾擦汗,“请问你也是住在这附近的别墅吗?”

“不,我不是。我只是刚好有事来这里找朋友。”

“噢……原来如此。”

“那边的小朋友正在干什么呢?”

“他们在写生,说是暑假作业。”

“那么其中也有你的小孩啰?”

“没有没有。”他笑着摇头说,“我是补习班的老师。这应该说是特别学习集训吧,我是被叫来帮忙的。”

“特别学习集训?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她在附近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那个女的是谁啊?”关谷孝史抬头看向路边。一对男女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会是津久见老师的朋友吗?”关谷靖子说。

“怎么会有朋友到这里来呢?”

“我哪知道。” 

关谷拿起手上的双筒望远镜来看,靖子在一旁制止他。

没有理会妻子的反对,他将焦点定在女子的脸上,于是透过镜头,女子与他四目相对。女子笑着举起了一只手,关谷的脸颊不禁也跟着动了一下。

“长得真是漂亮,身材也不错。”

“别在那边流口水了,又不能怎么样。”靖子将望远镜从他眼前取下来。

“会是津久见老师的女朋友吗?”

“我觉得应该不是。根据我听来的,他女朋友应该更娇小些才对,而且她也不会到这里来吧。”

“是吗?”

“待会儿再问津久见老师不就清楚了吗,你可别动什么歪脑筋。”

“我哪有什么歪脑筋。况且,”关谷看着孩子们,压低声音说,“那件事该怎么办?” 

“那件事是什么事?”

“你还明知故问,你不也很期待吗?不是说好要邀美菜子一起来吗?”

靖子柳眉倒竖地瞪着他说:“原来你是对美菜子念念不忘呀!”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那还有什么意思呢?”靖子嘴角上扬笑了出来。关谷转向一边,一手挠着下巴边。 

“是她老公要过来的事。” 

“老公?你是说美菜子她老公吗?” 

“是的,说不定已经来了。所以那件事还是放弃比较好吧?” 

“是吗,她老公要来啊。”关谷咬着下唇,微低着头琢磨。

靖子从他身边走开,靠近一个孩子的身后。 

“章太果然很会画画,是因为爸爸的关系吧。真希望晴树也能跟章太一样画得那么好。”

关谷也上前比较孩子们的画作,却没有做出任何评论,只是不时地拿起望远镜观察坐在长椅上的那两人。 

映入镜头里的女子,表情已不见之前的满脸笑容。坐在一旁的津久见神情也变得严肃。关谷放下望远镜,侧着头感觉纳闷。  

并木俊介在房间里使用笔记本电脑时,美菜子门也不敲地走了进来。

“该吃饭了。”她的语气不太友善。 

“已经这么晚了吗?”他关掉电源,看向窗外。夜色已经笼罩大地了。

“我觉得你不必刚到这儿就开始工作。”

“已经做好了。”他站起身来。 

下楼梯时,听见客厅里传来热闹的说话声。美菜子打开门先走了进去。

面向庭院的玻璃落地门全部打开了。藤间他们在庭院里,留在屋子里的是两位女士。两人都穿着围裙,其中一位是藤间一枝。

“靖子,跟你介绍我先生。”美菜子对着另外一名女子说话。那名身材高大、有点中年肥胖的女子本来准备端前菜到庭院去的,听了这话赶紧将托盘放回桌上。

“初次见面,我是关谷。”女子笑着打招呼。 

“久仰大名,内人承蒙照顾了,真是不好意思。”

“被照顾的人是我呀。从大学时代起,美菜子就常常帮我。”说话时关谷靖子还朝着美菜子吐了吐舌头。

庭院里有男士走了进来。是一个头上有些谢顶、身材瘦削的男子,满脸笑容。

“我是关谷,不知道有没有带名片过来。”他边说边掏着裤子的口袋。

“我是并木,今天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反正轮流嘛,不必太客气。到时我们也要麻烦并木先生的呀。”

“听说您是从事建筑方面的事业,怎么样,还景气吧?”

“经济太不景气啦,据说目前的状况还得持续一段时间呢。”对方夸张地做出皱眉的表情 

关谷身后站着一位年轻男子,他也正看着俊介。

美菜子在一旁开口说道:“这一位是津久见老师。”

“噢,原来你就是津久见老师呀。” 

“请多多指教。”青年点头致意。

“我们章太承蒙你关照了,希望他没有造成老师的困扰。” 

于是津久见赶紧摇摇头,然后收起下巴,讨好似的说:“章太是个好孩子,成绩也很优秀,没有带给我任何的困扰。想必是家长的教育成功吧。”嘴角带着些许笑意,但表情显得很认真。

“我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呀。”俊介脸上浮现出苦笑。

“可是这一次并木先生专程赶来,而且是百忙之中抽空。”津久见说,“不关心的人是做不到的,还是说有其他的目的呢?”

俊介脸上的苦笑消失,他正视着补习班老师的脸说:“不,我没有……”

“就是说嘛,所以说章太有个好爸爸。”

俊介再次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还微微侧了一下头。

“不好意思来晚了。”俊介背后有人说话。回过头一看,是坂崎带着一名女子走进客厅里来。女子有着日本娃娃似的长相,但是脸色白皙到有些泛青,她穿着长长的连衣裙。 

“君子,你还好吧?”美菜子担心地询问。

女子淡然一笑,点头说:“没事的。真是对不起,帮不上什么忙。”她发出细弱的声音,无力地回答美菜子。

“这件事别提了。烧退了吗?”

“好像不到三十七度,所以我想她应该不要紧。”坂崎代替她回答。

“千万别太勉强,躺着多休息会儿也没关系的呀。”藤间也从庭院里走来出声关心。

“谢谢。但是这么一来,我都不知道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她的视线停在俊介的脸上,“这位是美菜子的……” 

“我是并木。”俊介点头致意,然后用跟刚刚一样的应酬话打招呼。坂崎君子从昨天起就身子不舒服,今天也是从早休息到现在。

“好像天生就是体弱多病。”坂崎夫妇离开后,美菜子在俊介耳边低语。

就在这个时候,玄关的门铃响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啊,会不会是那个客人呢?”津久见自言自语般说完后,看着藤间说,“就是我刚刚提到的。”

藤间微微点头说:“嗯。”

津久见走向大门后,俊介问美菜子说:“有客人吗?”

她也侧着头表示不解。

不久津久见回来了,俊介看见随在他身后进来的人,不禁睁大了眼睛。原来是高阶英里子 

“哎呀,欢迎光临。”藤间很有礼貌地打招呼。 

“我很厚脸皮地来了。因为听津久见老师他们提到这里的事,感觉好像很有趣。”

“别客气,能够有年轻漂亮的女性加入我们的聚会,应该会更好玩吧。”关谷也加进来说话。 

“咦?怎么你……”俊介看看英里子,又看看藤间等人的脸。“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我本来打算那么做的呀,路上遇见津久见老师和关谷先生,跟他们聊天的时候,他们邀我一起吃晚饭。”英里子微笑着环视所有人。

于是关谷出面说明:“她不是专程帮并木先生送东西过来吗?难得来到空气这么好的地方,马上就回去也太可惜了。我想至少也该请人家享受一个晚上才对吧。”

“一个晚上?要住在这里吗?”俊介问英里子。

“住的地方没有问题。”藤间插嘴说,“或许站在并木先生的立场,不希望让公司的人看见自己的私生活,但今天请将高阶小姐当作是我们的客人吧。 

“可是……”

“这么一来可就好玩了。”坂崎语带轻佻地说,“让人家小姐这么快就回去真是可惜了,看来今晚的烤肉餐会会变得更新鲜有劲了。”

“哎哟,我们这些老脸让你看腻了,真是不好意思呀。”

关谷靖子的这番话把好几个人都逗笑了。

俊介无言地看着英里子,她也回看着他,并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

4

晚餐是在庭院和客厅举行的烤肉餐会。因为规定家长和小孩只有在用餐时间才能够在一起,所以很自然地每家人都各自聚在一起吃饭。 

“书读得怎么样?有照进度走吗?”俊介对着正在啃烤肉串的章太询问。两人并肩坐在以啤酒箱代替的椅子上,美菜子则在另一边帮大家分配饮料。 

“嗯,还好。”章太以平缓的语调回答。他那几乎盖住整个耳朵的长发,是美菜子的喜好。 

“从早到晚念书,很辛苦吧。” 

“那也没办法呀。”章太低着头回答。 

俊介手持着啤酒罐,将嘴巴凑近章太的耳朵说:“考试的事没什么大不了。如果章太不想去念私立中学的话,那也没关系。不需要勉强。”

章太毫无反应,只是手拿着肉串,低着头不作声。没多久,他几不可闻地吸了口气,但是从这个十一岁小孩嘴里吐出的只有叹息。 

俊介搜寻着英里子的踪影。她手上拿着葡萄酒杯,和坂崎似乎聊得很愉快。 

“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到身边的美菜子在俊介耳边说,“以为只是专程来送个东西而已,现在却突然就出现在这里。”

“你不知道她被邀请的事吗?”

“不知道呀。”

“我也以为她早就直接回去了。”

“虽说是被邀请的,但就这么跟过来,未免也太厚脸皮了。津久见老师他们不过只是礼节性地说说而已嘛。”

俊介不发一语地喝着啤酒。 

他看见英里子离开坂崎,然后偷偷瞄了自己一眼。俊介起身向她走近。美菜子则开始跟关谷靖子聊天。

“那两人聊得挺开心嘛。”英里子抬起眼睛看着俊介。

“为什么要关机?我打了好几次。”

“哎呀,是吗?我以为没什么急事找我。 

“算了,倒是你来这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来不行吗?” 

“肯定不行啊。你干吗来这里呢?还鬼扯说我忘了带东西,你是怎么跟事务所的人交代的?”

“我跟事务所请假了。我觉得你不该这样骂人,我不过是遵照你的指示行事。”

“我的指示?我可没有叫你过来呀。”

“可是你要我做那件事呀。”

“那件事呀。”俊介看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说,“我的确是要你做那件事,但你也没有必要到这里来吧。你不是应该趁他们不在,好好调查清楚吗?”

“所以呀,”英里子吐了吐舌,露出粉红的舌尖。“该调查的我全都调查了,来这里就是想做个了结。”

“那么你是发现了什么啰?”

“算是吧。”英里子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对方是谁?是津久见吧?”声音虽小,语气却很坚定。

“你那种表情,别人会起疑的。你太太正在看着这里。”英里子的视线看着他背后的方向。

“详细情况以后再说。这附近有家湖滨饭店,你知道吗?”

“不知道,没注意看。”

“出了别墅区,往左走约五十米便到了。一楼是会客厅,十点……不,我们十点半那里见。会客厅营业到十一点。”

“你还真清楚。”

“因为我就住在那家饭店。”

“住在那里?可是你刚刚不是说要住在这里吗?”

“你希望我这么做吗?”她嘴角留着笑意,抬眼看着他。

俊介先是避开了她的视线,然后又再度看着她的脸说:“那个时间我不好找借口离开这里。”

“那样的话,你不来也没关系。”

“我一定会去,但至少现在我要先知道对方的名字。”

“现在我还不能说,不过两小时后应该就会很清楚。放心好了,我已经抓住狐狸尾巴了。”

说完她从俊介的身边溜开,接着背对着他又补充道,“章太看来是个好孩子,又很会念书,肯定考得上志愿中学的。”

俊介吸了一口气,但是在他说话之前英里子已经快步离去了。

“睡觉之前,是不是有该做的事?”藤间问儿子直人。他们面对面坐在庭院里的桌子前 

“汉字测试。”直人不耐烦地回答。他的身材有些矮胖,脸色像女孩子一样白皙。

“要做几页?”

“谁知道呀。 “

“这怎么可以。一开始就要先决定做到第几页,否则会一拖再拖没有进度。好吧,那就做三页。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就做数学练习题。听见没有?”

儿子苍白着脸点了一下头,嘴里虽然啃着烤鸡,却显出一副难吃的表情。 

“人家章太真的有那么棒吗?”坐在旁边听两人说话的一枝问直人。直人喝了一口饮料,不发一语地侧着头想。 

“什么嘛,干吗问人家章太怎么样?”藤间问。

“刚刚津久见老师不是说了吗?说章太很优秀。”

“那个不过是些客套话,你不必在意。”

“可是万一章太考上了,直人落榜了……”

“闭嘴。”藤间皱起了眉头说,“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直人可是我的儿子呀。”

“但是事情总是有个万一嘛。”

“不可能的。”藤间大口喝下啤酒,“该做的我全都做了,这一点你应该也很清楚才对。”

“话是没错啦……” 

“没什么好担心的,你只需要考虑怎样给直人创造个良好的读书环境就行了。”

一枝一脸不高兴地叹着气。

“不是说没有必要勉强自己一定要来吗?”坂崎一边咬着肉串,一边对妻子说。君子几乎什么都没有吃,只是喝水。大概觉得有些凉意,身上披着开襟毛衣。大儿子拓也则坐在不远处吃着菠萝。 

“可是是你说一定要参加读书集训的呀。” 

“可是我也说了,照顾拓也我一个人就够了。硬要跟着来还发了烧,岂不是给大家添麻烦吗?” 

“那你的意思是留我一个人看家吗?让我和你妈妈守在那间小小的公寓里。”

“你也可以回娘家去呀。”坂崎将肉串放在盘子里。

君子没有看着丈夫的脸,而是隔着开襟毛衣轻抚自己的身体。

“看来你是很不希望我来这里吧。”

“我没有,我是说你身体不好何必勉强呢。”

“算了,不必说那些有的没的。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坂崎听了妻子说的话,深吸一口气后问:“你说什么?”

“不用装蒜了。今天白天你不是网球打得很高兴吗?”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可以打网球吗?”

“我不是说这个,你明明知道。”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坂崎起身而去。

到了八点,孩子们又要回到租来的别墅。家长们都聚集在大门口目送孩子们离开。

“那坂崎先生,孩子们就都麻烦你了。”藤间一枝对坂崎说。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哎呀,坂崎先生也要住在那边的别墅吗?”高阶英里子问。

“是的,不好意思都丟给津久见老师照顾嘛。”

“是吗,另外一间别墅应该也很漂亮吧,肯定是。” 

“怎么说呢,不过是租来的别墅而已。”坂崎侧着头想了一下对英里子说,“要不一起去看看吧?”

“可以吗?”她睁大眼睛问。

“有什么关系呢,没问题的。”坂崎看着其他人说。

“虽然是出租的别墅,其实也很漂亮的,而且比这里还要新。”藤间也殷勤地笑着说。

“那我可以稍微参观一下吗?”

被英里子一问,坂崎不住地点头说:“当然可以,来吧来吧。”

“这么一来,高阶小姐的房间还是等一下再决定好了。说不定她喜欢那边的房间呢。”藤间的这句话让一些人的表情轻松了许多。

经过这番讨论,坂崎带着四个小孩和英里子一起离开了藤间的别墅。他们让小孩走在前面,两人尾随在后。

“真是羡慕并木先生啊,能随时跟高阶小姐这样的人一起工作。”坂崎边走边说,不时还偷瞄高阶英里子的侧脸。 

“真会说话,你都是这样子赞美女孩子的吗?”

“没有,我是说真的。我只是想,或许这么说会让人听起来比较舒服,不过你真的是很棒。”

“谢谢你。”英里子边走边点头致谢,然后看着走在前面的孩子们说,“拓也看起来运动天赋不错,有玩什么运动吗? 

“我让他玩足球。运动天赋虽然不错,头脑就没那么好了。我担心他会连累大家。”

“不是打算要考私立中学吗?很厉害啊。”

“只是打算的话,谁都可以呀。我个人是觉得读地方的公立学校也可以,但是我也要考虑朋友的情面。”

“因为朋友的情面才让小孩考私立入学考试吗?”

“这个,自然而然就成了这样……”坂崎故意含糊其辞。

终于抵达木屋风格的别墅了。孩子们安静地看着坂崎开锁。门打开进屋时,他们还是沉默不语。 

“四个人都穿同样的鞋子嘛,是学校指定的款式吗?”英里子看着孩子们脱下的鞋子问。

“是藤间先生介绍的,大家在同一家店买的。好像是能让头脑变聪明的鞋子。 

“变聪明吗?”英里子扑哧一笑。

“难怪你会笑,连我听到这种说法时也不太相信。不,即便现在也很难相信,只不过是当作一种咒语看待吧。”

“有什么科学根据吗?”

“原则上是有的。说什么人的脚长左右不同,为了保持平衡脊梁骨渐渐会歪斜。而脊梁骨里面有脊椎,脊椎神经直达脑部。所以脊梁骨一歪,脑的功能也会受影响。” 

英里子点头说:“光听这些我倒是能接受。”

“说得没错吧?但是这社会上还是有很多站姿不美的有识之士呀。” 

两人聊天之际,孩子们已经爬上楼梯。坂崎打开位于走廊最后的一道门,那是一间宽敞的会客厅,中间有张大桌子。旁边竖着的一块白板是藤间带来的。

“很棒的别墅,不知道租金多少?下次我也跟谁一起来这里住吧。”英里子环视着圆木堆叠的墙壁,喃喃自语。 

“有对象了?”坂崎在一旁窃笑着问。但她只是微微一笑。

坂崎打开小型洗涤台旁边的冰箱。

“要喝点什么吗?听说这里好像放着一些饮料。”不等英里子回答,他拿出两瓶罐装果汁。

没找到任何含酒精类的饮料。 

“今天晚上是你和津久见老师两个人当守卫吗?” 

“正好轮到我嘛。”坂崎将罐装果汁一起放在桌上,然后坐下来。“你不坐吗?”

“你太太的身子好像不太好,没有关系吗?” 

坂崎拉开罐装果汁的拉环,扯动半边的脸颊笑着说:“她一向都是这样。自从动过手术后就经常生病,早就习惯了。” 

“手术?” 

“长了恶性肿瘤,子宫和卵巢都摘除了。”

英里子惊讶地张开嘴,隔着桌子坐在坂崎对面的椅子上。

“当我太太已经不是女人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真是够呛呢。”坂崎皱着眉头,饮用罐装果汁,然后看着英里子问:“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 

“什么刚刚的问题?”

“男朋友呀,有吗?”

“这个嘛……你说呢?”英里子又是微微一笑。 

5

藤间的别墅里,除了坂崎夫妇,大家都聚集在客厅里。津久见正站在前面,环视着大家。

“接下来要跟各位说说时事问题的解答策略。话虽如此,其实并没有时事问题这个科目,而是将问题巧妙地穿插在历史、地理和公民的题目中。这类问题所占的分数不会太多,但是,会的孩子自然会捞分。虽然也并不是什么特别难解的题,但谁的知识更全面,当然谁就能答得出来。”津久见端正的五官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清晰的口吻就像一名电视主播。“如果谁的家里在吃饭时有看电视的习惯,建议尽可能收看新闻类节目。如果时间不凑巧,可以先录下来,在吃饭时间播放,这也是一种方式。不是只给小孩子看,全家人也必须一起看,而且以新闻内容作为聊天话题,这样才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有孩子们不懂的词汇出现,家长们也要能当场加以解释。” 

俊介忍着不打哈欠,偷偷在桌子下面看着手表,时间是八点四十分。

“要跟孩子解释,这我办得到吗?”藤间一枝心虚地问道。 

“平常就要尽可能地学习。”津久见直言不讳地说,“就算不会回答,也不要敷衍拖延,一定要当场查清楚。既然是关于时事的东西,翻翻报纸大概就能了解在说些什么。”

家长们一致点头认同补习班老师的说法,俊介也假装在记重点。 

“得先整理一下到目前为止今年有哪些重大新闻。”藤间对着妻子交代。 

“那固然很重要,但恐怕更应该重视从现在起到年底发生的大事。因为考题的设计从现在才开始。设计考题的也是人,应该会偏好最新发生的大事。” 

“原来如此,考题的设计从现在才开始啊。”藤间喃喃自语。身旁的关谷则发出轻微的咳嗽声。

津久见说完这些话,时针已经划过九点。 

俊介在美菜子耳边说:“没想到连家长也有读书会。”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你说得没错!听他的口吻,就让我想起企业管理顾问。内容明明很空泛,却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让人错以为在听什么重要的事呢。”

不听他说完,美菜子已经站起来招呼:“老师您辛苦了,我来泡咖啡吧。”然后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啊,不用了,我不喝。”津久见轻轻摇手说,“我担心孩子们的状况。”

“这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喝一杯咖啡的时间。”藤间也加以挽留。

“不,真的不用了,谢谢你们。 ”

“我也不喝了,我房间里还有事。”说完关谷便率先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