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英国管家

RM36.80 RM46.00
作者:[日] 村上理子
翻译:曹逸冰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
ISBN:9787201136394

库存量: 3 本

订购量:

内容简介

《图说英国管家》属于日本老牌出版社河出书房新社图说历史系列,主角是以“管家”为代表的男性家务佣人,聚焦他们的饮食起居与喜怒哀乐。不同于常见的以文献史料为主体的历史类书籍,《图说英国管家》包含了大量图片资料,例如来自英国老牌杂志《笨拙》(Punch)的各种讽刺漫画,以及大量实地实物照片,从而让读者更直观地一睹西方管家文化、贵族文化的真实样貌。


图说英国管家 - 文轩书苑


作者简介

[日] 村上理子

生于千叶县,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
曾任职于编辑事务所,2003年成为自由撰稿人;
著有《图说:英国女仆的日常》(河出书房新社);
与他人共著的作品有《艾玛·维多利亚时代指南》(ENTERBRAIN);
译著有《英国女仆:玛格丽特的回忆》(河出书房新社)等;
曾为《英国恋物语艾玛》《黑执事》等以近代英国为背景的动画作品担任时代考证

《20世纪的杀人管家罗伊·方丹》
  
“怪物管家”的来历
  

“我是个贼。我一直是个贼。正如你想象的那样,我是个手段相当高明的贼。”
  

2002年10月,阿奇博尔德·霍尔的死讯传来。他1924年出生于格拉斯哥(Glasgow),享年78岁。“罗伊·方丹”是他自己取的假名。“怪物管家”就是他的绰号。在20世纪70年代,他潜入富豪家中假扮管家,害死了5条人命。1978年,他被判处终身监禁,在狱中生活了1/4个世纪,直至病死。
 

1940年,16岁的罗伊·方丹勾搭上了他上班的商店的老板娘。老板娘出手阔绰,罗伊也跟着她学了不少“高雅”的消遣方法。与此同时,他也侵占了商店的一部分销售额。“先与目标人物建立起亲密的关系,然后再窃取财物”——早在当时,他便确立了这套作案手法。
  

罗伊的举动十分优雅,乍一看与绅士无异,所以他总能得到女人的协助。但他也会勾搭男性富豪与名流,养过“小白脸”。他总是来者不拒,脚踏好几条船不在话下。不过他在自传中写道,男人才是他的真爱。
  

房产诈骗、抢劫珠宝店、闯空门……他一次又一次犯罪,一次又一次被捕,一次又一次越狱。他也会从事比较“稳定”的工作,但这只是为了物色合适的“目标”而已。
  

他选择的“假身份”就是管家。在20世纪50年代之后,他开始不时潜入有钱人家担任管家一职。他并没有家务佣人的从业经验,只是在坐牢的时候看过几本书,有一些基本的了解罢了。他会通过《闲话报》(TheTatler)、《乡村生活》(ContryLife)、《淑女》(TheLady)等面向绅士淑女的高档杂志搜罗招聘信息,再通过黑市的路子伪造介绍信。当时,雇主雇佣新人之前不仅会看书面的介绍信,还会打电话咨询候选人的前任雇主。而罗伊会假装前任雇主,换一种声音接电话,自己推荐自己。
  

我们通过之前的章节了解到,二战之前的老管家们为丰富自己的简历想破了脑袋。再看看罗伊的妙招,着实恍若隔世。这也许是时代的潮流所致,亦或许是罗伊有“骗人”的天赋。

 

远赴苏格兰抛尸
  

1977年,罗伊结束了长达3年的监狱生活,成了位于苏格兰的卡特顿府邸的管家。没过多久,他就把入狱后勾搭上的小情人戴维·莱特介绍了进来,让他在宅中打杂。罗伊本想先过两天悠闲的日子,再细细品鉴女主人的珠宝。谁知戴维急于求成,威胁罗伊要把他的前科抖出来,还借着酒劲对他开了枪。罗伊忍无可忍,就以“打猎”之名把戴维约了出去,开枪打死了他。这是罗伊第一次杀人。
  

最终,一通匿名电话暴露了罗伊的“窃贼”身份,害得他不得不搬去伦敦。不久后,他成了前国会议员斯科特·埃利奥特的管家。第二位死者正是家中的女主人。为了偷窃府邸的物品,他把同伙基特拉进屋里。而这一幕正巧被夫人撞见了。情急之下,罗伊活活闷死了夫人。
  

为了处理尸体,罗伊叫来了老情人玛丽·克格尔。他让玛丽假扮成夫人,又用药物迷晕了主人埃利奥特,将他塞进高级轿车,与基特、玛丽一道奔赴苏格兰抛尸。处理掉夫人的尸体之后,罗伊又打死了主人,把他一并埋了。
  

玛丽·克格尔舍不得假扮夫人时穿的水貂皮大衣。罗伊嫌她碍事,干脆把她也杀了。最后一个死在罗伊手上的人是他的亲弟弟唐纳德·霍尔。兄弟俩的感情本就不好,弟弟还频频插手哥哥和同伙的犯罪计划。罗伊一气之下就动了杀机。杀的人越多,凶手的神经就越是麻木。罗伊处理尸体的手法和动机也越发随意了。在这种状态下,他又怎么可能全身而退呢。
  

罗伊·方丹平生最爱接触动人的宝石与古董,穿着优雅的衣服,混迹于上流人士之中。他还声称自己成功骗过了一位雇主,跟着人家参加了女王主办的游园会。
  

罗伊表面上干着管家的工作,但他恐怕从来都没有真正把自己当成过一个管家。即便如此,他那优雅的举手投足还是骗过了许许多多的人。戴上“传统”的面具,上演“格调”的戏码——从这个角度看,他的确具有浓郁的“管家”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