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PPN以及疫情影响下,快递服务可能会有延误1-2工作天 / 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城市的精神 : 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修订本)

城市的精神 : 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修订本)

售价
RM44.00
优惠价
RM44.00
售价
RM5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加] 贝淡宁、[以] 艾维纳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1月

ISBN:9787229128104

编辑推荐

城市,从很早的时候起,就是人类追求自由、幸福和美好生活的象征。如今,更多的人为了寻找更美好的生活, 或主动或被动地选择在城市落脚。

 

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独特的历史和地域,以及其居民所表达出的独特习性和价值观,形成了各自的精神。比如,北京,代表着中国肃穆和正统的文化和政治;巴黎,弥漫着高贵优雅的时尚风格和浪漫主义的精神气质;纽约,自由女神象征的新天地和美国梦承载的野心勃勃……

 

选择一座城市,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

 

我们是如何被这座城市吸引而来的?落脚的城市是否是心灵真正的家园?我们心底所骄傲的,有没有被这个城市表达出来?我们有没有被这座城市所接纳和呵护?……这或许是每个怀揣梦想和希望的异乡人一直在追问的问题。

 

在《城市的精神 : 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中,有“中国最受欢迎的外国学者”之称的著名学者贝淡宁和艾维纳用街头漫步和聊天的方式考察了世界最具吸引力的九大城市:耶路撒冷、蒙特利尔、新加坡、香港、北京、巴黎、牛津、柏林、纽约,他们希望用轻松的方式和严谨的哲学、社会学思维帮助当代人在城市中寻求更美好的生活。

 

《城市的精神 : 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在出版当年便受到了广泛关注,荣获了“2012年年度中国影响力图书”奖。编者希望本书能给正处在城市化进程发展快速期的中国城市及其参与者有更多的启示,让我们的城市更具包容、开放性,给生活其中的人以尊严和好的生活,希望每个生活在其中的人都能感受到城市的善意和温暖,为我们共同的家园而努力。

 

 

内容简介

从乡村到城市,从城市到全球,人类正在经历高度的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人或主动或被动地选择落脚城市,漂泊和乡愁成为人类共同的命运。城市不仅要成为人们的生存空间,更要担负起安顿人们心灵的重任。当我们脱离乡土,如何在都市丛林中寻找归属感?如何在城市中成就自己的美好生活?

 

两位哲学家用街头漫步和聊天的方式考察了世界最具吸引力的九大城市:耶路撒冷、蒙特利尔、新加坡、香港、北京、巴黎、牛津、柏林、纽约,不仅描绘了每个城市丰富多彩的历史,还从小说、诗歌、传记、旅游指南、建筑标记及作者的亲身经历等多种素材中撷取资料论证其观点,论述了每个城市的精神是如何体现在各自的政治、文化和经济生活中的,阐明了市民对城市精神的自豪感是如何抗衡全球化带来的同质化倾向和遏制民族主义泛滥的主题。

书摘 · 插画

城市的精神 : 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修订本) - 文轩书苑

作者简介

[加] 贝淡宁(Daniel A.Bell)

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哲学系与苏世民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拥有牛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曾任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以及希伯来大学的研究员。其著作包括《贤能政治》《城市的精神:全球化时代,城市何以安顿我们》《中国新儒家》《超越自由民主》《东方遭遇西方》《社群主义及其批评者》等。

 

[以] 艾维纳•德夏里特(Avner de Shalit)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社会科学系主任、马克斯•坎佩尔曼民主和人权研究所所长,拥有牛津大学博士学位,主要研究领域为环境问题、贫困、不平等和城市问题,著有《人民的劣势和权力:在怀疑时代讲授政治哲学》等。

市民精神

 

在西方传统中,政治思想首先作为对不同城市及其所表达的价值观的对比出现的。古雅典象征着平民(除了奴隶和妇女之外)的民主和信仰,而斯巴达则意味着更明显的寡头模式——由受到良好训练的公民士兵(和相对强大的妇女)去追求国家的荣誉。政治思想家选择不同的立场,从这些竞争性模式中吸取灵感以便提出自己的政治管理理论。柏拉图或许更容易亲近斯巴达,而亚里士多德对“民主”的认识更客观,因为他看到了雅典模式的一些优点。圣城耶路撒冷则质疑这种对世俗政治成功的追求——它表达出人生的最终目的是崇拜上帝。世界三大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声称耶路撒冷是其宗教价值观的象征。

 

在希腊城邦处于全盛期的同时,遥远的古中国分裂成几个不同的敌对国家,争夺政治霸权。七个主要大国的首都都是建有城墙的城市,这些城市让更早期的中国城市相形见绌:每个城市的人口都在十万以上。城市最初是出于人口登记、税收、征募等目的而发展起来的。但并非所有城市都具备了军事或政治气质,如作为周朝东西都城(即双子城)之一的洛阳就是作为商业大都市繁荣起来的。政治思想家和战略家携带着能让国家富强和社会稳定的不同主张从一个国都周游到另一个国都——中国社会和政治思想的主要学派就是从战国思想的碰撞中产生的。理论家们确实都赞同一个没有领土边界的大同世界(与主张小国优势的早期希腊思想家们不同),但他们在如何实现这个理想以及最终的国家是什么样子等问题上分歧很大。孔子和孟子等思想家试图说服君主实行德治,而像法家等冷酷无情的现实主义者则鼓吹通过严厉的惩罚手段来统治。法家在秦王身上取得了即时的成功,在秦王的统治下国家获得了统一,而秦王也赢得了始皇帝的称号,但随后的汉朝逐渐倾向了儒家的理论。把随后两千年的中国政治历史描述为儒家和法家的不断斗争,当然是稍微有点儿夸张了。

 

如果认为城市代表了现代世界的不同政治价值观,能说得通吗?和古希腊城邦国家或中国古代有城墙的城市相对比,当今的城市庞大、形式多样和多元化。说一个城市代表了这个或那个似乎显得怪异,但只要想想耶路撒冷和北京:还有哪个城市的差异比这两个更大吗?两座城市都被设计成由同心圆环绕的一个核心,但一个核心表达的是精神价值观,而另一个则代表了政治权力(更不要提北京的人口是耶路撒冷的16倍之多)。显然,有些城市的确表达和优先选择了不同的社会和政治价值观:我们称之为城市的“精神”或“气质”。“气质”(Ethos)被定义为一个民族或社会的代表性精神、普遍的心态(《牛津英语辞典》)。在本书中,我们一直使用这个定义,更具体地说,我们把城市的精神(气质)定义为生活在某个城市的人普遍认可的一套价值观和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