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成功统治地球的秘密

人类成功统治地球的秘密

售价
RM55.20
优惠价
RM55.20
售价
RM6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 约瑟夫·亨里奇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9月

ISBN:9787508686721

编辑推荐

1. “美国总统奖”人类学家、哈佛进化与文化研究大师,解答人类为何在进化上优于其他物种的终极秘密。

 

2. 《未完成的进化》《一切与创造有关》《人类成功统治地球的秘密》三本组成“进化拼图”系列,拼出人类进化如何受环境、创新及文化的深刻影响,带你领略不一样的人类进化之旅。

 

 

内容简介

人类的进化过程令人称奇,一方面我们的祖先曾艰难地在野外求生,常常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四处寻找避难所;另一方面,人类在求生过程中掌握了精巧的技艺、发展出成熟的语言体系、建立了复杂的群体,能够成功地在多变的自然环境中繁衍生息。人类成功统治地球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在本书中,作者亨里奇认为,人类成功统治地球的秘密不在于先天智力,而在于我们的集体头脑,在于人类群体的社会互联性和互相学习的能力。

 

作者通过回顾人类的进化史并进行实地科学实验后发现,人类的集体头脑在基因进化中起到关键作用,并参与塑造了人类的生物特征。得益于相互学习的能力,早期人类学会用火、烹饪、用容器盛水,了解植物并发明了弹射武器。反之,这些行为,也转而促进人脑容量增加,使人类的生理机能和心理发生关键性变化。集体头脑还创造并重组了人类对一些事物的认知,如杠杆、螺丝、书写等。本书展现了人类的基因和生物特性与文化演进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种文化与基因之间的互动,推动人类踏上一条非凡的进化之路。

作者简介

约瑟夫•亨里奇 (Joseph Henrich)

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系教授,同时担任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文化、认知和系统进化研究中心主任。亨里奇被授予加拿大人类进化与文化研究领域的“国家首席教授”,并于2004年荣获“美国总统学者奖”。

第1章 一种令人费解的灵长类动物

 

你和我都是一种相当奇特的物种中的一员,属于一种令人费解的灵长类动物。

 

远在农业革命、第一批原始城市或工业技术出现之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遍布全球。从干旱的澳大利亚沙漠到寒冷的西伯利亚大草原,我们祖先的居住地遍布地球的主要陆地生态系统——远远超过其他陆栖哺乳动物。然而,奇怪的是,与其他动物相比,我们的祖先在体格上相对弱小、不够敏捷,在攀爬树木方面也显得相当可怜。虽然人类莫名其妙地在长跑能力与快速精准的投掷技术上具有优势,但这并不妨碍任何一只成年大猩猩随意击败我们、大型猫科动物轻易追捕我们。我们分辨不出可食用或有毒的食物,并且我们内脏的排毒能力也相当弱。尽管我们并非天生就知道如何取火并将食物煮熟,我们的消化系统却过度依赖煮熟的食物。跟其他与人类体型相似、食量相当的哺乳类动物相比,我们的肠胃都过于短小,牙齿也不够锋利。刚出生的人类婴儿,体型偏胖而且发育不够成熟,就连头盖骨也还未完全闭合。不像雌性猿类,人类女性整个经期都可以接受求爱,四五十岁进入更年期后会失去生育能力。不过其中最令人诧异的是,虽然我们拥有足够大的脑容量,但我们的聪明程度似乎不足以与此脑容量相匹配,至少我们没有天生就聪明到可以解释人类为何能够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

 

也许你会对最后的观点持怀疑态度。

 

那么,现在我们来假设一场野外生存游戏。让一支由你和49 名人类同伴组成的队伍,与另一支由50 只哥斯达黎加卷尾猴组成的队伍,空降到遥远的非洲中部热带雨林进行荒野求生。两年之后,我们会回到这里清点人数,幸存者多的那支队伍将赢得比赛。当然,为了公平起见,两支队伍都不允许携带任何求生装备:火柴、储水容器、刀具、鞋子、眼镜、抗生素、锅具、绳子等。但是,为了表达善意,我们将允许人类队伍——而不是卷尾猴队伍——穿上衣服进行比赛。两支队伍将在这样的条件下开始为期两年的荒野求生游戏,在同样陌生的森林环境中只能依靠自己的智力以及与队友间的相互协助进行求生。

 

你会赌谁取胜呢,卷尾猴队伍还是人类队伍?在打赌之前,我想知道的是,你有几成把握能够独自制作箭头、捕鱼网或搭起庇护所?你是否知道哪些植物和昆虫是有毒的(许多都有毒),或者你知道如何解它们的毒吗?你能否在没有火柴和铁锅的情况下生火做饭?你会制作鱼钩吗?或者你能做出天然黏合剂吗?你能辨认出哪些蛇是毒蛇吗?在夜晚遇到猛兽时你将如何自保?如何找到水源?你对追踪动物的技巧又有多少了解呢?

 

不如让我们面对现实,人类队伍在很大程度上会输掉比赛,而且极有可能是惨败,顶着一颗臃肿的脑袋以及满怀一腔狂妄自大,输给一帮猴子。但是,如果我们在作为人类发源地的非洲都没办法依靠狩猎采集生存下去的话,那我们长着这么大的脑袋究竟有什么用呢?我们又是如何迁徙并适应地球上那么多不同的生态系统的?

 

我们人类成功的秘密,不是因为我们的祖先在冰河期反复遭遇那些典型生存难题时,被激发了直觉、天生的智慧或心理技能。我们能够在如此广泛的环境中幸存并得以繁衍,依靠的不是我们个人智力在面对复杂问题时的应用。正如你将在第2 章中看到的,在去掉我们后天从文化中习得的思考能力与专门知识后,与猿类面对同样的问题时,我们没有那么突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样我们也就不能充分说明人类遍布全球的秘诀与拥有较大脑容量的必要性之间的联系了。

 

实际上,我们听说过许多人类进行生存实验的故事,比如在加拿大北极地区或得克萨斯湾沿岸,就有过倒霉的欧洲探险家流离在险恶的环境下挣扎求生的案例。正如第3 章所示,这些探险案例通常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他们要么全部遇难,要么就是被当地原住民所救,而这些原住民已平安无事地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生活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了。因此,你的队伍会输给猴子的真正原因在于——不同于其他物种——人类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并沉溺其中。此处的“文化”,我指的是由实践、技术、探索方法、工具、动机、价值以及信念构成的整体概念,这些“文化”大部分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从别人那里习得的。在这次生存游戏中,获胜的唯一希望,是指望人类队伍在无意中遇上生活在这片森林的俾格米人,并与他们结为朋友。这些在这片森林生活了很久的俾格米人,尽管身材矮小,却习得了前人留给他们的如何在丛林中生存并繁衍的专门知识及技能。

 

了解人类的演化进程以及我们为何与其他物种有所不同的关键之处在于,承认我们是一种文化物种。或许在100 万年之前,人类演化谱系中的成员们就在相互学习中开始积累文化。这样,通过从别人那里学来的狩猎习惯、制作工具的能力、追踪动物的技巧和鉴别可食用植物的方法,再加上从前人那里得到的经验,就可以使这代人进一步整合与改进这些技术。在这样历经数代人的传递而建立起的结构下产生的庞大而复杂的一整套技术与技能经验,是仅凭一个人的才智与经验穷其一生精力也无法做到的。从因纽特人制造的雪屋、火地岛人的弓箭、斐济人的鱼图腾到后来的数字、文字及珠算的出现,我们可以列举出数不胜数的例子。

 

一旦这些实用的技巧与经验经过数代人的传递得到积累与提升后,自然选择就会青睐那些更好的文化学习者——那些在不断扩大的自适应系统中更有效地开发和利用可用信息的人。在文化演进中产生的诸如取火、烹饪、切削工具、衣物、简单的手势语、投掷标枪及储水容器等新产品或新技术成为遗传上塑造我们思想与身体的主要选择压力的起源。这种遗传与文化间的相互作用,或者我所谓的“文化–遗传的共同演进”,驱使着我们人类走向在自然界从未出现过的全新演化途径,让我们变成与其他物种截然不同的一种全新形式的动物。

 

然而,在承认我们是一种文化物种之后,演进的方法就变得尤为重要。我们会在第4 章中看到,我们学习别人的能力本身就是自然选择精心打造的产物。我们能够自适应学习,即使是一个婴儿,也会小心翼翼地选择在什么时候、从谁那里学习什么样的内容。从年幼的学习者到成年人(甚至读MBA的学生们)都会无意识地根据学习对象的声望、所取得的成就、掌握的本领、性别及种族等信息,优先选择需要学习的内容。我们很快就可以从别人那里学到偏好、动机、信仰、策略以及奖惩标准等知识。随着一个人的选择性注意和学习倾向形成的个人处理方式与记忆得到传播,文化也在这样无形的过程中发生演进。不过,这种文化学习能力也引起了整体文化知识的积累与形成的遗传演进之间的互动,并持续对我们的人体结构、生理机能与心理状态的形成产生影响。

 

从解剖学与生理学角度来看,当我们越渴望获得自适应文化信息时,我们的大脑就会越迅速地扩大,以确保有足够空间来对新的信息进行储存和整理。此外,被延长的童年期以及更年期之后的余生,使我们有充分的时间获取更多知识并有机会将其传递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会看到文化演进在人类身体的各部位都留下了痕迹。它以遗传演进的形式改造了我们的大腿、小腿、双脚、臀部、胃、肋骨、手指、韧带、下颌、咽喉、牙齿、眼睛、舌头以及更多部位。这使得在生理上又胖又弱的我们也能够成为有力的投掷者与健硕的长跑者。

 

而在心理学上,迫于生存压力,我们又太过依赖从文化演进中获取的精细而复杂的产物,致现在的我们经常会把重心更多地放在从我们的共同体中所学的东西上,而不再信任自己的个人经验或天生的直觉。只有在理解了我们对文化知识的依赖程度,以及在这种文化演进的细微选择过程是如何产生比我们个人提供的解决方案更优越的“解决方案”后,才能解释清楚这种令人费解的现象。在第6 章中,我们将探讨如下问题来说明上述观点:为什么居住在炎热地区的人更倾向于在食物中加入更多的香料,并认为那样做更美味?为什么美洲原住民会习以为常地将烧过的贝壳或木灰放进他们食用的玉米粉中?古代的占卜仪式是如何利用博弈论战略来获取更多猎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