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角馆事件

RM23.20 RM29.00
作者:(日)山本弘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06月
ISBN:9787513312196

库存量: 1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东西推理BEST100!”票选日本推理小说第8位
  特别有料:独家收录绫辻行人中文版序言 随书赠送“十角馆请柬”
  请柬及书中插图均为绫辻行人妻子、《十二国记》作者、“主上”小野不由美绘制

“馆”系列全新二版(内容无变化)
《十角馆事件》点击进入

《暗黑馆事件(全二册)》点击进入

《惊吓馆事件》点击进入

《钟表馆事件》点击进入

《人偶馆事件》点击进入

《水车馆事件》点击进入

《奇面馆事件》点击进入

《黑猫馆事件》点击进入

《迷宫馆事件》点击进入


内容简介
  大学推理社团一行七人来到了角岛,天才设计师中村青司建造的“十角馆”就坐落在这里。若干年前,中村青司一家离奇丧命;现在,一幕幕谋杀在这群大学生之间接连上演!谁能阻止“无人生还”的悲剧重演?也许,只有那个名叫“岛田洁”的男人才能破解“十角馆”中的迷局。

  1939年 天才建筑师、“馆”系列的创造者中村青司出生于大分县宇佐市。
  1949年 名侦探岛田洁出生,“馆”系列的所有故事将在他和中村青司间展开。
  1985年1月 中村青司的女儿在K大学推理研究会新年酒会上意外死亡。
  1985年9月20日 中村青司隐居的角岛发生大火,主馆蓝屋被毁,仅存别馆“十角馆”。中村青司夫妇在大火中丧生。
  1986年3月25日 某人以“中村青司”之名发出恐吓信,K大学推理研究会的江南孝明在第二天收到这封信。
  1986年3月26日 江南孝明在调查恐吓信的过程中偶遇岛田洁,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同日,K大学推理研究会骨干成员入驻“十角馆”,“十角馆事件”拉开序幕……

作者简介
日本推理文学标志性人物,新本格派掌门和旗手。
  绫辻行人一九六〇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出生于日本京都,毕业于名校京都大学教育系。在校期间加入了推理小说研究会社团,社团的其他成员还包括法月纶太郎、我孙子武丸、小野不由美等。而创作了《十二国记》的小野不由美在后来成为了绫辻行人的妻子。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日本推理文学的大变革年代。极力主张“复兴本格”的大师岛田庄司曾多次来到京都大学进行演讲和指导,传播自己的创作理念。绫辻行人作为当时推理社团的骨干,深深收到岛田庄司的影响和启发,不遗余力地投入到新派本格小说的创作当中。
  一九八七年,经过岛田庄司的修订和引荐,绫辻行人发表了处女作《十角馆事件》。他的笔名“绫辻行人”是与岛田庄司商讨过后确定下来的,而作品中的侦探“岛田洁”的原型也来自岛田庄司和他笔下的名侦探“御手洗洁”。以这部作品的发表为标志,日本推理文学进入了全新的“新本格时代”,而一九八七年也被称为“新本格元年”。
  其后,绫辻行人陆续发表“馆系列”作品,截止到二〇一二年已经出版了九部。其中,《钟表馆事件》获得了第四十五届推理作家协会奖,《暗黑馆事件》则被誉为“新五大奇书”之一。“馆系列”奠定了绫辻行人宗师级地位,使其成为可以比肩江户川乱步、横沟正史、松本清张和岛田庄司的划时代推理作家。

试读
深夜的大海,万籁俱寂。
  一成不变的波浪声从漫无边际的夜色中传来,又消失在夜色中。
  他独自一人坐在冰冷的水泥防波堤上,和巨大的黑夜对峙,嘴里不断呼出白气。
  好几个月以来一直痛不欲生,好几个星期以来一直苦苦思索,好几天以来一直思考同一件事。如今,他的想法逐渐成形。
  他已经制订好了计划。
  万事俱备。
  接下来,等待他们上钩即可。
  然而,他压根不认为自己制订的计划万无一失。在某种意义上,与其说这个计划缜密,不如说太过草率。然而,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制订出详细周密的计划。
  无论怎样自寻烦恼,人就是人,不可能成为神。
  幻想成为神并不难,但只要是人,无论是怎样一个天才,也不能十全十美。
  既然不是神,要怎样才能把未来的现实——造成未来现实的人心、行动,或者偶然——计算得一清二楚呢?
  就算把世界看成一个棋盘,把人比喻为棋盘上的棋子,也难免当局者迷。不管事先如何反复斟酌制订精密的计划,也不能预知什么时候在哪个细节上会发生怎样的偏差。这个世界上充满太多偶然,人心更是善变,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根本不可能行得通??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最理想的计划不是制约自己的行动,而是极具“柔软性”的随机应变——这是他得出的结论。
  必须摒弃固定的思维模式。
  重要的不是情节,而是架构,见机行事的柔软架构。
  接下来,成功与否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手法,而最重要的还是运气。
  (我知道——人不可能成为神。)
  然而在另外一种意义上,他却打算把自己置身于神的地位上。
  审判——对,审判。
  他要在复仇的名义下,对他们——对所有人进行审判。
  超越法律的审判。
  他非常清楚自己并不是神,因此这样做是不被允许的。社会上把这种行为称为“犯罪”,事情败露后,被法律制裁的人是他自己。
  虽然这是个常识,他却仍然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感情?不,不是那么草率的东西。绝对不是。
  这种感觉不是单纯冲动的激情。
  而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呼喊,是他赖以为生的精神支柱,乃至生存的理由。
  深夜的大海,万籁俱寂。
  漆黑的大海上没有一丝星光,也没有一盏船灯。他把视线投向远方,在心里推敲计划。
  准备阶段已到尾声。他们——罪孽深重的猎物们,很快就要进入圈套了。圈套是一个等边十角形。
  他们将浑然不觉,没有任何疑惑与恐惧地来到这个十角形的圈套中接受制裁??
  不消说,等待他们的是死亡。这是他们每个人应受的惩罚。
  并且,不能让他们死得痛快。例如,用炸药一次性把所有人炸飞的办法虽然既便捷又可靠,却不应该使用。
  必须一个一个地杀死他们。就像那个英国知名女作家构思的情节一样——一个接着一个让他们体会死亡的苦楚、悲伤、疼痛、恐惧。
  (我知道——无论怎样把自己的行为正当化,接下来的行为都绝对不是正常行为。)
  他面对黑漆漆的大海,缓缓地摇了摇头。
  塞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有坚硬的触感。他握紧那个物体,从口袋里拿出来举至眼前。
  是一个透明的绿色玻璃瓶。
  瓶口紧盖的玻璃瓶中装着从他心里挤压出来的俗称良心的东西。里面有几张小纸片,上面用蝇头小字写着这次的行动计划。这是没有收信人的自白信。
  (我知道。人不可能成为神。)
  因此——正因为知道,才把最后的审判交托给非人的上天。
  这个玻璃瓶将漂向何方并不是问题,但是,他想向大海——孕育万物生命的大海,最后问一次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
  起风了。
  冰冷刺骨的寒风令人浑身发抖。
  他缓缓地把瓶子扔进黑暗中。
  深夜的大海,万籁俱寂。
  一成不变的波浪声从漫无边际的夜色中传来,又消失在夜色中。
  他独自一人坐在冰冷的水泥防波堤上,和巨大的黑夜对峙,嘴里不断呼出白气。
  好几个月以来一直痛不欲生,好几个星期以来一直苦苦思索,好几天以来一直思考同一件事。如今,他的想法逐渐成形。
  他已经制订好了计划。
  万事俱备。
  接下来,等待他们上钩即可。
  然而,他压根不认为自己制订的计划万无一失。在某种意义上,与其说这个计划缜密,不如说太过草率。然而,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制订出详细周密的计划。
  无论怎样自寻烦恼,人就是人,不可能成为神。
  幻想成为神并不难,但只要是人,无论是怎样一个天才,也不能十全十美。
  既然不是神,要怎样才能把未来的现实——造成未来现实的人心、行动,或者偶然——计算得一清二楚呢?
  就算把世界看成一个棋盘,把人比喻为棋盘上的棋子,也难免当局者迷。不管事先如何反复斟酌制订精密的计划,也不能预知什么时候在哪个细节上会发生怎样的偏差。这个世界上充满太多偶然,人心更是善变,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根本不可能行得通??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最理想的计划不是制约自己的行动,而是极具“柔软性”的随机应变——这是他得出的结论。
  必须摒弃固定的思维模式。
  重要的不是情节,而是架构,见机行事的柔软架构。
  接下来,成功与否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手法,而最重要的还是运气。
  (我知道——人不可能成为神。)
  然而在另外一种意义上,他却打算把自己置身于神的地位上。
  审判——对,审判。
  他要在复仇的名义下,对他们——对所有人进行审判。
  超越法律的审判。
  他非常清楚自己并不是神,因此这样做是不被允许的。社会上把这种行为称为“犯罪”,事情败露后,被法律制裁的人是他自己。
  虽然这是个常识,他却仍然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感情?不,不是那么草率的东西。绝对不是。
  这种感觉不是单纯冲动的激情。
  而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呼喊,是他赖以为生的精神支柱,乃至生存的理由。
  深夜的大海,万籁俱寂。
  漆黑的大海上没有一丝星光,也没有一盏船灯。他把视线投向远方,在心里推敲计划。
  准备阶段已到尾声。他们——罪孽深重的猎物们,很快就要进入圈套了。圈套是一个等边十角形。
  他们将浑然不觉,没有任何疑惑与恐惧地来到这个十角形的圈套中接受制裁??
  不消说,等待他们的是死亡。这是他们每个人应受的惩罚。
  并且,不能让他们死得痛快。例如,用炸药一次性把所有人炸飞的办法虽然既便捷又可靠,却不应该使用。
  必须一个一个地杀死他们。就像那个英国知名女作家构思的情节一样——一个接着一个让他们体会死亡的苦楚、悲伤、疼痛、恐惧。
  (我知道——无论怎样把自己的行为正当化,接下来的行为都绝对不是正常行为。)
  他面对黑漆漆的大海,缓缓地摇了摇头。
  塞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有坚硬的触感。他握紧那个物体,从口袋里拿出来举至眼前。
  是一个透明的绿色玻璃瓶。
  瓶口紧盖的玻璃瓶中装着从他心里挤压出来的俗称良心的东西。里面有几张小纸片,上面用蝇头小字写着这次的行动计划。这是没有收信人的自白信。
  (我知道。人不可能成为神。)
  因此——正因为知道,才把最后的审判交托给非人的上天。
  这个玻璃瓶将漂向何方并不是问题,但是,他想向大海——孕育万物生命的大海,最后问一次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
  起风了。
  冰冷刺骨的寒风令人浑身发抖。
  他缓缓地把瓶子扔进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