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第二卷):从贞观长歌到天下共主

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第二卷):从贞观长歌到天下共主

售价
RM38.40
优惠价
RM38.40
售价
RM4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士承东林

出版社:台海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4月

ISBN: 9787516816707

编辑推荐

1. 文笔犀利幽默

幽默是士承东林的基因,搞笑是士承东林的拿手好戏。本书通俗白话,野史正说,能让你在捧腹大笑时获得历史知识。

 

2. 内容翔实准确

顶级高校历史研究生出身的士承东林,亲历数十处唐朝遗迹,查阅了上万种唐史资料,力图为读者寻找到最真实可靠的唐史材料。

 

3. 观点新颖独到

作者对唐太宗的评价,对武则天的评价,往往出乎意料。他说:李世民很难称得上是一个好人,这位仁兄为人冷酷残忍,从兄弟到老爹,凡是挡路的基本都被废掉了,可谓六亲不认。不仅如此,李先生还很奸诈狡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比如他听说王羲之的后人收藏了兰亭序的真迹,居然想方设法设了一个圈套,把人家的宝物骗了过来,还自私地埋到了自己的墓里(昭陵)。

 

 

内容简介

《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主要讲述607年到907年这三百年间关于唐朝的一些故事,以官方正史为基础,野史论文为补充,以年代和主要任务为主线,采用小说、单口相声的叙述形式,对唐朝二十一帝及文臣武将、布衣士女的人生进行全景式展示,并涉及对大唐政治经济制度的阐释和评价,是作者历时五年时间打造的一部心血之作,也算是一部白话正说唐朝大历史的作品。

 

本书为第二卷,内容主要为贞观之治及唐与高句丽、倭国的战争

书摘 · 插画

这个唐朝太有意思了第二卷:从贞观长歌到天下共主 - 文轩书苑

作者简介

士承东林

武汉大学历史系硕士毕业。青年历史研究者,心灵写史继承者,秉持“历史本身很精彩,历史可以写的很好看”的理念致力于为大家呈现一部真正有趣而真实可信的唐朝历史。

第三章 所谓明君

 

李世民很难称得上是一个好人,他为人冷酷残忍,从兄弟到老爹,凡是挡路的基本都被废掉了,可谓六亲不认。不仅如此,李世民还很奸诈狡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比如他听说王羲之的后人收藏了《兰亭序》的真迹,居然想方设法设了一个圈套,把人家的宝物骗了过来,还自私地埋到了自己的墓里(昭陵)。

 

如此人性,不要说是在今天看来,相信就是再过一百年,也算不上一个好人。

 

可不得不承认的是,李世民是个好皇帝,是史上公认的不世出的千古明君。

 

如此皇帝,不要说是在我们看来,相信就是再过一千年,也算得上一位明君。

 

在探讨何谓明君,及李世民算不算明君这一话题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皇帝,特别是从事这一职业的人群的生存状态。关于皇帝生存状态的调研报告在许多小说、电影和电视剧里,皇帝都是高高在上的形象,说一不二,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着实威风得紧。我不敢说真实的历史中没有这样子的皇帝,但我敢说真这样的皇帝做不了多长时间的皇帝。

 

平心而论,皇帝应该算是个特殊工种,真不是一般人能当的。首先是风险高,不要说已经当上皇帝的,就算是预备皇帝(监国或太子),也时常处于各种明枪暗箭之下,远的不提,就说隋唐之交这五十年间,就有三位太子倒在了接班的半道上,且都是非正常死亡。至于皇帝,更惨。有学者为此做过统计发现,中国历代王朝(包括大一统型和偏安型),一共有帝王六百一十一人,其中,属于正常死亡的(含病死和老死的)是三百三十九人;而非正常死亡的为二百七十二人。其暴亡率高达百分之四十四,远超其他社会群体。而在自然离世的帝王中(以生卒年月可考的209人为标准计算),其平均寿命仅为三十九岁,更是超乎寻常的低。更何况,病死的不一定是真的病死,如隋文帝杨坚,老掉了的也不一定安享了晚年,比如唐高祖李渊。

 

所以说句不中听的,坐到皇帝的那个位置上,基本等同于坐在了炸药包上,与此同时还放着高音喇叭大喊“向我开炮”。那才真叫做惊心动魄每一天。

 

但不要以为风险高就意味着皇帝大人们可以把每天都当成最后一天过,整日享受人生。那绝对是做梦。因为根据权利义务相统一的原则,既然您坐在了这个宝座上,那就要干活。

 

虽说历朝皇帝都有自己的一套助理班子(名称繁多,依据时代不同有内朝、中书门下、内阁、军机处等称呼,不一而足),不必亲自处理所有国家事务。但为保证天下在自己的掌握中,不至于大权旁落,大多数皇帝会选择尽可能多地批阅奏章,努力做到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以此行业的开山祖师爷嬴政为例,据传这位始皇帝给自己宫中放了杆秤,规定自己每天看完足够斤秤(120斤)的文件才能休息(提示:那时候书写载体是竹简),于是常常批阅文件到半夜,累得半死。更猛的可能是后来的朱元璋,据专家(吴晗)考证,此人在没有助理帮手的情况下(他把丞相制度废掉了),曾创下八天之内审阅一千六百六十六件公文,处理总计三千三百九十一件事务的辉煌纪录。说是劳模,一点也不夸张。

 

不过与现在的劳模不同的是,劳模干得多,不但有物质奖励(加班费),还有精神奖励(荣誉称号),可皇帝却什么也拿不到(天下都是您的,还想要啥?)。而且玩命干有时候可能不仅无功,反而有过。这其中最著名的应该非杨广莫属了,辛辛苦苦一辈子,创制度、开运河、扩疆域,功在千秋,到头来却弄了个暴君臭流氓的恶名,被当做反面典型骂了几百年。

 

事实上,若单论公休待遇,皇帝的确不如底下的官员。早在汉代,这些国家的公职人员就争取到了相关的福利,可以每干五天休一天(专有名词:休沐),到了隋唐虽然五天改了十天,大家却又争取到了带薪假期七天乐(新年、冬至)和节庆休假(端午、中秋等),生活质量可谓芝麻开花节节高。反观皇帝,除了那些不着调的,可以公开休息的时间也就是一年三天:过年、冬至以及皇帝本人的生日(此假期时有变动,请以当事皇帝为准)。而如果考虑到这三天里,皇帝需要接受大臣们的祝贺,完事还要回宫拜见老娘和诸位老婆大人,这样看来,说他是休息了,估计皇帝本人都不认可。

 

工作繁忙,业务繁多,休息不得,还可能整天被人骂(谏官、言官),如此生活想想都让人头痛不已。可是最令皇帝痛苦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孤独,真正的孤独。

 

要知道,中国的君主们自古被冠以孤家寡人的称呼不是没有来由的。一个人自戴上那顶沉重的皇冠(可达三公斤,确实很重)时起,他就注定要过上一种与世斗争的生活。因为如无意外,在他的生活中虽然可能有很多亲戚、很多老婆、很多老婆的亲戚、很多下属,但这之中几乎没有一个是皇帝可以完全信赖的,换句话说,皇帝大人很可能终其一生没有友情、没有爱情,甚至是没有亲情。以今天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视角看,假如一个人的一生中缺少友情、爱情、亲情中的任何一种,他的人生都可以称得上不幸,而缺两种的,通常状况下会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至少有心理阴影),至于三种俱缺的,只能是阿弥陀佛,上帝保佑了。

 

不能相信任何人,不能让外人探知自己的真实想法,要时刻隐藏真情实感,刻意压制一切喜怒哀乐,要让大家猜不透,这就是处于权力巅峰的皇帝生存下去的基本法则。而即便皇帝陛下做得足够好,已经可以保证自己不被周围人打主意的情况下,在他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依旧满是斗争的身影。

 

在朝堂上有大臣们斗(学名:党争),在家里有老婆们斗(学名:宫斗),看仆人(太监)仆人在斗,看儿子儿子在斗(夺嫡),每天都是不得安宁。更为残酷的是,无论当皇帝的是谁,他们也休想且无力解决这种不和谐的状态,他们想要重归平静的话,唯一的方式估计也只有驾崩了。

 

这就是皇帝的生存状态,真实而悲惨。所谓高处不胜寒,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打落牙齿和血吞,对从事这一行当的人而言并不只是玩笑而已。

 

所以说,在巨大的压力下当皇帝的能平平安安地混下来已属不易,工作、生活都能应付下来的就算是名副其实的守成之君了,至于所谓明君,指的则是个把能以工作促生活,以生活带工作的异类。

 

说是异类其实并没有丝毫贬低的意思,因为那种状态下还能以个人的辛勤劳动促成百姓的富足生活,以个人的朴素生活带动百姓的努力工作的帝王实在是凤毛麟角。而在我看来,在中国的这几千年的历史里,有资格享有这一殊荣的,不会超过二十人。

 

李世民之所以能够入选明君之列,事实上并非是由于他特别精明、特别圣明,而是因为李世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明白人,仅此而已。

 

身为一个明白人,或者说是一个明白的君主,李世民最突出的表现在于他明白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的艰辛,尊重所有人生存下去的权利。

 

我们前面提到过,李世民刚刚接过皇帝的位子,换上自己“贞观”的招牌,国家就开始闹天灾,第一年旱、第二年蝗、第三年发大水。虽说这三年自然灾害毫无人为因素的影子,但拜董仲舒“天人感应”的教育所赐,大家一致认为作为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李世民无疑是要负主要责任的。于是在相关部门的安排下,李世民亲临蝗灾第一现场,去实地查看灾情、慰问受灾群众。

 

要说这也是老传统了,大灾降临,领导出面,先慷慨陈词一番,鼓励大家稳住挺住,再同几个群众代表亲切握手交谈,温言安慰,最后指示下后面的工作,这一套走完也就算完成既定任务,可以起驾回宫了。一直以来一贯如此,毫无意外,意外从李世民这里开启。

 

李世民抵达畿内受灾地区的那一刻,他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蝗虫成群集党,漫天而来,可谓遮天蔽日,所到之处尽是一片狼藉。老百姓们有气无力地站在田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苦一年的成果被如此糟蹋,却无能为力(实在太多)。

 

这时,李世民走了过去,只见他默默从地上拾起几枚尚在啃食稻谷的蝗虫,随即开始虔诚地祈祷:老百姓靠庄稼活命,你们却把庄稼吃掉了,与其这样,我宁愿你们来吃我的肺腑。(民以谷为命,而汝食之,宁食吾之肺肠。)

 

说完,皇帝大人拿起一只蝗虫就往自己的嘴里塞去。

 

李世民身边的随行官员都要疯了,这要是让皇帝吃出来个身体不适,那可要命了,大伙赶忙出言阻止:“这些脏东西吃不得啊!会引发疾病的,请陛下三思!”

 

政治作秀、收买民心的话,到这种程度也就可以了。然而李世民却用实际行动表明,他绝非是个博头条的政客。

 

“朕为民受灾,何疾之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