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简朴的哲学:为什么少就是多? - 文轩书苑

简朴的哲学:为什么少就是多?

售价
RM47.20
优惠价
RM47.20
售价
RM5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埃默里斯·韦斯特科特
翻译:叶品岑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ISBN:9787520145435

编辑推荐

韦斯特科特是个简约生活的提倡者,但他的研究却涵盖正反两方。他让你思考很多重要的问题:节俭到底是什么意思?奢侈度日好过拒绝这么过日子?哪一种选择会让你幸福?简约生活对环境是好还是不好?本书的每个部分都会让你开始检视自己的生活。

――米歇尔·辛格尔特里(Michelle Singletary),《华盛顿邮报》

 

我们对财富和地位既爱又恨的态度的有益审视,韦斯特科特冷静、克制、明理地分析简朴的优缺点后,回答了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智者都赞许节俭与简约,但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实践的问题。

――朱立安·巴吉尼(Julian Baggini),《金融时报》,著有 The Shrink and the Sage: A Guide to Living

 

韦斯特科特鼓励我们要拥有理解自我的知识,尤其是在讨论节俭的对立面――奢侈。他并没有抱持功利主义者的观点。生活简约、清心寡欲,无疑可以拯救我们的生命,也可以拯救地球。但奢华往往有创造力,却能够促进文化的发展,想想西斯廷大教堂、圣索菲亚大教堂和悉尼歌剧院。

――鲁斯·奎伯(Ruth Quibble),《悉尼晨锋报》

 

埃默里斯·韦斯特科特在书中详细检视了以下两种价值之间的冲突:简约生活的美德,以及显然无法抵抗的经济发展需求。经济发展让我们活得更长寿、更健康、更舒适,也更多样。但韦斯特科特认为,即便现状如此,主张简朴并非只是因为怀旧,而是因为这条路可以通往更有意义的生活。

――黛安娜·科伊尔(Diane Coyle),著有The Economics of Enough

 

此一针对节俭所进行的深刻哲思,提供了一个关于简约生活与奢侈生活的全面审视。埃默里斯?韦斯特科特分别就支持与反对节俭两方,提出哲学的、心理的、宗教的与经济的论证,他让我觉得讨论这件事,比我原先想的,还要更复杂,但也更有趣。

――威廉·欧文(William Irvine),著有A Guide to the Good Life: the Ancient Art of Stoic Joy

 

 

内容简介

断舍离、极简主义、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背后的哲学解读。

 

哲理性与故事性完美结合,本书的每个部分都会让你开始检视自己的生活。

 

从苏格拉底到梭罗,大部分的哲学家、道德家和宗教领袖都把节俭看作美德,并认为简单的生活可以带给人智慧、正直与快乐。为什么他们要这么说?他们的论点是正确的吗?节俭有没有可能是个过时的价值观?挥霍和奢侈应该被视为道德缺陷吗?

 

在《简朴的哲学:为什么少就是多?》一书中,哲学教授埃默里斯·韦斯特科特提出“简约生活”的定义,讨论为什么这样做会让人更好、更快乐。他也试图说明,为什么简约生活有这么多好处,人们却还是不愿意接受?除了探讨节俭和简朴的好处之外,作者也从现代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人想过奢华生活的动机。毕竟现代经济的基础,建立在大量的获取与消费之上。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埃默里斯·韦斯特科特(Emrys Westacott)

纽约阿尔弗雷德大学(Alfred University)哲学教授。文章经常刊载于《纽约时报》《哲学家》《今日哲学》《人道主义者》《哲学论坛》等,另著有《恶习的美德》。

精打细算

 

这大概是节省最广为人知也最简单的意义,可见于许多耳熟能详的古谚:

不浪费,则不虞匮乏。

 

省下一便士就是挣得一便士。

 

蓄意浪费招致严重匮乏。

 

珍惜每一便士,终将积少成多。

 

有一位节俭智者,和财务上精打细算的观念关系尤其密切,那就是本杰明·富兰克林。富兰克林是典型的白手起家:十七岁时未经许可便擅离哥哥在波士顿的印刷厂的学徒实习工作,身无分文地逃到费城;四十岁时成为畅销书作者,过着经济宽裕的生活。由于身为企业家、作家、政治家、外交官、科学家、发明家和慈善家的成就,他在八十四岁高龄辞世时,被颂扬为该时代最了不起的伟人之一。他的自传中有一处趣味讨喜的片段,是他描述自己如何试图培养十三个特定的美德。美德列表中的第五项就是节俭,以下是他所做的定义:“不乱花钱,除非对人对己有益,即不浪费。” 富兰克林对自己未能完善美德列表上的许多特质感到意外且遗憾,但厉行节俭似乎没为他带来太多困难。根据他自己的描述,原因之一是他的太太德博拉。

 

(她)也和我一样勤俭……我们没有多余的仆人,我们吃得清淡简单,我们的家具是最便宜的。举例来说,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以面包和牛奶当早餐(不喝茶),而且我用的是价值两便士的陶制粥碗和白蜡汤匙。

 

富兰克林打趣地指出:“尽管坚守原则,奢侈品还是会破门而入。”以他为例,某天德博拉用她买的高级餐具为他端上早点,只因她认为“如果他的邻居都在用银汤匙和瓷碗,那么她的先生也值得用同样的东西”。 那时的富兰克林,乃至终其余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负担得起这些奢侈品,他一直把这样的生活方式归因于早年养成的勤俭习惯。

 

富兰克林的散文《致富之道》包含许多脍炙人口的节俭格言,绝大多数都在劝告我们量入为出,并提防浪费和奢侈品。譬如:

 

肥了厨房则遗嘱瘦。

爱上美食使人沦为乞讨者。

愚人准备盛宴,聪明人前来享用。

讲究衣着绝对是一大诅咒;

想打扮华丽,先问问你的钱包。

量入为出不逞强,有什么就用什么;

如此,贤者之石将把白铅变黄金。

 

富兰克林尤其关切提醒人们负债的危险,因为“悲随债来”。他说,债“使人受困,并且成为债主之奴”。没错,到了现在,债仍以信用卡账单、学生贷款和溺水房贷A的形式散布许多悲剧。但在18~19世纪,欠债的后果可能比今天更具毁灭性。在狄更斯时代的伦敦,债务人牢房和济贫院令许多人的生活蒙上阴影。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充斥着有教化意义的范例角色,他们生动地展现了入不敷出的愚蠢,像是狄更斯《大卫·科波菲尔》的密考伯先生,和特洛勒普《红尘浮生录》的菲力斯·卡伯里。但或许是因为太过熟悉,这样的节俭——精打细算和量入为出——是相对不那么有趣的意义之一。对我们这些没有家业可继承,不具备某种容易兜售的才华,又缺乏肯尼斯·钱纳特(美国运通CEO,2001年加薪百分之三十八之后,周薪达到约五十万美元)那样超群的议价技巧的人来说,养成节省的习惯显然是明智之举。当然,暂时负债在某些情况下是有道理的: 举例来说, 买房、付学费、投资商机, 或应付迫迁和紧急医疗状况等迫切难关。但对我们多数人来说,大部分时候,富兰克林的建议绝对是忠告。“留心小额开支,”他说,“一个小洞就能沉大船。”有谁会反对呢?这个嘛,就算没别人,至少还有奥斯卡·王尔德。王尔德表示:“唯一能安慰贫穷之人的就是铺张浪费。”根据一则记载,王尔德毕生都谨守这样的哲学。一穷二白的王尔德临终前在巴黎某间脏兮兮的饭店,举起一杯香槟,然后宣布:“我到死前都活得始终如一——入不敷出。”不过,鲜少有人会渴望那样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