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城邦系列 · 猿猴的把戏:进化论破解人际潜规则

RM40.60 RM58.00

作者:[意] 达里奥·马埃斯特里皮埃里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

ISBN:9787521703313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人不仅祖先是猿,其实我们还是猿,只是文明给我们的行为包了一层外壳,灵长类的种族天性仍然在现代影响着人类间的人际关系,也是潜规则的源头,读《猿猴的把戏》,认识来自猩猩的你。

 

 

你可能感兴趣:

      

 

 

内容简介

人不仅祖先是猿,其实我们还是猿,只是文明给我们的行为包了一层外壳,灵长类的种族天性在现代仍然影响着人类间的人际关系,也是潜规则的源头。

 

人际关系是每个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一环,在一个群体当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际关系,而且这种关系通常非常复杂。

 

更复杂的是影响人际关系的潜规则,这些规则说不清道不明,其真面目其实是漫漫进化路途上,自然选择和物种进化镌刻在人类基因上的生物本能行为模式。

 

作为一名进化生物学家,作者从生物学、进化论和博弈论、经济学、心理学等角度分析了影响现代人人际交往的本能,并为提高人际交往提出了合理控制这些本能的建议。

 

读《猿猴的把戏》,认识来自猩猩的你。

动物城邦系列·蚂蚁的社会:群体合作创造超文明

[意] 达里奥·马埃斯特里皮埃里(Dario Maestripieri)

现任教于芝加哥大学,其学术研究领域涉及神经生物学、进化生物学、精神病学以及行为神经科学等。他的研究将人类和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研究整合到了一起,在许多方面为人类社会行为和心理研究提出了全新的思路。2000年,美国心理协会(APA)授予他杰出科学奖,以表彰他对心理学的早期职业贡献。2001年,他获得美国国家心理卫生研究所授予的职业发展奖。达里奥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许多电视、广播节目中担任嘉宾。他的研究发现受到许多媒体的报导。

我们的灵长类本性

 

跟通常的流行观念相反,人类绝不是这个星球上最复杂的生命形式。基于自然选择的进化过程制造出不少有机体,它们在许多方面的复杂性都远远超过人类自身。其中包括:有机体的身体构造和功能,它们利用周围环境的策略,以及它们繁殖后代的方式。请想象一下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场景:有的鱼类生活在大洋底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承受着海底的极端压力;有一种雌雄同体的蠕虫,它们同时具有雌性和雄性的性器官,根据配偶的性别来改变自己的性别……正如进化生物学家斯蒂芬·杰伊·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在他1990 年出版的《奇妙的生命》(Wonderful Life)一书中所说的那样,时不时地,复杂的有机体会因为偶然因素或“运气好”而灭绝,而复杂性本身并不能保证一个物种的存活或成功。实际上,复杂性有时候是进化的累赘。

 

然而,人类的确在某个方面非常特殊,即我们的大脑。相对身体尺寸而言,我们拥有一个很大的大脑,这个大脑的复杂程度也超过了其他生物。因此,我们的心理能力(比如抽象思维的能力或复杂计算的能力)要比现存的其他生物强大得多。不过,对于我们这一物种来说,大脑的增大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而是某种进化趋势的一部分,这一趋势存在于这个星球上智人出现之前的灵长类谱系。事实上,在还不那么遥远的进化史上,跟我们有共同祖先的其他物种,即猴子和类人猿,表现出同样的趋势:它们的大脑容量和复杂程度都在增加,这是其他物种中不曾出现的情况。

 

当某种格外聪明的物种出现之时,这种灵长类大脑增加的进化趋势达到了高潮。从理论上讲,这种进化趋势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动物物种之中—昆虫、爬行动物、鸟类或其他哺乳动物。如果这种情形属实,今日的地球恐怕早已拥挤不堪。这个可怜的蓝色小星球将不仅仅被人类统治着,还会被其他物种统治着:它们可能是巨大的、超级聪明的蟑螂,像怪兽哥斯拉(Godzilla)一样大小的爬行动物,喋喋不休的鹦鹉,或者猫和狗。这些动物在生活方式的许多方面都跟灵长类有着明显的不同,包括它们能活多久、它们如何繁衍、它们以什么为食,以及它们处于什么样的群体中。如果人类不是从灵长类进化而来,而是从昆虫、恐龙、鸟类或其他哺乳动物进化而来,那么人类社会将与现在的风格迥异。而且,人们的思维方式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方式也会大为不同。举例来说,如果人类是一种聪明的鹦鹉,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配对联系(pair bonds)就会比现在更为牢固(离婚率会直线下降),女人会在巢中产卵,而男人则会在嘴里咀嚼食物,然后把它送进婴儿的嘴里。同时,即使我们与其他鸟类一起生活在更大的群体中,也不会出现为了争夺权力而诉诸武力或出现谋杀等情形。与此相反,如果人类是超级聪明的恐龙,那么男人跟女人之间根本就不会存在配对关系,父母对子女的投资微乎其微,同时我们不会生活在高度组织化的复杂社会中。社会联系非常微弱,人们之间的合作也非常少,大家只对自己的事情感兴趣,所有人都是充满攻击性的恐怖分子。在一个漫山遍野都是大脑袋霸王龙的世界里,生活将是日复一日的厮杀,充满紧张和压力。我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是吃掉别人还是被别人吃掉。

 

当然,在这些虚拟的“人类”社会里,也会有哲学家和科学家追问人类天性和人类行为方面的问题。在进化生物学领域拥有高学历的鹦鹉或恐龙将会主张,因为人类属于鸟类或爬行动物,研究和理解通常的鸟类以及爬行动物对于理解人性和人类行为是一个必要的前提条件。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猴子或类人猿将会被作为宠物圈养在家里或动物园里,或者在“人类”好奇心的驱使下成为野外研究的对象,甚至可能在餐厅里被做成充满异国风情的美味大餐。只是没有人会写出跟下列书名有关的作品:《镜中的猴子》、《裸猿》或《我们内心的黑猩猩》。

 

正如我们现在看到的那样,人类恰好成为非常聪明的灵长类,于是灵长类而不是臭虫、蜥蜴、鸟类或狗享有了这种特权。相比其他动物,我们在生物特征方面与其他的灵长类拥有更多共同的地方。人类本性是一种特定的灵长类本性,而要理解人类行为就必须研究和理解更一般的灵长类行为,尤其要理解那些与我们亲缘关系最近的灵长类的特征和行为,比如类人猿或旧世界猴(Old Worldmonkey)。

 

在基本的生存或繁衍方面,灵长类跟其他动物具有相同的目标。它们需要觅食,避免被猎食者吃掉,与同种的异性交配以便繁衍后代。灵长类与其他动物面临的很多问题都是相似的,而大多数解决办法也是相似的。不过,两者之间存在一个重大区别:相比大多数其他动物,灵长类在生存和繁衍方面的成功更大程度上依赖于同类中其他个体的行为。对于类人猿和旧世界猴来说,更是如此。类人猿和旧世界猴的一个主要区别就是它们的社会化程度不同,而这一因素与它们的智力有着密切的关系。

 

为说明这一点的重要意义,让我简单地对比一下黑猩猩与其他动物在社会化的本质上有何区别。很多动物,包括昆虫、鱼类、鸟类和非灵长类的哺乳动物,跟它们同一物种的其他成员生活在特定的群体中。它们的日常活动,比如旅行、觅食或睡觉,都发生在离其他成员很近的地方。不过,群体成员并不需要为了食物、领地或配偶而你争我夺。很多时候,它们没必要或很少有必要进行群体成员之间的合作。在这些动物群体中,个体通常只在乎自己的事情,不会跟“朋友”有什么交往,也不会跟“敌人”有什么冲突。倘若某一个体失踪或死亡,这样的事件在相当程度上对群体中的其他成员来说无关紧要,甚至可能都不会被注意到。相比之下,黑猩猩的生活则与群体中的其他成员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严密的、错综复杂的社会网络。一只黑猩猩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会在它的社会网络中对其他黑猩猩的生活产生影响,不管其他黑猩猩愿不愿意,喜不喜欢。而这,无论是对于个体的行为而言,还是对于个体在群体中获取社会成功所要采取的策略而言,都具有诸多影响。

 

黑猩猩和人类一样,都生活在具有高度竞争性的社会中。不过,它们会在自己的群体内部建立相对稳定的统治秩序,因此用不着日复一日、一刻不停地厮杀。地位高的个体优先享有食物、住所,也更容易受到魅力非凡的异性青睐。而地位低的个体很难找到食物和配偶,经常面临更多的危险。此外,它们还会遭受来自高地位个体的攻击和恐吓,因而长期面临着身体压力和心理压力。因此,低地位的个体更可能处于亚健康的状态,寿命更短。相比高地位的个体,它们留下的后代数目更少。为了获取较高的社会地位,一只黑猩猩必须与其他的伙伴联合起来,以便在自己采取行动时得到它们的帮助。比如,为了在与群体中其他个体竞争时赢得胜利,雄性黑猩猩会和它们的亲生兄弟建立攻守同盟,有时候也会团结和拉拢没有血缘关系的其他个体,这些家伙通常都是强壮有力的成年雄性黑猩猩。与来自其他群体的个体进行合作或竞争,是黑猩猩、其他类人猿和旧世界猴社会生活中的普遍主题。当然,这一主题在人类社会中同样普遍。除了个别例外,研究者没有在其他动物中发现这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