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无敌 / 张曼娟唐诗学堂

RM26.60 RM38.00
作者:张曼娟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2月

ISBN:9787521711363

库存量: 4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1. 提分利器。精选30首经典、必学、常考的边塞诗歌,每首诗附原典、赏析,让孩子考试轻松拿高分!

 

2. 有趣是王道。用穿越故事、孩子们身边的故事讲唐诗,让孩子读得懂、记得住,轻松学会在生活中运用唐诗。

 

3. 故事融入责任、逆境、陪伴、勇气、合作等青少年成长话题,激发孩子的同理心,帮助孩子更好地适应社会。

 

4. 以高适、岑参等边塞诗人的生平故事启发孩子,培养孩子的中华气质和中国人格。

 

5. 最会讲故事的国学教授张曼娟主编。

 

6. 台湾教育机构推荐小学生优秀课外读物——在国学传统深厚的台湾畅销12年,热销50万册;作为教材应用超过15年,滋养数十万台湾少年,广受赞誉。

 

 

内容简介

本书是儿童文学(长篇小说)体裁的作品。
本书是张曼娟“唐诗学堂”系列作品之一。故事讲述了小学生小光偶遇从唐朝穿越而来的李白的故事。在与李白的相处过程中,小光逐渐了解李白和李白的诗歌,领会李白诗歌的精神,并学会面对离别,逐渐成长。
将唐诗融进新编的故事,带领孩子享受阅读,理解和运用李白的诗歌,领略浪漫派诗人的精神气质。每节故事后皆附有唐诗原文和赏析。读完一本书大约可学会30首唐诗,具有实用价值。
本书适合8到12岁的青少年阅读。

张曼娟,古典文学博士、中文系教授及知名畅销书作家,已出版文学作品四十余种。自2005年创办“张曼娟小学堂”至今,致力于青少年国学推广及提高少儿写作能力;出版了“张曼娟学堂”系列: 《张曼娟成语学堂》 、《张曼娟论语学堂》 、《张曼娟奇幻学堂》 、《张曼娟唐诗学堂》等。

 

“各位同学,你们的五年级在今天就结束啰!放完暑假,大家就上六年级了,要好好把握这最后一个快乐假期。”秦老师刚刚讲完,下课铃声很配合地响了起来。
教室里一阵躁动,大家收拾书包,拉开椅子,班长带领大家起立、敬礼,并大声地喊:“谢谢老师!”
小光才行完礼,后面的米其林立刻冲过来,拽住小光,摇晃着他喊:“我不管!我不要跟他一组!为什么我们这么倒霉?你去跟老师讲!去啊去啊!”
圆圆胖胖的米其林激动得像一颗球,不停弹跳,她的头发如同旧沙发里蹦出来的弹簧,一卷一卷的,随着她的跳跃而抖动,令小光觉得头晕。
秦老师出的暑假作业,要同学们分组,搜集唐代著名诗人的资料,写成舞台剧,开学后邀请家长来观看。老师给的主题是“山水田园诗派的王维”“浪漫主义诗派的李白”“现实主义诗派的杜甫”和“边塞诗派的岑参与高适”,同学们依各人喜好,加入不同的组别,小光被指定为“李白”这一组的组长。
分组完毕之后,只有机车王一个人落单,没人欢迎他加入。结果秦老师指定机车王加入“李白”组。
“对啊!我这么浪漫,简直就是李白的化身!”机车王自信满满。
小光却头皮发麻,他还听见了米其林的尖叫声。想到整个暑假都要跟机车王一起讨论,小光便觉得前方一片黑暗,加上米其林的强烈抗议,小光只好走到讲台前。
秦老师擦完黑板,神情愉悦地对小光微笑:“加油噢,小光!我对你有信心,你们一定可以把李白的故事,很精彩地表演出来的!”
“老师……”小光有些为难,却感受到背后来自米其林的压力,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们,可不可以……不跟机车王同一组啊?”
“这样啊?”秦老师抬起头,目光越过跑来跑去准备离开的同学们,看见了机车王,小光也转头看着机车王。机车王正把书包顶在头上,发出“嘎嘎嘎”的声音,一面学鸭子走路,一面和同学追逐打闹。
这个作业永远迟交,上课时胡乱发言,被女生视为公敌的机车王,是个不受欢迎的人物,却总是自得其乐。
小光看机车王笑得那么开心,完全没感觉到自己被排挤,突然有点不忍心。他从秦老师的神情里也看见了同样的感觉。而且小光心里明白,如果他不接受机车王,班上根本没有哪一组愿意接受他,到时候秦老师可就麻烦了。
小光轻轻叹了口气,说:“要不然,我们试试看好了……”
“太好啦!”秦老师笑起来,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小光听见米其林的尖叫声,但他实在无可奈何。
机车王顶着书包跑过来,秦老师对他说:“你要认真地配合大家,尤其是多听小光的意见。李白是个伟大的诗人,老师很期待你们的演出噢!”
“没问题啦!”机车王的书包从头上落下,瞬间背得服服帖帖,像特技表演一样,“我超爱李白的!我感觉自己就像李白,我有很多想法噢。只要有我在,放心好了!”
“你哪里像李白啦?”米其林终于忍无可忍,“有你在我们就完蛋啦!”
“怎么会完蛋?我都已经想好了,你可以演杨贵妃啊。”机车王比出兰花指,扭着腰,指向米其林,“肥猪杨贵妃!”
“机──车──王!”米其林气得脸都红了,扑向机车王,机车王迅速转身,两人一路追打到走廊上。
“小光,谢谢你的帮忙。”秦老师由衷地说。小光心里知道,麻烦才正要开始。
菜市场楼上的图书馆,是外婆以前常常流连忘返的地方。小光小时候,外婆买菜之前,都要牵着他的手到图书馆坐坐,挑几本绘本给他看。外婆在一旁读着喜爱的小说,很专注的样子。小光的绘本看完了,便在阅览室里逛来逛去,因为是上午,阅览室里多半是老人家,大家翻着报纸或杂志。所有人都很安静,表情却那样喜悦。
小光上小学以后就很少到图书馆来了。自从外婆患了失忆症,搬到快乐社区之后,小光
再也没来过图书馆了。
他坐在以前和外婆坐过的位置,发觉图书馆里的老人家变少了。是因为现在是傍晚,老人家已经回家了,还是老人们和外婆一样,也把图书馆忘了?
图书馆的茉莉阿姨把小光借的书搬来放在桌上,数了数,总共有七本,都是李白的诗选和生平故事。
“小光这么喜欢李白啊?”茉莉阿姨问。
“是学校的暑假作业。”小光说。
看着小光把书一本一本装进环保袋里,茉莉阿姨很有感触地说:“小光真的长大啦,以前都要外婆讲故事给你听,现在都可以自己读这么多书了。外婆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
“对啊,我会跟外婆说的。”小光背起环保袋,开朗地对茉莉阿姨说。
大人们提起外婆的状况都很感伤,但小光告诉自己,外婆还是外婆,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是有些事情记不起来了。每个人都会忘掉事情,只是外婆忘得比较多,如此而已。
下了楼梯,小光站在布告栏前,仰头看着已经褪色的《寻狗启事》,从小一起长大的嘟嘟,失踪快两年了,依然没有一点消息。但他还是相信,总有一天,嘟嘟会回家的,他不会忘记嘟嘟,嘟嘟也不会忘记他。
小光慢慢地走回家,太阳下山了,不再那么闷热,还会有凉风从河堤边吹过来。那幢木头造的老房子,是外公留下来的,现在光爸在里面经营着居酒屋,天黑以后,灯光点亮,看起来真像一个大灯笼。
外婆还和他们一起住的时候,会煮晚餐给大家吃。
在居酒屋营业之前,光爸、来自日本的助手星野叔叔、外婆和小光,四个人围在一起吃晚餐。虽然光妈经常因为加班无法赶上五点钟的晚餐,但那仍然是小光最喜爱的回忆。
现在,小光的晚餐就在居酒屋里吃。客人不多的时候,光爸有时给他做一个虾芦笋手卷,有时做盘鲑鱼炒饭,星野叔叔有时做个凉拌龙须菜……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光妈加班回家,小光也会陪妈妈喝碗味噌汤。
“小光怎么都没长高啊?”光妈有时候会唠叨,“是不是晚餐都没定时定量啊?”
光爸连忙说:“可是他吃得也不少啊!”
星野叔叔正好经过,摸着小光的头说:“不用担心,我小时候比小光还要矮呢。”
大家都不说话了,因为星野叔叔现在也不高,比光妈还要矮……
把李白的书都放进房间,小光走进居酒屋,星野叔叔帮他做了可爱的寿司,有熊猫脸和咸蛋超人。
“星野叔叔太酷了!”小光笑容满面,舍不得吃。
“庆祝小光放暑假啦,开不开心?”星野叔叔对小光挤挤眼睛,“我小时候最喜欢放暑假了!”
“唉,本来应该高兴的,可是……”小光正想诉苦,突然听见外面传来的声音。
“小光!小——光!小光在家吗?”他简直不敢相信,才刚想到机车王,机车王就出
现了。
小光穿着拖鞋跑出门,果然是机车王。
“不是说好下星期一开会吗?你怎么现在就来啦?”
机车王缩着脖子东看西看:“你家有点荒凉啊,会不会有鬼跑出来啊?”
“哼!胆子这么小。”难得可以嘲笑机车王,小光不想放过。
“哪有?”机车王马上站直了身子,“因为我迫不及待了,我真的很喜欢李白!”
“是吗?他的诗你会背吗?”
“当然会!”
“背来听听啊。”
“那个……什么红豆汤……此物最相思!”
“我还绿豆汤嘞,”小光打断机车王,“这是王维的诗!”
“是吗?什么时候改的?”机车王抓抓头,“啊!我知道了……春眠处处鸟……”
“春眠不觉晓,好吧!孟浩然的!”小光转身回居酒屋,“你明天再来吧。”
“等一下!”机车王像抽筋一样,歪斜着身体,“对了,是……低头吃便当!”
小光叹了一口气。“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小光帮他背完这首五绝,“这才是李白写的《静夜思》。”
“未必!”突然,在不远处的树丛后,有人喊了一声。
“鬼啊!”机车王的喊声更大,整个人跳起来抱住小光。
“李白写的可能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是后来的人删删改改,以至于不知道到底哪个是李白的原作了。”那个声音中气十足。
小光挣脱了机车王,他隐约看见树丛里有个身影。
“举头望山月”?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举头望明月”比较好。
正想开口说话,又听见那人说:“因为月儿很明亮,才能看见山的轮廓,也写出了李白的周围有山,当然比‘举头望明月’要好哇!”
“你又不是李白,怎么知道李白想怎么写?”小光还是有点不服气。
“哈哈哈!”一阵清朗洪亮的笑声传来,高大的身影从树丛后面走出来。
被乌云遮住的月亮,此时正好探出头,像是打上了柔和的聚光灯。小光看见一个老人一步步向他们走来,步履矫健,小光渐渐看见他混搭的穿着,白色的须发,闪动的双眼,红润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简直就像一个年轻人。
“我不是李白,难道你是李白吗?”老人弯下身,笑眯眯地问小光。
小光仿佛闻到浓郁的花香,仿佛被沁凉的空气包围,以至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