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十宗罪 3

十宗罪 3

售价
RM23.84
优惠价
RM23.84
售价
RM2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蜘蛛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07月

ISBN:9787540456429

编辑推荐

1. 天涯社区2011年度十佳小说,点击量高达9000000次!粉丝众多。

 

2. 本文综合罪案、恐怖、悬疑、推理等畅销元素,借鉴美剧《CSI》、《犯罪心理》故事模式,不断的满足读者的猎奇心理,情节曲折扣人心弦。

 

3. 《十宗罪2》持续畅销,本书根据当下热点新闻,首次曝光内幕,拥有足够的吸引力!

 

 

 

内容简介

《十宗罪》系列第三季。本书根据真实案例改编而成,涉案地名人名均为化名。这些凶杀案,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例如,奸杀空姐、恐怖村庄、此为少女、畜生怪谈……以及广为流传、骇人听闻的林家凶宅案。

 

四个超级警察,各怀绝技,从全国警察队伍中挑选而出,组成中国特案组,对各地发生的特大罪案进行侦破。此文中的特大案件都是首次公布内幕。

[/product_description]

书摘 · 插画

蜘蛛,男,原名王黎伟,生于山东济宁,鲁迅文学院学员,出版有《十宗罪》系列、《秦书》《罪全书》《备忘录》等,短篇作品散见《人民文学》《小说月报》《时代文学》等。《十宗罪》系列、《秦书》和《罪全书》繁体图书在港台地区和国外出版发行,《秦书》影视改编权售出,作品曾入选《2000 年度*网络文学选》《2002 年度网络文学精选》《中国非主流小说精选》等选本。

第六章 炭烤人腿

 

当天傍晚,公园路口交通堵塞,执勤的交警接到群众报案,感到极为震惊,公共场所竟然有人烧烤人腿,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几名交警在群众带领下,一起去抓捕在公园灌木丛里烧烤人腿的流浪汉。流浪汉看到一帮人气势汹汹跑过来,他的晚餐被人打扰,怒不可遏。他抓起人腿,威风凛凛地挥舞了几下,转身就跑。

 

几名交警紧追不舍,身后还跟着数以百计闻讯赶来的群众。

 

流浪汉跑了一会儿,停下来,双手捧起烤得半生不熟的人腿,张开嘴巴撕下来一块肉,昂起头吞咽了下去。众人目瞪口呆,只感到恶心,不少人哇哇直吐。流浪汉继续奔跑,跑一会儿又停下吃一口肉。后面追赶的人群有人破口大骂:畜生、疯子。经过群众的堵截,众人将流浪汉堵在一个报亭后面,围得水泄不通,但又不敢轻易上前。

 

一名交警开始威胁劝说,流浪汉不为所动。

 

一名小协警扑上去,流浪汉抡起人腿,啪的一声,重重地抽打在小协警肩膀上。小协警踉跄着退倒在地,其他民警冲上去,想要将其制伏。流浪汉勇猛无比,如有神助,他以人腿当做武器,将人腿在头顶上空抡圆了,再挥打出去,几名交警不断后退。在群众帮助下,趁着流浪汉气喘吁吁的空当儿,大家一拥而上将其扑倒,扭送至公安机关。

 

审讯无法进行,这名流浪汉语言功能丧失,精神也有问题,谁也搞不清楚他的籍贯、姓名等身份信息。流浪汉狂躁不安,极力试图挣脱手铐,手腕处被勒得鲜血淋漓,警方束手无策,只好将他暂时收监。

 

很多群众都目睹了街头惊骇的一幕,流浪汉烤食残肢的爆炸性新闻迅速扩散,满城妇孺皆知,街头巷尾都有人在谈论此事。

 

警方初步调查认为,流浪汉在垃圾桶里捡拾到人体残肢,偷窃烧烤摊儿存放在公园里的木炭,就地点火烧烤,但人们更愿意相信流浪汉杀人后烤食残肢的恐怖说法。

 

人们确信,在这个城市里,有个人被杀害并分尸了。

 

因为没有受害人家属报案,所以警方就想淡化此事,不了了之。

 

时隔不久,又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发生了。

 

有个人早晨去桥边钓鱼,从河里钓上来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打开一看,塑料袋里装着两块砖头,还有一截人手,手臂露着白森森的骨碴儿。钓鱼者吓得扔下塑料袋,跑到最近的一个治安岗亭报案。警方简单调查后却对老百姓谎称,这是附近一家医院将截肢手术后的断臂抛入了河里。医院否认此事,全城百姓更是无人相信警方的说法。

 

群众普遍认为,警察隐瞒了真相,该城又发生了一起恶性凶杀分尸案!

 

几天后,城里传言,在郊外国道旁边的荒地里,又发现了一只人手。有人煞有介事地声称,人手埋在路边,因为埋得较浅,泥土被雨水冲刷,一只人手裸露出地面。

 

三个人被杀害,还是一个人被杀害分尸?

 

老百姓议论纷纷,但警方的不作为加剧了谣言的流传,各种流言飞语充斥大街小巷,人们对街上的流浪汉感到恐惧。一时间,满城风雨,人心惶惶,治安严重恶化,盗抢案件频发。一个机关干部在市委门前的林荫路上,被骑着摩托车的歹徒砍伤手臂,光天化日之下被抢走公文包。

 

歹徒被抓获后,竟然声称:警察连杀人案都不管,我们抢点儿东西,他们自然也不会管。

 

副市长震怒,一面向公安部特案组请求协助,一面勒令公安机关扭转治安形势,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全市社会治安状况好转,提高市民安全感。

 

特案组到来以后,梁教授质问当地警察不作为的原因。

 

主管政法工作的一名市委常委解释说:我们正在创办文明城市,想把案子压一下。

 

市委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也无奈地向特案组辩称:我们也有难言之隐,是这样,一批外商近期正在进行投资考察,我们好不容易把人请来,如果外商知道城里接连发生抛弃人肢案件,城市形象受损,势必影响招商引资,公安部门想顾全大局,淡化处理,这个是主要原因。

 

画龙说:现在压不住了,淡化不了了,是吧?

 

苏眉说:人命关天,案情重大,你们为了招商引资、创建文明城市,竟然不调查不作为,这是一种失职。

 

市长说:别难为大家了,我们也是为了经济发展,为了全城百姓。

 

命案是必破的,但是破哪个是偶然的,杀人案的侦破有时取决于领导的重视程度。

 

特案组要求在市委大楼办公,由副市长兼任分尸案专案组临时指挥,公安局局长负责协调各级警力。副市长一一应允。很快,分尸案调查工作迅速展开。然而,办案民警普遍态度消极,士气低落,他们认为此案破获的希望非常渺茫。

 

一名警察直言不讳地说:投入再多的警力也是徒劳无功,全城老百姓都知道分尸案,但是没有一个受害人家属出现,只凭目前发现的残肢,连尸首都找不到,死者身份无法确定,抓获凶手更是无从谈起。

 

经过技术鉴定,发现的人体残肢为同一人的肢体,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线索,甚至无法鉴定出死者的性别。仅凭发现的残肢,无法掌握受害人的死因。

 

特案组将残肢按照发现时间顺序进行了编号。一号残肢是流浪汉烧烤过的人腿,二号残肢是垂钓者从河里钓上来的断臂,三号残肢是国道边掩埋的人手。

 

一号残肢被炭火烧烤得面目全非,失去了调查鉴定价值。那名有精神障碍的流浪汉也无法提供任何破案信息。

 

二号残肢上有一处文身,因为被水浸泡,图案模糊难辨,残肢包裹物为一白色塑料袋,上面没有任何字体,无从查起,和残肢一起被扔进河里的两块砖头是从桥边捡的。

 

三号残肢保存完好,胳膊上的汗毛浓密粗长,初步判断死者为年轻男性。

 

梁教授让苏眉调看了近期失踪人员的名单,苏眉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画龙对肢体的创口进行鉴定,分析认为切割肢体的工具为一把钢锯。

 

包斩将残肢的指纹和公安部门指纹库进行对比,没有找到死者的指纹档案,死者身份依然未知。包斩又通过高科技刑侦仪器,对二号残肢的模糊文身进行光谱分析和皮肤色素对比,因为文身的位置在断臂处,并不完整,只能恢复部分文身图案。

 

案情一上来就陷入僵局,特案组四人看着桌上的残肢,一筹莫展。

 

副市长说:难道咱们只能消极等待,等着老百姓找到其他尸块,给咱们送来?

 

画龙说:要是能找到死者的头颅,案子就不会这么难办了。

 

苏眉说:死因不明,身份不明,无头尸案至少还有身子呢,这个只有两条胳膊、一条腿,接下来怎么调查啊?

 

梁教授说:抛尸地点分别是垃圾桶、河里、荒郊野地,如果是一个人所为,这个人的胆子也太大了,也不符合惯性抛尸特点,我觉得,应该是多人抛尸。他们对尸体的处理并不高明,扔到垃圾桶里,被捡垃圾的发现,扔到河里被钓鱼者钓了上来,埋在国道边,却没有想到雨水冲刷暴露尸块这个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抛尸者对死者躯体和头颅非常重视,不会那么轻易被人发现。

 

包斩拿起三号残肢仔细端详,其实,他已经研究过很多次了。

 

这只人手被埋在国道路边,当时有辆班车路过,车上的一名职工看着窗外发呆,突然看到路边土里伸着的这只手,司机紧急刹车,大家随即报案。

 

包斩看了很久,眼前一亮,突然说道:指甲!

 

大家注意到,断臂手指的中指和无名指没有指甲,剪得很干净,其余的拇指、食指和小指却都留着长指甲。这是很奇怪的事,不符合常人的习惯,五根手指,中间的两个没有指甲,光秃秃的,其余三根手指的指甲却很长,这是为什么呢?

 

 

第七章 黄金手指

 

河里发现的二号残肢为左手,公路边发现的三号残肢为右手。

 

两支断手都剪掉了中指和无名指的指甲,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信息。手掌没有老趼,手指细长、白净,说明死者非体力劳动者。一个人留指甲,要么是出于爱美,要么是懒惰,要么就是某种职业习惯。

 

无名尸的身份确认是刑侦工作中棘手的难题,除了可以直接通过指纹和DNA认定尸源外,推断和辨认是最常用且最重要的尸源查找方法。很多无名尸或腐败或残缺,难以掌握其身份,但是警方可以根据尸体特征、衣着、附着物来推断出死者的职业、生活区域,有效缩小排查范围。

 

安徽某地发生过一起尸体长草的奇案,凶手杀人后将尸体和苍耳草籽一起装入麻袋,弃入河中。尸体膨胀腐败,成为肥料,苍耳苗很快在尸体上长了出来,警方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白骨化,但根据死者的牙齿准确地推断出死者是一名卖瓜子的摊贩,从而抓获凶手。

 

梁教授推断:也许是职业习惯,死者常用到中指和无名指,所以这两个手指没有指甲。

 

包斩说:是不是美容美发师?常常给客人洗头,很多发型设计师也有文身。

 

画龙说:剪掉两个手指的指甲可能是弹奏某种乐器,吉他或者钢琴,歌手和音乐艺术家也常有文身啊。

 

苏眉说:我会弹钢琴,钢琴老师都是让把全部指甲剪掉,否则手指会在琴键上打滑。

 

市长说:这会不会是和职业无关的个人习惯,留指甲仅仅是一种特殊嗜好?

 

副市长附和道:也有可能是死者临死挣扎时折断了指甲,要不就是凶手故意所为。

 

包斩摇摇头,拿起一只手,反复研究,他将死者没留指甲的那两根手指掰弯翘起,这个手势看上去像是在挠东西或者抠东西。

 

梁教授说:死者可能是特殊性服务者,因为职业特点、工作需要,中指和无名指总剪得很干净,没有指甲,可提高服务质量,有一种职业叫舞男、牛郎、男妓。

 

画龙补充说:也叫鸭子。

 

梁教授问两位市长:你们这个城市,有男妓吗?

 

副市长尴尬地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难道现在的社会这么开放了吗?

 

市长斩钉截铁地说:没有。

 

梁教授问道:你确定?

 

市长说: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相信没有!

 

特案组走访了市内所有的文身店和刺青工作室,获得了一条极有价值的线索。

 

尽管死者文身图案残缺,但一名专业的文身师认出其文身为龙尾,这是一种并不常见的拼图文身。使用拼图文身的一般是兄弟和情侣,每人各文一部分,组合成图案。文身师分析,这条龙至少由五个人组成,都是文在背上,老大为龙头,老二、老三、老四为龙身,老五为龙尾。

 

如果这五个人光着膀子并排走在大街上,他们背部的文身图案会组合成一条龙。

 

特案组分析,有这类文身的人可能是道上混的黑帮分子,但黑道混混常常打架斗殴,无论是握拳还是持械,手指留有指甲都不方便。死者的五根手指中,有三根留有指甲,中间两根没有,根据这个特征,死者从事娱乐行业的可能性更大。

 

特案组要求当地公安机关立即开展一场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维护社会秩序,增强市民安全感。对于落网分子,重点询问和摸排背部文有龙形图案的人员。

 

在侦破一起大案的过程中,常常会破获很多小案。

 

例如鹤岗抢劫运钞车案,除三名案犯落网外,还破获刑事案件190起,可谓战果累累。

 

几天后,一大批犯罪分子落网,但是龙形拼图文身的线索没有进展。

 

死者的DNA鉴定结果和骨龄检测报告出来了。警方发现,残肢可以用形态学、细胞学、性激素检测、DNA重组技术和PCRC聚合酶链式反应等方法进行性别鉴定。骨龄检测通常是拍摄人左手手腕部的X光片,通过X光片观察左手掌指骨、腕骨及桡骨下端的骨化中心的发育程度来确定骨龄。根据骨龄可推断出年龄、身高、体重等信息。

 

死者为男性,20岁左右,身高约180厘米,体重大概70公斤。

 

这些数据也符合男妓的职业特点:年轻而健壮。随着女性地位提高,加上社会开放,男性性工作者日渐增多。这个隐秘的群体生活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警方扫黄和打击卖淫嫖娼时的重点是女性卖淫者,而忽略了数量庞大的男妓这一特殊群体。

 

警方对市内几十家高档娱乐场所进行调查,提供色情服务的高档娱乐场所背后大多有保护伞,各种势力盘根错节,他们往往能在警方出击前就听闻风声,警方收效不大。正如市长所说,这个城市里没有男妓。

 

特案组决定进行暗访,由苏眉和几位女民警假扮成富婆,将目标锁定在该市最大的桑拿洗浴会馆、夜总会、酒店和星级宾馆。苏眉去一家名叫花火的夜总会暗中调查,这也是该市的顶级娱乐会所。为了万无一失,梁教授安排画龙和包斩扮成苏眉的保镖。

 

苏眉一袭白裙,烈焰红唇,拎着一个金色手袋。

 

包斩和画龙都戴墨镜,穿正装,画龙提着一个密码箱。

 

花火夜总会霓虹闪烁,整座建筑流光溢彩,从门前停放的各种名车可以看出,这里是上层社会人士出入的顶级会所,很多富二代、官二代的夜生活就从这里开始。

 

华灯初上,三个人站在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门前,苏眉裙裾飘飘。

 

画龙说:腿好美。

 

苏眉说:你下次看见我的腿的时候,就是我踹你的时候。

 

包斩说:这里能有男妓吗?

 

苏眉说:肯定有。

 

画龙说:上流社会的人总爱干下流的事。

 

苏眉说:出入这种夜总会的女性,除了小姐,大多是名媛贵妇,带几个保镖是正常的。但是介绍的时候,你们俩别说是我的保镖,土气,应该说是我的助理。记住,我是海外归来的时装设计师,还有我说英语的时候,你们谁也别插嘴,免得露馅儿。

 

画龙说:咱们只找有文身的鸭子。

 

包斩说:小眉姐,你不会假戏真做吧。

 

苏眉说:你管得着吗?

 

画龙说:你省点儿钱花,咱们的办案经费有限。

 

苏眉说:鸭子,姐来了。

[/info_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