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 3 - 第十一根手指

RM22.96 RM32.80

作者:法医秦明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6月

ISBN:9787540466978

库存量: 5 本

订购量:

目录

 

第一案 油爆奇案
 一勺泔水倒完了,勺底却留着一截油炸过的手指。


第二案 纸面青尸
 “贴加官”是古代用来刑讯逼供的法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三案 迷巷女鬼
 监控摄像头里,那个白影越靠越近,渐渐吞没了那女孩……


第四案 窥浴之眼
 进公共浴室的那两个女孩,再也没有活着出来。


第五案 坟场缚术
 被绑在墓碑上的女人,为什么没有挣扎痕迹?


第六案 井底之灾
 井里的东西沉了下去,然后又浮了上来。那是一双脚底板。


第七案 夜焚娇花
 停电夜的纵火案,和连环杀人案是怎么牵扯到一起的?


第八案 失踪男孩
 奇怪的是,其他部分都已经白骨化,这一只脚却是完好的。


第九案 恶鬼打墙
 那些鞋印绕着芦苇荡,盘旋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有绕出来……


第十案 地室悬女
 还没有下到底部,他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碰了他一下。


第十一案 湖边诡火
 平时烧垃圾的地方,现在却烧出了一个人和两条金属杆……


第十二案 半具残骸
 “轰隆”一声,炸弹迸裂的瞬间,四个人都站在哪里?


尾声 真相大白
 “你从今天起停职。”师父说。


番外 恶魔的自白
 池子。一切的终点和开始。

法医秦明,主检法医师,入行较早,经验颇丰,绰号“老秦”。

 

阅尸无数,明察秋毫,无愧“尸语者”之名。

 

一双鬼手,只为沉冤得雪,满怀佛心,唯愿人间太平。

 

著有畅销30万册“法医秦明”系列。

1


  中秋节临近,天气也毫无理由地冷了下来,短袖已经不能御寒,我们换上了长袖警用衬衫。


  每天上下班要换衣服,给我们增加了不少麻烦。在收到程城市的邀请函后,我们甚至没有换上便装,便坐上了赶往现场的警车。


  我们急需一次侦案的成功来洗刷一下最近几天的阴霾和“六三专案”陷入泥潭的挫败感。在“六三专案”上,我们甚至找不到法医还能继续发挥什么作用。


  程城市是一个县级市,经济还比较富裕,命案少发。但在赶赴程城市的路上,我们就听说这个案子比较邪乎,甚至把报案人差点儿都给吓傻了,因为侦查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报案人的情绪给平稳下来,了解到了案件的具体情况。


  在下高速的路口,程城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也是资深法医张平一头钻进了我们的勘查车里。为了节约时间,他在车上把案发的情况给我们简单地说了一遍。


  今天下午,张春鹤接到了物业公司的电话。有业主反映贵临小区四号楼的电梯间里,总是若有若无地飘着一股臭味。


  张春鹤是风华物业的一名维修工,同时也兼任很多物业公司的维修工。这年头技术资源共享的事情越来越多见,都取决于技术人员不受重视、技术不如金钱等原因。


  张春鹤来风华物业已经两年半了,几乎没有去过风华物业管理的贵临小区一次。这是个高档小区,设施自然会完备些,出现的问题也少些。


  张春鹤在到达贵临小区之前,先仔细翻看了贵临小区的建筑图纸,以防万一。作为一个资深技术维修工,如果到了地点却不知如何下手,实在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这个小区的电梯间背后,有两扇防火门,里面是楼梯。一楼至二楼的楼梯间下方是楼道污水井的入口。每个楼道都有污水井,这个井的主要作用就是排污,也有一些用电、通信线路从这个污水井里经过。当然,电线不可能导致污水井的恶臭,想必是污水井有些堵塞,积蓄了污水,污水才会散发出一股恶臭吧。


  可是污水井堵塞导致积蓄污水引发恶臭,肯定是需要较长时间的累积,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怎么会没有人反映这个问题呢?尤其是现在的人都不好说话,物业和业主的关系就没有好的。


  物业公司的人员倒是很轻松就解释了这个问题。贵临小区都是两户两梯的单元,电梯速度还比较快,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爬楼梯,一楼是储物间不住人,即便是二楼的住户,也都坐着电梯回家。如果不走进楼梯间,都很难闻见异味,因为楼梯间有防火门阻隔,空气不流通。像现在这样,能在电梯间闻到异味,一定是堵了一段时间了。


  张春鹤是个水电工,也做管道疏通,这样的小事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问题,只是在这个骤冷的天气里,若是要下水,肯定会生病,而且这里的水可不是一般的水,那是污水。即便是水电工,也有一身几百块的行头,可要好好爱惜。


  他穿好防水服,费力地搬开了楼梯下方污水井口的井盖,污水井里黑洞洞的,一股恶臭随着井盖的打开扑面而来。他干了这么多年的管道疏通,也算是老江湖了,却从没有闻见过这么臭的气味。


  “这井里是不是死了阿猫阿狗什么的?”张春鹤朝身边的物业公司的人说,“你看看这有多臭!我还得下去,你们得加钱啊。”


  物业公司的人捏着鼻子干呕了几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点点头,说:“加两百块。”


  张春鹤觉得自己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他很快就适应了井口的恶臭,给自己蒙了层口罩,顺着污水井一侧的扶梯慢慢地向下。


  当他的头部彻底下到井下,因为骤然黑暗眼睛有些不太适应,只有井口透射进来的些许光线给了他一线光明。双足还没有触地,他突然感觉屁股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


  “还没有到井底,中间会有什么东西呢?”张春鹤一手抓着井壁扶梯,一手打开了安全帽上的顶灯。他扭头向后看去,头上的头灯照亮了背后。背后是一个空旷的污水井,头灯透射过去的光线照亮了身后的一片区域。这一看不得了,张春鹤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就在他的身后,一个人悬空飘浮着,低着头,头部离他只有半米的距离。长发盖住了面孔,正在空中晃晃悠悠。


  “鬼呀!”张春鹤被背后的景象吓得差点儿掉进井底,好在肾上腺素瞬间分泌的他,并没有松开双手抓住的扶梯,他迅速爬上了地面,冲出了大门,一屁股坐在草地上,颤抖着拿出手机,拨通了110。丢下物业公司的人一头雾水地坐在污水井边,不知所措。


  “你这是要下去吗?”林涛面色有些惨白,他抓着我的胳膊,问道。“是啊。”我朝井口里望去。污水井是一个“b”字形结构,上段是一个管状的井口,下段才是一个方形的井室。也就是说,在井口根本看不见井室内的状况。不过他们所说的鬼,并没有藏在井室内的角落,而在井室靠近管状井口的位置。因为我可以看见有个影子在井口扶梯上若隐若现。


  “干法医的,从不信那些牛鬼蛇神。”我拿着勘查灯向井里照去,尸体的腐臭味告诉我,这里是个藏尸现场,但是尸体正好位于管状井口下方的死角,无法看真切。


  “报案人说,那鬼是浮在空中的。”侦查员在身边颤抖着说,“他说绝对是浮在空中的,因为他下去的时候,看见它正在背后晃晃悠悠。”“晃晃悠悠?”我笑道,“没咬他吗?”“是真的。”侦查员看出了我的不屑,“张春鹤说,当时的位置距离井底还有一段,那个鬼的位置,不可能脚着地,所以肯定是浮在空中的。你说人也好,尸体也好,怎么会浮在空中呢?”


  确实,井内没有多少积水,尸体怎么会浮在井室的半空中呢?还会晃晃悠悠?这确实有些让人费解。正因为这些费解的理由,从报案到现在,一个小时了,民警们还在僵持着,没人愿意下井看个究竟。


  “死我不怕,就怕鬼。”当地被称为赵大胆儿的年轻分管副局长解释道。


  “我们法医是技术人员,不是苦力。捞尸体的事情,不应该由我们来干吧?”我不是不愿意捞尸体,说老实话,此时的我,仿佛也出现了一些胆怯。


  我回头看了看大宝和林涛,都是一脸惨白,再看看侦查员们,大家都在躲避我的目光。


  在不少围观群众的注目中,该是下决定的时候了。在我们来之前,大家可以用“保护好现场等省厅专家来勘查”的理由搪塞。可是我们已经来了,再没有理由不下井去看个究竟。如果传出去,法医也怕鬼,那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不是说了吗,要积极回应群众诉求,现在群众的诉求就是让我们下去一探究竟,看看这个鬼究竟长什么样子,那么,我们就必须得下去。


  我一边想着,一边鼓了鼓勇气,戴上头灯,顺着梯子走下了污水井。


  几乎和报案人张春鹤反映的情况一样,我爬下几步后,小腿肚子就感觉接触到了一个晃动着的东西。


  这应该是管状井口的底部,也是井室的顶部,离井室底部的距离至少有两米五以上,这里真的不应该有东西,但是我实实在在地感觉到有个晃着的东西碰到了我的小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