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法医秦明 6 - 偷窥者 - 文轩书苑

法医秦明 6 - 偷窥者

售价
RM30.40
优惠价
RM30.40
售价
RM3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法医秦明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8月

ISBN:9787540482091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 畅销原创悬疑品牌“法医秦明”系列第六季!

· 系列销量突破200万册、播放量破16亿的“法医秦明”网剧原著小说!

年轻女子连环离奇失踪,是谁在黑暗中窥探迷失的灵魂? 法医秦明系列第六季《偷窥者》的故事,从一桩桩少女失踪事件开始,展开十个彼此独立的离奇凶案,带你置身法医专业视角,感受真实破案现场,揭穿每一桩命案背后的人性秘密。

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法医小组也不例外。继《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清道夫》《幸存者》之后,第六季《偷窥者》里又将迎来神秘新成员,这个新成员又将带来什么秘密呢?


内容简介

畅销原创悬疑品牌“法医秦明”系列第六季!

系列销量突破200万册、播放量破16亿的“法医秦明”网剧原著小说

案件更加复杂离奇,法医破案技术大挑战!

年轻女子连环离奇失踪,是谁在黑暗中窥探迷失的灵魂?

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黑暗和光明只在一念之差

身临其境的破案现场,置身专业法医视角

与法医秦明一同剖开真相 ,揭穿人性的真实与谎言

孤身一人的年轻女性,接二连三离奇失踪,音信全无。她们是离家出走?是遭遇意外?还是落入他人之手?一具失踪女性的尸体出现,蹊跷的死因让法医小组陷入了迷惑之中。与此同时,一个神秘失联的男子成为法医小组关注的焦点,他在失踪案中留下的血迹,会是破解这一切谜团的关键线索吗?

法医秦明与他的伙伴们继续艰难前行,一桩又一桩的命案挑战着所有人的神经:寂静湖面呜咽的“鬼船”、炽热黑作坊里被冻死的女孩、眼眶被捣毁的荒山干尸……到底是谁在黑暗中窥探和攫取这些迷失的灵魂?法医小组能抓住潜藏在幕后的偷窥者吗?

作者简介

法医秦明,副主任法医师,一线悬疑畅销书作家。

入行较早,经验丰富,绰号“老秦”。

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2015年当当年度影响力作家,CCTV2016年度法治人物、年度*网络影响力的法治人物。

已出版作品:

“法医秦明”系列:《尸语者》《无声的证词》《第十一根手指》《清道夫》《幸存者》

“守夜者”系列:《守夜者:罪案终结者的觉醒》《守夜者 2:黑暗潜能》

目录

引子
开始的一段时间内,她也不知道是三天还是一周,反正那段时间内,她被恐惧笼罩,她觉得自己死定了,说不准死之前还会遭受非人的折磨。

第一案 幽灵鬼船
那声音像是某个人被蒙住了口鼻正在呻吟,又或是什么东西发出的狞笑,或者说像是某种怪兽正在低吼。

第二案 孤烈母女
十八处创口,有在前胸的,有在腹部的,也有在背部的。这个凶手为何如此残忍,能够对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下这般狠手?

第三案 泥炭鞣尸
北欧以前发现过一具泥炭鞣尸,他们叫她伊蒂女郎。被发现的时候,尸体皱巴巴、满头红发,看上去如同恶魔,后来经过研究,才知道死者是被人献给众神的祭品。

第四案 迷雾地下室
“等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的脑中一闪,“刚才您进去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那个一氧化碳探测器在不在响?红灯有没有亮?”

第五案 烈焰之车
一片焦炭的车底中央,可以看到一具尸体的轮廓。因为上方表面的皮肤都已经焦黑,所以几乎和焦炭融为一体而难以发现。

第六案 魔术棺材
这个其貌不扬的棺材还真是有一些与众不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口棺材周身没有一枚铁钉,全是靠木料的契合组合而成的。

第七案 热气下的寒尸
虽然他是从刑侦战线上转到治安口的,以前见过不少命案,但是此时在这个昏暗的环境里,毫无心理准备地看见蛇皮袋口是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还是着实被吓了一跳。

第八案 宛如少女
尸体的脸上应该是擦了粉,所以显得更加苍白。在苍白的脸上,那涂上了口红的红唇,显得非常扎眼。

第九案 荒山干尸
“好像是有问题。大多干尸的眼球虽然干瘪降解,但是还是能看到黑白眼珠的分界的。”大宝说,“这个眼眶里都是乱糟糟的。不过,也不能排除是动物啃食。”

第十案 水上囚室
小楼的一楼已经被水面淹没,小楼周围一片汪洋。二楼的墙面上被打开了一个大洞,正是进出人的入口,也是小楼通向外界的出口。

尾声
她好像一直处于很恍惚的状态,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如果是我,被逼着去搬尸体,一定会疯的。

试读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声音细小而遥远。

左怜犹豫地解开了衬衫的第一粒扣子。

她看了看周围灰白色的石灰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她出身贫寒,但是最少十年之内,她没有过过这样的苦日子了。别人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倒是在这两个月内,学会了艰苦朴素。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看不到太阳的升起和落下。

并不是左怜逆来顺受。在她看来,至少她现在还活着,好好地活着,毫发无损。这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

这一间破旧却密闭的房间,就像是她的坟墓。

左怜苦笑着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过,说是坟墓还是夸张了点。虽然简陋破旧,但这房间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张行军床,一个写字台,一台只能收到中央台和龙番卫视的破电视,一个能冲澡的莲蓬头,还有抽水马桶。

吃的喝的,那个人会按时送来。之前,左怜也不知道是不是按时,但是每次饿了的时候,就会送过来。从铁门上的那个小窗里。

左怜外形出众,从小就一直被追捧,却一直未被征服。她就是个女神,她的光芒照耀着所有她认识的男人。那个富豪老公,大她几十岁,显然不是她心底的最爱,只是禁不住他反复送首饰、奢侈品什么的,才干脆从了他。

这么多年来,别人好言好语奉承着,好吃好喝伺候着,她从来没有动容或动心。但是当她饥肠辘辘的时候,那个人会送来粗茶淡饭;当她觉得自己一身臭味的时候,那个人会送来城隍庙买的地摊衣服。这让她反而对那个人有了一丝感激。

想到这里,左怜又苦笑了一声。

折断了我的翅膀,又来给我敷药,这算是恩惠吗?

左怜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甚至记不太清自己是怎么来的。开始的一段时间内,她也不知道是三天还是一周,反正那段时间内,她被恐惧笼罩,她觉得自己死定了,说不准死之前还会遭受非人的折磨。以左怜的性格,她誓死也不会遭受凌辱。她暗自给自己赴死的勇气。

所以在昏暗的灯光中,她蜷缩在行军床上,不眠不休地度过了那段时间。

不过,她一直毫发无损,于是有些放松下来。她想尽一切办法,想去打开那扇铁门,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根本不是什么女汉子,她柔弱的手指,甚至不能抠开门缝一丝一毫。在她的指甲被掀翻了一个的时候,她彻底放弃了。她开始适应昏暗的灯光,开始适应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社会”。

她会偶尔看看电视,掌握今天的时间,获知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从电视上的时间来看,噩梦已经持续了两个月。

房间昏暗潮湿,洗了的衣服要等三天才能干,所以她只能更改一下自己每天换衣服的习惯了。那个人买来的内衣不合身,但总比不穿好,将就着吧。

两个月来,她一直一个人,但是仍然会每天穿戴整齐。

这是她多年来的强迫症。

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洗澡和如厕。但这又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害怕的原因,是她每次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虽然她清楚地知道这个房间有门无窗,只有她一个人居住。

因为这个,她熬到了浑身发臭、难受无比的时候,才战战兢兢地去洗澡,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即便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的那种感觉依旧强烈无比。

又到了必须洗澡的时候了,左怜犹豫地除去了自己的衣服。她看了看自己光滑白嫩的皮肤和凹凸有型的身材,心想这里连个镜子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保养品了,胴体仿佛还行,不知道自己的脸有没有衰老,毕竟也三十多岁了。

左怜把莲蓬头掰得靠墙一些,防止水溅到床上,或者电视机上。她慢慢地打开了水龙头,因为水压的作用,莲蓬头微微颤抖了两下,开始缓缓地往下洒水。

左怜拿起一块香皂,往身上涂抹。作为一个身家千万的女企业家,居然有一天会用香皂来洗澡,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她努力地让自己想着其他的事情,想冲淡那种一洗澡就会有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挥之不去。

左怜下意识地朝身后黑暗的地方看了看。

咔。细微的一道声响,被水流声覆盖了。

左怜却不知道为什么,全身的汗毛突然一立。

她赶紧伸手关掉了水龙头,用毛巾挡住了胸部,朝身后的铁门看了看。

吱呀呀。

铁门好像在动。她也不确定是不是在动,但是确实有声音。

左怜吓得靠紧了墙壁,眯着眼睛盯着铁门。

铁门果真打开了一半。

透过水雾,左怜看到一个朦胧的人影,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