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小说家

【预购】孤独小说家

售价
RM28.80
优惠价
RM28.80
售价
RM36.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石田衣良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6年09月

ISBN:978755027209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日本人气作家、直木奖得主石田衣良作品。

◆十年前的梦想,如果还没有熄灭,就让它永远燃烧吧!

◆二十岁时候的你和你的梦想,都还在吗?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孤独小说家》讲述了一个为梦想奋斗十年的小说家终于成功的暖心故事。黑暗、绝望的时候,正是你离梦想无比接近的时候。你只需要再站起来一次。

◆全日本畅销20年“池袋西口公园”系列作者新作。石田衣良无比温情而有力量的小说。 

◆《孤独小说家》之于石田衣良,就如同《解忧杂货店》之于《东野圭吾》。

◆《孤独小说家》充满惊喜与感动,关于梦想、关于家庭、关于小说家和父亲的双重角色,以及我们为何坚持梦想、为何而爱。

 

内容简介

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神圣。

小说家青田耕平和儿子小驰生活在一起。耕平出道十年,寂寂无名,他的作品从来没有加印。另一方面,三年前,耕平的妻子因为不可思议的交通事故而去世。“那真的是事故吗”,深深困扰着他。尽管如此,他仍然笔耕不辍,坚守梦想。

黑暗、绝望的时候,正是你离梦想近的时候。

你只需要再站起来一次。

作者简介

石田衣良(1960—)

日本当代知名作家,第129届直木奖得主。 

1960年出生于东京,成蹊大学经济学部毕业。凭借《池袋西口公园》跃升为日本当代人气男作家,2003年又以《十四岁》摘得有日本文坛“奥斯卡”之称的直木奖。

在日本文坛,他是与司马辽太郎、宫部美雪、东野圭吾比肩的中坚作家。

试读

“接下来是说给老爸,不对,给耕平的。十年后,你还是会在写小说吗?虽然你会叹气说卖不出去啊,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始终都是最爱你小说的粉丝。你所做的工作,正是我最大的幸福,所以,即使你成了大畅销作家,也要好好地写出好的小说来。还有还有,如果十年后我变得满身赘肉,你也不可以嫌弃我喔。因为就算你中年发福、头发稀疏、老眼昏花,我也一定还是你的粉丝。”

久荣的身后,夕阳尽情地燃烧着。云朵边缘像是流淌着熔融的黄金一般鲜艳无比。妻子遗留在录像中的身影,就像她此时此刻正坐在眼前的阳台上一样新鲜而清晰。

久荣真的已经死了么?重复过无数遍的疑问再一次掠过耕平的脑海。有那么一瞬间,久荣蹙着眉,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声调也降低了一个八度。

“我最近一直在烦恼着。承蒙上苍的恩惠让我过得这么幸福,而我却抓不住生存的感觉,只能半死不活地活着,就像在空气稀薄的山顶上艰难地呼吸一般,每天的生活都憋闷不已。我曾经跟你谈起过很多次呢。”

听到妻子想要自寻短见的那份打击,至今仍停留在耕平身体的最深处。接下来的内容应该让才上小学五年级的小驰看吗?但现在要停止播放也来不及了,自己也急切地想知道久荣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说得明白一点,就是我的内心还远远没有安定下来。我决定不再这么拖下去了。”

久荣伸出手,把相机从三脚架上取了下来。录像以令人头晕目眩的速度旋转,定格在沉入层云的夕阳上。慢慢地,夕阳被灰色的层云溶释。

“喏,你看。在老爸和小驰看电影的时候,世界也在一点点地运动,我也不会一直这么烦恼下去,因为也会让你们烦恼的嘛。所以,我决定自己再好好想想。”

久荣把相机放在栏杆上,给了自己一个特写。以黄昏的天空为背景,久荣的表情盛开成灿烂的笑脸,仿佛大朵的鲜花含着朝露绽放一般。这是她死前许久不见的笑脸。

“呼呼……好像个女演员似的哈。我的决定是真心的。今天的日期是……”

久荣说出了录像日期。耕平像被雷击中了一般。那正是久荣出事的前四天。久荣最后留下这样的笑容和决定,死了。

“你怎么了啊,老爸,很痛啊!”

原来不自觉间,耕平用力紧抱着小驰的双肩。

“……你在哭么,老爸。”

不经意间,泪水已悄悄滑落,但不是因为悲伤。或许那不是泪水,是充满幸福的心想要滋润体表的水分。经过了漫长的年月,耕平终于彻底接受了妻子的死。

如果这个录像是真实的,那么久荣即使在最后一刻也没有丧失对未来的憧憬。那场车祸,不是她希望发生的,而是意外。

一个奇怪的声音在耕平耳边响起,谁在远远地咆哮。

“老爸,老爸,你没事吧?”

小驰摇着耕平的肩膀。发出咆哮般的声音流着眼泪的,是耕平自己。

“嗯,老爸没事。只是隔了这么久又看到你老妈,太高兴了,所以眼泪止都止不住。”

小驰静静地微笑着,露出一副母亲般的大人样子:“我明白,老爸。现在你尽情地哭吧。”

小驰摸了摸他的头。耕平按了几下遥控,把亡妻的录像又放一遍。初夏的夕阳复活了,亡妻的连衣裙在风中摇摆。久荣张开嘴,对着他笑。已幻化为光尘的妻子,在超薄电视中生动地活着。

(这样,终于可以动起来了。 

耕平感到,那场车祸后凝固的时间终于再次流动起来了。因为自己已经彻底接受了那次失去和打击。从今以后,再想起久荣的车祸,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安了吧。再想起她,想起的一定都是这个录像中她露出的灿烂笑脸吧。 

不知是悲伤,或是幸福。耕平坐在渐渐昏暗的房间里,久久地凝视着电视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