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深陷泥潭

RM36.00 RM45.00

作者:[美] 加·泽文 Gabrielle Zevin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7月

ISBN:9787559435415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编剧推荐

◆《我们深陷泥潭》是《岛上书店》作者加·泽文关于原生家庭的治愈之作。

 

◆ 人生中的某个阶段,我们总要克服父母这个难题。

 

◆《我们深陷泥潭》通过一个美国家庭,向读者展示原生家庭带给我们一生的影响。

 

◆《我们深陷泥潭》是《纽约时报》编辑选书、《每周周刊》选书、《奥普拉》杂志期待图书、《娱乐周刊》推荐书目。

 

◆ 加·泽文作品已横扫欧美各大榜单,被翻译成31种语言,带给无数读者温暖与慰藉。

 

◆由于加·泽文敏锐的文化观察,她的作品常常令人惊讶,即使是阴暗的故事,也有有趣的一面。——《纽约时报》

 

◆ 加·泽文的文字犀利、幽默、优雅,她深刻地探讨了成年子女摆脱原生家庭影响的问题。——《出版人周刊》

 

◆《我们深陷泥潭》是一个家庭陷入泥潭的揪心写照,它从不同家庭成员的角度来讲述,让读者对他们的困境感到不安,又无法不同情他们。 ——图书报告网

 

 

内容简介

人生中的某个阶段,我们总要克服父母这个难题。

  

----------------------------------------------------------------------

  

帕齐的前半生始终生活在父母的阴影里。

  

在学校遇到喜欢的人时,她被父亲逼着转学;高中毕业时,她又因为父亲而无法顺利升学;即使在结婚后,她仍然无法逃脱父亲带来的伤害。而母亲一直以来的冷眼旁观,更是让帕齐在生活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终于让帕齐明白,必须克服父母这个难题,将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

加·泽文 Gabrielle Zevin

美国知名作家,编剧,毕业于哈佛大学英美文学系,作品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14岁时,她写了一封关于“枪与玫瑰”乐团的信函投给当地报社,措辞激烈,意外获得该报的乐评人一职,走上了成为作家的道路。

  

她的第八本小说《岛上书店》在2014年以无人能及的高票数,获选美国独立书商选书桂冠图书。2015年,这本书在中国成为现象级畅销书,是无数书店常推常新的作品。2016年和2018年,泽文两次来华,接连在中国掀起全民阅读热潮。

  

书店、爱情、死亡、女性觉醒……加·泽文一直在用轻盈的文字、充满想象力的故事,书写深刻的人生话题。在《我们深陷泥潭》中,加·泽文初次将目光聚焦于家庭,通过一个陷入重重困境的家庭,向读者展示了子女该如何克服父母这个难题,将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

文尼看了一下表,1点25分。巴尼什快迟到一个小时了。文尼在想,什么时候离开能说得过去。更准确地说,文尼得待到什么时候才会显出悲惨?

  

1点26分,文尼想到了要接受加拿大的那份编辑工作,放弃再拍一部纪录片的想法。

  

1点27分,文尼想到了前列腺上的小肿块。

  

1点28分,文尼想到了米娜。经过了这周末的田纳西大冒险,他们很可能就会分手。

  

1点29分,汉密尔顿·巴尼什走进餐厅大门。巴尼什立刻就认出了文尼,这让文尼知道了他的助理早就在网上找到了自己的照片。也许是他参加过的某个二流电影节的照片;也许是2006年他把第一部纪录片带到圣丹斯电影节的那次?“我真的很抱歉!”巴尼什表达了一连串相当令人信服的歉意,以至于文尼几乎要相信这个人是真的很抱歉。“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我真高兴你还没有离开。我从来没有迟到过这么久。太没礼貌了。你可千万别怪我。来这里的路上出了点小意外,不过别担心,现在都没事了。我快饿死了。”

  

巴尼什点餐点得很快:三明治(这家餐厅用了某个含糊不清的法语词指代三明治)和薄荷柠檬水。“你想要什么吗?”巴尼什问他。

  

文尼已经吃过东西了,不过他还是点了一杯咖啡:“汉密尔顿,事情是这样的,我还要赶飞机……”

  

“很抱歉,我们赶时间。”他对服务员说道。然后,他回过头对着文尼,“好了,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啊,把人的一生变成一连串引人入胜的故事!文尼十分清楚应该怎么做。一开始,他提到成长过程中电影在他家里是被禁止的,不过这却是他唯一钟爱的事情,于是他就想方设法地偷偷看电影。接着,他说自己偷偷申请了耶鲁大学,当他父亲发现他被录取之后,就把十八岁的文尼赶出了家门。“你没有家。”他的父亲曾这样说,并且实现了这句话。整整四年大学生活中,罗杰从不允许他圣诞节或者暑假回家。即使他的母亲不同意这项政策,她也肯定从来没有说过什么。然后,他们全都去参加了他的毕业典礼,竟然还有胆子表现出一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哦,对了,我也被逐出了教会。”

  

“听起来很振奋人心,就像亨利八世或者马丁·路德一样。这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哦,意味着我再也不能进教堂。真的不算什么惩罚。我觉得我父亲是希望这样一来能对我的妹妹们起到警戒作用,或者是在其他复临会教徒中提高他的威望。就好像是,你一定是个非常忠诚的基督徒才会主张驱逐自己的儿子,对吧?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你爸爸长什么样子?”

  

“哦,你也知道,典型的怪物形象。不,他……嗯,很有魅力。如果你见到他,或许会喜欢他。大多数人都会这样。至少暂时会的。”

 

最后,文尼说到了自己读研究生时被母亲盗用身份的故事,她竟然以他的名字开通了信用卡,然后还不还款。

  

“哇。”巴尼什说道,“那你现在和她的关系怎么样?”

  

“没有关系。”文尼坦言,“她表现出一副这些事情都不曾发生过的样子。我想她处理事情一贯是用这个办法,可我办不到。”

  

此时此刻,巴尼什快吃完三明治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一个应该比你大上几岁的人的忠告。”巴尼什说道,“文森特,人生中的某个阶段,我们总要克服父母这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