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热爱艺术电影

我们为什么热爱艺术电影

售价
RM23.88
优惠价
RM23.88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4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郑实、傅雨箫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

ISBN:9787559439178


[product_description]

编辑推荐

一本有态度的电影书

不同于一般学术类的电影评论,本书以电影为线索,一部电影一篇评论,按照时间顺序让读者感知到艺术电影发展的脉络,对艺术片导演的个人气质有初步地了解,同时有作为普通观影者独特的观点,是一本有态度的电影书。

 

两代人电影鉴赏观念的碰撞

这是一本专业影评人和电影专业年轻人的合著评论集,其间有来自两代人的不同层面的解读,通过不同视角,使得艺术电影具有了延展性,使得被束之高阁的艺术电影鲜活起来,更符合年轻一代艺术青年的需求。

 

致敬经典,治愈人生

在书中,作者这样写道:“在无数努力活下去的人们中,我们只是微尘。如果没有艺术电影,谁会记住我们呢?” 是的,如果没有艺术电影,谁会记住我们呢?本书是对威尼斯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等获奖影片的回顾,是一种对经典的致敬和回望,这种怀旧的情绪给我们带来了电影的治愈功能,让我们抱有对艺术电影的热爱,成为更好的观影者。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写给大众的艺术电影入门级读物,是一本艺术电影的观影指南。作为艺术片语法入门,通过对五十多部来自威尼斯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和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的影片进行分析,打破专业评论家的层层帷幔,解析影像语法玄妙的秘密。

书摘 · 插画

郑实

作家,曾在三所欧洲大学学习,游历过欧洲十余国。出版有“欧洲历史文化之旅”丛书《在巴黎天空下——巴黎历史文化之旅手册》等,及《戛纳电影节密码——光影里的梦幻与真实》《老舍之死口述实录》(合著)。曾获两届冰心儿童文学奖。作为独立制作人拍摄有纪录片《太平湖的记忆》等。

 

傅雨箫

1999年生于北京,现就读于法国波尔多蒙田大学电影系。

 

酷爱电影与写作,已在《书城》《中国新时代》《外企生活》《中国三峡》《红衫林》“凤凰读书”等中文杂志和线上杂志发表电影评论、文学作品及介绍欧洲历史文化的文章十余篇。


[info_1]

《冬之心》:一次情感的劫难

 

对一些观众来说《冬之心》(Un coeur en hiver)令人费解,片中人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影片似乎没有做出清晰的交代。在通常的爱情片中,情感是确切而明晰的,目光的注视意味着爱慕,温暖的词语进一步确立人物关系。在观看这一类型的影片中,观众所体会的爱情常常比现实中的更强烈也更简单。

 

《冬之心》则相反,男女主人公之间情感变得界限模糊,变幻不定的情绪让他们陷入更复杂难言的纠葛,最终把自己弄成了受害者。虽然没有惊心动魄的情节,但却像一场情感的劫难。影片的尾声也比一般片子的长,因为和劫难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三个人都从痛苦中复原,重新找回自己,恢复生活的常态。

 

和绝大多数人的经历相比,《冬之心》表现的情感过于复杂,对片中的女主人公卡米尔(Camille)来说也是如此。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这也是我们在观看影片时的感受。我们和卡米尔一样,都不可能忽视男主人公斯特凡(Stéphane)意味深长的注视。它透露出的关注是只有爱慕者才会有的。在影片的前半段,导演克劳德·索泰特(Claude Sautet,也是编剧之一)显然是有意多次呈现斯特凡的凝视,让我们以为就像在其他爱情片中看到的那样,斯特凡爱上了美丽优雅的小提琴家卡米尔。而可怜的卡米尔也正因此决定不顾一切投入斯特凡的怀抱。

 

遗憾的是,《冬之心》里没有常见的爱情大团圆结局。卡米尔遇到的是一颗“冬之心”。所有浪漫的想象都终结于斯特凡吐露实情。克劳德·索泰特让斯特凡用语言颠覆了前半部呈现在视觉上的爱情故事。和卡米尔一起突然遭受打击时,我们也意识到,一个人通常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在现实里也是这样。而这部影片还有意加强了这一事实。

 

在卡米尔的想象中,斯特凡表面上沉默寡言,显得深沉内秀,不善表达和交际,这只是他性格上的特点。她想象着,斯特凡内心里和其他人一样需要温存和陪伴,他独自生活只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现在他爱上了自己,她也爱他,他们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但是斯特凡告诉卡米尔,他确实想引诱她,但没有爱上她。他完全不是卡米尔想象的那样,一直在等待爱情出现来结束孤独。他独自生活是因为他喜欢这样。他也没有卡米尔想象的那种激情,他从里到外都是卡米尔看到的这样冷漠。他不能为了让卡米尔满意就改变自己,变成另一个卡米尔期望中的情人。

 

虽然影片从一开始就是以斯特凡第一人称的角度展开的,虽然斯特凡的叙述一直都很直白,但看到这里,我们还是会感到吃惊。因为斯特凡直言不讳地揭示了自己的内心,和我们此前在画面中看到的似乎不是同一个人。不是斯特凡欺骗了我们,而是我们的错觉欺骗了自己。

 

斯特凡说,因为他很少吐露内心,他的兄弟姐妹都觉得他阴险狡诈。影片中有一次关于艺术传统受到挑战的争论。来音乐教师拉绍姆(Lachaume)家做客的奥斯坦德(Ostende)认为把艺术精品和现代大众流行的东西并置,使艺术丧失了标准。音乐会的听众和博物馆的观众并不都能真正理解艺术。拉绍姆认为这是精英面对过度平面化的合理忧虑,虽然会被看作保守,受到攻击。卡米尔反驳说,如果有一个观众能因为享受到艺术而改变自己的生活,那么给大众接触艺术的机会就是值得的。一直沉默的斯特凡突然开腔了,他认为,卡米尔这样说就意味着她也觉得大多数人是无法理解的,只是很少的人能获益。在座的其他人便问斯特凡的看法,斯特凡拒绝表态,他认为这是自相矛盾的争论。和斯特凡相知甚深的拉绍姆不会介意斯特凡的态度。但是和他不熟悉的海伦娜(Hélène)却因此讨厌他。

 

和斯特凡常年合作的马克西姆(Maxime)觉得斯特凡只是以游戏的态度对待谈话。他对斯特凡无所谓喜欢或讨厌,只是接受一个原本的斯特凡。而斯特凡自己也是这样,他知道自己天性如此,并不可能改变,虽然也许因此得不到其他人的理解,但他坚持接受,并维护原本的自己。即便是面对卡米尔这样美丽的女人、优秀的音乐家,他也不会盲目地去改变。

 

音乐教师拉绍姆病重后,希望实施安乐死。一直照顾他,和他相濡以沫的艾美夫人(Mme. Amet)不忍下手,叫来斯特凡。斯特凡很冷静地为他注射,结束了拉绍姆的痛苦。拉绍姆去世后,斯特凡向卡米尔承认,拉绍姆是他唯一爱的人。表面上,斯特凡从来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情绪,无论是面对卡米尔的炽烈的感情,还是他所爱的拉绍姆的离去。但这并不意味着斯特凡是一个没有情感的人,他对情感的表达只是不同于人们习以为常的方式。就像对待四个季节的态度,人们喜欢春夏,但无法否认冬天的存在。斯特凡的个性和情感方式就像冬天,不会因为人们不喜欢而改变。在与卡米尔和马克西姆发生严重冲突之后,斯特凡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丧失了一次改变生活的机会,但是他依然故我,再次回到他所喜欢的方式中。

 

影片中,马克西姆的态度有些奇怪。作为卡米尔的情人,他已经知道卡米尔和斯特凡互相吸引,还是在登机前给斯特凡打电话,让他去听卡米尔演奏录音。他和卡米尔都认为他们的关系中不应当有谎言,如果卡米尔和斯特凡陷入情网,马克西姆是无法阻止的。他甚至从一开始就知道卡米尔可能会爱上别人。或许在他和卡米尔的爱情观中,坦承的真实情感是最重要的,如果他们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就不是真正的爱情了。

 

虽然分析起来好像很复杂,但其实情节主线很简单,呈现的方式也很简洁直接。影片真正的魅力在于其含蓄典雅的基调。片中人物是一群有很高文化素养的音乐人,他们的日常生活都是围绕着古典音乐和乐器展开的。斯特凡精于制作和修复小提琴,他的业余爱好是研究和音乐有关的机械结构。卡米尔是正处于职业高潮期的职业演奏家。他们的职业为影片声效提供了绝佳的素材。

 

在斯特凡制作小提琴的片段中,观众甚至可以听到木质零件逐渐咬合的声音,他为小提琴家修复乐器,为拉绍姆修复机械演奏玩具,都会有好听的乐曲相配。影片中最精彩的音乐部分是卡米尔练习和录制拉威尔的几首室内乐,其中既有温柔精致的法国情调又有痛快淋漓的情绪渲染。拉威尔的《为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写的三重奏》(Trio Pour Piano, Violon Et Violoncelle)甚至因为这部影片的公映得到更广泛的喜爱。

 

饰演卡米尔的贝阿(Emmanuelle Béart)和饰演斯特凡的奥图尔(Daniel Auteuil)都是法国知名演员。两人颇具内秀古典气质。贝阿为了出演小提琴手学习了一年演奏。电影中所用的演奏原声采用了另外三位职业演奏家的录音。影片中和卡米尔一起演奏的钢琴家和大提琴手也都是真正的乐手。在现实生活中,贝阿和奥图尔是一对结婚两年的夫妻,俩人的关系在此片拍摄时已经出现问题,此后便离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