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瑕疵书】讀屍者‧卷一 (绝版书)

RM10.32 RM34.40
作者:秦明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时间:2013年10月

ISBN:9789571358482

*部分书籍有瑕疵或泛黄,但不影响阅读,购买前请自行斟酌。
*购买后恕不接受更换/退款。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内容简介

有一種職業,屢屢向死神追討真相

雙手血腥,一身屍臭,但沒有他,就沒有正義!

  讀屍者,與死者朝夕相處的古老神祕職業,即將剖開震撼人心的亡靈之聲!
  一樁七年前的姦殺懸案,牽連出五個被害的少女,殘留的精液中卻驗不出人類的DNA?
  天價尋找失蹤女孩,懸賞轉發傳遍網絡,竟沒人看出相片中的女孩已經死了?
   即將被拆遷的舊大樓夜半傳來連續哭聲,出租公寓中?何會有巨大的獸籠?
  春節返鄉高峰期,車站人山人海,是誰?下了裝滿碎屍塊的編織袋?
  資深法醫親自操刀,再度挑戰最複雜的凶案與最險惡的人性!

名人推薦

《鬼吹燈》作者天下霸唱

  從字裡行間,可以看出作者的專業水準。「屍語者」系列驚心動魄而又別出心裁,寫的是兇案,道的是人性,很有價值。

果殼網創始人姬十三

  法醫是一門精確而理性的科學,無法測量的卻是人心的兇險。「屍語者」系列,挺好!

《心理罪》作者雷米

  法醫生活的世界和我們的一樣嗎?停屍房裡有沒有夜半私語?解剖刀下有沒有白骨哀鳴?秦明以一腔熱血,三分真實,十分細致,層層剖開這片黑暗迷霧,讓我們得以窺見那個神祕而險惡的世界。

《十宗罪》作者蜘蛛

  秦明給了我們一雙近距離目擊現場的眼睛,我們隨著他的刀鋒,從軟骨的裂縫到皮膚的碎屑,層層分離每一個細節,捕捉那稍縱即逝的逝者之聲──科學的精密與人性的複雜交織在一起,成就了這場刺激而深刻的視覺冒險!

蓮蓬鬼話版主蓮蓬

  屍體忠實地記錄了你的一生。屍體所承載的故事,遠比活人精彩。法醫秦明用他的如花妙筆,把這些故事複述、解剖與昇華。因為專業,所以真實;因為悲憫,所以感動。

作者简介

秦明

  現任中國主檢法醫,真實身分神祕。畢業於中國刑警學院,業餘鍾愛寫作,遂以自身法醫生涯所見為靈感,以筆名創作小說連載發表於新浪微博。
  因情節極為寫實逼真,上線立刻引發推理迷瘋狂點擊。另著有《鬼手佛心》(時報出版2013.1)。

  其它著作
  PLE1007 鬼手佛心
  VNK1003 讀屍者‧卷一
  VNK1004 讀屍者‧卷二

繪者簡介

練任

  臺灣漫畫家。曾任曾正忠、鄭問助手。代表作品如黃易《覆雨翻雲》、九把刀《獵命師傳奇》、喬靖夫《武道狂之詩》等封面插畫,以及單行本《阿凱加油》、《風靡一世》、《校園封神榜》等。現正於上海《卡通王》雜誌連載漫畫「大唐玄筆錄」。

目录

卷一之案

第一案 錯中之錯
我顫抖著手,沿著原切口,剪開了縫合頭皮的縫線。拿開顱蓋骨,死者的腦組織咕嚕一下從顱腔裡翻滾了出來……

第二案 雙屍謎案
眼前的這個男人,早上還在溫暖的病床上安靜地躺著,下午就躺在了冰冷的解剖檯上。生與死只有一線之隔……

第三案 焚骨餘燼
死者的皮膚及皮下組織都已經炭化,解剖刀切上去的時候發出清脆的咯咯聲。逐層分離完屍體的頸部皮膚和肌肉,真相就露出了水面……

第四案 致命誘惑
只見床上躺著一具女性裸屍,皮膚白皙,身材姣好,床的內側胡亂地扔著一條被撕碎的連衣裙和一條白色的內褲……

第五案 無臉天使
左臉的皮膚已經蕩然無存,綻開鮮紅的血肉,但即便是這樣,還是難掩她右半邊臉龐的清秀。這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臉龐,震懾著在場所有人……

第六案 林中屍箱
整個上午都沒有人來拖過這個行李箱,他用力一扯,也只拉開了一點點,但這一拉,兩個人都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第七案 欲火中燒
這個女人並不賣淫,就是喜歡找各種各樣的情人,屬於那種性欲極其旺盛的女人,一晚上可以約會好幾個對象……

 

 

 

 

试读

師父招手示意我們穿上勘察服,進入現場。

進了大門,便能看到一間寬敞的客廳,客廳裡家具不多,只擺了一組組合沙發和一張木製餐桌。客廳的兩側都有門,分別通向兩間臥室。左側臥室裡物品擺放得很整齊,右側臥室裡則可以感覺出有些打鬥的痕跡,但是衣櫃、櫥子並沒有被翻動的跡象。

「門窗完好,沒有撬壓痕跡。」

「先看看屍體情況,再分析現場吧。」師父看見林濤和幾名鑑識人員在勘察現場,於是轉頭對我和大寶說。

我們先進了右側的臥室,只見床上躺著一具女性裸屍,皮膚很白,還是慘白的那種,身材姣好,不愧是村民說的美麗人妻。死者的身體下側已經形成了紅色的屍斑。床的內側胡亂地扔著一條被撕碎的連衣裙和一條白色的內褲。

「看起來像是強姦現場啊!」我的聲音透過口罩,減低了不少分貝。

師父點點頭,說:「你看,屍斑已硬,但屍體沒有達到所有關節都最硬的狀態,這大約是死亡了多久?」

「十小時左右吧。」我一邊看著插入屍體肛門裡的屍溫計,一邊說,「從屍溫算,是死亡十一個小時。現在是將近十一點,也就是說,死者的死亡時間是昨天晚上十二點左右。」

師父說:「對,昨天晚上十二點死的。剛才說過這個小玲非常拘謹,在村子裡也沒有什麼特別要好的人。現場大門虛掩,窗子是關好的,若是強姦,強姦犯是怎麼在那麼晚的時候進入室內的?死者這麼拘謹,不會半夜還不關門。」
我低頭沉思。

師父說:「去看看老先生的屍體。」

我們走回客廳,林濤正在左側臥室門口尋找足跡,見到我們過來,說:「不是說是昨晚的事情嗎?怎麼屍體都臭了?不可能腐敗得這麼快呀?」

我笑著說:「你不是沒刷牙嗎?你聞到的會不會是你自己的味道啊?」

林濤站起來捶了我一拳頭。

「林濤說得不錯。」師父說,「看來這個案子複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