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 (典藏纪念版)

【预购】沙海 (典藏纪念版)

售价
RM55.84
优惠价
RM55.84
售价
RM6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南派三叔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

ISBN:9865201803208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沙海 (典藏纪念版)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盗墓笔记》后传奇 南派三叔经典小说《沙海》典藏纪念版
吴磊 秦昊 张萌 杨蓉主演,张艺兴、于和伟特邀参演同名网剧 腾讯视频暑期重磅播出

畅销五年,全新装帧设计,精美工艺制作,精彩剧照,精美场景、演员剧照,应有尽有。


黄沙千里人心难测 神秘古潼诡谲四伏

天真吴邪主导的盗墓传奇,探访沙漠死亡之地的惊险旅程

黑眼镜、解语花等《盗墓笔记》人物一一出场,引出一个极具诱惑神秘的探险之旅

《沙海》作为《盗墓笔记》后传,在揭秘答案的同时,又加入了更多的矛盾。它的世界观比《盗墓笔记》犹有过之,甚至比之更庞大更壮阔 

 

内容简介

《沙海1》

为了寻找失踪的手下,吴邪寻到了无辜受牵连的少年黎簇。少年背后的伤疤成为吴邪解开沙漠古墓谜团的关键。威逼利诱之下,吴邪带着黎簇深入沙漠死亡禁地——古潼京。

照片中消失的人,相机中无端出现的人影,围住海子的卡车,被毁掉的相机,沙丘下的干尸……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吴邪一行人又会发现什么?黑眼镜的出现能拯救谁?而谁又能活着离开?



《沙海2》

黎簇收到了大量包裹,检查了里面的的物品后,发现有人打包了整支探险队寄给他。黎簇在最后一个包裹中发现老爸竟是那支探险队的唯一幸存者,他决定回到沙漠,而他的朋友苏万和杨好决定陪他同往。

三人在火车上遇到美女医生梁湾,四人沿着吴邪的部署进入沙漠,却被向导谋害,险些丧命。等四人醒来,已身处他们的目的地——古潼京。本应死亡的吴邪出现在黎簇面前,告诉四人,必须活过接下来的三天……

吴邪似乎将每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计算在内,他究竟需要黎簇等人完成什么事情?他不惜以命博弈设局对付的敌人又是谁呢?解雨臣、黑眼镜、胖子以及霍秀秀等人又会怎样协助吴邪?这一切是否都和闷油瓶有关?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

本名徐磊。被称为中国Z会讲故事的小说家,激荡想象力剧情的推崇者,著有《盗墓笔记》系列、《沙海》系列、《藏海花》、《大漠苍狼》、《怒江之战》等,并主持南派小说堂会,策划多部畅销作品。现居杭州。他的《盗墓笔记》系列堪称近年来中国出版界的神作,长期占据国内各大图书销售排行榜榜首,获得百万读者狂热追捧!

目录

引子(一)  
引子(二)  
 第一章 受伤少年  
 第二章 伤疤  
 第三章 七根手指  
 第四章 王盟  
 第五章 十万  
 第六章 吴老板  
 第七章 背上的秘密  
 第八章 诚意  
 第九章 吴邪的故事(一)  
 第十章 吴邪的故事(二)  
 第十一章 吴邪的故事(三)  
 第十二章 吴邪的故事(四)  
 第十三章 合作  
 第十四章 启程  
 第十五章 巴丹吉林  
 第十六章 吴邪的计划  
 第十七章 相机冢  
 第十八章 另一个吴邪  
 第十九章 沙丘魅影  
 第二十章 不能碰的东西  
 第二十一章 黎簇的记忆  
 第二十二章 两个假设与三种可能  
 第二十三章 夜潜  
 第二十四章 移动的海子  
 第二十五章 荒漠干尸  
 第二十六章 古潼京056  
 第二十七章 集体死亡的真相  
 第二十八章 被车围住的海子  
 第二十九章 猜想  
 第三十章 困境的整理  
 第三十一章 突袭  
 第三十二章 夜半歌声  
 第三十三章 车上的活口  
 第三十四章 奇怪的老头  
 第三十五章 往事  
 第三十六章 保护者  
 第三十七章 钓沙鱼  
 第三十八章 七头蛇  
 第三十九章 获救  
 第四十章 唯一的号码  
 第四十一章 无人在意的传奇  
 第四十二章 手机与包裹  
 第四十三章 快递物件  
 第四十四章 与老爹有关  
 第四十五章 寄来的尸体  
 第四十六章 诈尸  
 第四十七章 又见梁湾  
 第四十八章 解雨臣  
 第四十九章 浙南小镇  
 第五十章 院墙上的脸  
 第五十一章 诡异农宅  
 第五十二章 两个梁湾  
 第五十三章 解雨臣的局  
 第五十四章 宿命  
 第五十五章 碎尸 



《沙海2》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石函

第二章 千年图纸

第三章 神秘的工程

第四章 封存的档案

第五章 人头纸箱

第六章 棺材里的黑毛蛇

第七章 少女尸

第八章 探险队的尸体

第九章 物流公司

第十章 仓库话语声

第十一章 大战黑毛蛇

第十二章 最后一个包裹

第十三章 树下的钥匙

第十四章 神秘视频

第十五章 黎簇的推测

第十六章 吴邪的阴谋

第十七章 未知沙漠

第十八章 尴尬的重逢

第十九章 吴邪的录音

第二十章 丹巴吉林的蒙古人

第二十一章 让人消失的海子

第二十二章 火烧风

第二十三章 死亡之海

第二十四章 古潼京的传说

第二十五章 会咬人的仙女虾

第二十六章 鬼河暗礁
第二十七章 生死边缘
第二十八章 寻找梁湾
第二十九章 险象环生

第三十章  等待
第三十一章 幽灵图案
第三十二章 再见吴邪
第三十三章 入口
第三十四章 牢室
第三十五章 沙底建筑群
第三十六章 人脸白蛇
第三十七章 墓室藤蔓
第三十八章 黑暗中的歌声
第三十九章 费洛蒙系统
第四十章  另一个世界
第四十一章 苏万的秘密
第四十二章 黑暗狂奔
第四十三章 莽撞的代价
第四十四章 梁湾的文身
第四十五章 获救
第四十六章 黑衣人
第四十七章 挖虫子
第四十八章 神秘电话
第四十九章 命运的力量
第五十章  真正的计划
第五十一章 闪回一
第五十二章 闪回二
第五十三章 闪回三
第五十四章 闪回四
第五十五章 后记

后记
 

试读

引子

  1980年冬天,北京双柳树胡同。

  空气干燥寒冷,霍中枢骑着自行车回到自家的院子里,他的手冻得通红。

  胡同里停了一辆内蒙古牌照的红旗车,把路都差不多堵死了。霍中枢很诧异,这个胡同很少能看到四个轮子的车,难道是有什么领导来胡同里办事?

  才满13岁的霍中枢,拿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回学校整理好了行李,到了今年的九月份,他就会去北大报到。

  可能是一路跳级很少和同龄人接触的缘故,霍中枢有点内向沉静,但是此刻他的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可以最快速度成才,完成报效祖国的夙愿。

  他从车的前篮里拿出班主任为他准备的全套材料,里面是他的未来,他适合什么专业、专业的前景和未来的规划等,非常详细的资料全部都在里面。可见,老师对这个出类拔萃的学生,付出了多少关心。

  当然,他早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理想,他要成为一名为祖国贡献全部力量的建筑师,设计出足以媲美雅各布森所设计的房子。

  他回到屋子里,想立即给父母看还有着油墨香味的通知书,却看到屋子里坐满了人。

  这些人皮肤黝黑,一看就不是北京人,而他的父亲正在沙发上抽烟,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霍中枢身上,这让他有些愕然,直觉告诉他现在报告这个好消息有点不合时宜。

  他就鞠了个躬,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听到他的父亲正在和那些人争论。那些人果然不是北京人,都带着西北边的口音。尽管他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到争论的内容和自己有关。

  “这个孩子不适合,你们听我说,他不适合在封闭环境下工作。”

  “我们调查过了,你的孩子内向沉默,抗压能力很强,这样的工作很适合他。而他的学科成绩也证明他未来应该是一个工程型的人才。”

  “可是他才13岁。”

  “他会首先接受中国最专业的培训。事实上,工程的时间未必有那么长,也许30年就能完成。那时候他还不到50岁。只要你答应,你在单位亏空的事情,我们就可以帮你填补。”

  “不行,我不能拿我孩子的前程来换我自己。”

  “那你一个月后就会东窗事发,到时候你的儿子不仅没有钱去读大学,连政审都通不过。”

  霍中枢默默地看着报告,很留心地听着这些对话。他并不吃惊对方威胁的内容,事实上他知道自己父亲亏空公款的事情。也知道,自己也许会面对这一天,但是他一直假装这一切都无关紧要。

  外面陷入了沉默,慢慢地,传来了他父亲的哭泣声。

  “我们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选,而你只有我们这一个机会。不如,你让我们和你的孩子谈一谈。”

  他没听到父亲出声阻止,也没有听到拒绝的回答。

  霍中枢听到脚步声朝自己的房间走来,他转身正坐在椅子上。门被打开了,出乎他意料的是,走进来的不是那些像是内蒙古人的中年男人,而是一个漂亮白皙的女人,年龄大概二十四五岁。她进来后就坐到霍中枢的床上,看了看这个简陋但是有安全感的房间,问道:“你都听见了?”

  霍中枢点了点头。女人俯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来为你的父亲作决定吧。”

  “你们要我去做什么?”霍中枢胆怯地问。

  “你要帮我们去盖一个中国最伟大的建筑,甚至可以说,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

  “你们是要我去设计吗?”

  “不,这个建筑1900年前就设计好了,我们需要你去把他建造出来。”

  霍中枢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未来:“为什么要我去呢,我还没高中毕业,我还没有掌握设计师的知识。”

  女人摸了摸他的头,笑道:“这件工作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可能要我们所有人努力很多很多年。”

  “多少年?”

  “嗯,很多很多年,也许我这个年纪,都看不到工程最后的竣工。”女人说道,“但这是值得的,因为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她笑了笑,轻声说道,“这不是你的理想吗?”

  霍中枢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睛,她从里面看到了一种温柔之下的冰凉,他第一次意识到,拒绝已经不是自己可以考虑的选项了。

  “你保证可以救我爸爸?”

  女人点了点头,霍中枢把自己正在看的,填报志愿的文件递给了这个女人。



  三天后,霍中枢上了黑色的红旗车,缓缓地开上北京城外的公路。那条路上,有更多的红旗车和他们汇合,每一辆车上,都坐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

  这些车开往了内蒙古的巴丹吉林沙漠,之后的30年里,这些孩子连名字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第一章   

  30年后,浙江。

  长安镇的小路上,解雨臣一个人默默地走着。

  如他所料,那个孩子并没有从楼房里追下来。那个年纪,还不知道主动的意义。在遇到这样复杂的事情时,往往是选择思考、犹豫。

  这是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其实在这种时候,他更应该追上来,把问题问清楚、就地解决,这才是最方便也最能够扰乱这计划的设计者的途径。

  当然,如果那小鬼真的这样做,自己也有办法对付他。

  解雨臣一边走,一边从衣服里掏出手帕,开始抹脸上的妆容。然后,一张精致的俏脸从那浓妆后面显露出来。她的腰肢并没有僵硬,身形也没有变高大,扭腰行走的动作不改灵动轻快,反而显得身体更加柔软。

  最后,她捏了捏喉咙,从喉咙中拔出一根银针,丢在一边的垃圾桶里。她咳嗽了几声,发现已经恢复梁湾的声音。

  变声的技巧是古代戏曲从业者一代一代完善的,男声变女声,女声变男声,都有相应的戏曲曲种,用针灸麻痹肌肉变声,则属于外八行的技巧,是行骗的手段。

  梁湾的这只针上粘着麻药,麻痹肌肉进入咽喉并不疼,但是刺入的时候,她还是恐惧得要死。



  梁湾一路走着,来到了八九百米外的旅馆,进了房间后,就把高跟鞋蹬了,整个脚都放松了下来。她去了化妆台那边,仔细看了看自己脸上是否已涂抹干净。然后找出了自己的小包,用里面的卸妆水把脸部的妆给卸了干净。等这做完,她回头,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那只“石匣”。

  她之前和黎簇分开后,就被人带进这间房间。那会儿,这只“石匣”并未被放在茶几上,应该是她离开之后有人放置进来的。她并未感觉突兀,她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石匣”是完全的青石打磨出来,非常精美,能看到“石匣”的四周刻了罗汉形象的浮雕以及许多连环扣的纹样,纹路底下还有金丝或者鎏金镶边的金属——因为氧化已经发黑发红。

  石匣有蓝罐曲奇大小,不是规则的对称形状,而是一边窄、一边宽。在匣面,没有任何的花浮雕,只是有着同蟒蛇皮一样纹路的天然石头。

  梁湾知道,这东西叫作石函,是寺庙里用来存放重要器物的容器。

  这个石函,是三峡工程的时候,蓄水前期搬迁一个古庙工程中,从庙中的佛肚里挖掘出来的。因为这个工程不属于重点文物保护体系,使不法商贩有机可乘,在运输途中将石函偷了出来。

  而这只石盒子里装的东西,可以说是一切事件的起因。



  梁湾摸了摸匣子,点了一根烟,仔细回忆关于这只石函的信息。

  拥有这个匣子的人,现在还没有名字,但是打开这只盒子的人,名字叫黄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据说是一个靠盗墓为生的混子。

  黄严之前和这件事情并没有直接联系,他是一个非常本分的伙计,做倒斗这一行有十几年了,在跟吴家之前,一直没有人看好。当时有一个团伙人丁凋零,需要人做事,他被破格提拔,这才显现出自己的能力来。他最大的特长,是他对于古代的锁合机关,有很深的研究。而他被牵扯进来,正是因为这只石盒子上的锁。

  这只石函的锁合机关十分奇怪,所有的机关全部都在盒内,但是打磨石函的部件非常精细,可能只有几丝米,几乎可以说毫无缝隙。石函扣上之后,如果不破坏,从外面是不可能打开的。

  也就是说,这只石函关上之后,存放物品的人没有打算再将其打开。

  发现石函的那尊佛像修于汉代,通体泥塑,盒子应该是烧制佛像的时候就烧进去的,年代非常久远。买到石函的人不敢晃动或者敲击这个石匣,怕里面的东西会灰飞烟灭,他们知道黄严对机关锁很有研究,于是请他想办法打开石函。

  黄严大概是在拿到石函的三天之后想到了办法,他使用两百根铂金丝,一根一根地扣到里面的锁扣上,准备同时牵拉来撬动锁芯。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很长时间。在整个过程之中,认识黄严的人,竟然都感觉到,黄严慢慢地变了,他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开始变得废寝忘食,变得狂热。他身边的人都意识到,这种狂热不在于打开这个盒子的成就感,或者这个盒子内文物本身的价值。有人形容,黄严对于希望打开这个盒子的强烈欲望就如同盒子里关押着他最爱的女人,他必须要解开盒子放她出来一样。

  他变得无比阴郁、怪癖,对于除石函以外的其他东西都不感兴趣。他的手指在操作过程中被严重割伤过一次,那段时间他无法操作,但他仍旧每天待在工作室里,呆滞地盯着盒子,往往一盯就是二十几个小时。

  用有些人的话说,这个人,似乎和盒子里的东西有了某种交流。这个盒子里存在一些邪魅,控制了黄严的神志。

  然而,在这段时间的后半段,临近结束的时候,情况又发生了变化。黄严变得开始害怕这个盒子,他的精神状况已经非常不对劲,经常自言自语别人听不懂的话。

  起初,因为这些传言,所有人对这个盒子的好奇心都上升到了顶点,但是黄严一直打不开这个匣子,这种好奇心也就慢慢地消磨干净了。到了后期,也就没有人再关注这个事情和黄严这个人了。

  大约是在黄严拿到盒子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应该是在入夏之后,忽然在行内传来了一个消息:那个奇怪的匣子,终于被打开了。

  但是,却没有流传出盒子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不管是盒子的拥有者,还是有可能知道内情的人,没有一个人透露出哪怕一丁点传言。不管是多么有能耐的人去问,也没有任何结果。

  他们只打听到了一件事情,就是黄严在打开盒子之前,做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举动,他给自己的父母打了电话,交代了自己的后事,然后把自己的存款都做了整理,处理了自己大部分的纠纷和债务。

  这些行为都是非常隐秘地进行的,似乎他感觉到打开这个匣子之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他把自己所有的后事都安排妥当,才和匣子的主人联系,说自己即将打开这个匣子。

那是所有人能打听到的最后一条消息,在这之后,关于黄严、关于匣子和里面的东西,一下子都变成了讳莫如深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