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 择天记(全集1-8)

【预购】 择天记(全集1-8)

售价
RM249.60
优惠价
RM249.60
售价
RM312.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猫腻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5月

ISBN:9787020127238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择天记(全集1-8套装) 鹿晗、古力娜扎领衔主演同名电视剧正在热播。猫腻原著小说,人气榜冠军,讲述少年陈长生十四岁逆天改命的崛起历程。北大教授邵燕君、著名编剧史航热烈推荐

内容简介

东土大陆,一个由命运掌控的世界。

人族建立了庞大的大周帝国,西方万里妖域生活着妖族,寒冷的北域在魔族控制之下,三族鼎立,维持着一种危险的平衡,直到一个少年的出现。

身世迷离的陈长生只身来到京都,只有十四岁,为了治病,开启了一个强者逆天改命的崛起历程。

在京都,他经历了与南方圣女徐有容的情阻缘误,还结识了古灵精怪的妖族公主落落、落拓不羁的少年唐三十六,少年们一起读书、修行、振兴国教学院,这是独属于少年的热血时光。

然而,他们渐渐发现,一切都不是那样简单。天海圣后、旧皇族、南方诸教派,各种势力交织在一起,盘根错节,踏错一步都有致命的危险。同时,北方魔族也蠢蠢欲动,一个巨大的乱世之网正在他们背后悄然张开。

作者简介

猫腻,超人气玄幻文学作家,作品网络点击量过亿。代表作有《庆余年》《间客》《将夜》《择天记》《朱雀记》等。

其作品结构大气,文风细腻,受到各界读者的广泛喜爱。曾获新浪原创文学奖、玄幻类金奖、起点金键盘奖年度作品奖、类型文学双年奖金奖等多种奖项。

试读

站在陵间的树林旁,看着远处的京都街巷,陈长生想起当初在国教学院和落落站在榕树上看街巷,说道:“我曾经请落落帮着查你的消息,既然……现在找到你了,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和她说一声,所以在给她的信里提了两句。”

徐有容轻声说道:“当初在离山的时候,我开始以为你死了,把周园里的事情说给了师兄听,师兄有些担心我,前些天吃过牛骨头后,我写了封信给他。”

那天在奈何桥见过,然后吃了牛骨头锅,确认了一些事情,于是便应该把别的一些事情确认清楚——这是一种很负责任的态度,虽然他和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没有想过太具体的事情,但都这样做了。

此时提到这两封信,自然也是另一种表明心意的方法。

从周园到现在,他和她已经表明过很多次心意,只是那些方法都有些特殊,比如掸雪,比如沾一沾肩,比如给别人写信。

陈长生的眼睛很清澈,像小溪,很容易看到那些像鱼儿般游动的悦色。

徐有容轻声说道:“让你来天书陵,不是为了……是有正事的。”

言有不尽之意——这句话里的不是为了四字,其实应该是不仅仅为了。

天书陵里相见,能有什么正事?自然是天书碑的事。

在他们的身后便是照晴碑庐,黑色的石碑上,那些诗句是如此的清晰,那些线条却还是那般难懂。

陈长生走到碑庐前,回想着去年在这里观碑的时光,略有感慨。

“我当时在草屋里煮饭,看见光线落在篱笆上……”

他把自己观碑悟道时的体会经验以及数种方法,毫无保留地说了一遍。

徐有容静静聆听,背在身后的双手在清风里轻轻地颤抖,如在推动命星盘,按照他的话不停地进行着推演。

当陈长生说完后,她开始讲述自己初观照晴碑时的经验与所得:“……所以本质而言,所谓浓淡,亦是光线变幻。”

陈长生有些不确定,说道:“拓本的笔墨浓淡本就不一,会不会因形失意?”

徐有容说道:“南溪斋保留的天书碑拓本,乃是初代圣女用天心印于神魂之中,再反诸石碑,真意能存二三。”

陈长生闻言,对那位开创国教南派的圣女不由生出无限敬畏。

真意能存二三,这听上去是个有些寒酸的比例,但要知道这里的真意乃是天书碑的真义,那位初代圣女居然能够将那些真义直接复印在自己的神魂之中,还能再重新释为线条形状,真可谓是大神通。

这种天书碑的拓本,自然与李子园客栈门前小摊贩们卖的拓本完全不同。

“而且我刚才说的不是拓本。”徐有容说道:“我说的浓淡,就是天书碑的笔痕浓淡。”

陈长生有些没反应过来,问道:“你来天书陵观过碑?”

徐有容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五岁的时候,被娘娘抱进来过。”

陈长生默然,心想果然是让人无话可说的人啊。

看完了照晴碑,便去了第二座天书碑,偶尔能看到一些观碑者,但人数不多,而且那些人长年留在天书陵里,一颗道心早已沉寂,注意力只在石碑之上,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

二人在山陵里随意行走,交流着当初观碑时的经验与感悟,彼此对照,又有所获益。

当他们来到那座断碑前时,冬日已至中天。

断碑庐前空无一人,陈长生走到庐里,看着那座断碑沉思不语。

徐有容走到他身边,看着他摇了摇头,轻声却坚定地说道:“不要。”

第四十六章十三陵里同修道

不要做什么?陈长生自然明白,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

这座断碑是被周独|夫斩断的,原先在这里的那座天书碑被他带走,应该是安置在了周园里。这也就等于说,那座天书碑现在极有可能就在他和徐有容的身上。刚才看到断碑的那瞬间,他生出一种极强烈的渴望,想要看看这座天书碑完整的模样。

他想试试二人身上哪颗石珠是这座天书碑,然后重新装上去……

徐有容没有让他这样做,因为她很清楚,天书碑重归旧陵,一定会令天地变色,世间所有强者有所察觉。

“流落在外的天书碑一共有十一座。”

他看着天书陵的峰顶,低声说道:“如果前陵是以断碑为分界,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这里一共分成十二座陵?”

天书陵是很神奇的地方。

那处峰顶仿佛很近,却又远的似乎要接到了天空。

陈长生和徐有容都知道,在周独|夫夺走这些天书碑之前,天书陵其实没有前陵之类的说法。

徐有容说道:“这些事情可以问人。”

陈长生神情微惊,说道:“问谁?”

“我问过娘娘,但她不肯说。”

徐有容望向天书陵下某个地方:“不过肯定还有别人知道。”

陈长生说道:“什么时候开始?”

徐有容掀起前襟,在碑庐前盘膝坐下,然后伸手,请他坐在右手边的草地里。

纤细的手指隔着数尺的距离,落在残余的断碑上,落笔如风,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字迹。

她写的很快,但笔画之间没有任何断绝,非常清楚,就像当时在奈何桥上破风雪而至的那一剑。

就算是踏入神圣领域的圣人,大概也只能隐约捕捉她的手指留下的痕迹一二,无法完全看清楚。

能够看清楚那些字迹的,只有与她并肩坐在草地里的陈长生。

当她写完之后,便轮到了陈长生,他的手指稳定至极,一笔一画仿佛刀削斧凿。

手指破空,带起的是风,风散后,自然痕迹也就没了,至于残碑上,更不可能留下些什么。

陈长生和徐有容,却很专注认真地看着那座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