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耳:交通警察之夜(精装版)

RM47.20 RM59.00
作者:【日】东野圭吾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ISBN:9787020151073

库存量: 4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东野圭吾精彩的日常推理系列,破解6种“谁都有可能遇到的陷阱”。

★平淡之中见锋芒,入围“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简体中文版首次引进授权出版。

★如果人自身不改变,即使技术进步也无济于事。本书令人感受到“交通科”视角下的日本史。


内容简介
人,好像只喜欢自己干净,别人的空间怎样都无所谓。

车祸中幸存的妹妹以超能“耳”力将事发时刻精确到秒,令警方调查反转……

谨守交通规则的货车司机突然翻车,死因荒诞……

新手女司机谨慎开车,却遭遇恶作剧追尾……

年轻司机随意占道停车,自己也驶上了危险之路……

高速公路上,从车窗抛出的空罐意外成了谋杀案的“物证”……

奥运种子选手深夜无证驾驶,令整个团队都被卷入“丑闻”之中……

平凡日常中暗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隐情,各种场景宛如就在身边,读来令人欲罢不能。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

日本著名作家。1958年出生于日本大阪,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1985年获第31回江户川乱步奖,成为职业作家。1999年获第52回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获第134届直木奖和第6届本格推理大奖。早期作品多为精巧细致的本格推理,之后文风逐渐超越传统推理小说的框架,成为日本超级畅销书作家。

朱田云,译者。1981 年生于上海,2004 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日语系本科,推荐免试直升研究生,2007 年硕士毕业后留校工作。现正攻读复旦大学外文学院日本文学方向博士课程,在学期间赴日本关西大学交流学习。主要译作有:《春与阿修罗》《驿路》《监视》《佐渡流人行》《第十年的情人节》等。

试读
天使之耳》

……

第二天早上天亮后,阵内和金泽再次前往事故现场。因为刹车痕迹一般会残留两三天,且在亮光下拍照取证会比较好。

“从刹车痕迹来看,友野当时的车速应该都快到时速七十公里了。可见那家伙根本一派胡言。”平日里性情温和的金泽此时也难得用了比较重的语气。金泽之所以动气,主要是因为御厨健三最终抢救无效,而作为直接加害人的友野竟然一声不吭地就从医院溜走了。对死者家属,友野甚至连声招呼都没打。

刚才阵内给友野家打了电话。

“我又没错。”友野有恃无恐地说,“是对方闯红灯,死了也是自作孽。”

“但我觉得你至少应该去问候一下。”

阵内刚说完,友野就恬不知耻地说:“我才是受害者,应该他们是来问候我。”

确认完主要调查事项后,金泽说:“和那姑娘说的一样,御厨健三的车速大概是五六十公里,刹车的时间有些晚。如果当时车速干脆再快一点,也许就能冲过路口、躲过这起车祸。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其实就算超过限速十几、二十公里的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因为阵内对友野印象极差,所以分析案情时也免不了帮御厨健三说话。

离开车祸现场前,两人立了块寻找证人的告示牌,上面写道:

“本月七日凌晨零点时分,该十字路口发生两车相撞事故。警方正在寻找目击证人,望知情者联系XX署交通科。”

再次确认告示牌的内容后,阵内叹了口气。因为他很清楚,即使真的有目击证人,大部分时候他们都不愿意出面作证,而理由大多也比较单纯,就是“不想惹麻烦”。阵内觉得就算有证人,他们也不会因为看到这块告示牌而主动现身。更何况天晓得究竟会有几个人会注意到这种告示牌、并把内容认认真真从头读到尾。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案子估计就这么着了。”看着斑马线上来来往往的人流,阵内喃喃自语道。一般而言,就算是再大的事故,不出三天,就会被大多数人所遗忘。

“唉,再等等吧。”金泽无奈地说道。

这天晚上,阵内换了件朴素的衣服到外面散步。其实他并非没有目的。御厨家离阵内所住的公寓并不远,而且今晚正是御厨家为健三守灵的日子。阵内对自己说——只是去看看情况——但其实他自己也明白,他真正的目的是想再见一见御厨奈穗。

御厨家老旧的木结构房子坐落在住宅区内,占地大约六七十坪,从墙外可以看到他们院子里种的柿子树。

突然,阵内发现御厨家的玄关处有些异样,好几个人慌张地进进出出。见奈穗母亲在,阵内就上前询问。奈穗母亲一开始没认出阵内,但之后马上就想起来他就是昨晚见过的交警。

“奈穗和友纪不见了,明明刚才还在这里的……”

友纪是奈穗妹妹,比奈穗小两岁。一小时前,大家还在这里见过她们。

“姐!”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看样子像是奈穗的舅舅。

“我刚去那条街上的香烟店问过了,他们说看到两个像是奈穗和友纪的姑娘上了出租车。你知道她们会去哪儿吗?”

“出租车?”奈穗母亲变得更加不安起来,“我不知道……那俩孩子会去哪儿呀?”

难道……

阵内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立刻离开御厨家,走到有人看见她俩上出租车的街上。正巧开来一辆出租车,阵内赶紧将其拦下、上了车说:“师傅,去C町三丁目的十字路口。”

阵内在接近事故现场的地方下了车,然后徒步走了过去。银行前的电子钟显示的时间为九点十二分。这个时间不仅车流量大幅减少,路上的行人也寥寥无几。

不出阵内所料,奈穗真的就在这里,穿着藏青色的制服,正站在十字路口的一角。而站在她身旁的应该就是奈穗的妹妹友纪,个子比奈穗高,穿着黑色套装,乍一看会以为友纪是姐姐。

“你们在干吗?”

一听到阵内的声音,两个少女身体都颤了一下。友纪警觉地后退了几步,目光里充满了一股倔劲儿。

“是昨天的交警先生吧?”奈穗歪了歪脑袋问。

阵内回答说:“是的。”

奈穗这才恢复安心的神情。

“我刚去过你们家,大家都在找你们,可担心呢。快回去吧,我送你们。”

奈穗沉默片刻后开口说:“是我带我妹来事故现场的。”声音听起来很沉着,“她说无论如何都想来看一下现场,我们要在这里为我哥守灵。”

“这样啊。”

阵内看了看友纪,只见她轻轻地将双手交叠在身前,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手腕上戴着一块迪士尼的电子表,和她身上的正装显得非常不搭。

之后,她俩打电话回家报了平安,然后阵内拦了辆出租车送她们回家。在出租车上,奈穗向阵内询问事故的调查进展。

“因为没有目击者……”阵内自己也觉得这话就是找借口。

“如果到没办法弄清事实,对方就完全不需要负责了吗?”

“不是的。我们会把报告送到检察院。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检方就难以提起诉讼,很可能最后就是不起诉的结果。”

“所以我们没法告对方?”奈穗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嗯。”阵内说完看见奈穗咬紧了嘴唇,“不过我们也不想的,所以立了块寻找证人的告示牌。”

“我知道。”奈穗调整了一下眼镜的位置,将脸微微转向阵内说,“警察先生,‘目击’是指用眼睛看吗?”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奈穗轻轻地摇摇头,然后把脸转向友纪。

友纪一直在看车窗外的景色,上车后没说过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