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源氏物语(全二册)
源氏物语(全二册)
源氏物语(全二册)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源氏物语(全二册)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源氏物语(全二册)
  • Load image into Gallery viewer, 源氏物语(全二册)

【预购】源氏物语(全二册)

售价
RM159.20
优惠价
RM159.20
售价
RM19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紫式部

翻译:康景成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ISBN:9787201134161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 一部塑造了日本民族性格的小说

创作于1000 年前的《源氏物语》,是日本也是世界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写实小说,被誉为日本文学的顶级之作,“让日本民族整整骄傲了10 个世纪的文学名著”。它对日本文学、艺术、和歌、绘画等领域的影响延续了上千年。其“物哀”的审美观已经成为日本民族风格的核心。 

 

※ 日本历最华美的平安时代

平安时代是日本贵族文化的黄金时期,这一时期的日本受唐朝的影响,无论文化、政治,还是宗教都有明显的唐风。身为统治阶层的贵族们尽显奢华之风。雍容的唐风加上奢华的贵族风,逐渐形成了平安时代独有的和风文化。而诞生于这一时期的《源氏物语》完美体现了日本逐渐由崇尚唐风向带有本土特色的和风文化转变。

 

※ 被誉为“大和民族之魂”的紫式部

作者紫式部凭一部《源氏物语》,成为日本平安时期家喻户晓的人物,千百年来更是被尊为“大和民族之魂”。这部《源氏物语》在日本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地位都很显赫,也奠定了紫式部不可动摇的声誉。1964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紫式部评为“世界五大伟人”之一。

 

※ 国宝级《源氏物语绘卷》无损复原图

本书所用插图大多来源于日本国宝级绘卷《源氏物语绘卷》,及现代对其修复后的复原图。《源氏物语绘卷》是日本绘画史上灿烂辉煌的名作。创作于大约800年前,由当时的贵族女子根据《源氏物语》的情节,每卷中选择一到三个场面绘制而成。全套《源氏物语绘卷》应该是一部超过百幅的鸿篇巨制,本书收录插图是流传至今仅存的19 幅,原画现分别藏于日本德川美术馆和五岛美术馆。

 

※ 同时穿插了堪为国宝的其他插图

书中所用的其他插图,还包括与《源氏物语绘卷》齐名的《信贵山缘起绘卷》、安土桃山时代的顶级之作《洛中洛外图屏风》,江户时代植物画至宝的《花木真写》,以及浮世绘风格的《源氏香之图》、歌川一派的众多风景浮世绘等。这些国宝级的绘画作品组成了本书堪称绝版的殿堂级插图阵容。

 

※ 最典雅的裸背锁线装帧,尽显工匠精神,物哀之美

《源氏物语:全译彩插珍藏版版》全书共五十四回,近百万字,有1000多页,因而采用了典雅的裸背线装,每一页都可摊平翻阅,又不易破散,尽显工匠精神,物哀之美。

 

 

内容简介

诞生于1000年前日本平安时代的《源氏物语》,是世界上最早的长篇小说。它以一种贵族化的华丽、唯美,史学家般的恢弘,向我们讲述了一段流传千年的爱情故事。

 

《源氏物语:全译彩插珍藏版版》分上下两册,穿插了19幅日本国宝级《源氏物语绘卷》的无损复原画稿,并插有《洛中洛外图屏风》等珍贵画卷插图,将平安时代的华丽与日本文化中的物哀之美完美呈现在读者眼前,被读者评为“最美的《源氏物语》”。

作者简介

[日]紫式部

出生于日本平安时代,生卒年不详。本姓藤原,因其父兄皆曾任式部丞,故称藤式部,又因其作品《源氏物语》中紫姬为世人传诵,又称紫式部。幼时从父学习汉学,通晓音律和佛典。《源氏物语》,这本历史上最早的长篇小说是其丧夫寡居时作。另著有《紫式部日记》。

试读

第一回 桐壶

话说从前某朝天皇,后宫妃嫔众多,其中有一位更衣,出身不算高贵,皇上却特别宠爱。有几位出身高贵的妃子一进宫就颇自命不凡,以为恩宠一定在自己身上,看见这更衣走了红运,便诽谤她,妒忌她。和她同样地位或者出身比她更低微的更衣,知道无法竞争,更是满腹怨恨。这更衣日日夜夜服侍皇上,其他的妃子不由得妒火中烧。大约是众怨聚集所致,这更衣突然患病,心情郁结,时常要回娘家休养。皇上愈发舍不得,愈发怜爱她,竟不顾众人非难,一味偏护,如此的专宠一定会成为后世的话柄。就连朝中的高官也都不以为然,大家侧目而视,互相议论道:“这样的专宠,真正让人吃惊!唐朝就因为有这样的事,才弄得天下大乱。”这等闲言碎语渐渐传遍全国,民间亦有不满,以为确是十分令人担忧之事,以后难免闯出杨贵妃那样的祸事来。这更衣有此遭际,十分痛苦,全凭主上的深恩加被,才战战兢兢地在宫中度日。

 

更衣的父亲官居大纳言,这时早已去世。母亲也是名门贵族出身,看见别人的女儿双亲俱全,尊荣富贵,就希望自己女儿也是如此,每次参与庆祝或吊唁的仪式,老夫人总是尽心竭力,百般调度,在人前撑体面。可惜女儿还是缺乏有力的保护者,一旦发生意外,必定孤立无援,心中不免有些凄凉。

 

也许是宿世因缘吧,这更衣生下了一个容貌如玉、举世无双的皇子。皇上急迫地想看这婴儿,赶快让人抱进宫来③。这一看,果然是一个异常清秀可爱的孩子。

 

皇上的大皇子是右大臣之女弘徽殿女御所生,有如此有力的外戚做后盾,毫无疑问,必然是人人爱戴的东宫太子。但一谈到容貌,总比不上这小皇子的清秀。因此皇上对大皇子只是一般的喜爱,却把这小皇子看作私人秘宝一般,加以无限恩宠。

 

小皇子之母既是更衣,按照身份,本来不必像低级女官那样服侍皇上日常生活。她的地位并不普通,品格也颇高贵。但皇上对她过分宠爱,根本不讲情理,一味要她留在身边,几乎片刻不能离开。每逢开宴作乐或者其他盛会,总是要先宣召这更衣。有时皇上起身较迟,这天就一直把更衣留在身边,不放她回宫。如此日夜服侍,依照更衣身份而言,倒似乎反而轻率了。自从小皇子诞生之后,皇上对这位更衣更加重视,使得大皇子之母弘徽殿女御心怀疑忌。她想:这小皇子可能会被皇上立为太子。

 

弘徽殿女御最早入宫,皇上对她的重视决非普通妃子可比。而且她已生儿育女,因此唯有弘徽殿女御的疑忌,让皇上感到烦闷,心中不安。

 

这更衣虽然身受皇上深恩重爱,但厌恶她、诽谤她的人亦不在少数。她身体颇弱,又没有外戚作为后援,因此皇上愈是宠爱,她心中愈是忧惧。她住的宫院叫桐壶,从桐壶院前往皇上常住的清凉殿,必须经过许多妃嫔的宫室。她时常地来来往往,其他妃嫔看在眼里极不舒服也是在所难免。有时这桐壶更衣来往得过于频繁,她们就恶意地戏弄她,在板桥上或过廊里放些龌龊的东西,令迎送桐壶更衣的宫女们裙裾肮脏不堪。有时她们又彼此约定,封闭桐壶更衣必须经过的走廊两头,给她添麻烦,使她感到困窘。诸如此类的事层出不穷,更使得桐壶更衣痛苦万状。皇上看到这种情况,更加怜惜她,就让清凉殿后面凉殿里的一个更衣搬到别处去,腾出房间来给桐壶更衣作值宿时的小休息室。那个迁到外面去的更衣对这更衣自然怀恨无穷。

 

小皇子三岁那一年,皇上为其举行穿裙仪式,排场之宏大绝不亚于大皇子当年。内藏寮和纳殿的物资都被拿出来使用,仪式非常隆重,这也引起了世人种种非议。等到见到这小皇子容貌漂亮,仪态优雅,竟是个盖世无双的人儿,倒谁也不忍妒忌他了。见多识广的人见了这小皇子都感吃惊,瞠目而视,不禁叹道:“这种神仙似的人也会降临到尘世间来!”

 

这年夏天,小皇子之母桐壶更衣觉得身子不好,想乞请假期回娘家休养一阵,但是皇上不允许。这更衣近几年来经常生病,皇上已经习惯,他说:“不妨暂且在这里休养,看情形再说吧。” 但在此期间,更衣的病日重一日,只过了五六天,身体已经虚弱得厉害了。更衣之母老夫人哭哭啼啼向皇上乞请假期,这才许她出宫。纵使在这种时候,桐壶更衣也不得不提防发生意外、吃惊受辱之事。因此决定让小皇子留在宫中,更衣自己悄悄退出。形势所迫,皇上也不好一味挽留,只因身份关系,不能亲自送她出宫,心中有几分难言之痛。桐壶更衣本来是个花容月貌的美人儿,但这时已经芳容消减,心中百感交集,却没有力气说话,只剩得奄奄一息了。皇上看到此情此景,茫然失措,一面啼哭,一面反复陈述前情。但是桐壶更衣已经不能答话,双目失神,四肢无力,昏昏沉沉地躺着。皇上十分狼狈,束手无策,只得匆匆走出,让左右准备辇车离开。但始终舍不得她,再走进桐壶更衣室中来,又不许她出宫了。他对桐壶更衣说:“我曾和你立下盟誓:大限到时也得一起同行。想来你不会就这样舍我而去吧!”桐壶更衣也深感隆情,断断续续地吟道:

 

“面临大限悲长别,

留恋残生叹命穷。

早知今日……”

 

说到这里又已气息奄奄,想再说下去, 却只觉痛苦不堪了。皇上想将她留住在此,亲自守视。但左右奏道:“那边祈祷今日就要开始,高僧都已请到,定于今日启忏……” 他们催促皇上尽快动身。皇上没有办法,只得允许桐壶更衣出宫回娘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