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心理学 : 影响我们做出判断与决定的秘密 - 文轩书苑

【预购】直觉心理学 : 影响我们做出判断与决定的秘密

售价
RM37.44
优惠价
RM37.44
售价
RM46.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德] 安德里亚·乔兰德

翻译:王恺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6月

ISBN:9787201146850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l 一本人人都能读懂的直觉心理使用说明书,一种看透自己内心档案的工具

l 重塑心智能力的心理学,把所有问题解决在发生之前

l 所谓命运,只不过是你尚未学会和直觉沟通

l 直觉比你想象的更靠谱,越是本能的越可靠

l 轻松利用直觉作出98%的正确决策

l 看透超越逻辑的认知,当直觉被呈现,命运将被改写

l 作者安德里亚·乔兰德是德国著名心理学家,被誉为“德国极懂患者的心理医生”

 

 

内容简介

为什么有时我们深入思考得出的结论是错的,而靠直觉瞬间做出的反应却准确无比?其实,我们的大脑比我们想象得更聪明,我们生活中有95%的决策不经过逻辑思考,而是凭借直觉快速行动,忽略直觉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如何让我们更聪明更靠谱,直至达到从心所欲的目标,答案就在这本《直觉心理学》里。

 

这本书,看透直觉对现在和未来潜移默化的影响!告诉你,正确的抉择就是我们凭本能而做的!深入直觉,就能掌控我们做出判断与决定的秘密!不了解直觉心理的人,就只能抱怨命运!

书摘 · 插画

直觉心理学 : 影响我们做出判断与决定的秘密 - 文轩书苑

作者简介

[德] 安德里亚•乔兰德

1952年出生,德国著名心理学家。长期从事心理治疗实践,取得了卓著成绩。被誉为“德国极懂患者的心理医生”。

 

她除了专注于心理治疗的研究与实践工作外,还对众多心理治疗师进行培训,并为此建立了一个咨询机构。让自己的研究成果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试读

盘点内心的档案

 

你如何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放心依靠大脑中的助手以及它们给你的建议有多大的可能性是有益的而非有害的呢?既然我们并不清楚,那么让我们对自己内心的档案稍做整理,丢弃一些旧东西,换置一些新东西。对于这样的情况来说,一个彻底的盘点对我们是非常有好处的。

 

因为在某些情况下,人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应该如何反应。在这样的时刻,人们必须信任可靠的潜意识,并能够在多种可能的反应中知道该选择哪一种:是选择换到马路的另一边走,还是直接选择一拳挥到那个人的脸上。

 

这样的盘点可以帮助人们在很多方面认清自己,比如说,人们能够发现自己到底是否属于那些偶尔喝一杯葡萄酒而不会有其他问题出现的类型,还是最好根本一滴也不要碰。酒精本身并不会让人们变得具有攻击性。谁要是感觉自己被不公正对待的话,那么他会在酒精的辅助下变得具有攻击性。

 

你越是觉得整个世界都对你充满敌意,那你就越是应该远离酒精。除此以外,这个规则也适合一些平时头脑清醒的人。我的一位朋友曾经历过这样的痛苦,那个时候,命运的确给了她重重的一击(一方面,她的男朋友将她抛弃了;另一方面,她的一个非常好的朋友撒手人寰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占领了一辆巡逻警车,只为了释放自己对丑恶世界的愤怒。

 

如果你真的需要将自己的痛苦借酒精释放的话,那么请你一定要带上能够在酒后依旧照顾你的朋友,他们同时能够监督你不会在酒后做出什么让人后悔的事情来。

 

一个非常好的整理内心档案的理由就是,你可以清楚地了解到自己的大脑中有一个潜意识。这里包括所有我向你介绍的最新的大脑研究结果。通过整理内心的档案,你也可以明白,所有你产生的幻想、点子、建议以及大脑中那些一闪而过的想法都是有它们潜意识的来源的。它们要么来自本能的部分,要么来自个人的经验积累。

 

你很可能是属于早年拥有安全稳定联系经历的那一类人——那么恭喜你了。基于这样的经历,你拥有一个顶级内心工作团队,你可以放心地依赖它们为你提出的建议。

 

倘若你并不属于这一类人,那么更进一层深入到你自己的内心档案,并对其进行整理就更加必要了。整理内心的档案并不是为了在最后能够总结:好吧,我不属于那些幸运的拥有安全稳定联系经验的人。我们都知道,人类的潜意识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够被欺骗的。因为它不仅比我们强大、聪明,还比我们快得多。当我们的潜意识中有什么变化发生的时候,其效果简直能够与地球上的大陆板块迁移相提并论——就像我已经提到过的一样,我们大脑工作的基础是充满不同的可能性的。

 

当我们在自己最喜爱的小酒馆中看到一个坐着的外星人时,我们大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是一个装扮成外星人的人类。倘若这个外星人在解剖学上不能符合人类的标准,那么我们会自行想象出一幅精确的全息图像。正是由于我们并没有从电视或者广播中听到外星人在地球上着陆的消息,所以对我们来说,上述这些可能性都比一个真正的外星人出现在地球上的小酒馆里显得更加可信。

 

假如我们在早年的生活中学习到的经验是自己与他人都不可信的话,那么让我们做出改变,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善良友好的人,则需要非常长的时间。特别是在各种网络论坛上,我们总是能够看到那些认为大多数人以及政客——或者在我看来,还有心理咨询师——都是坏到家的人。对于这样的现象,根本无须人类联系专家的解释,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些人的想法固执又偏执。

 

对了,要防止如下的狡辩出现:那些来自安全稳定联系的人很可能头脑简单、想法天真,只会阿谀逢迎。不,他们不是这样的。这些人同样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的发展并非如人们所愿。恰好正是由于他们从自己以往的经历中能够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所以他们并不会单方面地要求他人对自己的信任,而是尝试从改变自己做起,比如说,他们就不会让其他人成为自己暴力发泄的牺牲品。

 

假如你在早年没有过太多的经历,那么在你看来,新的美好的经历可能更多的是例外,它们并不能改变你的世界观。可是,如果美好的经历能够不断地重复,那么在某个时候,你一定会将类似的经历当作是一种日常的现象,相信它们与你曾经的痛苦经历同样不是例外。不过在这种情况下,的确需要许多改变,以便这些美好的经历在你内心的档案中赢得绝对的优势。

 

倘若你想了解在上述情况中你的生活是怎样的,那么请你问自己下面的几个问题:

 

- 我能感觉到自己被自己的母亲所爱吗?她总是支持我吗?

- 我能够信任自己的母亲吗?

- 我能感觉到自己被自己的父亲所爱吗?他总是支持我吗?

- 我能够信任自己的父亲吗?

- 对你来说,有其他的人承担上述任务吗?

 

假如你不能肯定地回答上述问题,那么对于你的潜意识凭借本能给你提供的建议,你一定要高度警惕,因为那会直接影响到你的健康。想知道在你身边是否有这样的人,你可以偶尔向他们提出下列问题,并肯定能够得到有价值的回答:

 

- 现在他们都对我做了什么?

- 他们到底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样的估计?

 

当你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某些问题也很难从生活中摆脱的时候,你可以通过反问自己下面的问题拓宽自己的眼界:

 

- 我在家中的时候积累过哪些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经验?

- 我积累的那些经验对我有帮助吗?还是它们的作用更多的是摧毁我的自信?

 

不需要任何原因,这些经验会在没有被检验的情况下被下一代完完整整地继承。要打破这个代代相传的链条,只有通过我们自己有意识地去做。

 

比如说,一些人虽然有着不错的固定收入,可是他们还是身负重债。购买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是他们一生的目标,也曾是他们父母一生的目标。他们的父母无论如何都要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是有其不自知的原因的。

 

我的大多数这类患者来自流亡或者外来迁入的家庭。一座属于自己的房子对于他们来说代表着属于自己的土地,属于自己的栖息之所。对于他们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现在我们在这里扎下根了,我们属于这里。

 

他们的后代毫无条件地继承了这个生活信条,一次也没有反思过此信条是否也适合自己的现实生活,又或者自己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设定其他的目标。这些孩子在他们生命的早期就自动地将自己的潜意识与他们父母联系在了一起——一个成功的人必须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并且将其根植于自己内心深处。

 

毋庸置疑,你也从你的父母那里继承了一些想法。正是由于这些想法未经允许便在你的潜意识中驻扎下来,并时不时影响你做出的决定,才会让你的生活时不时地变得艰难。

 

若是尝试将潜意识——特别是总是做出为难我们自己决定的那一部分——调教成只为我们所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否则的话,它也就不是我们的潜意识了,不是吗?所以,现在我们还得聊一聊心理学——这也正是我的职业。

 

在我了解到许多大脑研究者与人类联系研究者的研究成果之后,在这里我想强调一下,心理咨询能够为那些在生命的早期没有体验过良好联系经历的人提供哪些帮助。

 

你一定早就知道,心理治疗有很多种治疗的流派,尽管只有其中的三种流派能够在医疗保险的范围内报销。其中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完全是基于词语学习的。心理咨询师仅仅是通过教给患者们表达自己内心感觉的词汇,以便他们在需要的时候能够准确地表达自己,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有关于此的心理治疗所起到的作用都是相同的,就是弥补一个未曾有过的安全稳定的联系对人们所产生的影响,也就是:对自己价值的肯定、对其他人的信任、细腻的感觉以及表达自己细腻感觉的能力。

 

人类联系研究者的观点也可以用在心理治疗上,因为该治疗就是为那些未曾体验过安全稳定联系的人提供——至少是部分地提供——填补上此类经历的机会,而后再用新经历的联系类型替代以前经历的旧联系类型。

 

正如已经被验证过的心理治疗能够改变人类大脑一样,心理治疗同样也能够改变人类联系经历的体验。通过这样的改变,我们也能改变自己的世界观,以及对自己本身价值的认知。描述自己感觉的能力使得我们能够严肃地正视自己的感觉,这样也就使得我们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方式并积极地改变它们。正如一位感情细腻的母亲与自己的孩子建立的安全稳定的联系一样,患者与感情细腻的心理咨询师建立形态的联系。所有有关该方面的研究结果都显示,这是最为有效的治疗方法。

 

在该治疗过程中,患者们能够——也许是第一次——经历在某种联系中自己的重要性以及是有价值的体验。由于已经提到过的原因,旧的经验并不那么容易就能被新的经验所替代,整个过程平均需要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而对个别患者,尤其是属于不牢固型联系的患者,则有可能需要心理咨询师相当长的时间的陪伴才能达到相同的效果。

 

你可能还是怀疑改变是否真的会发生。当然了,就像是如果人们不喜欢自己的头上长满金发,那么就可以将它们部分挑染成棕色,然而新长出来的头发却永远都是金色的,尽管周围的人从来没有注意到这满头的金发全都是自然生长出来的。在涉及人们心理的方面也是类似的原理。我们自身的特质——尤其是我们不喜欢的那些——很难,甚至根本不可能被完全人为地抹去。但是我们可以学习该如何对待自己身上不被喜欢的部分,就像对待不被我们喜爱的发色一样。

 

不仅仅是在青少年时代成为暴力的牺牲品以及被虐待的对象令许多心理患者感觉自己的人生被糟蹋了,他们的亲生父母对待他们的方式令他们不断地反问:我这个由两个“人渣”生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变成好人呢?

 

对于此类患者,下面的设想可以帮助他们安抚自己:父母在出生的时候也并非是如现在所表现的那样心理扭曲。那个时候的父母一定也是具有充满爱心、坚强以及满脑子奇思妙想的能力的。我总是尝试向我们的患者们解释,他们从父母处受到的影响在某些条件下对他们也是有益的,而且他们从自己父母身上继承来的特点并不会被打上“恶毒”的烙印。

 

哪些性格特征是我们在变成受精卵的那一刻就注定拥有的,哪些性格特征又是我们后天形成的,关于这个问题,科学家们已经争论了非常长的时间。而后,这个重要性之争又略微平息了一段时间。慢慢地,人们发现上述两个原因对我们的影响同样巨大,相同的遗传性格特征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结果,这要看孩子在日后的生活中体验到的到底是好的经历还是让他们受到伤害的经历。

 

假如你天生的性格属于激情澎湃的类型,那么你可以利用其站在舞台上,令台下的观众们与你一起欢呼兴奋;同样,你也可以利用这个性格将一秒钟以前才认识的人恣意地踩在脚下侮辱。

 

假如你从长辈那里继承了思维有逻辑的性格特征,那么你可以利用其开发有趣的电脑游戏,甚至能够让最懒惰的“沙发土豆”变成健身狂人。或者你也可以利用该性格特征变成网络黑客,侵害他人的利益。

 

同样的道理,对于那些来自父母双方甚至更多家庭成员都患有严重心理疾病或者怪异嗜好家庭的人,也不一定就会成为患有心理疾病的人。我一直致力于向这些人解释,如此的先天条件并不表示他们患上心理疾病的可能性比其他人更大,这仅仅表示,他们必须比其他人更加关心照顾自己的心理健康。

 

假如人们来到这个世界时并不是非常健康,或者比其他人更容易陷入绝望或患上其他的心理疾病,那么他们就应该相应地比其他人更加关注自己的心理上与身体上的健康。正如惯性酗酒者的孩子必须在饮酒这件事情上加以特别的注意,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容易陷入酗酒成性的泥潭。

 

特别是由于没有什么是命运中不可避免的事情,生命早期的帮助就显得越发重要。越早接受帮助,就能越早地加强自己的心理疾病免疫系统,免于使自己面临患上严重心理疾病的危险。

 

很长时间以来,一些大脑研究学者幻想着废除心理咨询这件事情。他们给出的原因就是,人类的情绪可以通过荷尔蒙以及其他的药物进行控制。

 

比如说,一点儿血清素再加一点儿催产素就能够帮助大家更好地建立社会联系,又或者一点儿普萘洛尔就能有效地控制先入为主的偏见……

 

问题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比如说,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在治疗绝望厌世的心理患者时,心理咨询疗法与药物控制双管齐下的治疗方式最为有效,所以也会向绝大多数这类患者推荐该综合疗法。目前科学家们也试图分清,哪类患者能够更多地从心理咨询获益,而哪类患者又更能从药物治疗获益。

 

目前,科学家在人类耳朵上方的大脑中发现了一个叫作岛叶的区域。这个区域越是活跃,心理咨询的疗效就越是强于药物的疗效;如果这个区域不活跃,那么心理咨询疗法的效果就是相反的。心理患者与医疗保险应该都会对这个研究结果感兴趣,因为这将帮助心理患者们选择最佳的治疗手段,它既能够实现有针对性地治疗又能够减少不必要的花费。

 

除此以外,这项研究还证实了心理咨询并非是多余的。我认为这个观点非常令人伤感,并非仅仅是因为我自己是一位心理咨询师。正如我们看到的,我们虽然给不同的心理与身体疾病划分了一定的重要特征,但是它们是否会爆发还极大地依赖于我们与自己身边人实际的联系类型。

 

我认为下述观点既冷酷又饱含恶意的挖苦:心理咨询就是打一针、吃一颗药丸或者喷一下缓解情绪的喷雾,正确的治疗方法应该是制造机会让这些患者重新经历他们未能经历的生活。

 

对于那些应该接受这些治疗的患者们,对于那些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好的患者们,用化学药物治疗代替其他可能的疗法是可怕的。因为有些东西是不能被代替的。当然,性高潮也能够通过自慰获得(作为反对性治疗所提出的反对意见),但是该方面的患者绝对不会说:既然性高潮可以这样简单地由自己控制,那么我们为什么还需要那么费力地接吻与选择伴侣呢?它们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