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售价
RM47.60
优惠价
RM47.60
售价
RM59.5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天下霸唱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ISBN:9787201151533

编辑推荐

一、强强联合:“四神”之首不敌“打神鞭”

“四神斗三妖”系列(河神、火神、崔老道、窦占龙)中的四神之首崔老道与天下霸唱笔下的民国奇人“打神鞭”杨方强强联合,一同探秘黄河傩国。一向智勇双全的崔老道这次险些栽了跟头,全靠“打神鞭”杨方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

 

二、“寻龙诀”再现:白家传人与六十四字陵谱

“发丘印,摸金符,护身不护鬼吹灯。”天下霸唱笔下盗墓四大门派之一发丘派传下发丘印和六十四字陵谱寻龙诀,被白家祖上寻到,其中陵谱传到本书主人公白胜利手上。白胜利根据陵谱所记,终于揭开了先辈们不曾发现的傩国之秘!

 

 

内容简介

民国初年,铁嘴霸王崔道成、神盗快手冯殿臣、草头太岁孟奔、打神鞭杨方四位义士结拜为兄弟。崔道成说书算卦,甚会降妖捉怪;冯殿臣懂得火药,通晓机关布置;孟奔学过横练儿,能头碎磨盘;杨方身手敏捷,可上天入地。他们下金顶宝城,护古寺重宝,除军阀头子,济灾民无数,在黄河岸边流传下许多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

 

可到了杨方之徒瞎老义这一辈,只剩下一路倒腾墓道石的惨淡买卖。白家传人白胜利接手瞎老义的生意到山里收古董,却不知这一去竟揭开了黄河傩国与金顶宝城之间的一桩往事。

[/product_description]

书摘 · 插画

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书摘 · 插画

天下霸唱,中国畅销书作家,其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他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融为一体,关注人在充满未知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幽默精炼的语言和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元素,使他的文字构建出了另一处江湖。其他作品有:《地底世界》《迷航昆仑墟》《河神》《崔老道传奇》《天坑鹰猎》等

老北京人过去说的“鬼市子”,也叫鬼市儿,或说晓市,按方位分为几处。四更前后全是摸着黑来摆地摊儿的,东西大多来路不正,见不得光。那会儿每到夜里,东市上常有身份不明、形迹可疑的身影到处转悠,人鬼难辨,胆小的都不敢往前凑合。

 

提到鬼市儿,我先说一个叫瞎老义的人。当年在南门外住了很多以抬杠为生的穷汉子,这里不是指说话抬杠,而是以前死了人装进棺材出殡,要用杠子把棺材抬到坟地下葬,这是给死人抬杠子,给活人抬杠是指抬轿子。民间叫顺了口,管杠夫们住的地方叫杠房胡同,地名沿用至今。瞎老义家就住在杠房胡同。新中国成立前他以盗墓扒坟为生,拿行话说“正经是个倒斗的”。他也不是真瞎,是因为上岁数之后眼神儿不行了,看东西看不清楚,经常闹出笑话。老街旧邻们根据这个特点,称他为“瞎老义”。

 

此人眼神儿不好到什么程度呢?据说大白天在街上走,看见地上有一捆东西,瞎老义高兴坏了,心说:“谁的皮货掉了?”趁着周围没人,想抱起来拿回家去,怎知刚一伸手,只听“汪汪”两声,一条大黄狗从地上站起来跑了。

 

还有一次,瞎老义买了两个烧饼。刚出炉的芝麻烧饼,一定要趁热吃才好;天冷刮大风,他站到墙根儿底下避着风吃,没看见跟前的墙上贴了份布告。布告都盖着大印,早先大印是方的,后来改成了圆形印章。那年月认字的人少,有个外地人凑过来看布告,这个人从没见过圆的印章,以为瞎老义也在看,就问他那个圆的是什么。瞎老义说:“圆的是烧饼啊!想吃自己买去。”外地人一听这都哪儿跟哪儿,指着布告说:“不是烧饼,问你这上边是什么?”瞎老义说:“上边的这是芝麻。”两人所答非所问,越说越拧,差点儿没打起来。

 

还听说他走在半路上,看见地上掉了个大头钉,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瞎老义以为是珍珠,捡起来一按,扎破了手。他也怪自己眼神儿不好,悻悻地说:“嗐,是个臭虫,这都掐出血来了。”

 

这些事不一定全是真的,或许有人故意编排,但传来传去,城里城外都知道有这么一位瞎老义。总而言之,瞎老义的眼神儿确实不怎么样,瞧见大风刮得鸡毛满天飞,他能看成麻雀,虽然没有完全瞎,倒斗这碗饭却没法儿吃了,此后常年在鬼市摆摊儿做买卖。他那买卖做得和别人不同,地上摆几包取灯儿,自己在旁边一坐,对来来往往的人不闻不问,不认识的一概不搭理。取灯儿就是火柴,老言古语叫取灯儿,念出来要念成“起灯儿”。在鬼市上唤取灯儿叫换软鼓,取灯儿有“明”的意思,“明”字同“冥”,是告诉别人专收老坟里掏出来的东西。

 

听瞎老义自己说,他那双眼坏得很离奇。在他还做倒斗这行当的时候,有一年去外省掏坟,打当地老乡口中得知,他们那个山上有怪事,每当月明的夜晚,山上会亮起一团白光,不知是个什么东西,在山脚下仰望,如同有两轮明月。

 

瞎老义听完,以为是山中古坟埋宝,打听明白路找了过去。傍晚时分走到山下,忽然阴云密布,雷声隆隆。他怕遇上大雨,不敢再往前走了,看路旁有鹿鸣古寺,有心夜宿于此。但是寺庙荒废多年,前后没有一个僧人。他也是不信邪,点上油灯进了佛殿,见佛像后有空屋一间,两扇门板残破不堪,推开后就关不上了。他找些稻草铺地,一个人坐在屋里,吃几块干粮充饥。不意风声渐紧,天昏地黑,还没下雨,只有雷声闷响不绝。

 

正想和衣而卧睡上一会儿,却听得佛殿外声响不对。瞎老义担心遇上盗匪,赶紧从屋里出来,躲到佛像后边偷看。此刻殿门推开,从外进来一个女子,身穿蓝布衣衫。瞎老义顿时吃了一惊,因为他常年盗墓掏坟,眼力不凡,看出这女子身上带着股阴气,好像刚从坟里爬出来。只见女子匆匆进了佛殿,在佛像前跪拜不止,同时有雷火如金蛇绕殿。瞎老义吓得魂飞胆裂,不知这个女子是什么来路,竟要在鹿鸣古寺的佛殿中躲避天雷?

 

那女子也发觉佛像后有人,猛然一抬头,脸上六只眼。瞎老义瞅见不好,低着头只顾逃。刚把殿门拽开,那女子从后头追到,突然一道炸雷从殿门中打进来,当场击在那女子头顶。瞎老义也跟着昏死在地,双眼在那时候让雷火灼伤,瞎倒没瞎,看东西却越来越模糊。

 

转天有山民路过古寺救起瞎老义,再看那佛殿中让雷劈死了一个大蜘蛛,肚子里全是绿松石一样的苍石,似玉非玉,入夜后能放光,皎如明月,始知老乡们看见山上放光是这个东西作怪。它是千年道行一朝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