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预购】起风了(宫崎骏动画原著小说)

【预购】起风了(宫崎骏动画原著小说)

售价
RM31.84
优惠价
RM31.84
售价
RM3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日] 堀辰雄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01月

ISBN:9787201167893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起风了(宫崎骏动画原著小说,感动无数读者的纯美恋歌,三岛由纪夫、渡边淳一力赞,精美彩插版) 日本新心理主义大师堀辰雄代表作◆宫崎骏收官之作《起风了》原著小说◆ 那些一起度过的时光,因为稍纵即逝而更显弥足珍贵◆起风了,唯有努力活下去。果麦出品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芥川龙之介弟子、日本新心理主义大师堀辰雄代表作,渡边淳一、三岛由纪夫力赞。

*宫崎骏动画收官之作《起风了》、山口百惠主演电影《逝风残梦》原著小说。

*感动无数读者的纯美恋歌,那些一起度过的时光,因为稍纵即逝而更加弥足珍贵。

*"也许,我们此刻感觉到的幸福,要比想象中的更加短暂、更加变化无常。"

*新锐插画师定制全彩插图,还原日式唯美境界。 

 

内容简介

宫崎骏动画原著小说,感动无数读者的纯美恋歌。

在时间与生命的尽头,他们共同寻找着生之喜悦与爱之纯粹,那些一起度过的时光,因为稍纵即逝而更加弥足珍贵。

这是日本新心理主义大师堀辰雄的代表作。未婚妻节子身患重病,男主人公陪伴她在山中疗养。在疾病中,他们共同寻觅着生的幸福,然而却又不得不面对死亡。节子死后,"我"一个人过着孤寂的生活。最终通过读里尔克的镇魂曲,"我"终于找到心灵的寄托,发现生命之光,决定重新出发,坚强地活下去。

作者简介

堀辰雄(1904-1953)

生于东京,日本新心理主义代表作家,芥川龙之介唯一弟子。

堀辰雄的作品有着出色的氛围营造与忧伤哀婉的基调,细节、心理描写堪称极致。

代表作:《起风了》《菜穗子》

 

译者:

黄悦生,毕业于中山大学日语系,代表译作:芥川龙之介《罗生门》、梶井基次郎《柠檬》、伊坂幸太郎《再见,黑鸟》。  

 

试读

在那些夏日里,每当你站在芒草丛生的原野上专心地画画时,我总是躺在旁边一棵白桦树的树荫里。到傍晚时,你收工了,来到我的身边。我们把手搭在彼此的肩上,眺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原本已经暮色渐沉的地平线,被一大片暗红色边缘的、厚厚的积雨云覆盖着,仿佛正孕育着什么......

在这样一个将近初秋的午后,你把尚未完成的画作搁在画架上,和我并排躺在那棵白桦树的树荫里,啃着水果。像细沙一般的浮云在空中缓缓流动。这时,不知从哪 里突然吹来一阵风。我们头顶上,从枝叶间露出的蓝色天空被吹得忽大忽小。几乎与此同时,草丛中传来物体倒地的"啪嗒"声响--好像是我们搁在那边的画连同画架一 起倒了下去。你正要起身去看,我却像害怕这一瞬间会失去什么似的,硬是把你拉住了,不让你离开我身边。你也就任由我拉着,没有走开。

"起风了,唯有努力活下去。" 你偎依着我,我把手搭在你肩上,嘴里反复念叨着这脱口而出的诗句。过了一会儿,你终于挣脱我的手,起身走开了。还没干透的画布上沾满了草叶。你把它放回画架上,一边用调色刀费力地刮掉草叶,一边说道: "唉!要是被父亲看见的话......"你回头望着我,露出了含蓄的微笑。

"再过两三天,父亲就要来啦。" 一天清晨,我们正在林间漫步时,你忽然开口了。我沉默不语,觉得颇为扫兴。你一边看着我,一边用略带沙 哑的声音继续说道: "到时,我们就不能像这样一起散步了吧?" "怎样散步都行呀,只要愿意的话。"

我仍然闷闷不乐。尽管分明感觉到了你的目光里带有几分忧虑,我却装作被头顶沙沙作响的树梢吸引了注意力。

"父亲老是不让我离开他身边。"

我终于按捺不住,用焦躁的目光与你对视: "你是说,我们现在就分手吗?" "那有什么办法呢!"

说完,你仿佛早已死心似的,努力地向我挤出一丝笑容。可是,你当时的脸色,还有你的嘴唇,是多么苍 白啊!

"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呢?你不是已经把一切都交付给我了吗......"

我流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狭窄的山路上,随处可 见裸露的树根。我让你走在前面,自己则步履艰难地跟在后头。

这一带的树丛显得更加茂密,空气凉飕飕的,到处都是小溪谷。突然,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我俩今年夏天才刚认识,你就对我如此顺从。那么,你对你的父亲,对包括你父亲在内的任意支配着你的人,岂不是更加百依百顺?......

"节子,如果你真是这样的话,我会更喜欢你呢。等我的生活安定下来,就一定会去迎娶你的。在那之前,暂时像现在这样待在你父亲身边也好......"

我自言自语地说着,随即又突然拉住你的手,仿佛在征求你的同意。你任由我拉着手。我们就这样手拉着手, 站在一片溪谷前面。这片小溪谷在我们脚边深深地往下陷。阳光好不容易才透过无数枝丫交错的灌木丛,斑驳地洒落在谷底的凤尾草上。这些细碎的阳光在穿行途中,随着若有若无的微风轻轻摇曳,时隐时现。我们沉默不语,悲伤地凝望着眼前的景象。

两三天后的某日傍晚,我在餐厅看到你和前来接你的父亲一起吃晚餐。你背对着我的姿态显得很不自然。你此刻的神态和举止,想必是因为父亲在旁边而下意识地流露出来的,却让我觉得你仿佛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小姑娘。

"我就算喊她的名字......"我喃喃自语,"她也不会回头看我一眼吧。就好像我不是在喊她一样......"

当天晚上,我百无聊赖,独自一人出去散步回来,又在寂静无人的旅馆后院徘徊了很久。山百合散发着芬芳。 我茫然地望着旅馆里还透出灯光的两三扇窗口。不久,似有薄雾笼罩下来。窗里的灯光仿佛对这薄雾感到畏惧似的,一盏接一盏地熄灭了。整栋旅馆陷入一片漆黑。就在这时,传来"嘎吱"一声轻响,一扇窗慢慢地打开了。 一个穿着玫瑰色睡衣的少女静静地倚靠在窗边--那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