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罗马的遗产

【预购】罗马的遗产

售价
RM94.40
优惠价
RM94.40
售价
RM11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理查德·詹金斯 Richard Jenkyns

译者:晏绍祥、吴舒屏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1月

ISBN:9787208130678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 罗马人丢失了一个帝国,却赢得了整个世界;从基因上了解西方,重新发现古典传统的价值。  

☆ 理查德·詹金斯、A.T.格拉夫顿等14位世界知名古典学家,15个专业视角,共同探讨罗马如何形塑当今世界!


内容简介

政治源于希腊,戏剧模仿希腊,连哲学都是拾希腊人的牙慧?罗马只是文化上的二道贩子?“希腊罗马”并称,实在是历史的误会?关于罗马的一切,你全错了!

  

罗马法昭示着平等与自由、公平与正义;罗马城、雕像艺术深刻地改变着人类心灵的丰盈;拉丁字母成为拉丁语留给世界最突出的宝贵遗产……我们都是希腊人,但我们也都是罗马人。《罗马的遗产》从法律、艺术、戏剧、诗歌等多个角度探讨古罗马留给现代世界的宝贵遗产,以及它如何形塑、改变现代生活,深富启发与洞见,堪称经典!

作者简介

[英] 理查德·詹金斯(Richard Jenkyns)主编

牛津大学玛格利特女士学院研究员,古典传统讲座教授,除主编《罗马的遗产》之外,还著有Virgil's Experience: Nature and History - Times, Names and Places(1998)、 A Fine Brush on Ivory: An Appreciation of Jane Austen(2007)、

God, Space, & City in the Roman Imagination(2014)等。

 

晏绍祥 译

1962年生,历史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世界古代中世纪史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先后出版《古典民主与共和传统》、《古典历史研究史》、《荷马社会研究》等专著,译有《罗马的遗产》、《古代世界的政治》、《罗马共和国政制》、《外族的智慧》等,在专业刊物发表各类学术论文多篇。

 

吴舒屏 译

史学博士,辽宁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世界史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世纪史、基督教会史和拜占廷史。主要译作有《罗马的遗产》、《牛津欧洲史》、《秘史》等。

目录

译者序
前 言
章 罗马的遗产…………理查德·詹金斯 
第二章 古典文献的流传……R.H.罗斯 
第三章 中世纪………………查理· 戴维斯 
第四章 文艺复兴时代………A. T. 格拉夫顿
第五章 维吉尔………………贾斯帕· 格里芬 
第六章 牧歌…………………理查德· 詹金斯 
第七章 贺拉斯、奥维德等诗人……查理· 马丁代尔 
第八章 讽刺诗………………J. P. 苏利文 
第九章 戏剧…………………戈登· 布拉登 
第十章 修辞学………………乔治·A. 肯尼迪 
第十一章 艺术………………杰弗里· 韦维尔 
第十二章 建筑………………戴维· 瓦特金 
第十三章 语言………………吕贝卡· 波斯奈
第十四章 法律与法学………罗伯特· 芬斯特拉 
第十五章 罗马城……………尼古拉斯· 蒲赛尔 
译者对照表

试读

第一章 罗马的遗产

理查德· 詹金斯

本书的主题之所以是罗马留给后代的遗产,是因为罗马人也是第一个用从另一个文化核心继承来的遗产构建罗马自身文明的民族。罗马所有的文学和艺术作品都处在希腊的影响下,他们的著名诗人也特别强调这一点。贺拉斯说(《书信集》,第2 卷第156 行以下),被征服的希腊把她那粗鲁的征服者变成了被征服者,并把艺术带给了那未开化的拉丁姆。罗马最伟大的诗人在他的杰作中给希腊人的成就以非常高的评价。在《埃涅阿斯纪》的关键之处,维吉尔让来自福地的安奇塞斯的阴魂向还未出生的罗马人宣布,他们将在崇高的艺术和科学方面永远低人一等:“这里还有其他一些人……”这些其他的人就是希腊人,他们将在雕刻、演说和天文上取得更大的成就,但罗马人将在武功和创建良好政府方面超过他们(《埃涅阿斯纪》,第6 卷第847—853 行)。罗马的诗人们很为他们的独创性自豪,但有意思的是,他们又都非常谦虚地说,“我是第一个模仿某某希腊诗人某某作品的罗马人。”贺拉斯公开宣称,是他第一个把阿基洛霍斯和阿尔凯伊奥斯介绍给拉丁人的;维吉尔说,他的灵感来自那第一个把玩叙拉古诗歌的人,那就是说,他模仿的是忒俄克里托斯;普罗波提乌斯声称,他是罗马人的卡里马库斯。

  

因此,人们有时候认为,罗马人实际上只是个模仿的民族,他们在欧洲文明史上的主要作用就是个二道贩子,把希腊人的成就传送到基督教时代。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种观点本身就是罗马人的遗产。在他们中最聪明的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把自豪和谦恭精妙地融合在一起的精神。每个人都承认:罗马人军事上十分伟大(尽管这种承认本身常常伴随着道德上的谴责);很少人否认他们在诗歌创作上的伟大;一般来说,人们也承认,他们在工程、司法和排水系统的设计上超过前人。有些人也许还会给他们更多点荣誉。1821 年,正当“希腊热”的高潮时期,雪莱在他的《希腊颂》的《序幕篇》中这样写道:

  

我们都是希腊人。我们的法律、文学、宗教、艺术,全都可以在希腊人那里找到它们的根。如果没有希腊,罗马这个我们的导师、征服者和我们祖先的家园,将没有什么光明可供播撒,我们也许还是野蛮人和偶像崇拜者。也许比这还要糟……处在停滞而又可悲的社会制度的统治下。

  

这段话肯定了罗马文化的某些价值,但那只是因为他们播撒了希腊人的文明之火。在本世纪,阿诺德· 汤因比仅仅将罗马文明视为希腊文明的一个亚种,是希腊文化在世界国家庇护下的延续。

  

那么,我们也许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罗马人的成就究竟有多大,范围有多广?如果我们要了解罗马对后世影响的程度的话,那我们就得对这个问题给出某种答案。但首先我们应该界定的是“影响”这个词的含义。它包含如下三个层次:

  

决定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影响源是它所影响的事物的基础或者必要条件。没有古典建筑的范例,文艺复兴的建筑是不可想象的;没有古典史诗传统,也不可能有《失乐园》。

  

从属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影响源不构成被影响者产生或存在的基础,但提供了支持或者使其更完善。例如,如果塞涅卡从没有写过悲剧的话,英国的复仇悲剧可能不会有很大的不同,但因为人们意识到有他创作过这类悲剧,所以把它当作一个可能的模仿对象。17 到18 世纪英国人的社会与政治思想无疑是扎根于英国历史与社会的,但它们的表达方式受到了新斯多葛派或者西塞罗哲学的影响。

  

装饰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影响源只是使被影响者的表面更加高雅豪华,或者说,在同样可以从其他地方找到几乎相同的东西的时候,仍将此源作为讨论的出发点或者借口。18 世纪英国下议院的议员们在演说时总是引用古典作家的言论,以证明他曾经受过良好的教育。但实际上引用古典作家的语句并不比引用其他人的话更能表现他的文化素养。当提波洛在威尼斯拉波亚宫殿的墙上画安东尼与克娄巴特拉的时候,他是在描绘罗马的历史。但如果他不知道这个故事的话,他同样会从其他地方找到类似的题材。实际情况也是,他的主人公们所穿的服装很难说符合罗马人的实际。

  

这些区分比较粗略和一般,它们之间的界限也不是那么清楚,但作为一般的指南也许对我们的论述很有帮助。

  

罗马人是第一个、同时也是最后一个把整个地中海沿岸地区统一在一个政权下的民族,并把这个大帝国维持了好几个世纪,这是他们最伟大的历史功绩之一。对这个问题采取道德的评判也许没有什么意义。直到晚近,人性的本质似乎都是:强大的政权总想扩大自己的领土(现在就说这个本性已经消失好像太早了点)。谴责罗马的征服活动几乎就像谴责雨竟然是湿的一样毫无意义。奴隶制扭曲了希腊—罗马世界,但其他的古代社会也是如此,奴役战俘至少比把他们刺瞎或者把他们剥皮要好些。所以,当人们提出奴隶制使希腊人和罗马人变好还是变坏的问题时,问题本身似乎就没什么意义。在解放奴隶方面,罗马人至少比希腊人更积极些。有时候人们提醒我们注意:古代流传到今天的文献,没有一篇是由处在奴隶状态下的奴隶创作出来的,并为人才的浪费和不幸哀叹。这个观点本身不无公正之处,但它忽视了这样的事实:太伦斯、埃庇克泰德、第一位拉丁诗人李维乌斯· 安德罗尼科斯都曾经是他们的主人解放的奴隶。还有,西塞罗的通信所以能保存下来,是因为他的被释奴提罗;贺拉斯所以创作出他的作品,则是因为那个不知名的罗马人解放了他的父亲,并使他几乎发财,从而让他的儿子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