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图书折扣20% / 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预购】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售价
RM54.40
优惠价
RM54.40
售价
RM6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德] 尼采

翻译:孙周兴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5月

ISBN:9787208150188


[product_description]

编辑推荐

本书为尼采经典代表作之一。译者孙周兴为同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主要研究领域为德国哲学、现象学、艺术哲学等。尤其对于尼采思想有长期的翻译和研究。其译文流畅通达,兼具版本考订的学术性和哲学写作的思想性。

 

 

内容简介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是尼采的里程碑式的作品,几乎包括了尼采的全部思想。全书以汪洋恣肆的诗体写成,熔酒神的狂醉与日神的清醒于一炉,通过“超人”查拉图斯特拉之口宣讲未来世界的启示,在世界哲学史和诗歌史上均占有独特的不朽的地位。

书摘 · 插画

尼采(1844—1900),德国著名哲学家,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语言学家、文化评论家、诗人、思想家。主要著作有:《权力意志》《悲剧的诞生》《不合时宜的考察》《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等。

前言

 

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1844—1900年)是汉语世界被读得最多的欧洲思想家。尼采的重要著作屡屡被重译、重版,特别是中期代表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据说已经有超过15个中文译本,可谓前所未有,令人惊叹。

 

尼采书好读,但其实并不好懂。

 

还有,尼采著作量巨大。目前被认为比较权威的科利版《尼采著作全集》(KSA)共15卷,科利版《尼采书信全集》(KSB)共8卷,加上梅特(Mette)等编的《尼采早期著作集》共5卷,三者加起来共有28卷。每卷译成中文约有40万汉字,总共就有近1400万字了。要统统念完,几乎没有可能,也完全没有必要——除非是偏重文献的专业研究人员,一般读者当然不需要把尼采读完。

 

国人自小到大,被一套“力争上游、决不掉队”的竞争教育制度所框定,少年们过度学习(读的是机械刻板教材),青年们烦了读书,成年人则少有自觉读书的。如此一来,实际上少有人真心读书。这事想想好笑,最重视读书的国家最少人读书。

 

但无论如何,对于特定人群来说,尼采还得读,还值得一读。为了节约生命,就要挑着读。就尼采来说,哪些是最有必要读的书?我认为主要有三种:一是《悲剧的诞生》,二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三是《权力意志》。有这三种,够了(如若还要加一本,大概应列入《快乐的科学》)。

 

一、 《悲剧的诞生》是青年尼采在巴塞尔大学当教授时的作品,讨论主题是作为最佳文艺种类的希腊悲剧,说白了,是讨论悲剧之生和悲剧之死的。此时尼采还有不少演讲稿和文稿,生前并未印行,后被收列为《巴塞尔遗著》,内容多与《悲剧的诞生》相关,也有延伸到早期希腊哲学(所谓“悲剧哲学”)的讨论的。我们从中选出几篇有意思和有新见的,以丰富《悲剧的诞生》。如此,《悲剧的诞生》一卷可达20万汉字。

 

二、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可能是尼采著作中最有名的一本,更可以说是尼采著作中最可读、也最不好懂的一本——此书副题就叫“一本为所有人而又不为任何人的书”。此书一开头就提出了骇人听闻的判词“上帝死了”,尼采成熟时期关于“超人”、“权力意志”和“永恒轮回”的核心思想,均在其中得到了传达。又因为此书以文艺手法写成,诗意盎然,是好读不好懂的典范。《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卷有40万汉字。

 

三、 《权力意志》是尼采晚期笔记,是一本未竟之作,这些笔记是为他所谓的“哲学主楼”准备的。尼采雄心勃勃的大书计划(形而上学计划)虽未既,但已有相当成熟的构思。尼采妹妹、施莱希塔等编辑过几个《权力意志》版本,均不理想,且经常受到差评。科利版的编者则以编年顺序来呈现这个时期的全部笔记,主要收在《尼采著作全集》(KSA)的第11、 12、 13卷中,从时间上讲起自1885年4月,迄于1889年1月初。我已经译出的《权力意志》(商务印书馆)其实是科利版的第12、 13卷,未及第11卷,就此而言,完备性仍然是不够的。然而第12、 13卷已经是洋洋百万言,繁芜累赘,许多内容未必有啥意思,需要筛选。故国外已出版了几个“选本”。我参考现有选本,从第12、 13卷中选出精萃部分,又补译了第11卷的部分笔记,编译成中文版《权力意志》精选本,字数节约了许多(但内容仍超出了现有几个外文选本的量),约40多万汉字。

 

如此算来,上列三卷共有100万汉字左右,便是比较得体和比较完备的尼采读物了。我们名之为“尼采三书”。译事严格依据科利版《尼采著作全集》(KSA),原版各式要素均予以保持,包括有时不免繁琐的编者注释。除第一卷(《悲剧的诞生》卷)“附录”部分的《希腊悲剧时代的哲学》一文采用了李超杰教授的译文,《论非道德意义上的真理与谎言》一文是由余明锋博士翻译的,其他译文均由我自己完成。

 

 

孙周兴2015年5月25日记于沪上同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