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黑 2

【预购】灯下黑 2

售价
RM30.40
优惠价
RM30.40
售价
RM3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羊行屮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4月

ISBN:9787218107912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编辑推荐

 

尸家客栈、冥婚、情蛊、龙穴、人脸花、桃木钉、凶路、绣花鞋、闯王宝藏、右眼皮跳、白蛇传说……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有什么根源?
★冥婚真的是跟死人结婚吗?
★“前方事故多发路段”就是凶路吗?
★真的有一种花长着人脸吗?
★现在还有“尸家客栈”吗?
★你知道“一双绣花鞋”的来历吗?
★桃木为什么能辟邪?
★你忽然爱上一个人时,请注意:你可能被下了“情蛊”!
★李自成宝藏究竟有多值钱?
★“龙穴”是如何形成的?
★项羽为什么要烧毁阿房宫?
★为什么西安古城有一个角是圆的?

 

 

内容简介

尸家客栈、白蛇传说、冥婚、情蛊、龙穴、人脸花、桃木钉、凶路、绣花鞋、闯王宝藏、右眼皮跳……

《灯下黑》,又名《中国异闻录》,是“悬疑怪才”羊行屮继《泰国异闻录》畅销10万册后的*作品,讲的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异闻、怪事。那些你原本以为天经地义的事,也许并不像你认识的那样……
“异途行者”南晓楼、月无华再度启程,揭秘华夏文明古老的异闻、怪事!

 

书摘 · 插画

羊行屮(chè):

本名姜波,生于羊年羊月,羊行草上,适得其所,是为羊行屮,人称“羊叔”。  因出版“异域密码”系列的《泰国异闻录》《印度异闻录》《日本异闻录》《韩国异闻录》等作品,在业内有“悬疑怪才”之称,自称“最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书摘 · 插画

灯下黑 2

目录

第一章 异途行者
第二章 红尘宾馆
第三章 丛林守护者
第四章 冥婚
第五章 寻龙
第六章 凶路
第七章 秦淮祟影
第八章 天空之城

 

试读

贡城到金陵三千多里地,按照导航设定的路线,大概需要20个小时。我和月饼开到沪渝高速,在休息区补了个觉,醒来时已经晚上八点多,索性去餐厅吃点东西祭祭五脏庙。

 填饱肚子已经十点多,想到还要开夜车,月饼去超市买烟、红牛,我溜达着消食儿。休息区停了不少大货车,司机们三五成堆摆着龙门阵。无非是“几点上路”、“哪个路段闹鬼”、“哪个休息区特别邪性,厕所经常听到哭声”、“小情侣高速路兴之所至车震被发现”、“前几天连环车祸特别惨烈”之类的话题。

  其实在高速路修建过程中,很多地段会破坏堪舆格局,导致地气与人气相冲,产生影响。比如高速路正好贯穿地势格局白虎位的虎睛,开车路过时会感到头晕目眩、精神恍惚;如果高速路横断朱雀位的雀爪,就会有特别兴奋、体热如火的异状。这也是为什么某些高速路段明明可以直接修筑通过,偏偏绕了个弯,在这个位置安放塑像、建造花池,或者修高架桥跨过的原因。

  中国华东某省有条特别邪乎的高速路,某一路段常年大雾,是事故高发区。后来道路维修时,工人从辅道旁挖出一具缺胳膊少腿儿的骷髅,骨架有严重撞裂痕迹。估计是夜间横穿高速的行人被撞飞,肇事司机逃逸,撞断的肢体被后来路过的车辆碾成肉沫,黏在车胎、底盘带走了。说也奇怪,自此这个路段再没出现过大雾。

  这种路段,统称为“凶路”。

  有经验的司机经过凶路时,都会往窗外扔几张卫生纸、盛着水的饮料瓶子、点着的香烟,当做纸钱、素酒、香烛做供奉,保得一路平安。

  司机们东拉西扯地聊着,我听了一会儿再没什么新意,回车里坐在休息区打盹儿,月饼拎着东西上了车。我们面对面喝着红牛,谁也没说话。

  想想也是,与其坐着分析,不如着手行动。那个天杀的李文杰总不能这会儿推开车门,满脸堆着笑说“哎哟,两位,我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

  一罐红牛进肚,困劲儿熬过去了,我拿着钥匙进了驾驶室。月饼睡不着,坐在副座陪我唠嗑解闷儿。

  “南瓜,阴气最重的地方是哪儿?”月饼支着下巴找音乐。

  “坟地?”

  “亏你还号称懂点什么。每天高速路上都会撞死各种生灵,自然阴气最重。喏,这条路像不像通往地府的黄泉之路?”

  此时,高速公路的车已稀少,路中央隔离带的反光牌映着灯光,延伸至夜幕深处。偶尔几辆车呼啸而过,尾灯闪烁,越行越远,像是指引游魂进入地府的冥车。连绵起伏的群山静静地盘踞在公路两侧,突兀的岩石仿佛随时都会崩塌砸落。

  我轰着油门骂道:“月公公,你丫的乌鸦嘴就不能消停消停?”

  月饼“哈哈”一乐:“心魔自祟。”

  “人吓人,吓死人!”

  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段路是我人生中经历的最恐怖的一条路。

  “南少侠,这都一个多小时了,才开了八十多公里,”月饼摸着鼻子,“就你这速度,准备在车上跨年?”

  我老脸一红:“最近赶稿子电脑用得多,视力有些下降。”

  正说话间,又一辆货车准备超车。我侧头一看,货车拖挂蒙着帆布,鼓鼓囊囊不知道运送什么东西,副驾驶座的女人正好也在看着我,看来是夫妻俩做运输生意。

  两车速度差不多,处于相对静止状态,女人面容看得真切,还颇有两分姿色,我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女人贴着玻璃冲我微微一笑,货车一个油门超了过去。

  我心里有些奇怪,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又想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继续本着“宁让一分钟,不争六十秒”的安全原则,慢悠悠开着。

  月饼闭目养神,嘴上也没闲着,不住地说着“看来正月十五也要在路上过了”、“这速度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大全”云云,倒也没有真得催我开快些。这时后面由追上来一辆货车,强光闪了几下,我把车开到中道,让出左道方便对方超车。

  货车超过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手一哆嗦,房车如同脱缰野马,斜斜扎向应急车道。

  我急忙狠踩刹车。“吱嘎”,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车头在即将撞上防护栏的时候堪堪停住。

  月饼身体受惯力往前一冲,被安全带绷了回来:“打瞌睡了?”

  我死死抓着方向盘,冒了一身白毛汗,大口喘着气,车玻璃笼了一层白雾。

  “月……月饼,我看到了一辆车。”

  “废话,高速公路难不成看到飞机?”

  瞬间的刺激让我的脑子有些刺痛,我又使劲喘了几口气,回忆着刚才看到的画面:同样的货车,蒙着同样的帆布,同样的女人,同样的笑容……

  “我的意思是,我看到了相同的一辆货车超过咱们两次。”

  月饼扬了扬眉毛:“同一辆车,两次?”

  我点了点头,脖颈僵硬地“咯咯”作响。

  又一辆货车呼啸而过,虽然速度极快,但是那一刻,眼前的景象宛如慢动作重放。

  还是那辆车,还是那个女人!

  我惊得手掌摁着车玻璃,在雾气里留下一张清晰地掌印。我定定地看着掌印,终于想到刚才为什么觉得不对劲了。

  那个女人贴着车玻璃对我笑的时候,玻璃上并没有呼气留下的白雾!

  “是这辆车?”月饼指着远去的货车,原本红色尾灯忽然变成绿色,在夜幕里留下两道飘忽不定的绿影,如同跳动的鬼火。

  “你怎么知道?”

  月饼指着后视镜:“它又从后面过来了。”

  我顺着后视镜看去,一道模糊的车影由远及近,车灯颜色由绿转黄,照亮了前方的一个警示牌--“高危路段,谨慎驾驶。”

  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女人端坐在副驾驶,侧头望着窗外。驾驶座,根本没有人!

  这次看得真切,我反倒不害怕了,心里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变形金刚?!

  “应急车道停好,打开双闪灯,我下去看看。”月饼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往前跑了几步,站在应急车道举起手机。那辆货车驶过时,手机闪光灯亮起。

  我把车并入应急道,正准备下车时,挂在反光镜上的佛珠忽然动个不停。我握着佛珠想要让它停下来,佛珠却在手心跳动得厉害。这时,我从反光镜里看到休息舱坐着一个模糊的人影,缓缓起身,笔直地向我走来。

  我急忙打开车厢灯,心脏如同被一根针刺穿,疼出一身冷汗。

  反光镜里,那个女人低着头,长发半遮着脸,站在我的身后!

  她慢慢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泛着灰青色,嘴角挂着笑:“你是来陪我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