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黑 3

【预购】灯下黑 3

售价
RM30.40
优惠价
RM30.40
售价
RM3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羊行屮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ISBN:9787218114408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 “悬疑怪才”羊行屮熬白了头发,累积百万册畅销书奉献!
★正版《中国异闻录》,“异域密码”之后的全新作品,同样的作者,同样的主角,延续《泰国异闻录》《印度异闻录》未完的故事!
★带你深入中国民俗的骨髓,那些流传至今的传说,背后有怎样的爱恨绝唱:大佛流泪、蛇图腾、尸家客栈、冥婚、绣花鞋、牛头马面……

  

内容简介 

《灯下黑》,又名《中国异闻录》,继《泰国异闻录》畅销10万册后,“悬疑怪才”羊行屮用全新作品《灯下黑》带你深入领略中国民俗的骨髓,那些流传至今的传说,背后有怎样凄美、动人的爱恨绝唱?
你原本以为天经地义的事,并不像你认识的那样:冥婚真的是跟死人结婚吗?“前方事故多发路段”就是凶路吗?桃木为什么能辟邪?成吉思汗陵真的没找到吗?牛头马面跟黑白无常的分工有什么不同……  
“异途行者”南晓楼、月无华再次开启作死的探秘之旅,他们的身世即将揭晓!

 

作者简介

羊行屮(chè)

本名姜波,生于羊年羊月,羊行草上,适得其所,是为羊行屮,人称“羊叔”。因出版“异域密码”系列的《泰国异闻录》《印度异闻录》《日本异闻录》《韩国异闻录》等作品,在业内有“悬疑怪才”之称,自称“最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目录

第一章 人鱼传说
第二章 西夏死书
第三章 夜哭郎
第四章 黄金家族(上)
第五章 黄金家族(下)
第六章 白发石林
第七章 酒娘

试读



  唐朝,开元盛世,正是“纸香墨飞,词赋满江”的文豪辈出年代,文人都以能写出一首传世名诗为荣。酒馆、客栈、青楼更是留出一面白壁,供诗人即兴挥墨。若诗写得好,不仅酒肉白吃、客栈白住,青楼女子也会青睐有加,共度良宵,诗人在温柔乡缠绵数日,临别时赋诗一首,不但使青楼女子身价倍增,更是一段缠绵悱恻的千古佳话。

  酒娘本姓曹,生于辽东苦寒之地。曹父有一手家传的酿酒手艺,倒也家境殷实,收入颇丰。按说这日子过得不错,可是曹父偏是个有匠心的酿酒师,总是对所酿美酒不满意。辽东虽说物产丰实,酿酒材料应有尽有,可是天气极寒,酿酒周期太短,水质又冷,酿出的酒浆烈而不醇,浓而不香。

  曹父索性变卖家产,带着妻儿走南闯北,寻找酿酒佳地。他们路过汾州(今山西汾阳),发现此地四季分明,粮食丰厚,水肥土沃,正是绝佳的酿酒场所,于是定居此处,专心酿酒。

  靠着多年酿酒所得家产,曹家收粮买料,酿了五年酒,却不卖一两半钱。邻里不解,这样光买不卖,再大的家产也撑不住几年。曹父总是摸着封酒的阴窑,笑而不语。

  直到五年后的农历四月二十一,子夜时分,曹父突然惊醒,探着鼻子闻了片刻,猛地一拍大腿,喊了一声“成了”,匆匆披了件套褂直奔酒窑,捻起一撮墙根土,用舌尖舔了舔,仰天大笑:“曹家古法酿酒,失传百年,今日终于让我破解,无愧列祖列宗!”

  第二日,曹父郑重地打开一封木盒,取出黄豆大小的五粒药丸,埋于酒窑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留一粒放在手中,对着窑门三叩九拜,念叨着祭祀酒神的敬语,这才开窑取酒。

  泥土密封的窑门打开,顿时酒香扑鼻,随风四散,方圆十里都能闻到这股异香。窑子里的酒坛原是陶土坛子,经过酒浆的多年浸淫,竟然晶莹剔透,宛如琥珀。

  围观邻里肚子里的酒虫早就蹦达不停,起哄请曹父快快开坛,否则就动手抢走了。邻里玩笑虽说粗俗,可也是对曹家美酒的认可。曹父笑吟吟地摆摆手,把药丸捻碎倒进小竹筒,郑重地交到酒娘手中:“此为曹家传下来的千年酒引,凡酒洒进一点儿小沫,立成佳酿圣品。咱们曹家的酒,那可就是能位列王母娘娘蟠桃会的仙品。为了不让酒有污浊之气,需由处子之身进窑调入酒中。去吧,每坛倒入一丁点儿即可。”

  酒娘年级尚小,哪懂得什么是“处子之身”?邻里粗俚的笑声让她多少有些明白,红着脸进了酒窑。众人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等着,曹父更是搓着手面色紧张。足足过了三炷香时间,酒窑里忽然酒香大盛,只是闻闻就满口生津,唇齿留香。

  几个酒量差的满脸通红,踉踉跄跄地跌倒在地,胡乱说着醉话“好酒”,引得众人哄然大笑。

  酒娘顶着满头尘土怯生生地钻出来,曹父一把抱起她,抛在空中稳稳接住,转身对众人说道:“今天曹家美酒开窑,诚邀邻里乡亲品尝。”

  此话一出,几个精壮小伙跑进酒窑,抬出几坛美酒,分与众人开怀畅饮。

  村里教书的老秀才砸吧着嘴:“曹师傅,这么好的酒,该有个好名字啊。”

  “曹某才疏学浅,还望先生赐教。”

  老秀才指着远山一片杏树:“此时杏花刚开,依在下愚见,就叫‘杏花村’,如何?”

  “好!就叫杏花村。”曹父舀了一碗酒递给酒娘,“把酒喝了。”

  酒娘绞着衣角,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辣……我不喝。”

  “你还要继承为父手艺,怎能不会喝酒。”

  酒娘捧着碗抿了一小口,霎时间嫩脸通红,剧咳不止。

  “哈哈……”众邻里和曹父捧腹大笑。



  如此过了几年,“杏花村”的名号越来越响,曹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富户,酒娘也出落成明眸皓齿的美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闻名十里八乡,还夺得当地的“花魁”。

  酒娘把花魁奖励的钱财,全都捐与私塾,供贫苦孩子识字读书。乡间邻里提起酒娘和曹家,无不竖起大拇指。提亲的媒婆快把曹家门槛踏破了,偏偏无论是官宦子弟还是秀才商贾,酒娘都看不上。曹父疼爱女儿,也由得她性子,曹母反倒是经常唠叨:“再嫁不出去,就在家里成了老姑娘,看谁要你?”

  酒娘嘟着小嘴撒娇:“那就陪在爹妈身边一辈子好了。”

  这年清明,酒娘在酒铺卖酒,进来一个身材高大、风尘仆仆的书生,打了一壶酒仰脖灌下,大呼“好酒”,解开包裹取出文房四宝,在白壁上挥毫而就--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酒酿默念这首诗,心中一动,看书生的眼神多了一丝别样情愫。

  书生写罢诗,扔下毛笔,又打了几壶酒,转身离去。

  酒娘急忙追出:“你……你还没给钱呢。”

  书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指了指墙上的诗:“傻丫头,单凭这首诗,每天就能多很多顾客,区区几瓶酒钱算得了什么?我的脑袋就是钱,我就在这里住下了,以诗换酒如何?”

  “原来是个呆子。”酒娘心中暗嗔,再读那首诗,愈发觉得情景、韵味、平仄、韵脚恰到好处,实属佳作,忍不住心生欢喜。

  再看书生已经走至街头,酒娘跺脚喊道:“你叫什么名字?你还会来么?”

  “我姓羊,羊肉的羊。”书生喝了一大口酒,衣袖擦着嘴角,“我本浪荡笑天涯,日月做马夜为家。你们家的酒好喝,我就不走啦。”

  酒娘的俏脸没来由飞起一抹红晕,心头小鹿乱撞,痴痴望着书生背影。

  “哦,对了!丫头,我喜欢你。待你长发及腰,待我功成名就,娶你可好?”

  “啊!”酒娘哪曾见过这等莽撞之人,捂着脸回了酒铺。

  那一日,酒娘心思纷乱,总出现书生依壁写诗的幻觉,几次酒钱都算错了,只是盘弄着头发,心中暗自思量:“还差两寸就长到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