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爸爸:女人一定要有钱

RM27.86 RM39.80

作者:[美] 金·清崎

翻译:灵思泉、朱建英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9月

ISBN:9787220102936

库存量: 已售罄,确认库存请联系客服【轩轩】

订购量:

内容简介

金·清崎是《富爸爸穷爸爸》的作者罗伯特·清崎的妻子。1989年,她从一套两室一卫的出租屋开始了房地产投资生涯,到37岁时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今天,她的房地产投资公司管理者数百万美元的资产,为她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在金·清崎看来,世上的男人只有三种:好男人、坏男人和平庸的男人,世上的投资也只有三种:好投资就像好男人,你不用费心就能得到稳定的收益;坏投资就像坏男人,你得时时盯着才能不会赔本,还能得到意外的回报;而平庸投资就像平庸男人,不会闯什么祸,但你也别指望得到什么回报。你只会遇到三种男人,你只有三种赚钱的路可以选择!

 

本书中,金·清崎讲述了她的亲身经历,教你如何利用女人的天赋,分清“平庸男人投资”,稳住“好男人投资”,积极掌控“坏男人投资”,让你彻底明白《女人一定要有钱》,让你亲身体验女人投资会成功!

金·清崎是《富爸爸穷爸爸》的作者罗伯特清崎的妻子。1989年,她从一套两室一卫的出租屋开始了房地产投资生涯,到37岁时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今天,她的房地产投资公司管理者数百万美元的资产,为她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第一章 和姑娘们聚餐

 

我是一个傲视一切的女人。

杰奎琳·肯尼迪·奥纳西斯

 

我喜欢纽约,它真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美妙城市,如此充满活力、如此热闹,永不停息。我在时代广场附近的第51大街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街上热闹如昔,挤满了行色匆匆的商务人士,兜售手表、钱包和烤栗子的街头小贩,逛街的路人和饥肠辘辘赶去吃饭的男人和女人,我也正要去吃午餐。司机问:“去哪儿?”

 

“广场饭店。”我回答。这是一个美好清新的日子天空蔚蓝,微风轻拂,空气微凉。

 

车程比我预计的要短。“5.7美元。”到达饭店大门后司机说。跨出出租车时,我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从凤凰城风尘仆仆地赶到纽约,就为了赴这场聚会。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老实说,我 甚至不确定一起吃饭的到底都有谁。我隐约地感觉到,这次聚会,要么十分精彩,要么是白跑一趟。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我绝对不会无聊。

 

两个月前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

 

嗨!姑娘们:

一切安排妥当!我们已确定了聚会日期、时间和地点,就定于3月22日中午12点,在纽约广场饭店!从火奴鲁鲁到纽约

是的,时代变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见你们,听你们的故事。

爱你们的 帕特

 

帕特是我在夏威夷大学时的好朋友。我们在一次哲学课上相识,并做了一年的室友。我们已有近20年没见面了,帕特提出,是我们“夏威夷帮”重聚的时候了。

 

我们“夏威夷帮”由6个关系亲密的女生组成,我们都是在火奴鲁鲁那段“令人难忘的”日子里认识的。那时我们年轻、单身、无忧无虑。

 

不知道帕特是怎么做的,但她确实做到了!她找到了我们5个人(我们分散在美国不同的城市),为“夏威夷帮”的重聚制定计划,选定地点,并定下时间。我们彼此之间几乎失去了联系,所以聚会可不容易!而且有几个人已经结婚,改了夫姓。我们全都离开了火奴鲁鲁。我自己就搬过好几次家,估计其他几位也是。但帕特,这位“组织者小姐”,不可思议地使聚会梦想成真。

 

我们上一次聚会是20年前在火奴鲁鲁。当时我们刚刚踏上职场,对未来抱着不切实际的梦想。在那里我们共度了成长的岁月。真想看看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她们生活得如何。

 

我踏上饭店入口的红地毯,门童为我拉开了大门。当我迈进饭店大厅时,时间仿佛停滞了,我立即认出了站在我3米开外的帕特和莱丝莉。帕特打扮得无可挑剔,甚至当她脱下帽子时,头发也纹丝不乱。衣服搭配得恰到好处,崭新的靴子与手套相得益彰,每一处细节都一丝不苟,她一贯如此。她让我想起了电视剧《妙人妙事》中一丝不苟的费利克斯·安格。

 

帕特对每件事都高标准、严要求,所以那天她提前将近一小时就到了。她要确保万无一失。是的,帕特是一个天生的组织者。当然,有时她对细节的吹毛求疵也让人抓狂。

 

莱丝莉站在帕特旁边,显然,她仍是一位艺术家。身穿一条层层叠叠、五彩缤纷、蓬松的长裙,鲜艳的印花衬衫,背心,围巾,大号的外衣洋洋洒洒,和帕特的干净利落简直是两个极端。莱丝莉看上去就像刚刚乘风而来,肩上还背着一个巨大的包,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作为艺术家,莱丝莉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她给人轻狂不羁的印象,实际上却非常聪明。如果她要了解一幅画着19世纪某幢建筑的作品,她就会研究这幢建筑的历史、时代背景,以及那个时代的艺术家和他们的绘画风格。她热爱艺术,并全身心地投入。

 

热烈的拥抱之后,我们3个立即开始叽叽喳喳地聊个不停。不知不觉20分钟过去了,贾妮斯飞也似的冲了进来。她似乎是直接从西海岸飞过来的,上气不接下气,头发乱糟糟,一看到我们,她就尖叫起来:“见到你们真是太棒了!真不敢相信我们能在纽约重聚!路上堵得厉害,我的会议又拖了点时间。天气真不错啊!”

 

贾妮斯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串。帕特、莱丝莉和我一声不吭地相互点点头,心照不宣,有些事有些人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就像我们认识和喜欢的贾妮斯,她总是风风火火,说起话来像在打机关枪,而且永远不会静悄悄地进门。

 

聊了一会儿,我们4个人向负责导座的女服务员走去,这时,帕特的手机响了。“真遗憾,”我们听到她说,“看来你得干到晚上了。我知道你尽了力,我会把情况都告诉你的,保重。”

 

“特蕾西来不了了,有个项目她忙了一个月,就快结束了。本来已经完工了,但今天上午她老板将项目作了重大的改动,所以她走不开。”帕特向我们汇报道。“告诉你们吧,特蕾西全身心地工作,已经做到了公司高层。但遗憾的是,像今天这样,她不得不将工作放到生活之上。她说她真想到这里来。”

 

莱丝莉问:“她住哪里?”

 

“芝加哥,她在一家大型的手机公司工作。”帕特回答。

 

服务员将我们带到了餐桌前。帕特订了一张靠角落的桌子,棒极了。她还在每个座位前放了一小盒果仁巧克力,这唤起了我们对夏威夷的美好回忆。更让我们感到惊奇的是,在每个人的座位前,她还放了一个相框,里面放着我们20年前在火奴鲁鲁最后一次聚会时的照片。我们都觉得,这必将是一次令人难忘的聚会。

 

看着照片,我们似乎觉得自己容颜未改。“我敢肯定,当年的泳衣现在还合身。”贾妮斯不无讽刺地说,我们喟然而叹。

 

“玛莎呢?她会来吗?”服务员倒水时我问。“她很想来,但临行时取消了。她妈妈身体不好,她不放心将妈妈一个人留在家里3天。据我所知,她爸爸去年过世了,玛莎没有兄弟姐妹,现在家里只有她和她妈妈两个人了。她让我转达她的问候。”帕特回答。

 

“6个来了4个,很不错了。”贾妮斯说。

 

这时,服务员一手拿着香槟酒桶一手拿着冰镇香槟走了过来,帕特考虑得可真周到。服务员摆好酒杯,打开香槟,为我们一一斟上。

 

“我们来干一杯!”帕特提议,“为我们这么多年美好的友谊。”

 

我们相互碰杯,一饮而尽。

 

之后,我们开始了悠闲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