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PPN以及疫情影响下,快递服务可能会有延误1-2工作天 / 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富爸爸:投资指南 - 文轩书苑

富爸爸:投资指南

售价
RM54.40
优惠价
RM54.40
售价
RM6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美] 罗伯特·清崎、[美] 莎伦·莱希特
翻译:萧明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9月
ISBN:9787220102981

内容简介

投资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含义,事实上,富人、穷人、中产阶级的投资截然不同。本书旨在为希望成为富有投资者,希望像富人那样投资的人提供长期的指导。正如书名所示,这是一本指南,无法提供保证……我的富爸爸同样没有给我什么保证,却给了我有力的指导。

——罗伯特·清崎

 

我们将投资计划分为三种:一种是安全的投资计划;一种是舒适的投资计划;一种是富有的投资计划。本书将帮助你透视成功企业家的投资计划。

——莎伦·莱希特

 

继《富爸爸穷爸爸》之后,清崎用简单的语言分析了非常复杂的专业投资问题,旨在指导更多的人成为富有的投资者。通过阅读本书,你不仅可以获得有力的投资指导,还能增长投资的智慧,早日走上财务自由之路!

 

本书为你揭开:

★ 富爸爸的基本投资原则

★ 如何降低投资风险

★ 富爸爸的十大投资者控制

★ 如何将劳动收入转为被动收入或证券收入

★ 如何成为终极投资者

★ 如何将创意转变为数百万美元的生意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美] 罗伯特·清崎

生长在夏威夷,是第四代日裔美国人。他出生在夏威夷一个教师家庭,大学毕业后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作为军官和舰载武装直升机飞行员,被派往越南战场。

 

1977年,罗伯特·清崎创建了一家生产尼龙钱包的公司,开始自己的商业生涯,并大获成功。后来,他经历了三次商海沉浮。1985年,第三次成为百万富翁后,他离开商界,与人共同创建了一家商业教育公司,教授商业和投资课程。他主持理财和投资教育的课程,并通过有线广播电视网在全美播放。他还发明了一种教育玩具——“现金流”游戏,帮助人们学会原本只有富人才懂的金钱游戏。

 


[美] 莎伦·莱希特

一名注册会计师,又是玩具业和出版业的经理和咨询专家。她参与创造了电子书——《会说话的书》,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青少年的教育事业。她与清崎一起创作了《富爸爸穷爸爸》,将注意力转向现行教育体制所忽视的财商教育上,帮助人们提高财商,改善财务状况。

第1章 我该投资什么

1973年,我结束越南之行回家。所幸的是,我被派驻离家较近的夏威夷基地而不是东海岸基地。在海军陆战队航空站安置妥当后,我给迈克打电话,同他约好时间与他的父亲也就是被我称为“富爸爸”的那个人共进午餐。迈克急着让我看他的新房子和刚出生的小宝宝,因此我们约定下一个周六去他家吃午饭。当迈克派来接我的豪华轿车停在我们基地的单身军官营地时,我忽然意识到从1965年我们高中毕业以后,已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

 

“欢迎回来。”当我迈入铺着大理石地板的门厅时,迈克冲我说。抱着他7个月大的儿子,迈克全身上下都焕发着光彩:“真高兴你能平安回来。”

 

“我也是。”我边回答边望着迈克身后那波光粼粼的蓝色太平洋,轻柔的浪花正悠闲地冲刷着屋前的白沙滩。他的新家真是美极了!这是一幢热带地区典型的宅子,兼具夏威夷新旧生活的优雅与魅力。漂亮的波斯地毯,高大的墨绿盆景,被房子三面环绕的大游泳池,第四面则是大海。房子非常宽敞、通风,加上最美丽的细节修饰,堪称迷人的海岛生活的典范。它与我想象中夏威夷的奢华生活不谋而合。

 

“看看我的儿子詹姆斯。”迈克说。

 

“哦,”我惊了一下,这幢房子令人吃惊的美丽使我陷入遐想。“多可爱的孩子啊。”我说了一句任何人看到新生婴儿时都会说的话。当我手舞足蹈扮着鬼脸逗弄这个神情茫然的小家伙时,我的思绪却仍然处于这8年巨大变化的震惊之中。此刻我住在军事基地破旧的营房里,和另外3个邋遢的酒鬼飞行员共住一屋,而迈克呢,却和他美丽的妻子、刚出生的儿子住在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中。

 

“进来吧,”迈克说,“爸爸和康妮在露台上等我们呢。”

 

午餐很丰盛,由专职女佣随侍左右。我享受着美味佳肴,欣赏着美丽的风光,而此时我那3个室友可能正在乱糟糟的军官饭厅里就餐。因为是周六,基地的午餐很可能就是劣质三明治和一碗汤。

 

轻松愉快的叙旧之后,富爸爸说:“你看,迈克的企业经营得很成功,投资获利良好。我们在过去两年赚的钱比我头20年赚的还多。第一个100万最难赚,这种说法真的很有道理。”

 

“那么,生意一直不错吧?”我问,想进一步了解他们怎样如此迅速地积累财富。

 

“生意很好,”富爸爸说,“新型波音747客机把世界各地的大量游客带到夏威夷,想生意不好都不行。但我们真正的成功是我们的投资而不是生意,迈克在管理这些投资。”

 

“祝贺你,”我对迈克说,“干得好。”

 

“谢谢,”迈克说,“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因为是爸爸的投资方式在真正起作用。我只是按照这些年他教给我们的做生意方法和投资方法去做而已。”

 

“现在终于有了回报,”我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你能住在这个城市最富有的社区。你还记得我们是穷孩子的时候,夹着冲浪板,躲躲闪闪地奔跑于富人的房子之间,想要跑到海滩上的情景吗?”

 

迈克笑了。“是的,我记得。我还记得被那些吝啬的有钱人追赶的情景,现在我也成了赶孩子的吝啬的有钱人了。谁能想到你和我会住在……”

 

他忽然意识到他的话不对头,便停了下来。他想起了只是他自己住在这儿,而我还住在海岛另一面破旧的军营里。

 

“对不起,”他说,“我……不是想说……”

 

“不必道歉,”我微微一笑,“我为你高兴,看到你这么富有、这么成功,我很高兴。这是你应得的,因为你花了时间学习怎样经营企业。再过两年,我和海军陆战队的合同期满后,我就会走出军营。”

 

富爸爸意识到迈克和我之间的尴尬,便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他做得比我好,我为他感到骄傲,为我的儿子和儿媳感到骄傲。他们是很好的团队,挣得了他们拥有的一切。现在你也从战场上回来了,该轮到你了,罗伯特。”

 

能跟着你们一起投资吗

“我想和你们一起投资,”我急切地回答,“我在越南时存了3000美元,我希望在花掉它之前能用它投资。我能和你们一起投资吗?”

 

“嗯,我会给你介绍一个很不错的股票经纪人,”富爸爸说,“我肯定他能给你一些好建议,甚至可能教你一两个投资窍门。”

 

“不,”我说,“我想投资你们所投资的项目。好啦,你们知道我认识你们多久了。我了解,你们无论干什么,投资什么,总会有回报。我可不想去找一个股票经纪人,我想和你们一起做生意。”

 

房间里一阵静默,我等待着富爸爸或是迈克的回应,但这种静默渐渐令人紧张起来。

 

“我说错什么了吗?”最后我问。

 

“没有,”迈克说,“我和爸爸正在投资一些令人兴奋的新项目,但我认为你最好还是先和我们的一个股票经纪人谈谈,然后和他开始投资。”

 

又是一阵静默,只有佣人收拾桌子时杯碟发出的叮当声。迈克的妻子康妮起身告辞带着孩子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我不理解。”我说。转身面向富爸爸,我继续说道:“这些年当你们创建企业时我一直按照你的建议在做,但现在我一无所有。你说我该上大学,我就去上大学;你说一个年轻人应该为他的祖国而战,我就去参军打仗。现在我已经足够大了,终于有一点钱可以投资了,但当我说要跟你们一起投资时,你们就这样犹犹豫豫。我真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要给我泼冷水——是想冷落我还是想把我推开?难道你们不想我也像你们一样富有吗?”

 

“这不是泼冷水,”迈克回答,“我们也从未冷落你或不希望你富有,而是因为现在事情不一样了。”

 

富爸爸缓缓地点了点头,默默地表示同意。

 

“我们很乐意和你一起投资我们所投资的项目,”富爸爸最后说,“但那是违法的。”

 

“违法?”我难以置信地大声重复,“你们两个在干违法的事吗?”

 

“不是,不是,”富爸爸轻笑道,“我们决不做任何违法的事。以合法手段致富太容易了,用不着冒蹲监狱的危险去做违法的事。”

 

“正因为我们一直遵守法律,所以我们说你和我们一起投资是违法的。”迈克说。

 

“我和迈克做我们现在做的投资是合法的,但你做就是非法的。”富爸爸试图总结。

 

“为什么?”我问。

 

“因为你不够富有,”迈克轻声说,“我们做的投资是只有富人才有资格做的投资。”

 

迈克的话很伤人,但我明白,作为我最好的朋友,他说出这些话很困难。尽管他的语调在尽可能地轻柔,但这些话仍然像利刃一样插进我的心房。我开始感受到存在于我们之间的经济鸿沟。虽然我爸爸和他爸爸同样是白手起家,但迈克和他爸爸获得了巨大的财富。正如他们所说,我和我爸爸仍然走在与他们不同的道路上。我能感到,这幢拥有美丽白沙滩的房子离我很遥远,这个距离甚至不能以物理距离来衡量。我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陷入沉思。我静静地点了点头,在那一刻对我们的生活做了一个总结。同样是25岁,但在财务方面,迈克已领先我25年。我爸爸刚刚被政府辞退,于是在52岁这年,他又不得不从一无所有开始。而我,甚至还没有开始。

 

“你没事吧?”富爸爸轻声问。

 

“哦,没事。”我回答,尽力掩饰因想起自己和家庭的贫困而产生的难受。“我只是想做一些深入的思考,好好地反省一下。”我说,挤出一个勇敢的微笑。

 

屋里一片沉静,我们听着外面海浪的声音,感到凉风吹过这座美丽的房子。迈克、富爸爸和我坐在那里,而我正想着刚听到的信息以及它所传达的残酷现实。

 

“那么,因为我不够富有,所以不能跟你们一起投资了,”一阵失神后,我说,“如果我投资你们所投资的项目,就会违法?”

 

富爸爸和迈克点了点头。“在某些情况下是这样的。”迈克补充道。

 

“谁制定的法律?”我问。

 

“联邦政府。”迈克回答。

 

“还有SEC。”富爸爸补充道。

 

“SEC?”我问,“SEC是什么?”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富爸爸回答,“它是20世纪30年代,在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父亲约瑟夫·肯尼迪的主持下创立的。”

 

“为什么要创立SEC呢?”我问。

 

富爸爸笑了:“是为了保护公众免受疯狂的不道德的交易商、商人、经纪人和投资者的欺骗。”

 

“你笑什么?”我问,“这看起来是件好事啊。”

 

“是啊,非常好,”富爸爸回答,仍带着笑意,“1929年股市崩溃之前,有许多可疑的、不可靠的和劣质的投资向公众出售,谎言和虚假信息层出不穷。因此国家成立SEC以进行监督。这个机构帮助制定并负责执行一些规章制度,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没有SEC,股票市场将一片混乱。”

 

“那你为什么要笑呢?”我坚持问。

 

“因为它在保护公众免受最坏的投资之苦的同时,也将公众挡在了最好的投资之外。”富爸爸用严肃一些的语气说。

 

“如果SEC使公众避免了最坏的投资又使他们与最好的投资无缘,那公众投资的是什么呢?”我问。

 

“净化了的投资,”富爸爸回答,“也就是在SEC指导下的投资。”

 

“那有什么不对吗?”我问。

 

“没有,”富爸爸说,“我想那是个好主意。我们必须有法规,必须执行法规,SEC做了这些。”

 

“那你笑是为什么呢?”我问,“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还有些事没说,那才是使你发笑的原因。”

 

“我已经告诉你了,”富爸爸说,“我笑是因为SEC在保护公众远离最坏的投资的同时,也使公众与最好的投资无缘。”

 

“这就是富人更富的原因之一?”我轻声问。

 

“说对了,”富爸爸说,“我笑就是因为看见这个颇具讽刺意味的状况。人们因为想致富而投资,但由于不富有,他们又被禁止从事那些可以让他们致富的投资。只有你是富人时,才能从事富人的投资,所以富人更富。在我看来,这就很有讽刺意味。”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问,“是为了保护穷人和中产阶级免受富人的伤害吗?”

 

“不,不一定,”迈克说,“我认为它实际上是为了保护穷人和中产阶级免受他们自己的伤害。”

 

“为什么?”我问。

 

“因为在现实中坏交易比好交易多得多。如果一个人不够清醒,就会将所有交易无论好坏都看成一样。在众多复杂的投资中分辨出好坏,需要足够成熟的教育和投资经验。成熟意味着你要有这样一种能力:知道什么使一项投资是好投资,使另一项投资变得危险。但多数人都没有这种教育和经验,”富爸爸说,“迈克,为什么不把我们最近在考虑的投资项目拿出来看看呢?”

 

迈克去他的办公室拿来了一本大约5厘米厚的活页夹,纸上满是数字、图片和地图。

 

“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投资项目,”迈克坐下说,“这是一种不记名证券,这种特殊的投资有时用私募备忘录的形式加以规范。”

 

迈克翻过一页又一页的曲线图、表格、地图以及描述投资风险与收益的文字,我的头脑开始麻木。当他滔滔不绝地解释这些内容,并告诉我他为什么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投资机会时,我感到昏昏欲睡。

 

看到我一下子被塞进过多的陌生信息而晕头转向,富爸爸打断迈克的话说:“我想还是先让罗伯特看看这个。”

 

说着富爸爸指着活页夹前面的一小段文字,上面写着“《1933年证券法》中的免税”。

 

“我希望你先弄懂这个。”他说。

 

我朝前探了一下身体,以便更清楚、更详细地看到他指着的内容。上面写道:

 

“本投资仅适用于特许投资者。特许投资者通常应具备下列条件之一:

 

“净资产为100万美元或以上;

 

“在最近几年中每年收入20万美元或以上(或一对夫妇年收入30万美元或以上)并在今后几年能保持此收入水平。”

 

我靠回椅背,说:“这就是你们不让我与你们一起投资的原因了。这种投资只适用于有钱人。”

 

“或是高收入的人。”迈克说。

 

“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规定太苛刻,即使你能投资这个项目,最低限额也得要3.5万美元,这还只是一个投资单位的成本,即所谓的单位成本。”

 

“3.5万美元!”我倒抽一口凉气,“钱太多了,风险也太高了。你是说这个项目每个人最少要投资这么多钱?”

 

富爸爸点点头:“政府付给你这样的海军陆战队飞行员多少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