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爸爸:发现你孩子的财富基因

RM31.84 RM39.80
作者:[美] 罗伯特·清崎、[美] 莎伦·莱希特
翻译:萧明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11月
ISBN:9787220103674

库存量: 1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 “富爸爸”和“穷爸爸”都认为,孩子生来都是富孩子和聪明孩子。只是在后来的成长过程中,有些孩子开始学习成为穷人,有些孩子渐渐相信自己不如别人聪明。

 

本书献给那些想让孩子聪明、富有、拥有财商的父母们。

——罗伯特·清崎

 

 

内容简介

挑个好小学——上个好中学——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这是你为自己的孩子设计的“人生赢配方”。但是,学习好就能生活好吗?在孩子长大以后,需要买房、购车、贷款时,银行不会看学习成绩单,而只看财务状况证明。因此,从小对孩子进行财商教育,才能保障他们将来的生活安稳无虞。

 

本书作者清崎小时候既不是富孩子,也不是聪明孩子,但是在富爸爸的教导下,他建立了一整套投资理财观念;长大之后,他白手起家,数次创业,几经商海沉浮,实现了财务自由。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写成本书,提供丰富的财务知识课程,帮助家长对孩子进行理财教育,让你的孩子多些聪明,富有些,拥有一些财商。

作者简介

[美] 罗伯特·清崎

生长在夏威夷,是第四代日裔美国人。他出生在夏威夷一个教师家庭,大学毕业后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作为军官和舰载武装直升机飞行员,被派往越南战场。

 

1977年,罗伯特·清崎创建了一家生产尼龙钱包的公司,开始自己的商业生涯,并大获成功。后来,他经历了三次商海沉浮。1985年,第三次成为百万富翁后,他离开商界,与人共同创建了一家商业教育公司,教授商业和投资课程。他长年主持理财和投资教育的课程,并通过有线广播电视网在全美播放。他还发明了一种教育玩具——“现金流”游戏,帮助人们学会原本只有富人才懂的金钱游戏。

 

罗伯特·清崎是《富爸爸穷爸爸》的作者,被誉为“百万富翁的教父”、“金钱教练”。他的“富爸爸”系列图书。

 


[美] 莎伦·莱希特

一名注册会计师,又是玩具业和出版业的经理和咨询专家。她参与创造了电子书——《会说话的书》,多年来一直致力于青少年的教育事业。她与清崎一起创作了《富爸爸穷爸爸》,将注意力转向现行教育体制所忽视的财商教育上,帮助人们提高财商,改善财务状况。

第一部分  金钱是一种观念
第1章  所有孩子天生就是富孩子和聪明孩子

 

我的两个爸爸都是非常棒的老师,也都非常精明,只是两个人的精明之处有所不同,教给我的东西也不一样。虽然他们两人之间差别很大,但是他们在对孩子的看法上却颇为一致,他们都认为所有的孩子生来就是聪明孩子和富孩子,只是在后来的成长过程中,有些孩子学会了做穷人,有些孩子学会了相信自己不如别人聪明。我的两个爸爸都是很棒的老师,因为他们坚信每个孩子都与生俱来地拥有各种天赋。换句话说,他们认为我们不应该对孩子进行“填鸭式”的教育,而应当发掘孩子们各自的天分,因材施教。

 

“education(教育)”一词源于拉丁文的“educare”,意思是“取出、抽出”。遗憾的是,我们中很多人印象中的教育都是冗长而枯燥的死记硬背——为应付考试而死记硬背。考试一结束,刚记住的东西马上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之所以说两个爸爸都是伟大的教师,是因为他们从不往我的头脑中生硬地灌输他们的理念。他们很少说教,而会等我想要了解时自己去向他们请教。有时他们也会问我一些问题,以了解我的知识面,但从不简单地告诉我他们知道的事情。我的两个爸爸都是杰出的教师,我把自己能在他们的教导下长大视为我一生中最荣幸的事。

 

当然,两个妈妈也功不可没。我的妈妈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她也是一位伟大的教师和我行为的楷模,她教会我无条件地去关爱、善待、照顾他人。然而她在48岁那年就不幸去世了。她年轻时就患上了风湿病,后来又因此引发了心脏病,所以她几乎与病魔抗争了大半生。她虽然重病缠身,却仍与人为善、关爱他人,这对我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一课。许多次当我受到伤害想要重重地反击时,一想到妈妈,我就会提醒自己要与人为善……至今,我仍然日日温习妈妈的教诲。

 

我曾听人说,男孩子长大后娶的妻子多半像他的妈妈,我的经历的确如此。我的妻子金,也是一位心地善良、充满爱心的人。我为妈妈和金从未谋面而深感遗憾,否则她们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就像金和她的妈妈那样。我理想中的妻子也应该是我事业上的伙伴,因为父母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正是他们在和平队共同工作的日子。我还记得当肯尼迪总统宣布创建和平队时,我的父母是如此激动,几乎迫不及待地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员。当爸爸被派往东南亚培训基地担任主任时,他立刻接受了派遣并请求妈妈作为一名护士与他共同前往。我相信,那是他们婚姻生活中最幸福的两年。

 

我对好朋友迈克的妈妈并不太了解,但我经常去迈克家吃晚饭,所以也常常会见到她,但我仍不能说十分了解她。因为工作需要,我和迈克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和富爸爸待在一起,每逢此时,他妈妈就会抽出时间与其他的孩子待在一起,免得他们感到孤独、被冷落。每次去迈克家,他妈妈对我都很友好,对我们的事情也很关心。她可以说是富爸爸最默契的生活伴侣,他们都充满爱心、善良、乐于关心他人。虽然她不太爱说话,但她对我和迈克在学校和公司里学到的东西都很感兴趣。所以,尽管我不是很了解她,但我从她身上认识到了倾听别人的重要性,即使别人的观点与你相左,你也要允许他们发言并尊重他们的想法。她是一位善于以一种非常平静的方式与人沟通的人。

 

 

父母给我的教益

今天,单亲家庭的数量之多令我十分忧虑。同时拥有爸爸和妈妈这两位老师对我的成长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举个例子来说,小时候我长得又高又壮,妈妈很担心我会利用体格的优势成为学校里的“小霸王”,所以她着力发掘我身上今天被人们称做“女性化”的性格因素。我说过,她善良、充满爱心,并希望我也能成为这样的人,我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念一年级时,有一天,我拿着成绩单回到家,老师写在上面的评语是:“罗伯特应该学会更多地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使我想起了费迪南德公牛(这恰好是妈妈在睡前最爱给我讲的故事,说的是一头叫费迪南德的大公牛不去与斗牛士打斗,而是坐在场地中闻观众抛给它的鲜花)。虽然罗伯特比别的孩子更高更壮,可是他们都敢欺负他、推搡他。”

 

妈妈看完成绩单后,感到十分震惊。爸爸回家看过这段评语之后,立刻变成了一头发怒的、而不是闻花的公牛。“你怎么看别的孩子推搡你这件事?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推搡你?难道你是个胆小鬼吗?”他嚷着,似乎更在意对我行为的评语,而不是考试成绩。我向他解释我只不过是听从妈妈的教导,于是他转而对妈妈说道:“小孩子们就像公牛一样,因此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学会如何与‘公牛’相处。如果他们小时候没学会怎样与‘公牛’相处,长大后就会经常受人欺侮。与人为善的确是与‘公牛’相处的一种方式,然而如果你的善良根本不起作用的话,你就要出手反击了。”

 

爸爸转向我问道:“别的孩子欺负你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

 

我的眼泪立刻涌了出来:“我的感觉很不好,我觉得又无助又害怕。我不想去上学了,我想反击,但我又想当个好孩子,按你和妈妈希望的去做。我讨厌别人叫我‘胖子’和‘蠢猪’,讨厌被别人推来推去的,而且最讨厌自己只是站在那里忍受。我觉得我是个娘娘腔、胆小鬼,就连女孩子也笑话我,因为我只会站在那儿哭。”

 

爸爸转向妈妈,瞪了她一会儿,似乎是要让妈妈知道他不喜欢她教给我的这些东西。然后他问我:“你想怎么做呢?”

 

“我想还手,”我说,“我知道我打得过他们。他们都是些爱欺负人的小流氓,他们喜欢欺负我,因为班里我的个头最大。因为我个头大,所以每个人都告诉我不要欺负别人,可是我也不想站在那里被别人欺负啊。他们认准了我不会还手,所以就故意在别人面前欺负我。我真想揍他们一顿,灭一灭他们的气焰。”

 

“不要揍他们,”爸爸平静地说,“但你要用其他方式让他们知道你不会再任由他们欺负了。你现在要学会捍卫自己的尊严,这是非常重要的一课。但你不能打他们,动动脑子想个办法,让他们知道你不会再忍气吞声了。”

 

我不再哭了,擦干了眼泪,心里好受多了,我觉得我的勇气和自尊又回来了。现在我已经准备好回学校了。

 

第二天,妈妈和爸爸被叫到学校。老师和校长看起来非常不安。当妈妈和爸爸走进办公室时,我正坐在角落的椅子上,浑身都是泥点。爸爸边坐下边问:“发生了什么事?”

 

“是这样的,应该说是那群男孩子自己惹祸上身。”老师答道,“我在罗伯特的成绩单上写了那段话后,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打了他们?”爸爸担心地问。

 

“噢,没有。”校长说,“我看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一开始是男孩子们去戏弄他,但这次罗伯特没有站在那里忍受欺侮,而是叫他们停止,可他们根本不听。罗伯特再三警告,那些男孩子却越发猖狂。于是,罗伯特转身回到教室,抓起他们的午餐盒,把里面的饭菜全部倒进了泥塘。当我穿过草坪跑过去时,男孩子们正在打罗伯特,但他没有还手。”

 

“那他在干什么?”爸爸问。

 

“在我赶过去制止他们之前,罗伯特抓住了两个男孩子,然后把他们也推到了泥塘里,所以他浑身都是泥点。我已经把那两个男孩子送回家换衣服了,他们浑身都湿透了。”

 

“可我没打他们。”我在角落里插嘴道。

 

爸爸盯着我,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他转向老师和校长说:“我们回家后会妥善处理这件事的。”

 

校长和老师点了点头,老师接着说道:“我很高兴能够亲眼目睹过去这两个月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假如我不知道导致这次泥塘事件的历史原因,可能就会责备罗伯特。不过请你们相信,我会把那两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叫来实事求是地说明此事。我不会原谅罗伯特把那两个男孩和他们的午饭扔进泥塘的行为,但我希望从今天起,男孩子们之间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能够到此结束。”

 

第二天,那两个男孩子和我被叫到一起开会,我们各自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握手言和。课间休息时,其他的孩子也走过来跟我握手,拍我的背,并祝贺我回击了那两个也欺负过他们的男孩子。我对他们表示感谢并且说:“你们也应该学会为自己的权利而战,如果做不到,就只能一辈子当个懦夫,被世界上那些恃强凌弱的人推来搡去。”如果爸爸听到我在说他教我的这番话,一定会非常骄傲。从那天起,我的一年级生活变得非常快乐。我找回了宝贵的自尊,赢得了全班同学的尊重,班里最漂亮的女孩也成了我的好朋友。更有趣的是,连那两个曾经欺负过我的家伙也和我成了朋友。我学会了用坚强赢得和平,而不是因为软弱而继续害怕下去。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通过这次泥塘事件,我也从父母那里学到了一些宝贵的人生经验。晚饭时,泥塘事件成了我们讨论的热点。我知道了在生活中并没有所谓的正确或错误,我们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只不过每种选择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如果我们不喜欢某种选择或结果,就可以去尝试一种新的选择并获得新的结果。从这次事件中,我还知道了从母亲身上学到的善良和充满爱心,以及从父亲那里学到的让自己强大并适时反击都是非常重要的。我明白了如果一味地认为事情只有一种解决办法,非此即彼,就只会造成故步自封。就像给快要干死的树浇过多的水也会让树死掉一样,我们从一个极端转变到另一个极端的做事方式只会让事情搁浅。从校长办公室回到家的那个晚上,爸爸说:“许多人只生活在非黑即白或者说非对即错的世界里。一些人会建议你‘不要还手’,而另一些人会说‘回击他们’,而生活中成功的关键应该是,如果你必须还手,就要准确了解还手的力度要多大。掌握还手的力度比简单地说‘不要还手’或‘回击’需要更多的智慧。”

 

爸爸经常说:“真正的智慧是把握适当的分寸而不是简单地谈论对与错。”作为一个6岁的孩子,我从妈妈那里懂得了为人要善良、宽厚——但我现在知道我不应该太过善良和宽厚。从爸爸那里我懂得了人应该自强,但我也知道应该运用智慧,有分寸地运用我的力量。我常说硬币是有两面的,谁也没有见过仅有一面的硬币。但我们又常常忘记这个事实,经常认为自己这一面一定是唯一的或者正确的一面。当我们这样想时,我们可能聪明地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但也可能禁锢了自己的头脑。

 

我的一位老师曾说:“上帝给我们的是一只右(right)脚和一只左(left)脚,而不是一只正确的(right)脚和一只错误的(wrong)脚。人类就是在他们时左时右地犯错误的过程中进步的。自以为是的人就好比只有一只右脚,他们认为自己一直在进步,其实只不过是在原地打转而已。”

 

我认为,作为一名社会人,我们应当学会更聪明地认识自己的优缺点,既要利用自己女性化的一面,又要利用自己男性化的一面。我记得在20世纪60年代,每当学校里有哪个家伙激怒了我们,我们就会跟在他后面,用拳头回击他。我们总是先相互给几拳,然后扭打在一起,打累了就结束战斗。最糟糕的也只不过是撕破了衬衫或者打得鼻青脸肿,而且打斗之后,我们通常都会成为朋友。而今天的孩子生气后,往往只用“对与错”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于是他们拔出枪,射向别人——这类事件在男孩和女孩身上都时有发生。我们处在信息时代,也许孩子比他们的父母更加“世故”,不过我们都应该学会运用信息和情感让自己变得更聪明。我们应该向父母学习,因为面对如此丰富的信息,我们需要比父母一辈更聪明。

 

本书要献给那些想使自己的孩子变得更聪明、更富有、拥有更高财商的父母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