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急诊室手记

RM39.84 RM49.80

作者:[韩] 南宫仁

编译:梁如幸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21年07月

ISBN:9787505752269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库存量:

订购量:

编辑推荐

★真实&专业!亚洲当红急诊医生南宫仁,从医10年见闻实录。

从医护视角,记录医生日常的真实见闻。记录生命关头的人间百态,于现场奔走的生命告白。

 

★席卷亚洲的现象级医疗纪实文学作品!一年内再版超15次,热评如潮!

*韩国国立中央图书馆•管理员荐书

*韩国主流媒体《中央日报》《东亚日报》《京乡新闻》荐书

*韩国网络书店Yes24强力推荐、教保文库MD选书

*韩国三大网络书店教保文库、Yes24、Naver,9分超高好评!

*“韩国随笔文化奖”、“保宁医生随笔文学奖”获奖作品

 

★36场比普通人更接近“生死”的急诊室记录,一部引发全亚洲读者共鸣的高赞之作。

刚刚走出急诊室的病人,几小时后盖着白布再次来到急诊医师面前;

癌末将死之人拖着病体开车赴医院,却在途中撞死了路人;

医生费尽心思延续病人的生命,但医疗过程却无意洗去了病人被蓄意谋杀的证据;

因家属不忍放手,已同意放弃急救的患者要一而再地承受急救与多次濒临死亡过程的痛苦……

 

★这里没有虚构和煽情,只有击穿每个人的急诊室故事,是嬉笑怒骂,是人生无常,还有永远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的意外和明天。

 

 

 

内容简介

好好生活,比什么都重要。

 

南宫仁写下的发生在急诊室生死边界的故事与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们。死亡的故事一如踏入医院能感受到的那般沉重穆肃,而关于生者的故事却又荒谬好笑,让人手不释卷。

 

身为急诊医生的南宫仁,在每日残余的休息空档将这些经历一点一滴记录下来。这些比戏剧更荒诞的真实故事。

 

难能可贵的是,曾罹患抑郁症的作者,在急诊室里看惯生死的作者,却仍怀着一腔热血和悲悯之心通过这些故事在向读者传达着这样一个积极的信号:要好好活着。

南宫仁

1983年7月12日生于韩国首尔。毕业于韩国高丽大学医学院,现任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医学系教授,梨花女子大学附属木洞医院急诊医学科医师。同时他也是一名畅销书作家。

已出版《糟糕的一天》《绝无仅有》等多部作品。曾获“韩国随笔文化奖”大奖、“保宁医生随笔文学奖”金奖(2019)等奖项。在社交媒体Facebook上呗十余万粉丝热捧。粉丝称他为“最会讲故事的医生”和“最会写文章的医生”。

 

梁如幸

1985年生于台湾,新竹教育大学毕业,韩国首尔大学儿童家庭学系硕士毕业,移居韩国已逾十年,兼职译者。爱好动物,喜欢通过阅读与更宽广的世界相遇。译作有《喵星人玩具杂货手作指南》《整理力就是学习力》《韩星狂练!打造零赘肉S曲线的芭蕾伸展操》《青春期父母求生指南》,文学小说《洞》等。

被忧郁症“杀死”的人

 

一名失去意识的五十多岁的男子,穿着整齐干净,身边有家属陪伴,看来像从家里急急忙忙出来,脚上还穿着室内拖鞋。他的妻子脸上表情相当严肃沉重,手中拿着一个空的安眠药瓶,是他平常在家吃的安眠药。不知道这个男子是不是真的整瓶药都吞下去了,不管怎么叫也叫不醒,一动也不动,呼吸急促,气喘吁吁。安眠药虽然可以让人睡得很沉,但大部分情况下,药效不足以让人永远长眠不醒。安眠药原本就是用来让人入睡,只是无法预测睡眠会持续到何时,有时候也会无期限地睡上好几天。这名男子有数年的忧郁症就诊记录,其他身体检查倒是没什么异常,因此只能等他药效退了,恢复意识之后,再与精神科做会诊,在等待过程中,我向他的妻子询问:

 

“这种事是第一次吗?”

 

“嗯,是的,医生,这是第一次。”

 

“听说你先生有忧郁症,也在接受精神科的治疗。”

 

“是的,看起来有一些忧郁症的样子,但是他在面对家人或是周边朋友时,从来不曾显露疲态,个性也很活泼开朗。身为公务员也一直尽忠职守,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只是有时候晚上会睡不着,所以才会去精神科拿一些安眠药来吃。但是今天他睡觉的样子突然看起来很奇怪,我去找安眠药瓶一看,整瓶药都空了,所以我才赶快打电话给119a。医生,他的状况到底怎么样呢?”

 

“幸好吞下的药没有致命的危险,服用的量也不足以致死,但是安眠药本来就是让人入睡的药,所以并没有解毒剂或是其他的药什么的,要等到身体自然排解掉药效之后,患者才会清醒。依目前检查结果来看没其他异常,先安排住院吧,等他在加护病房醒来恢复意识之后,再转到精神科会诊病房接受治疗吧。”

 

“好的……医生,还是麻烦您多多关照了。”

 

每天都会有好几个差不多情况的患者被送到医院,他们晚上吞下大量安眠药,半夜或是早上恢复意识之后,有的办理退院,有的大发脾气,说自己只不过是一时的失误而已,自己现在的精神状况很好,没有问题。有的人甚至不愿意承认自己吃安眠药自杀,即使连遗书都已经写好了,仍大发脾气地说那只是因为睡不着随便写写而已,他们通常在自愿出院申请表上匆匆签名后就走了。因为觉得羞愧便扭曲了记忆,或是假装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们重新回到日常生活当中,继续如常地工作、生活。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虽然医院形式上把他们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但这些自杀者总是轻易地再次翻越“矮墙”,重新回到社会之中,日后可能再次做同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