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

RM39.20 RM49.00

作者:[美] 布拉德·斯通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年01月

ISBN:9787508643120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一网打尽》是一本收到贝佐斯鼎力支持出版的图书 是继《史蒂夫乔布斯传》 后又一本重要商业书籍写作期间,采访现任和前任高管及员工就达300 多次,包括这些年来与贝佐斯的多次面谈它是亚马逊成长史的一个主要见证一部关于这家互联网公司的无限创新与令人瞠目的发展史一个*近距离讲述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的故事!

 

内容简介

亚马逊最早起步于通过邮购来经营图书业务。但贝佐斯却不满足于仅做一名书商,他希望缔造亚马逊万货商店的神话能提供海量的货源,并以超低的价格提供最具吸引力的便捷服务。为了实现这一诺言,他发展了一种企业文化,这种文化蕴含着执着的雄心与难以破解的秘诀。亚马逊的这一文化现在依旧在发扬光大。

 

布拉德斯通非常幸运地得到采访亚马逊的前任和现任高管、员工以及贝佐斯本人、家人的机会,使我们第一次有机会深入地领略真实的贝佐斯和亚马逊。《一网打尽》将会充分展示公司成长过程中的关键时刻,揭示出亚马逊如何成为第一家在互联网上下如此大赌注并获得成功的公司,它又是永久改变了全球人类传统的购物习惯和阅读方式。 对于另一本关于亚马逊的书籍《一键下单》,作者布拉德斯通作出如下解释:《一键下单》是亚马逊1.0时代,本书是2.0时代,更关注新的发展过程,如kindle和云计算。

作者简介

布拉德斯通(Brad Stone)是《彭博商业周刊》的资深作家,同时也是《一网打尽:贝佐斯与亚马逊时代》的作者你现在阅读的是关于这家互联网公司的创新和令人瞠目的发展史。

 

在过去的几年中,斯通曾为《商业周刊》撰写了十余篇封面报导,像苹果、谷歌、亚马逊、脸谱、雅虎、推特、好事多和中国的百度等企业。我后来加盟了《纽约时报》,在旧金山分社报导了硅谷的情况。在此之前,斯通曾是知名杂志《新闻周刊》的一位记者。斯通还为以前的纪实小说《机器发烧友》撰写过文章,《旧金山纪事报》曾把它评为2003年最佳图书。

 

布拉德斯通认识贝佐斯已经12年了。过去10年中,他找贝佐斯谈话不下十几次,他们的谈话令人备受鼓舞,感觉气氛很融洽,时不时被贝佐斯那如机器轰鸣般的笑声打断。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对他即将上市的Kindle Fire进行报道的记者,它是亚马逊对抗互联网巨头苹果和谷歌的新武器。

2012年底,我发现杰夫贝佐斯的生父泰德乔根森(Ted Jorgensen)就坐在柜台后面。我曾猜想过他对我的突然出现可能会有的反应,但我几乎没有猜到实际可能发生的情况:乔根森不知道杰夫贝佐斯是谁,对名叫亚马逊的公司根本一无所知。他对我告诉他的事实完全不知所措,他否认自己是一位著名的首席执行官的父亲,而且也否认他的儿子也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但当我提到杰奎琳·吉斯和杰弗里的名字时,提到他们在十几岁的短暂婚姻里生下的儿子时,老人有了印象,他满脸通红,非常悲伤。“他还活着吗?”他问道,他还没有完全理解。

 

“您儿子是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人之一。”我告诉他。我拿了一些从互联网上拷贝下来的贝佐斯的照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乔根森45年来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激动不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天晚上,我邀请乔根森和他的妻子琳达到当地的一家牛排馆吃饭,他告诉了我们他的经历。1968年,贝佐斯一家从阿尔伯克基搬到休斯敦,乔根森答应杰基和她的父亲,他会远离他们的生活。他一直留在阿尔伯克基,参加独轮车牧人剧团(Unicyde Uranglers)的表演,也会打点零工。他曾开过救护车,还在一家当地公共事业单位西部电气公司(Western Electric)当过安装工人。

 

在二十几岁时,他搬到了好莱坞,帮助牧人剧团的经理劳埃德史密斯开了一家新的自行车店,然后他又到图森找工作。1992年,他刚从杂货店里买完香烟就遭到了抢劫他们用一根长4英寸宽2英寸的铁棍把他的下巴打破了10处。

 

乔根森于1994年搬到凤凰城,再婚并戒了酒。这时他已经与前妻和孩子失去了联系,忘记了他们的新姓。他没有办法联系到他的儿子或关注他的进步,他说他觉得自己已经答应了不干涉他们的生活。

 

1980年,他花光了自己所有积蓄买下这家自行车店,因为这家店的原店主不想做生意了。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在经营这家店,店面曾搬过几次,最终搬到了现在的位置凤凰城都会区北部边缘,毗邻新河山脉。他与第二任妻子离婚后,在自行车店遇到了第三任妻子琳达。第一次约会时她放了他鸽子,但在他第二次邀她出去的时候,她答应了。他们现在已经结婚25年了。琳达说他们私下里曾谈过杰弗里和泰德年轻时所犯的错误。

 

乔根森没有其他孩子,琳达在上一次婚姻中有四个儿子,他们与继父的关系很密切,但他从来没有告诉他们自己有一个孩子他说他觉得没有必要。他觉得这是条“死胡同”,他相信自己永远不会再见到或听到儿子的任何事。

 

乔根森现年69岁;他心脏有问题,还有肺气肿,但还是不想退休。“我不想坐在家里一直盯着电视看。”他说。他待人亲切友好,他的妻子说他非常有同情心。(贝佐斯很像他的母亲,特别是眼睛周围,但他的鼻子和耳朵像父亲。)乔根森的商店离亚马逊的4家配送中心不到30英里,但是如果他在电视上看到杰夫贝佐斯或读到一篇有关亚马逊的文章时,他也不会将两者联系起来。“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是否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也不知道他是活着还是死了。”他说。近半个世纪以来,在他的脑海中儿子的脸一直定格在婴儿期。

 

乔根森说他一直想与儿子联络无论他的职业或地位如何但他总是觉得第一次婚姻破裂完全是自己造成的,并惭愧地承认多年前他曾同意走出儿子的生命。“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也不是个好丈夫,”他说,“全是我的错。我一点儿也不怪杰基。”他很后悔,觉得杰夫贝佐斯要努力克服那么多可怕的逆境和困难,这些一直都悬在他亲生父亲的心里。

 

在吃过晚餐我准备离开时,乔根森和他的妻子有些依依不舍,而且仍然还很吃惊,他们最终决定还是不打算告诉琳达的儿子们。这件事似乎与他们没什么关系。

 

但几个月后即2013年初,我接到他们最小的儿子达林法拉打来的电话,他是霍尼韦尔(Honeywell)的一个高级项目经理,也住在凤凰城,他十几岁的时候与乔根森和母亲一起度过。

 

法拉告诉我,乔根森在上周六下午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我敢打赌,他会告诉我们,他在外面有一个儿子或女儿。”法拉的妻子已经猜到了。)乔根森和琳达用很戏剧性的方法说明了情况。

 

法拉说那次聚会非常痛苦,充满了泪水。“我的妻子总是叫我冷血动物,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我哭,”法拉说,“泰德也一样。那个星期六,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激动,当然也充满了悲伤和遗憾。那让人无法抗拒。”

 

乔根森决定试着和贝佐斯家重新联系法拉帮他打草稿,他写了一封信寄给贝佐斯和他的母亲。2013年2月,他们通过挂号信和电子邮件将这些寄出,他们等回复等了近5个月。贝佐斯一直不提自己亲生父亲的话题,这点并不令人吃惊:他更愿意展望未来而非回顾过去。

 

在电话中,法拉讲述了自己的感受。出于对贝佐斯的好奇,他曾在网上看过亚马逊几个首席执行官接受采访的片断,其中包括乔恩斯图尔特(Jon Stewart)的每日秀(With Jon Stewart)。法拉对贝佐斯那出名且高亢的笑声非常吃惊。

 

因为在法拉童年时期,在家中回响的也是同样无拘无束的大笑声,不过在过去几年里,这笑声逐渐因肺气肿而大大减少了。“他笑得和泰德一样!”法拉简直无法相信,“几乎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