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满RM80 - 西马免邮费

【预购】草原动物园

【预购】草原动物园

售价
RM39.84
优惠价
RM39.84
售价
RM4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马伯庸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3年01月

ISBN:978750866508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插画

草原动物园 “鬼才作家”马伯庸的魔幻现实主义之作。总有人心向草原,披荆斩棘才成为自己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一、“鬼才作家”马伯庸的魔幻现实主义之作,打开马伯庸文学写作的另一种可能。
这部作品与马伯庸的其他亦庄亦谐之作相比,不同在于这是马伯庸在写作上的一次新的尝试。故事的核心像是一个赤峰当地的古老传说,但是在马伯庸肆意的想象力的基础上,它又魔幻地融入了许多非现实的因素,比如懂动物语言的男孩儿小满、可以盗梦的少女萨仁乌云、月夜成为狼变的马王庙的人等。这种亦真亦幻的写作方法,构建了一个想象力喷发的瑰丽世界。

二、透过寓言式的奇幻故事,在瑰丽的想象世界中,品味到深层的哲学思考。
这场动物园的迁移之旅,对于我们而言也是每一个人坚守心之所向的现实经历。在颇具阅读快感的阅读中看到时风世情、人与动物的神奇关系,以及人对自我的探索与救赎。在险途中,看到人心繁复、信仰的复杂性和虚实世界的辩证性。

三、全书由马伯庸重新进行修订,封面重新进行绘制,瑰丽的想象力喷薄欲出。
本书由作者马伯庸进行了详细修订,封面视觉中心是西班牙式的具有狂欢感的元素,设计师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全新的绘制和设计。重新用画笔勾勒了金黄色版画风格的四周元素,又用具有中国特色的元素进行搭配。两者相得益彰,揭示了这个故事本身所具有的丰富想象力。

 

内容简介

光绪末年,一位在京城的外国传教士突发奇想,救下“万牲园”遗留的可怜动物,并领着一头大象、一头雄狮、两匹斑马、五只狒狒、一只鹦鹉和一条蟒蛇,远赴赤峰建立一座草原动物园。这场“ 公路电影 ”的旅途,除了具备翔实的地方风土人情的描写之外,还构建了一个庞大而瑰丽的“ 幻想之境 ”。
现实和魔幻的界限被打破,一个“ 白日梦想家式 ”的传教士的艰难生活与神秘的盗梦少女、异域中狼群等神怪的事迹,以及人与动物之间的无声交流等,都带给人一种快意与险途交织的梦幻般的新奇感。最终,在这个逐梦人的故事里,每个人也会得到对自己的疗愈。
这是一个寓言性的故事,透过异想天开的传教士的征途之旅,我们最终发现“ 不是梦想而是所有披荆斩棘的险途使得我们成为自己”。

作者简介

马伯庸

1980年出生于赤峰,曾获人民文学奖、茅盾新人奖、朱自清散文奖等。他擅长在严谨细密的历史框架下,最大程度地融入个人想象力进行创作,代表作品有《风起陇西》《古董局中局》《长安十二时辰》《显微镜下的大明》《两京十五日》《大医》和《长安的荔枝》等。《草原动物园》于2017年首次出版后,已陆续出版了韩语版和西班牙语版。

目录

题 记
第一章  归化城
第二章  万牲园
第三章  承德府
第四章  海泡子
第五章  疯喇嘛
第六章  白萨满
第七章  荣三点
第八章  马王庙
第九章  应许之地
后记

试读

赤峰是一座奇特的城市。它首先给人留下印象的不是建筑,而是城市里洋溢着的一股奇特味道。这味道混杂着青草、牲畜粪便、烟土、火药和酥油,穿行于大街小巷,渗入每一户人家。即使你把窗户关紧,也无济于事。
味道里的每一点儿成分,都来自不同的过客。赤峰城里有出关的参客、走口的老西儿商贾、翁牛特旗的牧民、光头的喇嘛、关内的农民、扛着土铳的旗丁护卫与蒙古王爷的仪仗。黄土道面上满布宽窄不一的车辙,就连房屋也个性鲜明。灰瓦山脊屋顶是自由平民的居所,有彩雕和红柱子的都是贵族,如果院子里还高高竖起杆子,那么这个家族一定属于皇室(这里,柯罗威教士理解错了满族和皇室的区别)的后裔。蒙汉混居,各自都强烈地彰显着存在感。
这些高高低低的建筑聚在一起,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其间。整个城市,就如同柯罗威教士跌落的那一片海泡子,里面混杂着极纯净和极污浊的东西。它们搅和在一起,不分彼此,却又泾渭分明。
另外一个让教士印象深刻的,是赤峰的风。 无论四季,赤峰城上空始终吹着大风,人的眼睛可以 轻易分辨出风的形体,因为它裹挟着大量黄沙,时而在天空 飞舞变化,时而穿行于大街小巷。狭窄的街道如冬天的枯树枝杈一样密布城区,两侧是一片片低矮的汉式房屋。为了防沙,每一栋房子的窗户都开得很小,用宽宽的木檐遮住。远远望去,像是一群对外界充满警惕的草原沙鼠。
柯罗威教士想起了自己刚离开北京时,在官道上看到的 那一片混乱。虽然杂乱无章,其中却蕴含着微妙的秩序。他 相信,只有从乱流中将这条规律捋清楚,才能真正把握这座城市的脉动。
就在柯罗威教士好奇地审视这座应许之城时,城里的居民也在好奇地观察着他们。
运载奇特动物的车队进入城市,还是大名鼎鼎的萨仁乌云带头,这个奇异的组合轰动了整个城市。居民们争相涌过来,无论是商铺掌柜、伙计还是工匠、小贩,都簇拥过来,就连一些披着红袍的喇嘛也混在其中,向大车架上看过来,指指点点。
万福毫无意外地成为重点,所有人看到这头白象都毫不掩饰地发出惊叹。还有一些牧民对虎纹马心存疑惑,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花色的马儿,怀疑是不是用泥灰涂抹的,想伸手去摸,结果被吉祥、如意喷着响鼻踹了回去。狒狒们从笼子里伸出手来讨要吃的,居民们慷慨地扔过去一些瓜果,然后乐呵呵地看这些家伙争抢。
幸亏虎贲被毡子给遮挡住了,不然可能会引起更大骚动。
在整个游行过程中,车上的动物们面色淡然,人类却不时发出惊叹和欢呼。教士发现,居民们看到这些不属于草原的动物时,浑浊的眼神里会透出一丝明亮的光芒,那是孩童式的好奇——单纯、清澈,不掺杂任何用心,纯粹是对未知事物的憧憬。那一张张常年被风吹成皴皱的脸膛,被笑容短暂地抚平。
这对教士来说,是个好消息。好奇心是个伟大的品质,只要还没失去它,无论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渔民还是南美雨林里的原始部落,都有机会点燃内心的火花。教士的信心缓慢地恢复,他甚至冒出一个令他自己都很惊讶的想法:即使只是为了这样的笑容和好奇心,而不是福音,他也会前来赤峰。
车队在人群中行走了很久,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位于头道街的一处大车店。这个店铺是王爷府的产业,所以对萨仁乌云言听计从。动物们都在这里卸下来,临时安置在一处马厩里。这里的干草和羊肉敞开了供应,无论万福还是虎贲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那些动物经过一系列长途跋涉,已经筋疲力尽。环境变化对动物来说是最可怕的杀手,如果不好好休息的话,恐怕会大量死亡。
安顿好动物以后,教士决定先去拜访赤峰州的知州。萨仁乌云还有别的事,就给他写了一封书信,代表王爷府对这件事很关心。

…………

杜知州甚至还准备了一小笔钱,作为教士遭遇马匪的补偿。看到这笔钱,教士想起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麻烦,如坐针毡。不过他没有当场表露出来,而是谢过知州,先行告辞。
杜知州热情地说,过两天衙门会派专人向导,带教士去实勘察一下,再办地契,七天之内就可以把所有手续走完。
柯罗威教士回到大车店时,萨仁乌云还没回来。他走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开始仔细地盘算这个棘手的麻烦。即使是当年的圣彼得,恐怕也会面临同样的窘境。
麻烦只有一个:钱。
教士在美国的身家很丰厚,不过他带来中国的钱几乎都用来买动物和准备车辆了,只剩下很少的一笔,和公理会的拨款以及会督的私人馈赠搁在一起,存放在老毕马车的一个箱子
里。这些自然全都被马匪抢了个精光,此时教士身上只剩极有限的一点点银圆,连维持动物们的日常开销都不够。
好在赤峰州已经通了电报,他可以通知北京的公理会总部,让他们重新汇一笔款子过来。不过公理会本身的预算有限,尤其是会督曾经激烈反对运送动物,从他们那儿得到的
援助不会太多。这些钱,再加上杜知州的补偿,教士很快得出一个结论:
短期内能凑出来的经费,只够修一座建筑。
要么是教堂,要么是动物园。二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