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旗:ISIS的崛起

黑旗:ISIS的崛起

售价
RM44.80
优惠价
RM44.80
售价
RM56.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美] 乔比·沃里克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1月
ISBN:9787508668512

编辑推荐

把《黑旗:ISIS的崛起》拉进购物车的理由:

 

理由一:普利策奖权威认证,白宫案头反恐圣经!

本书是第100届普利策奖“非虚构类”获奖作品,英文原著刚一上市就被《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等全球权威媒体评为“2015年度好书”。

 

理由二:第一手资料首披露,政要密谈细节首曝光!

本书作者乔比•沃里克是《华盛顿邮报》资深中东问题专家,报道中东问题的20年间,深入美国白宫、中情局,以及中东多国的政府和大使馆,大量一线观察和一手资料首度曝光。

 

理由三:独特全局视角,直击“美国与ISIS”的联系!

作者以“局外人”的身份冷眼直观世界各大国在恐怖主义崛起之时的危机处理政策,揭露中东地区与西方大国间的政治利益纽带,以及美国,如何一步步为ISIS的发展壮大保驾护航。

 

理由四:惊悚刺激的小说式写法,不可多得的当代谍战传奇!

本书采用场景变换的小说式写法,以ISIS制造的多起恐怖案件连接全书情节发展:约旦酒店爆炸案、汽车炸弹连环爆炸案、刺杀美国大使、焚烧飞行员、培训自杀式人弹……比好莱坞大片更惊悚!

 

理由五:书中彩蛋多多,配合同名迷你剧效果更佳!

中文简体版震撼首发,书中收录作者沃里克写给中国读者亲笔信和问候视频。2017年美国同步播出同名迷你剧《黑旗:ISIS的崛起》,文字和影音的完美组合,全方位揭开恐怖主义的神秘面具。

 

 

内容简介

《黑旗:ISIS的崛起》一书深入描述了ISIS奠基者扎卡维如何将一个从约旦黑狱中走出的组织,发展为足以操控全球60亿人心理恐慌的中东幽灵,同时首度揭露了小布什、奥巴马的接连军事误判,如何帮助恐怖组织ISIS一步步发展壮大。

 

当1999年约旦政府特赦一批政治犯时,没人意识其中那个名叫阿布•穆萨卜•扎卡维的男人,后来会成为世界最著名的恐怖组织的幕后策划者。

 

扎卡维开始并不引人注目,他的恐怖基地位于伊拉克北部。2003年美军的入侵,让他摇身一变成了暴乱领袖。美方官员一直误认为此人乃是本•拉登和萨达姆的中间人。扎卡维残忍暴虐,利用割头暴行和自杀式炸弹扰乱中东局势。最终,在约旦与美国情报部门的联手合作之下,扎卡维终于在2006年的抓捕行动中被击毙。

 

一开始,扎卡维团伙的名字是“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后来改为“伊拉克伊斯兰国”(即ISIS)。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这一次,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选择作壁上观,拒不出兵。ISIS利用国际形势,以及当地无政府、无管治的状态,再次让恐怖主义落地开花。关于战争的悲剧,《黑旗:ISIS的崛起》的总结是令人信服的、权威的。

书摘 · 插画

见识城邦·黑旗:ISIS的崛起 - 文轩书苑
见识城邦·黑旗:ISIS的崛起 - 文轩书苑

见识城邦·黑旗:ISIS的崛起 - 文轩书苑见识城邦·黑旗:ISIS的崛起 - 文轩书苑见识城邦·黑旗:ISIS的崛起 - 文轩书苑见识城邦·黑旗:ISIS的崛起 - 文轩书苑见识城邦·黑旗:ISIS的崛起 - 文轩书苑

见识城邦·黑旗:ISIS的崛起 - 文轩书苑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美] 乔比•沃里克(Joby Warrick)

美国作家,中东问题资深记者,1996年荣获普利策公共服务奖,同年加入《华盛顿邮报》,多年来始终关注中东、美国外交政策及国家安全议题,是最早一批对小布什政府对伊政策发表质疑的记者之一。代表作有《三面间谍》《黑旗:ISIS的崛起》。2016年4月,他的最佳力作《黑旗:ISIS的崛起》荣获100届普利策奖非虚构类作品奖。

第一章 什么样的人用眼神就可以掌控一切?

 

约旦各地的牢狱之中,贾法尔(al Jafr)要算最为臭名昭著的一个。它在此地经营颇有年月,10多年来,囚禁过不少麻烦的人物。岁月变换,囚徒的名头渐渐淡去,监狱的名声却是一直响亮。监牢外围,有一个贝都因人聚居的村落,正好也叫“贾法尔”。约旦西南部的酷烈荒漠中,一条公路横穿而过。路的一边是村民的居处,另一侧则是囚犯的住所。出了监狱,地势转入低洼。四下没有山,没有巨岩,也没有半棵草木,只有一望无际、铺向天边的干涸泥土。许久以前的远古时代,汪洋曾在此留驻。沧海化作桑田后,这里的天地间仿佛失去了肢体,空留下一片茫茫虚无。偶有过客投来一瞥,都会心生惊惧。“这里孤寥得实在可怕”——电影导演大卫•林恩(David Lean)如是说。1962年,为了给《阿拉伯的劳伦斯》取景,林恩曾经踏足过这片泥坪。他觉得,此地是“我见识过的荒漠中最为荒芜的一处”。对于贾法尔,影片的摄影导演霍华德•肯特(Howard Kent)的评价更加简练直白:“阴曹地府,不也就这个样儿吗?”

 

如此一方荒漠,倒是正合英国军方的心意。英军围好石墙、立起高高的瞭望台,把荒漠化作了囚狱。普通牢房难以禁锢的危险人物,正好被管束在这里。许多年过去了,约旦政府接手监狱。巴勒斯坦武装分子之类有害国家安全的极端人员,随之而移居此地。这些囚犯的人数有几千之众。其中许多并未真正过堂受审,就沦为了阶下囚。他们栖身的地方窄矮闷热,蚊蚁丛生。不但温度叫人不堪忍受,饭食也是馊得难以下咽。此外,监狱里还有一整套折磨人的刑法。比如,囚徒刚刚入住,往往要遭遇一顿毒打——打到失去知觉为止。电线捆绑、烟头烙烫也是常用的下马威手段。有时候,狱卒还会使用一种被谑称为“烤鸡”的刑罚:他们先用棍棒支住犯人的双膝,而后把他的整个身体都倒悬起来。如此种种,一桩桩一件件清晰地记在联合国调查人员写成的档案之中。贾法尔毕竟地处偏僻,运营成本自然不菲。而且,牢中的惨况对约旦政府的形象也造成了负面影响,久而久之,王室终于不堪其累,在1979年,将最后一批囚犯迁离贾法尔,转往其他监狱收押。这片沙漠重新归于荒凉,再次成为蝎鼠虫兽和孤魂野鬼的领地。

 

又是一段时光逝去,关张多时的贾法尔迎来了复兴的契机。当时,士瓦卡(Swaqa)中央监狱里的一伙反政府狂热分子正在拉帮结派,活动非常积极,情报局的各位官员为此相当头痛。1998年,有关部门下定决心要把其中的几个刺儿头单独关押,以免事态继续升级。于是乎,贾法尔的一处裙楼重新派上了用场。情报局专门出动了一组士兵,把楼内的墙体拆除得干干净净。这样一来,所有囚徒就将居于一室,方便狱方管理。新的牢房里,25张床铺挤在一起,留下的空间所剩无几。入口处,钢制的格状牢门已然立起。除却门上的这些小格子,室内唯一与外勾连的渠道也就剩下外墙上膝盖高的若干通风口了。一切建设妥当,狱长也准备上岗。监狱里亟需的其他工种,比如厨子、洗衣工等,都差不多都招聘完毕。不过,此地的住客不多,为他们配备一名专职医生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正好,邻近村落新来了一位医科大学毕业生,此人名叫巴赛勒•萨卜哈(Basel al-Sabha)。他之所以前来贾法尔村,乃是响应国家卫生部的调令来此行医。就这样,整个约旦最为险恶的50个人犯的保健医疗,就此落到了萨卜哈的肩上。

 

萨卜哈个子很高,而且一脸稚气、外表清秀。那一年,他才24岁。这样一件差事,自然并不令他雀跃,到岗之前,萨卜哈对这份新工作颇为抱怨。在约旦,监房牢狱被看作险恶之地。贾法尔的“名声”更是糟糕,几乎形同龙潭虎穴。入职当日,萨卜哈的焦虑到达顶点。这天,监狱负责人、陆军中校易卜拉欣(Ibrahim)特地召他谈话。贾法尔的安全事宜非同小可,人到中年的典狱长必须给新同事重申一遍。典狱长警告萨卜哈:他必须时时刻刻和犯人隔离在狱门两端,问诊的时候也不能例外。而且,易卜拉欣还表示:几根铁柱,并不足以保证安全,萨卜哈的心门上也必须加上一道栅栏。

 

“这伙人非常危险。”易卜拉欣说,“他们可能不足以危害你的人身安全,但完全可以改变你的思想。即便是我也要注意提防,才能不受他们的影响。”

 

典狱长侃侃而谈,说起了这群犯人的种种怪处。这些人的装束就很怪。他们坚持在囚服的外边罩上一层阿富汗式的短上衣。之所以作如此打扮,是因为他们觉得狱服“过于贴身,有些暴露”。此外,这个小团体还有一种怪异的魅力,不少重刑犯在和他们接触之后,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虔诚的信徒”。一些狱卒甚至也受到感召,成了他们的同道。到了后来,投奔他们的狱方人员越来越多,士瓦卡方面不得不把犯人放风的时间缩短到了90分钟,才止住了这股逆流。

 

谈话已近尾声,典狱长仍在喋喋不休叮嘱萨卜哈小心这里的各位住客。易卜拉欣表示:一干危险分子当中,又数一个人特别危险,这个人是囚徒的头儿,拥有极强的煽动才能。他叫阿布•马哈茂德•麦格迪西(Abu Muhammad al-Maqdisi),是一名宗教学者。麦格迪西才智惊人,若论妖言惑众的手段,他可与著名的“妖僧”拉斯普京媲美。

 

“这个麦格迪西很不简单。他简直是一副两只脚的书橱,宗教知识非常渊博。”易卜拉欣说,“你和他打一次交道,就能领教到他的厉害了。他是个帅哥,又高又瘦,头发棕黄眼睛发蓝。你可千万不要着了他的道儿。”

 

不多时,巴赛勒•萨卜哈已经身处监狱的里面。他的身边,还有几个护卫同行。几人一齐走到了瞭望台下,和一组荷枪实弹的卫兵擦身路过。终于,关押犯人的裙楼就在眼前。天色刚刚泛黑,昏暗的光线影影绰绰。狱室的样子,随着距离拉近一点点变得清晰。脚步临近,萨卜哈已能辨出室内床铺林立的情形。眼光瞄去,他还发现了一丛丛犯人的身影。

 

这里一共有48名囚徒。有的待在床上,有的则在诵经毯上坐立。他们个个腰板挺直、神情肃静,好似一组仪仗队在等待检阅的来临。这些人的衣装几乎一模一样,蓝色的囚服外边,统一罩着一层松松垮垮的短上衣。看来,典狱长所言不虚。所有囚徒的目光,同样也整齐望向门口,盯着同一个地方。萨卜哈不觉得上前一步,想要看清他们瞩目的对象。

 

目光聚焦之处,正有两个身影。其中的一个身形消瘦、戴着眼镜,透出了十足的学究气。他那浅棕色的长发异常蓬松,披风也难以遮掩。这人大概就是典狱长口中那个麦格迪西了,萨卜哈想。看样子,他确实是这一众监犯的精神领袖。领袖的一旁,还有一个人物也很显眼。满屋子囚犯的注意力,似乎都在他的调动之下。比起麦格迪西,这人的面色略显黧黑,个子也要矮小一些。他身形强壮、脖子粗短,那对肩膀尤其显得结实,似乎应该生在某个摔跤能手的身上。这时,萨卜哈与观察目标只有咫尺之远。对方右臂上的骇人刀疤,他已经能够分明看清:在一大片淤青似的乌黑皮肤上,有一道锯齿般的疤痕。很显然,当初为他疗伤的人绝不是一个专业医生,伤口周围的肌肉和皮肤被胡乱地缝合在了一起。

 

刀疤的主人盯着身前的床铺,表情很是认真。好一阵过后,他才回过了神,双眼聚焦到来客的身上。他的面庞浑圆肿胀,相貌平淡无奇,一对嘴唇埋在浅浅的胡须之中,看不到任何动静。不过,这人的眼神却让人难以忘怀。阴暗狱室之内,那双眼睛浑黑闪亮,显得深不可测。除却警惕、探视以及一点冷冷的智慧之光,眼神中没有透出任何感情。面对萨卜哈,他既没有什么欢迎的表示,也并未露出半点恶意。他就像一条大蛇,面对被推入笼中的小老鼠,只是默默观望,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