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战争 2:金权天下

RM36.40 RM52.00
作者:宋鸿兵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7月
ISBN:9787508676371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欧债危机与欧盟将何去何从?金权博弈正酣,危机扑朔迷离,答案源自历史,尽在“欧债危机之前传”。《货币战争》系列一版再版,是百万现象级的畅销读物,销售经久不衰。书中观点常常引发热议,每次展卷,都能感受到“货币战争”的硝烟战火和悲壮惨烈,书中有警醒、有启示,更有对未来经济的启发。

 

 

内容简介

2011年,欧债危机风云乍起,全球经济风雨飘摇,欧元崩溃论甚嚣尘上,来自欧洲的经济冲击波让全世界都倍感寒意。从表面上看,欧债危机体现为各国财政政策的不匹配,而实际上,欧洲南北方经济发展模式的断裂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如果看到了欧债危机的本质,那么很显然,要想重新使欧洲经济真正复苏,就绝不是仅仅推出“财政联盟”“银行同盟”“欧元债券”“欧洲稳定机制”这些救急措施就能根治的。

 

在这场危机中,谁才是最大的获益人?欧洲各国政府显然不是,因为它们的主要权利将丧失殆尽;最大的获益人其实就是资本!所以,从另一个角度看,欧债危机可以被解读为金权与主权的较量!

 

如果没有历史的大坐标系,眼前发生的欧债危机的确使人困惑丛生。从这个意义上看,本书探讨的正是近300年来欧洲金权势力的崛起历程,人们不妨将此书看作“欧债危机之前传”。

 

也许欧债危机的结局并不是欧元的解体,而是危机倒逼改革,各国被迫拱手让出金融主权,最终加速催生出一个“欧洲合众国”!如果欧洲合众国的诞生是金权崛起的必然结果,那么欧元作为区域货币的关键尝试,它必将成为通往世界单一货币道路上的重要里程碑!

作者简介

宋鸿兵

国际金融学者,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化概念——“货币战争”一词的首创者,曾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2009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40人”之一。

 

2007年出版《货币战争》,成功预测了美国2007年次贷危机和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引发全球关注,持续畅销10年。“货币战争”系列著作在中国财经图书市场上热销多年,被译成多国语言畅销海外。2010年以来,“货币战争”一词被各国政要、媒体广泛引用,世界货币战争的爆发也成为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除此之外,作者最早提出的“剪羊毛”、“次贷地震”、“金融海啸”、“金融高边疆”等词语皆成为流行词汇。

2011年,欧债危机风云乍起,全球经济复苏风雨飘摇,欧元崩溃论甚嚣尘上,来自欧洲的经济冲击波让全世界都备感寒意。

 

所谓欧元危机,其本质就是欧元背后的抵押资产的质量危机。欧元的抵押资产是以17个成员国的国债为核心,以各国税收为支撑的资产,而税收则依赖着各国的经济活动。因此,从表面上看,危机体现为各国财政政策的不匹配,而实际上欧洲南北方经济发展模式的断裂才是问题的根源。

 

自欧元诞生以来,以德国、荷兰为代表的欧元区北部国家,充分利用低通胀和低利率的政策环境,强化工业竞争力,在南欧诸国无法贬值本币来与之竞争的有利条件下,德国质优价廉的工业品在南欧市场上攻城略地,积累了大量贸易顺差,经济活跃,财政良好。而南欧的实体经济在与北欧的竞争中,逐步土崩瓦解,而欧元区的低利率在南欧则刺激起以房地产泡沫为中心的资产膨胀,以虚幻的财富效应来刺激消费,拉动经济增长,资产膨胀型经济发展模式取代了日益衰落的实体经济增长模式。

 

南欧房地产的极度繁荣和资产价格的不断飙升,又反过来刺激着南欧市场对北欧工业消费品的巨大需求,北欧经济更是平添助力,经济景气分外骄人。同时,南欧的资产泡沫盛宴又吸引着北欧的资本盈余大规模南下,进一步推高了南欧的资产价格。好一片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美妙繁荣!西班牙、希腊等国正是这一模式的典型代表,房地产翻番,资产价格飙升,巨量外来资本涌入,消费规模大增,税收财源滚滚。与之相伴的则是,贸易逆差扩大,财政支出无度,负债水平急升。

 

南欧借来的繁荣来得快,去得更急。当负债增长速度远高于收入增长速度时,资金链的断裂仅仅是时间问题。2011年泡沫破裂后,南欧各国立刻出现资产价格暴跌,消费萎缩,投资不振,失业严重,税收锐减,贸易萧条,资本外逃的危险局面,主权信用岌岌可危。

 

如果看到了欧债危机的本质,那么很显然要想重新使欧洲经济真正复苏,就绝不是仅仅推出“财政同盟”、“银行同盟”、“欧元债券”、“欧洲稳定机制”这些救急措施就能根治问题的。

 

但是,从目前欧盟提出的各项应对措施来看,“财政同盟”将成为欧盟的统一财政部,收缴各国的财政主权;“银行同盟”的设计则是囊括了各国的金融监管主权;“欧元债券”目的在于取代各国的信用主权;再加上欧洲央行业已执掌的货币发行权,欧盟各国在危机之后,国家的金融主权将彻底沦丧!

 

也许欧债危机的结局并不是欧元的解体,而是危机倒逼改革,各国被迫拱手让出金融主权,最终是加速催生出一个“欧洲合众国”!经过这场危机,究竟谁是最大的获益人呢?各国政府显然不是,因为他们的主要权力将丧失殆尽;各国人民当然也不是,因为他们将被迫为危机埋单。最大的获益人究竟是谁呢?那就是资本!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场危机可以被解读为金权与主权的较量!

 

资本的最高意志,就是打破对资本的一切限制,以货币统领经济,以经济驾驭政治,以金权君临天下!但是,在国与国之间,资本被主权边界、金融监管所束缚;在一国之内,资本则必须面对上有议会掣肘、下有工会制约、中间有高税收和高福利的拖累,难以自由流动和肆意逐利。因此,弱化主权概念,取消主权边界,废除主权权力,将欧洲连成一片,让资本能够自由地、无羁绊地纵横驰骋,这片由货币统治的广袤大陆,就是理想中的“欧洲合众国”!

 

如果没有历史的大坐标系,眼前发生的欧债危机的确使人困惑迷离。从这个意义上看,本书探讨的正是近300年来欧洲金权势力的崛起历程,人们不妨将此书看作是“欧债危机之前传”。

 

金权崛起并非一种虚幻的理念,这一过程伴随着欧美最重要的十七大金融家族的盛衰沉浮,他们对各国经济、政治权力与战争冲突都曾发挥过重大的影响力。在这种影响力之下,我们可以发现欧盟的诞生和欧元的出现与这些金融家族存在着明显的联系。同样,欧债危机的走向、欧元的命运,以及未来欧洲合众国的出现,仍然与他们息息相关。

 

2009年,我在本书的第一版中提出了3个重要预判:第一,欧美经济将陷入至少10年的长期萧条,无论货币政策的宽松,还是财政政策的刺激,对于这轮经济萧条都基本无效;第二,当时对于中国社会还相当陌生的碳排放,将对经济与社会发挥日益重大的作用,并将被金融化乃至货币化;第三,主权货币将逐步被区域货币所取代,并最终向世界单一货币进化。

 

3年后,世界经济并未像人们当初乐观估计的那样,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难以取得持续效果。美国经济在经历了两轮货币宽松后,国债总量4年暴涨50%,而失业率仍在8%以上,如果加上不完全就业和放弃就业希望的人数,其实际失业率高达15%!这是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从未有过的严重困境。货币强心剂显然并未见效。在欧美经济复苏梦断之时,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的经济增长也显著减速,世界经济正在滑入更为险恶的沼泽。

 

碳排放的概念在过去的3年里已成为上至世界各国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耳熟能详的热门词汇。欧美各国的碳排放交易已成金融市场的重要产品,而中国的碳排放交易所也在积极筹备。2012年,中国为稳定经济增长所列出的鼓励投资的清单中,节能减排项目更是引人注目。

 

如果欧洲合众国的诞生是金权崛起的必然结果,那么欧元作为区域货币的关键尝试,它必将成为通往世界单一货币道路上的重要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