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单日人,双日人

单日人,双日人

售价
RM39.20
优惠价
RM39.20
售价
RM4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英)菲莉西亚·叶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ISBN:9787508688367

内容简介
2015年的伦敦,划分阶层的依据不是财富、权力等,而是他们记住事物的能力。社会上有两类人:可以记住两日事情的双日人和只能记住一天事情的单日人。单日人和双日人之间不能通婚。他们每天睡前要记下一天发生的事情,第二天温习日记中的事情,从而将某些事情变成“事实”。
马克和克莱尔是罕见的单-双日人夫妇,马克是一位双日人畅销书作家,他的妻子克莱尔是单日人家庭主妇。在外界看来,他们的婚姻幸福美满,但他们之间早已因记忆的差距而矛盾重重。
一天,在他们居处附近的剑河中发现一具女尸,侦探汉斯负责这起案件的调查,他发现死去的女人正是马克的情人索菲亚,马克列被列为犯罪嫌疑人……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菲莉西亚·叶(Felicia Yap),生于1980年,在马来西亚的吉隆坡长大。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生物化学硕士毕业后,又取得了剑桥大学历史学的博士学位,同时是放射性细胞生物学学者、战争历史研究者、剑桥讲师、科技记者、喜剧评论人、跳蚤市场交易员、竞技交谊舞队员和T台模特,曾为《经济学家》和《商业评论》撰稿。《单日人,双日人》是她的处女作。

试读
“早安,东英吉利[ 英国英格兰东部地区,包括诺福克郡和萨福克郡。],”收音机里的男主播说道。“这是八点新闻。根据2011年的人口普查,我国人口中有百分之七十的单日人和百分之三十的双日人,议会计划鼓励单日人和双日人之间通婚,女王陛下已经御准。由于文化偏见根深蒂固,双日人和单日人鲜有通婚的。2014年,英国只有三百八十九对登记在册的混合婚姻。”
我偷偷看了一眼马克。他正在搅拌放进茶杯里的一块方糖,嘴唇翘了起来,有了点笑意,是那种最不容易觉察的笑意。我知道他为什么高兴。他要竞选议员,这对他而言肯定好消息。事实:二十年前,虽然他家人强烈反对,他就有勇气娶了单日人克莱尔·布歇。他是双日人,但他知道英国众多单日人的需求、希望和恐惧。他还娶了一位单日人。
“最近的科学研究表明,单日人和双日人结婚后,生出双日人宝宝的几率是百分之七十五。”
孩子。事实:我想要宝宝。我打心眼想要一个宝宝,我想呵护它,爱它。可婚姻中的性生活已经枯竭了,我怎样才能有个宝宝呢?
“政府相信,人口中双日人的比例提高了,英国的经济竞争力和生产力也会增强,”主播继续说道。“为了支持《混合婚姻提案》,立法方面也对单-双日人的混合婚姻提供了税收上的优势。这一法案将在2016年2月15日生效。”
如果他们知道就好了。事实才重要。无论自己喜欢与否,我都强迫自己了解事实。
事实:单日人嫁给了双日人,时时刻刻都会感受到自己在记忆方面的局限。注定长期感到自卑。这很有可能就是我多年来都在和抑郁做斗争的原因。离开这个男人?我想都不敢想。他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娶了我,要是我离开他,我的前景就更不妙了。事实:《死亡之门》是马克最成功的小说,他因此收到了三十五万英镑的预付款。我们住在纽纳姆的一座宅院里,眺望剑河。六个卧室,一个温室,还有1.4英亩[ 1英亩大约是4047平方米。]的花园。每年两次坐头等舱到加勒比海度假。如果我嫁给了单日人,我就还在校园蓝调做女服务生。
接着,收音机里的主播就开始喋喋不休地说着昨天英格兰和德国之间足球比赛的事情。
我叹了一口气,又往嘴里送了一勺子的麦片;嚼着麦片,我满嘴都是糖浆的甜味。我的生活诗情画意,但这一切都只停留在表面。事实就是这样。如果我的生活中有个宝宝该多好呀。一年年过去了,心中的空虚越来越大,我现在已经三十九岁了。如果我的记忆力和马克一样就好了。我俩记忆的差距就是不可逾越的峡谷深渊。
主播提到了剑桥。我竖起了耳朵。
“……今天黎明,在剑河发现了一具中年女性的尸体,具体地点在纽纳姆村附近的一处自然保护区……”
哐啷!我没听清主播接下来说了什么。本来正盯着麦片,我抬起头来。马克失手打破了杯子。杯子碎了一地。他的脚前一滩茶水,还冒着热气。湿漉漉的茶包就挂在他的脚上。
“剑桥郡警署的发言人说,警察觉得死者死因可疑,正在调查当中。”主播说道。“现在是天气预报,气象局说今天有风……”
我关掉收音机。随之而来的沉默让人感到双倍的不安。
“怎么了?”我说。
我丈夫没有回答。他眼神散漫,双肩紧绷。
“是女尸的报道?”
我的丈夫眼神闪烁。我肯定是对的。就是与她有关。但是,为什么呢?
“我…..只是听新闻吓了一跳。”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他们很有可能是在天堂自然保护区找到的尸体,就沿着这条路往下。太可怕了。难怪我今天早上听到了警笛声。”
我仔细看着马克的脸。他咬紧了牙关。
“你干嘛这么不安呢,我就不明白了。”
“我没有什么不安,”马克说,但是他双肩紧绷,分明就是不安。“我只是不小心。一开始是茶壶,现在是杯子。抱歉。我会打扫干净的。”
他转身大步离开了厨房。
我盯着碗里剩下的麦片。没有了胃口。

马克清扫了茶杯碎片,回到花园尽头自己的书房去了。我想要带刺头去天堂自然保护区散步。公园部分地区很有可能已经围上了警戒线,但我还是有可能看到警察在干什么。
我给狗拴上了绳子,走进了屋外的阳光中。早上空气清爽,甚至有些凉意。走在人行道上,隐约可以闻到金银花的香味。我们朝着格兰切斯特草地尽头的小门走去。刺头嗅到附近有一两只兔子,它又蹦又跳。我拉紧绳子。小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我们穿过小门,踏进了保护区。脚下的土地非常松软,有些地方甚至有点像沼泽。地上到处都是脚印,大多数都是新鲜脚印。一只斑木蝴蝶在我前面翩翩起舞,迎着阳光看过去,就是跳跃闪烁的一道剪影。
我们顺着森林小路往下走,旁边就是几棵老柳树和剑河一条幽暗的支流,这时我听到了含混不清的说话声。远处,可以看到黑色的头盔上下摆动。我走进一看,有几个人聚在铺了木板的人行道上,他们张望着一个地方。有三位警察在维持秩序,不准他们靠前。两棵树之间绑着黄色的警戒线,绳子的两头在风中飘荡。
我收紧了拴刺头的绳子,走到人群中。一个家伙穿着牛仔服,外面套着绿色的棉衣夹克,正在摄像。另一个人穿着西装,额头上刘海很醒目,拿着话筒,正在说话,是主播。大多数人都盯着河堤。我踮起脚尖,从人群的头顶上望过去。
“禁止使用智能手机。”其中一位警察对着一个男孩晃动手指。
看到眼前的场景,我失望了。我没有看到尸体,也没有看见装尸体的袋子。只看到两个人穿着白色的防护服,戴着蓝色的橡胶手套。其中一个正用塑料口袋封存什么东西。另一个人正对着悬伸于剑河之上的一棵大树拍照。好大的一棵树,主树干在水面上延伸了大约二十英尺的样子,然后往上才是枝繁叶茂的枝干。
“怎么了?”我转身问一个男人,他穿着一双闪亮的橘红色跑鞋。
“今天早些时候,他们在河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没看见尸体呢。”
“他们把女尸抬走了,就顺着那条道抬走的。”他指了指那个方向,也是一条树林小路,与我和刺头来的方向正好相反。
“场面肯定很惊悚。”
“我慢跑经过的时候,他们正好在装尸体袋子。是两个小时前了吧。金色长发,脸长什么样,没看清。”
“他们怎么找到尸体的,你知道吗?”
“我是听那个人说的。”他用手指了指那个拿话筒的人。“一个慢跑的人看到她卡在了水草里,面朝下,漂在那里。就在那棵大树下面。”
“哦,我的天。”
“今天要是早点起床,我就第一个发现她了。”
“他们知道死者身份吗?”
“那个记者说,他们在死者的口袋里找到了驾驶证。但他没有提名字。”
我点了点头。
“我要走了。没什么好看的了。你的狗不错。”
他转身慢跑离开了,透过树丛还可以看到他的运动鞋一闪一闪的。我看到主播放下了手中的话筒。摄像机也停止工作了。我松了松刺头的绳子,拉着它朝回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风声索索,杨柳随风摇摆。
可怜的女人。她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