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思维课

RM54.40 RM68.00
作者:[美] 亚当·格兰特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6月
ISBN:9787508688534

库存量: 2 本

订购量:

内容简介

《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思维课》全新校译质量升级,资深媒体人李翔倾情作序。

 

沃顿终身教授格兰特发现,我们大多数人能被划为三类:付出者、互利者和获取者。获取者只关注谋求利益,互利者愿意等价交换可预期的好处,而付出者则是不同寻常的一类人:他们乐于分享,不求回报。那这三类人在工作和生活中的表现有何不同?格兰特教授潜心研究10余年,认为在商业社会“分享”与“合作”的时代主题下,付出者从长远来看更可能成功。

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思维课 - 文轩书苑

作者简介

[美] 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沃顿商学院终身教授,连续四年被评为“沃顿备受欢迎的教师”,位居“全球25位具影响力的管理思想家”之列,并入围《商业周刊》评选出的40位“40岁以下优秀的商学院教授”。 哈佛大学学士,密歇根大学组织行为学博士。

 

格兰特是谷歌推崇的组织心理学家,长期担任谷歌公司、IBM公司、花旗集团、高盛集团、皮克斯动画,以及联合国和美国海陆空三军的资深顾问,并作为“青年全球领袖”受邀出席世界经济论坛。作为《纽约时报》专栏撰稿人,他三度成为受读者关注的作者,并登上《纽约时报》的封面。他在《哈佛商业评论》等多家知名媒体上发表了多篇文章,他的研究成果也被《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时代周刊》、《今日美国》等著名报刊介绍。他还是《引爆点》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 “欣赏的社科作家”,TED受欢迎的演讲嘉宾。他曾是一名魔术师,同时也是初级奥林匹克跳板跳水运动员。

前美国总统林肯的付出型人格

 

有一个名叫桑普森(Sampson)的乡巴佬,他的目标是成为“伊利诺伊州的德维特·克林顿”,希望当选参议员。桑普森早年一直在农场工作,看上去不像是当官的料,但是他雄心勃勃。23 岁时,他首次竞选州立法院的一个席位。当时有13 个候选人,只有前四名能够入选。桑普森的表现不佳,排名第八。

 

这次失利之后,桑普森将目光转向了商业,与朋友合伙借钱开了一家小店。这次生意也失败了,桑普森还不起贷款,于是他的财产被地方政府没收了。不久,他的生意伙伴不幸去世,没有留下一分钱,债务全部转到了桑普森头上。他开玩笑地把自己的债务称为“国债”:他欠下的钱是自己年收入的15 倍。不过,经过多年的努力,他最终还是把债务还清了。

 

生意失败之后,桑普森第二次参加了州立法院的竞选。尽管当时只有25 岁,但他还是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赢得了一个席位。为了参加他的首次立法会议,他不得不借钱买下第一套正装。在接下来的8 年里,桑普森在州立法院服务,同时获得了一个法律学位。终于,在45 岁的时候,他做好了准备,试图在更大的舞台上发挥影响力。于是,他开始竞选参议员。

 

桑普森知道,他面临着一场艰苦的战斗。他有两个主要的对手:詹姆斯·希尔兹(James Shields)和莱曼·特朗布尔(Lyman Trumbull)。这两个人都当过州立最高法院的法官,出身也比桑普森显赫得多。希尔兹时任议员,谋求连任,他的舅舅时任国会议员。特朗布尔的爷爷是耶鲁大学一名杰出的历史学家。与他们相比,桑普森无论在经验上,还是在政治关系上,都相差甚远。

 

第一轮投票的结果令人惊讶,桑普森高居榜首,获得了44%的支持率。希尔兹紧随其后,支持率有41%,特朗布尔则被甩在后面,支持率只有5%。在下一轮投票中,桑普森再攻下一城,支持率攀升到了47%。但是,局势在此时发生了逆转:时任州长的乔·马特森(Joel Matteson)加入了选举战。马特森非常受欢迎,他可能会抢走桑普森和特朗布尔的选票。在希尔兹退出竞选之后,马特森很快成了领头羊,支持率达44%,桑普森的支持率下降到38%,而特朗布尔的支持率则只有9%。但是,在几个小时后,特朗布尔以51% 的支持率赢得了这场选举,略高于马特森的47%。

 

为什么桑普森的支持率急转直下,而特朗布尔的支持率迅速攀升?这是因为桑普森的个人选择。他的付出倾向似乎已经达到了病态的程度。当马特森加入战团时,桑普森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赢得足够多的支持,从而取得胜利。他知道,特朗布尔拥有一小撮忠实的支持者,他们绝不会背弃他。从桑普森的角度考虑,大部分人肯定会游说特朗布尔的支持者,让他们转到桑普森旗下。毕竟,特朗布尔的支持率只有9%,没有胜利的可能性。

 

但是,桑普森关心的并不是当选,而是阻止马特森的胜利。他认为,马特森有一些可疑的举动。一些好事者指控马特森试图贿赂有影响力的投票者。至少,桑普森可以确认,马特森曾经接触过自己的一些重要支持者。马特森劝告他们,如果桑普森没机会赢得竞选,他们应该报效于他。

 

桑普森对于马特森的手段和动机的质疑,后来被证明是有先见之明的。一年以后,马特森州长的任期结束,他赎回了一些旧的政府支票,其中有些已经过期,有些已经赎回却没有撤销。这让他中饱私囊,吞了几十万美元,后因欺诈罪被法院起诉。

 

质疑马特森的同时,桑普森却非常信任特朗布尔,因为他们在许多问题上有着相似的立场。在过去的几年中,桑普森一直满怀激情地呼吁社会和经济政策的重大变革。他相信,这对于其所在州的未来非常重要,而他那时的盟友正是特朗布尔。因此,桑普森没有试图劝服特朗布尔的支持者转到自己的旗下,而是决定“自废武功”。他告诉自己的助选人史蒂芬·洛根(Stephen Logan),他决定退出竞选,希望自己的支持者给特朗布尔投票。洛根感到难以置信:为什么一个支持率较高的人,要把胜利拱手让给支持率较低的对手?洛根甚至流下了眼泪,但桑普森不为所动。他退出了竞选,并让自己的支持者投票给特朗布尔。这让特朗布尔获得了胜利,而桑普森自己则承担了损失。

 

这不是桑普森第一次把别人的利益放在自己之前。在帮助特朗布尔赢得竞选之前,尽管桑普森作为一名律师,已经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但是强烈的责任感阻碍了他的成功。如果他感觉客户有罪,他就没法说服自己为他们辩护。据一个同事说,桑普森的客户都知道,“如果他们是清白的,那肯定可以赢得审判;如果不是,那就没必要浪费时间找他”。有一次,一个客户被指控盗窃,桑普森对法官说:“如果你可以为他说话,那就说吧,但我做不到。如果让我说,陪审团就会发现我认为他有罪,并给他定罪。”还有一次,在法庭审判中,桑普森忽然侧身对助手说:“这个人是有罪的,你替他辩护吧,我做不到。”桑普森把案件推给助手,放弃了一大笔佣金。这些决定为他赢得了别人的尊敬,但也让人质疑,他是否坚韧到足以做出困难复杂的政治决定。

 

桑普森的一位政治对手评价他“几乎是一个完美的人”“他只是缺少一样东西”这个人解释说,“桑普森不适合拥有权力,因为他的判断太容易因关心他人而受到影响”。在政治领域,桑普森以付出者的方式行事,这让他时常处于劣势。他不愿意首先考虑自己,这让他的参议员竞选以失败告终,并让旁观者对他产生了怀疑,认为他可能没法适应残酷的政治世界。特朗布尔是一位凶悍的辩论者,桑普森却很容易顺从他人。他自己也承认:“我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后悔。”不过他同时也说,特朗布尔的成功当选,可以推动发展那些他们共同支持的事业。在选举之后,当地的一位记者评价道,与桑普森相比,特朗布尔“拥有更多的天赋和实力”。

 

但是,桑普森并不准备就此偃旗息鼓。4 年之后,他再度参选议员。这一次他又输了。不过,在投票之前的几周,他最有力的支持者不是别人,正是莱曼·特朗布尔。桑普森的牺牲赢得了他的好感,而且,特朗布尔并不是第一个被桑普森的付出精神所折服并转而支持他的对手。在第一次议员竞选中,桑普森拥有47% 的支持率,似乎已经站在了胜利的边缘而当时有一位名叫诺曼·贾德(NormanJudd)的芝加哥律师和政治家,率领着5% 的选民,坚定地支持特朗布尔,不愿放弃。在桑普森的第二次竞选中,贾德变成了桑普森强有力的支持者。

 

两年之后,经历了两次参议员竞选失败,桑普森终于在全美范围内第一次赢得了竞选。据一位评论者说,贾德从来没有忘记桑普森的“慷慨行为”,他对于桑普森成功当选的贡献“远超过其他人”。

 

1999 年,有线电视网络C-SPAN(美国一家非营利性的电视频道)调查了1 000多名知识丰富的受访者,让他们评价桑普森以及其他36 位曾与他担任相同职务的政治家。桑普森拔得头筹,赢得了最高的评价。尽管他曾经有过许多失败经历,但他还是比这个名单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受欢迎。也许你已经猜到,“桑普森”不是他的真名;其实,“桑普森的鬼魂”(Sampson’s Ghost)是这个乡巴佬写信时所用的笔名。

 

他的真名是亚伯拉罕·林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