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全球贸易和国家利益冲突

全球贸易和国家利益冲突

售价
RM46.40
优惠价
RM46.40
售价
RM5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拉尔夫·戈莫里、[威廉·鲍莫尔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7月

ISBN:9787508689159

编辑推荐

一本贸易专业人士与非专业人士皆宜的图书!

 

在全球贸易战白热化的今天,我们究竟应该支持并开展国际贸易,还是实行贸易保护?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清楚以下问题:

 

◎开展全球贸易,是否会使每个参与国都获益?

◎有些国家为何没有在自身具有资源禀赋优势的领域开展贸易?

 

你将会从这本书中,找到答案!

 

 

内容简介

在这本著作中,拉尔夫·戈莫里和威廉·鲍莫尔将古典贸易模型运用于分析现代世界经济,即一个以制造品、日新月异的技术变化以及从规模经济中获益的大型企业占主导地位的世界,它有别于以收益递减为主要特征的传统农业经济。

 

戈莫里和鲍莫尔的分析表明:在现代世界经济中,一国生产能力提高到一定点后通常会损害他国的整体福利,因此国际贸易有可能导致各贸易国之间的重大利益冲突,而非全面提升各贸易国的福利。作者不仅阐述了这种可能的均衡结果为什么会出现,以及在什么时候出现;而且还说明为什么在现代自由贸易环境中,一国的产业竞争力有可能面临致命的威胁。

作者简介

[美] 拉尔夫·戈莫里,斯隆基金会总裁。早年,他离开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加盟IBM。随后成为IBM的研究部主管和负责科技的高级副总裁。他曾获得美国科学奖。

 

[美] 威廉·鲍莫尔,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和普林斯顿大学名誉教授。他曾任美国经济学会和其他三个专业协会的会长。

第一章 现代全球经济和固有的贸易冲突:导言

 

经济学家笃信的某些真理与非经济学专业人士的习惯看法截然不同。人们并不需要专业训练就能够认识到国外竞争会危及国内的就业机会,或者一度生机勃勃的国内产业有时要让位于外国的竞争对手,因为后者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或更好的方式生产产品。国际贸易有时会导致一些产业萎缩甚至亏损,即使像汽车或家用电器那样的重要产业也难以幸免,从而引发经营困境或失业等问题。但是经济学家通常坚信,国际贸易使广大消费者能够得到更好的汽车或CD(激光唱片)机,由此带来的收益足以弥补上述损失。

 

这一结论在很大程度上基于悠久而简单的国际贸易模型。在这些模型勾勒的世界里,不受约束的商品交换总能带来收益。通过这种商品交换,各国最终只生产较之他国或其他产品具有自然优势的商品,而且所有参与贸易的国家都可以从那些被有效地生产出来的商品的交换中获益。尽管这些简化专家们很久以前就已经意识到,现实要比最基本的理论解释所描述的世界更加复杂。曾经有过一些重要的著作,讨论了这样一些概念,诸如最优关税(例如Scitovsky,1947)、幼稚产业论中的有效因素,以及一些国家之间撤销关税壁垒但对其他国家却依然保持壁垒,从而有可能损害经济效率的关税同盟协议(Viner,1950),等等。这些分析表明,向着自由放任的方向迈进可能并不总是通向完美之路。的模型经常受到批评,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任何研究大型经济活动的模型都不可能包罗现实世界的复杂性。经济学可以提供有价值的洞见,但其方式只能是关注研究对象的本质属性,忽略那些确实存在但对主题并不非常重要的许多其他因素,只考虑关键因素。

 

然而,自这些基本国际贸易模型问世以来,世界经济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卫·李嘉图时代科技发展缓慢、工商业不发达的农业化社会已经让位于一个工业制造品、快速演进的技术和大公司占统治地位的社会。这就需要我们重新审视那些古典模型,而这样的重新审视实际上已经出现在经济学文献之中了。关于规模经济在贸易中的作用的分析,充分体现在Grossman和Helpman(1991)、Helpman和Krugman(1985)以及Ethier(1982)等人的著作中。在这些文献中,他们意识到,即使存在规模经济,人们也可以合理地相信不受约束的自由贸易的优势,但是不能再把它当成一个简单的问题对待。相反,这些著作表明,在一个以规模经济为特征的世界里,防御性的自由贸易状态必然是基于对贸易问题带来得失的权衡。

 

我们将在本书中表明,已经卓有成效的古典贸易模型是极其灵活的,可以根据世界经济的新形势加以调整。我们可以在保留其必不可少的简单性的基础上,对这些模型加以修订,以反映大规模经济活动和科技迅速传播的双重影响。

 

不过,我们修订的理论显示:在国际贸易中确实存在着固有的利益冲突。这意味着一国生产能力的提高往往以牺牲他国的总体福利为代价。允许贸易伙伴与本国产业进行有效竞争,并以此来提高生产能力有可能会使本国全面受损,而不是造福全体公众。这种损害不是我们前面提到的局部危害,或者受影响的产业马上出现就业下降,而是一种波及整个国家的负面效应。

 

那么,什么时候外国的发展是有利的,什么时候又是有害的呢?不精确地说,我们的观点是,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可以通过帮助相当不发达的国家提高生产能力而从国际贸易中受益。可是,发达国家的利益也决定了它不得不尽可能积极主动地与发展到可比阶段的其他国家展开竞争,以避免受益国家的进步损害自己的利益。

 

更精确地说,我们想要阐明,一个工业化国家将受益于非常落后的贸易伙伴发展新产业,从而使生产率获得普遍提高。这一受益过程将一直持续到其贸易伙伴达到在全球市场上占有更重要地位的发展水平为止。通常,这种发展水平仍然远远不及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但是,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这一点之后,该新兴贸易伙伴更多的产业达到该点将不利于发达国家。发达国家将通过激烈的竞争来维持其相对于新兴对手的巨大优势,从而确保其最佳利益。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发达国家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它的经济财富将受到抑制。因此,美国的利益在印度或印度尼西亚等贸易伙伴的发展过程中得到保证,但是从生产率方面看,美国只有尽可能地保持相对于法国、德国和日本等贸易伙伴的领先地位,其境况才会更佳。

 

对原始模型进行这些重要修正有一个根本原因,那就是现代的自由贸易社会已经大大不同于古典自由贸易模型描述的情况。现在,不存在一个单纯基于国家自然优势之上的最优经济结果。今天的全球经济已经不再强调国际竞争带来的单一最优结果,该结果体现为每个国家都通过生产自然优势最大的产品来实现全球利益最大化。现在,取而代之的是许多可能的结果,而这些结果取决于各国实际上决定做什么,以及它们想发展什么样的生产能力,是自然的还是人为的。

 

这些结果对各贸易国的经济利益影响不同。其中的一些结果对某一国有利,而另一些结果对另一国有利,还有一些对两个国家都有利。但是,实际情况通常是对一国极为有利的结果往往对另一国极为不利。这一系列结果及其对相关国家截然不同的影响意味着,在现代自由贸易环境下,一国的福利主要取决于国际贸易产业的成功。贸易产业的成败事关整个国家的得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