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曼帝国六百年:土耳其帝国的兴衰

【预购】奥斯曼帝国六百年:土耳其帝国的兴衰

售价
RM102.40
优惠价
RM102.40
售价
RM12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帕特里克·贝尔福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ISBN:9787508689845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书摘 · 插画

新思文库·奥斯曼帝国六百年:土耳其帝国的兴衰 - 文轩书苑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1. 奥斯曼帝国史,即土耳其的古代、近代史,是我们了解世界近现代变迁必不可少、又常常忽略的一块拼图。奥斯曼帝国的国运兴衰,强时称霸欧洲,弱时被欧洲赶超、欺凌,加上地处“世界的十字路口”,使得土耳其成为理解近代全球力量变迁绝好窗口。从这里,你在了解土耳其自身的同时,也将从另一个视角理解现代欧洲和现代中东的形成。

 

2. 历史读者的感官盛宴!本书作者曾受著名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的称赞,说作者兼为“形象刻画的大师”和“叙事写作的大师”。《奥斯曼帝国六百年》作为作者的生涯收官之作,完美诠释作者的大师文笔。傲视欧亚群雄的伟大苏丹,被守旧势力烧死在塔楼中的维新大臣……洋洋洒洒的奥斯曼历史,在作者的笔下鲜活起来。

 

3. 土耳其时政局势动荡,牵动欧亚两洲乃至全世界的神经。这个地处欧洲和伊斯兰世界之交,背负数百年奥斯曼帝国传统的国家,为何如此重要?这部奥斯曼帝国通史将给你答案。

 

4. 土耳其旅游访古、感受风情的必备读物。土耳其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国度,国际旅游的热门目的地。这本书让你不再对土耳其一无所知,你将对伊斯坦布尔的街巷、伊兹密尔的古城、地中海岸的秀丽风光都有不一样的亲切。

 

5. 你是否是诺奖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粉丝?那么《奥斯曼帝国六百年》也将让你一见如故!这是《我的名字叫红》《伊斯坦布尔》《白色城堡》等书背后的历史布景。

 

6. 土耳其与中国同为亚洲文明古国,到了近代又一同沦为欧洲主导的世界现代化大潮中的落后被欺者。近代的土耳其史称“西亚病夫”。是什么导致了中土两国的相似命运?了解土耳其的历史命运,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自己,理解近现代世界。

 

 

内容简介

奥斯曼帝国六百年,是三百年的强盛加上三百年的衰落的故事。它是一个地跨欧亚非的庞大帝国、世界的十字路口,国运兴衰牵动了世界历史的走向。

 

土耳其人的祖先来自中亚大草原。公元1300年左右,他们迁徙到亚洲的*西端,在此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土耳其人拥有草原民族一贯的凌厉作风,而他们的灵活与包容则在那个时代独树一帜。仅仅经过三位开国苏丹的励精图治,土耳其人就以“帝国”自立,在欧洲留下战无不胜的威名。

 

1453年征服者穆罕默德攻陷君士坦丁堡,1529年苏莱曼大帝陈兵维也纳城下——鼎盛时代的奥斯曼帝国,为欧亚大陆的政治地图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冲击。在欧洲,奥斯曼帝国在拜占庭帝国的废墟上建起新的繁荣,被汤因比称为“罗马帝国的第五次复兴”;在亚洲,它再现阿拉伯帝国的辉煌,带领伊斯兰世界回归了团结与强盛。这一切,使得奥斯曼帝国在那个帝国时代无往不利,成为“三洲两海、东方西方、世界中心伊斯坦布尔的主人”。

 

随着世界现代的降临,奥斯曼帝国却落后了。一个又一个欧洲国家站上历史变革的潮头,哈布斯堡王朝、西班牙、沙皇俄国、拿破仑帝国、大英帝国,与东方强权奥斯曼发生不可避免的碰撞。1683年奥斯曼军队再度围攻维也纳遭遇惨败,从此,“胜利”愈发成为一种奢望:奥斯曼帝国在军事、制度、科技上都被欧洲赶超了。帝国尝试过种种维新道路,新与旧的交锋异常残酷,一些大臣甚至苏丹为了改革事业献出了生命。

 

帝国的改革亦步亦趋,而世界近代的帝国主义争夺和民族独立运动却来得无比迅猛。1821年,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希腊爆发独立战争;同时期的埃及也自立门户。此后,从奥斯曼帝国的巴尔干、中东和非洲领土上陆续分裂出二十多个国家。其中很多国家迅速沦为英国、法国、俄罗斯等欧洲列强的殖民地。*终,奥斯曼帝国本身也在“一战”战败后倾覆。六百年世界帝国的历史成了被人怀念、叹惋的过去,而现代土耳其以一个共和国的面貌开启了新的篇章。

 

在土耳其的跌宕国运中,中国读者能找得到祖国的影子,也找得到很多国际现状的根源。那段帝国时代是欧亚两洲,乃至整个世界近代不可磨灭、无法回避的历史记忆。

作者简介

[英] 帕特里克·贝尔福

第三任金洛斯男爵(1904—1976),苏格兰历史学家、作家、记者。

 

1925年,贝尔福从牛津大学历史系毕业,开始了记者和专栏作者生涯。1940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贝尔福作为贵族子弟,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在情报部门工作。1944年到1947年,贝尔福赴英国驻开罗使馆任职,总管宣传部门,从此开启了他与中东、土耳其的不解之缘。

 

1947年之后,贝尔福回到自由职业。终其一生,贝尔福不是在伦敦居住,便是在中东游历,成为中东事务和历史的专家。1952年,贝尔福受英国政府委托,写作了一部经典而极富争议的土耳其国父传记,即《阿塔图尔克:一个国家的重生》。此后他还创作了一系列历史作品,包括《希腊肖像》(1956)、《埃及肖像》(1966)、《两海之间:苏伊士运河的建造》(1968)、《摩洛哥》(1971)、《圣索菲亚大教堂:一部君士坦丁堡的历史》(1972)等。贝尔福深知,这些书其实都是对奥斯曼帝国昔日江山的局部写照。在他生涯的最后,贝尔福终于能够以一部《奥斯曼帝国六百年》(1977)交代自己对中东大地的一生热爱。这本书于贝尔福去世后一年出版。

试读

【第十二章】(节选)

1520 年,苏莱曼登基成为奥斯曼帝国的苏丹,此时也恰逢欧洲文明的历史转折点。封建制度奄奄一息,中世纪晚期的黑暗正逐渐被文艺复兴的璀璨光芒所取代。在拥有杰出个人能力的年轻君主的带领下,更加成熟而文明的国家正在崛起。16 世纪属于查理五世(Charles V)和哈布斯堡王朝、弗朗索瓦一世(Francis I)和法国的瓦卢瓦王朝(Valois)、亨利八世和英格兰的都铎王朝。现在,这三位强大的君主又有了一位可以与他们匹敌的同侪——被誉为“所罗门第二”的26 岁的苏莱曼苏丹。

 

在西方世界,苏莱曼将成为基督教世界权力制衡中的重要一环;在东方的伊斯兰世界,他将获得巨大的荣耀。在穆斯林的眼中,“十”是个得到祝福的数字:人有十根手指、十根脚趾和十种感官,《古兰经》分为十个部分,《五书》(Pentateuch)中有十诫,先知穆罕默德有十个门徒,伊斯兰教的天堂里有十重天,由十位天使守护其中。而苏莱曼正好是奥斯曼帝国的第十位苏丹,他的统治又开始于伊斯兰教历(Hegira)中第十个世纪的开端。东方世界传统上认为,每个世纪之初时都会崛起一位伟人,而苏莱曼就是这样一位伟人,他是“完美数字的完美之人”,是天堂来的天使。

 

由于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和穆罕默德二世发动的后续征服战,西方国家不得不认真对待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攻势。它们意识到,奥斯曼帝国的威胁不是暂时的,它们必须同时动用军事和外交两种手段来加以应对。对意大利的各个国家来说,奥斯曼人的潜在威胁和有关与奥斯曼人的秘密联盟的谣言成了十分有用的外交武器。在这个宗教狂热的时代,有很多人相信土耳其人的入侵将是对欧洲人罪孽的神圣审判。有些地方会每天敲响“土耳其钟”,提醒虔诚的人们到了忏悔和祈祷的时间。十字军的种种传说预言道,土耳其人将会一直打到圣城科隆(Cologne),但他们会在那里被一位基督徒皇帝——而不是教皇——击败,并且一直被赶到比耶路撒冷更遥远的地方。当查理五世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时,很多人声称他就是这位传说中的基督教世界的英雄。

 

由于一系列精心安排的联姻和恰逢其时的死亡事件,查理五世的帝国疆域从波罗的海一直延伸到地中海,覆盖了尼德兰、德意志、奥地利和西班牙。它还包括了那不勒斯王国、西西里王国以及位于墨西哥和秘鲁的据点。查理五世继承的奥地利领土与土耳其人的威胁只隔了一道阿尔卑斯山;而在苏莱曼的统治下,土耳其人的威胁将与日俱增。

 

尽管查理五世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了土耳其人的威胁,他眼下却有一个更为直接的敌人:法国的弗朗索瓦一世。他正是在竞争中击败了弗朗索瓦一世,才当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就在苏莱曼刚刚登基不久,查理五世就与弗朗索瓦一世公然开战。查理五世的野心是把西方的基督教世界都统一在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之下,而法国是这一梦想的一大障碍。它隔开了查理五世在德意志和西班牙的领地,威胁到了对他的军事安全和贸易繁荣而言都至关重要的海上交通。此外,法国还打乱了他在意大利北部的安排。在这里,查理五世和弗朗索瓦一世一直就边界问题争吵不休。由于这些矛盾的存在,基督教世界的两大强权相互对立。这样一来,穆斯林就并不总是基督教国家共同的敌人,反而经常成为潜在的受到欢迎的盟友。

 

此时的弗朗索瓦一世发现了这个道理。尽管他曾经鼓吹由教皇组织针对土耳其人的十字军东征,弗朗索瓦一世很快就开始寻求土耳其人的支持。这是因为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哈布斯堡王朝。基于双方的政治利益,他秘密地促成了这个“亵渎神明的百合花与新月的同盟”。他一开始十分奸诈地企图不让基督教世界发现这一同盟。可是,尽管有中断和波折,这个同盟最终竟然延续了300 多年。苏莱曼多次资助弗朗索瓦一世,曾在1533 年为他提供了10 万枚达克特金币的援助,帮助他联合英格兰和德意志贵族一同反对查理五世。两年之后,弗朗索瓦一世又要了100 万枚达克特金币的资助。他曾经向威尼斯的使者坦承,他认为奥斯曼帝国是唯一能够让欧洲诸国在哈布斯堡王朝皇帝的威胁下存活下来的力量。

 

每当查理五世指责弗朗索瓦一世的亲穆斯林态度时,弗朗索瓦一世都会公开许诺加入十字军圣战,接着又通过他在伊斯坦布尔的特使为这一表态开脱。精明的苏丹接受了他的解释,因为他很清楚,法国人十分需要奥斯曼人的帮助,而他自己的外交政策也是围绕着这一基石展开的。于是,在16世纪,苏莱曼扮演了平衡欧洲局势的角色,而这一角色无论是在军事上还是在外交上,都提高了奥斯曼帝国的实力和威信。

 

为了适应其蒸蒸日上的国际地位,奥斯曼人发展出一套情报体系,使其可以随时了解西欧发生的大事和趋势。他们的主要消息来源是威尼斯人。尽管威尼斯人的权势在这个世纪里不断衰落,但他们仍然活跃在欧洲的各种事务之中,而且在苏丹的宫廷里还有一名常驻的代表。反过来,他们也向西方人报告苏莱曼的个性和所作所为。

 

有关这位新苏丹的早期记录,来自一位威尼斯使者巴多罗米欧·孔塔里尼(Bartholomeo Contarini)。他在苏莱曼登基后几星期写道:“他今年25岁,个子很高,瘦而结实,表情柔和。他的脖子有点太长,脸有点太瘦,还长了个鹰钩鼻子。他的唇上留着一点胡子,下巴上也有一撮小胡子。不过,他的相貌还是让人感到愉快,尽管肤色略有些苍白。据说,他是一位睿智的君主,热爱学习,所有人都期望他的统治会带来好日子。”苏莱曼曾在伊斯坦布尔的宫廷学校接受教育,青年时期大部分时间都在接触文明的生活方式和宫廷的日常事务。他也得到了伊斯坦布尔和埃迪尔内(Edirne,即阿德里安堡)人民的尊敬和喜爱。

 

担任过三个行省的总督,因此对行政事务也很在行。就这样,他成长为一个既有开阔眼界又有实务才能的治国之才。他不仅是一名实干家,并且还十分优雅而有文化气息,无愧于他所处的文艺复兴时代。另外,他还有着虔诚的宗教信仰,这塑造了他善良而包容的性格,在他身上一点也找不到其父的那种狂热。最重要的是,他十分看重自己作为“虔信者的统领”( Commander of the Faithful)的身份。像他的祖先一样,他也信守加齐传统,因此从他即位伊始,他就想要让基督徒领教自己的军事能力。他的父亲塞利姆主要在东方建功立业,而他想要征服西方。

 

在西方,苏莱曼的扩张眼界比他的祖先征服者穆罕默德还要广阔。对亚历山大大帝的故事着迷的苏莱曼像伊斯坎德(Iskander)一样,想要建立一个一统东西方土地和人民的大帝国。为了建造一个可以与亚历山大帝国比肩的世界帝国,他就必须让奥斯曼帝国的版图突破东欧的边缘地区,延伸到中欧的神圣罗马帝国的中心地带。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咄咄逼人,想要成为“时代之主”,让奥斯曼君主在他面前黯然失色。而苏莱曼则决心在中欧地区对抗他,击败他,夺取他的土地。苏莱曼的战略是海陆并进。在陆地上,他的目标是充当哈布斯堡王朝中心领地屏障的匈牙利王国;在海上,他的目标是基督徒控制的岛屿以及西班牙和北非的海岸线。他最直接的目标正是征服者穆罕默德未能夺取的目标——贝尔格莱德城和罗得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