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低风险,高回报 - 文轩书苑

【预购】低风险,高回报:一个引人注目的投资悖论

售价
RM39.20
优惠价
RM39.20
售价
RM49.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荷] 平·范·弗利特、[荷] 杨·德·科宁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8月

ISBN:9787508692609

*此为预购书籍,到货时间为6-8个星期(约2个月)。
*若现货书籍与此书籍一同下单,则会等书籍到齐后才安排配送。
*下单前请查阅【注意事项】的栏目以及自行斟酌,若能够接受再进行购买。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1. 量化投资为当前金融领域热点话题。

 

2. 低风险高回报策略,经实操认证为领域内热议策略并大力推广。

 

3. “在疲软的市场中通过减少损失才是取胜之道”这有力的投资悖论对于目前股市投资者极具吸引力。低风险股票投资组合,对任何即将出现的市场波动都处于有利的地位。

 

4. 这本书中核心策略为作者在领域内的多年实践所得,其在业内有一定影响力。

 

5. 许仲翔、刑宇航、蔡华、谢征傧、周维礼等投资专家及学术界教授联袂推荐。

 

内容简介

《低风险,高回报》讲述的是一个现代股票市场中“龟兔赛跑”的故事:以低风险量化策略收获高收益投资回报,即低风险股票能够战胜高风险股票。作者以以简驭繁的方式揭示了过去80多年投资于低风险股票一直跑赢的原因,并解释了投资者如何运用这种投资见解获利。

 

大多数证券投资者,不管是专业的基金经理,如投资顾问和对冲基金经理,还是个人投资者,都相信“风险越大回报越高”的说法。但这是真的吗?《低风险,高回报》的作者是一名专业的基金经理,通过这本书向投资者解释了低风险股票会击败高风险股票的原因,以及投资者如何根据这一突破性见解来获利。作者讲述了他自己在购买高风险股票方面的投资经验,并解释了股票市场为什么会存在这一悖论。

 

通过行为金融学见解与历时88年的研究结果相结合,《低风险,高回报》将使读者深信投资于低风险股票是成功的秘诀。作者也分享了他在专业资产管理领域观察到的见解和*的学术分析,说明了低风险投资确实已经奏效,将来也会继续奏效的原因。书中还说明了选择估值极具吸引力且势头强劲的低风险股票的影响。

 

《低风险,高回报》为证券投资者提供如何构建低风险组合、如何自行选择合适的ETF或主动型低风险基金等的方法。

作者简介

[荷] 平·范·弗利特(Pim van Vliet) 博士

在荷宝投资管理集团创建并管理着数十亿欧元资产的低波幅基金。这些低波幅基金建立在学术研究成果之上,旨在向广大的股票投资者提供稳定的收入回报。范·弗利特博士是数家大学的客座讲师,发表了众多金融研究著作,并在全球积极推广低波幅投资理念。他是荷兰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金融经济学硕士和博士。

 

[荷] 杨·德·科宁(Jan de Koning)

荷宝投资管理集团旗下量化股票投资团队中的一名客户投资经理。在日常工作中,他负责与客户及投资咨询公司的沟通,经常被邀请在各类研讨会上探讨低波幅投资并进行主题演讲。在加入荷宝之前,杨曾经担任过投资顾问、基金经理,以及机构投资者的信托经理。他是荷兰蒂尔堡大学行为学硕士,并且是特许金融分析师、特许市场技术分析师,以及特许另类投资分析师。

试读

第1章 过犹不及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从小就被教导,要想成功,必须付出努力。不管是中学考试、踢足球赛,还是减肥,我们都要努力才能达到目标。“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句老话是不变的真理。

 

但是究竟要付出多少努力呢?很多人相信努力的程度和成功的概率是成正比的。你们越努力,就越可能成功,但这是真的吗?

 

不,实际上有一种边际报酬递减的定律,让我们来看看这一定律在体育运动中的表现。如果一个人想成为专业的足球运动员或者马拉松选手,一定要经过专业的训练,每周都要频繁地练球或者跑步来锻炼肌肉的强度。但通常,最初的100小时的训练会比接下来的100小时有效得多。也许你们认识到了这个问题,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学习新事物往往会比较有趣。学习曲线在初始阶段通常是非常陡峭的,但渐渐就会趋于平稳,这就是边际报酬递减在现实生活中的例子。

 

而且,一旦你们付出了一定程度的努力,任何附加的努力反而可能导致与你们追求的目标相反的结果。比如,如果你们训练过度而没有适度休息,就有可能造成损伤。一个想要跑完全程的马拉松选手一旦受伤,可能在一开始就没有办法出现在赛场上。这正应了8个字:适得其反,过犹不及。

 

类似的例子很多。炒菜时,一点儿盐有助于调味,太多则会毁了一道菜。维生素有助于身体健康,但过多摄入则会危害身体。我给那些急于脱单的男女们一条建议:对于喜欢的人应该主动迈出第一步,但千万别死缠烂打,不然可能会把人吓跑!有关减肥,一些人想稍微减几斤肉是可以的,但过度节食引起厌食症可就不好了。另外,一些学生考试前“临时抱佛脚”,结果考试时却萎靡不振,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在美国、瑞典和荷兰的大学都见过学生们这种适得其反的行为。考试前一天睡一个好觉,养足精神,可比通宵学习有用得多。总而言之,事情做得过头,反而会产生反效果。

 

生活中,我们需要在过多和过少的两极间找到一个平衡,而寻找“黄金分割”是一门实践的学问。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为这一理论写了大量著作。黄金分割,是在充分和不足两极之间适度的中间值,但它不是绝对的中位数,需要我们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调整。因此,我们需要通过实践来发现和掌握它。中国哲学家孔子也有类似的“中庸”学说,而类似“黄金分割”的理念在佛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中都出现过。

 

所以,我说到黄金分割,提到这些古代的哲学家,关注适得其反的问题,是想让你们对“悖论”这一概念更熟悉一些。悖论是表面上显然成立而实际上存在矛盾的任何事物。有可能你们在生活中已经听过这个词,日常交流中我们通常用它来表达对那些不寻常或者意料之外的事情的惊讶或怀疑。悖论在投资世界中也存在。事实上,在学生时期我偶然发现了可能是投资领域的最大悖论:低风险股票有更高的回报而高风险股票反而只能提供较低的回报。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惊讶而且不同寻常的发现。

 

我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说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发现。想想这个普遍的“投资锦囊”:你们承担越大的风险,你们的回报也会越高。绝大多数的股票投资者,不管是专业的基金经理,比如投资顾问和对冲基金经理,还是“亲自上阵”的个人投资者,都相信这个风险越大、回报越高的说法,但这是真的吗?

 

很多投资者在投资的时候都有“上天揽月”的心态,希望能找到下一个苹果(Apple)、谷歌(Google)、特斯拉(Tesla)。投资这类令人兴奋的股票实际上风险很大,因为如果你们挑了潜在“超级股”后,其表现得并非那么“超级”,甚至发行企业最终破产的话,你们可能连本金都会损失。

 

但如果你们真的成功找到了下一家谷歌或者特斯拉,股价翻了4倍大赚了一笔呢?是的,那你们肯定像中了头等奖那样一路笑到银行,这回你们可真是“抓到月亮”了。要买到那些没这么让人兴奋的股票会怎么样呢?许多投资者都觉得,沉闷无聊的股票不会让他们获得超额的回报。毕竟,低风险不就等于低回报吗?你们认识谁通过投资变化缓慢的低风险股票而迅速变得富有吗?

 

如果我告诉你们,低风险股票能让你们变富而高风险股票则会让你们变穷,我完全理解你们的第一反应会是:“这哥们儿有这种想法是不是吸大麻了?”我也不能怪你们这么说,毕竟我生在荷兰长在荷兰(吸大麻在荷兰是合法的),现在也还生活在这里。我的这种说法,违反了人们对投资的直觉:高风险意味着高回报。如果你们买了一本关于投资的书,而其第一章的内容就与广为人知的投资前提相反,相信你们也会质疑作者的可信度。

 

说实话,我第一次读到这个投资学悖论的时候也很迷惑。当时我还是一个大学本科生,碰巧读到一篇学术文章,是讲风险—回报悖论的。这之后,读博期间,我又花了大量时间重新阅读和消化这篇刊登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的学术论文。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我找到了更多的数据对低风险股票确实能够战胜高风险股票进行验证。在接下来的几章中,我将为大家展示我是怎么做的。在我拿到博士学位之后,我觉得是时候把这一经验证的理论应用到实践中去了。基于这一悖论的投资策略,到底能不能也在现实世界中生效呢?

 

它成功了!学生生涯结束后,我加入了一家国际投资管理公司——荷宝(Robeco),这家公司主要为机构投资者(比如保险公司、捐赠基金公司和养老基金公司)和私人投资者管理资产。它是一家严谨的投资公司,旗下有许多聪明的研究人员,从20世纪20年代起就秉持注重研究的传统。虽然我从没想过要成立一只新基金,但在2006年,也就是我加入荷宝两年之后,我创建了一只低波幅股票基金。

 

令我惊讶的是,在我加入荷宝的最初几个月,我发现在投资行业,人们对风险这一概念有很大的误读。我在学校研究多年的投资风险问题,在业内,其定义并不是绝对的资金损失,而是投资回报表现得比参照指数差。我认识到这样的看法是不正确的,但这种业内看法也帮助解释了为什么投资悖论会存在。同时,我也意识到我们应该为此做点儿什么,比如帮助我们现有和潜在的客户认识这种对风险的理解是错误的。当然,我们也向他们解释了如何从中获利。我们成功说服了许多投资者,而这只当初的小基金也成长为一只服务于全球投资者,掌管150亿美元的大基金。

 

你们也许会想我为什么决定要把这个投资悖论分享出来,毕竟我完全可以专注于管理自己的基金,然后在闲暇时间打打高尔夫球。第一,我想要接触那些并非金融专家的投资者。我为一些学术期刊写过许多文章,知道阅读学术论文并不是很多投资者在业余时间会做的事。写这样一本易读的书才能让我有机会向更广大“听众”阐述一些伟大的学术成果。第二,我很享受化繁为简地向别人解释问题。想要简单地说明一个问题很难,把问题复杂化反而更容易。第三,我喜欢把先人的智慧、传统的哲理和现在世界的投资联系在一起。我发现我们学到的为人处世的道德哲学,在投资问题上也一样适用。比起学术文章,书是讲述故事更好的媒介。而我接受这一挑战的最后原因,是这本书能帮我节省很多时间。每当人们问起我的工作和基金经理是干什么的时候,我只要让他们看看这本书就可以了。为了上述这些原因,我决定传播这一理论,向大家证明,想要获得优异的投资回报,你们完全可以只买那些低风险的股票而避开高风险股票。哦,对了,其实我都不玩高尔夫球……

 

我猜我还是没能说服你们。实际上,如果这会儿你们就已经相信低风险股票能为你们提供高回报的话,我倒要吃惊了。在学习中持怀疑态度,能够帮助我们在任何问题上都学习到更多,而且在挑战传统理论时,我们也需要有质疑的心态。一位英国哲学家波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曾说过世界上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大多数傻瓜和狂热分子对自我总是如此确定,而智者的内心却常充满怀疑。所以,我将在本书中为你们提供大量的证据来证明这一投资悖论的存在。别担心,它很好理解。在下一章,我会先从我在股市中的投资初体验开始,分享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