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会员】在结账的时候输入【Welcome99】就可以享有【RM 3】 额外折扣。

企鹅欧洲史 1:古典欧洲的诞生——从特洛伊到奥古斯丁

企鹅欧洲史 1:古典欧洲的诞生——从特洛伊到奥古斯丁

售价
RM54.40
优惠价
RM54.40
售价
RM6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英] 西蒙·普赖斯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

ISBN:9787508694375

编辑推荐

1. 企鹅出版集团力邀欧美史学大家,十余年打造的多卷本欧洲通史

作为大众图书出版的一大标杆,八十多年来,企鹅出版集团以高品质的图书为数代人的智识生活奠定了根基。自2004年起陆续出版的皇皇九卷“企鹅欧洲史”,是企鹅出版集团打磨了十余年的雄心之作,被誉为“绝妙结合广度与深度”的“当代出版界巨制”。

 

“企鹅欧洲史”系列由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教授戴维•坎纳丁主编,集九大学者之力,以其完整、可靠、亲切成为多卷本欧洲通史的典范之作。其完整,在于呈现从古典欧洲的诞生到当今欧盟的动荡,从公元前1750年到公元2017年这近4000年的欧洲历史;其可靠,是基于九位史学界支柱性学者的真确认知,他们对各段历史的认知经过反复的打磨和历练,呈现的不仅是可靠的史实,更有对历史趋势的精辟把握;其亲切,在于用平易的语言、抓人的叙事,将历史的大势与细节呈于纸面。

 

《企鹅欧洲史•古典欧洲的诞生:从特洛伊到奥古斯丁》由牛津大学古典学教授西蒙•普莱斯和彼得•索恩曼合著,寻索西方文明的源头,以历史与记忆为线索,串起从青铜时代到罗马帝国的欧洲历史,呈现古典欧洲从孕育到繁盛的历程。两位作者还有意设计了穿插在文中的栏目,将现代人对古典记忆的利用点缀在古典欧洲史的叙述中。

 

2. 为历史研究与写作设立新基准的史诗巨制,结合学术品质与大众阅读的惊喜之作

为“企鹅欧洲史”系列执笔的九位享誉世界的欧洲史学者,分别任教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谢菲尔德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知名学府,其中多位具有英国皇家历史学会会员、英国国家学术院院士的身份。他们以在各自领域深耕数十年的积累与见地,在历史学界众多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用独特的谋篇布局、明晰的主线,传达出对各段历史的体认,描画出欧洲近四千年演进历程背后的动力。

 

史家的责任与学养使他们书写的历史可靠、可信,而他们合力撰写的“企鹅欧洲史”系列,又是面向大众的写作。摒弃学术体例和学界行话,用闪烁着洞见的叙述,将历史的洪流与涓流、大小人物的境遇和事件的发端及余波编织到一起,连缀成各个历史时期的全景图。通过主线把握发展大势,用细节与时人共情,带出有兴味、有乐趣、有冲击、有所得的阅读体验。如此写作,让读者不需要学术背景,也能从学术共同体多年来研究、思辨的成果中获益;不需要复杂的知识储备,就能直接进入历史,看欧洲如何改变世界,又被世界改变。

 

3. 访昨日欧洲,知今日世界。反思欧洲历史,将成为我们应对动荡世界的根基、想象未来的起点

我们所生活的现代世界曾被欧洲创造、为欧洲所主宰。对于以现代缔结者之姿强力闯入世界各个角落的欧洲,它行动的理由、强大的基础,衰落的缘由,都能在历史中找到线索。从公元前1750年到公元2017年,欧洲历史步步展开,改变、撼动整个世界,也被世界改变和塑造。它曾是文明的标尺,以古代希腊罗马立下文化之根,用信仰和理性塑造人类的精神世界;它也被视为罪恶的渊薮,酝酿搅动世界的战争与冲突。依靠工业文明、帝国扩张,欧洲曾雄踞世界之巅,也在权力的竞逐中,将世界一度拖入黑暗的深渊。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如今这般格局的动摇、世界的动荡,在欧洲与世界交互演变的历史中,都有线索可循。完整、可靠、亲切的“企鹅欧洲史”系列,是建立整全认知坐标系的开始,对历史的审视与再思,可以成为应对动荡世界的根基、想象未来的起点。

 

4. 欧美主流媒体力荐:透过这套书,才能真正读懂欧洲!

2004年,“企鹅欧洲史”系列的开篇作、普林斯顿大学威廉•乔丹教授的《中世纪盛期的欧洲》问世,被誉为这一出版界巨制的恢宏开篇。自那以来的十几年中,“企鹅欧洲史”系列备受期待,每有新作推出,无不大受赞赏,不仅在学界广受推崇,还深得大众认可,获得《经济学人》《金融时报》年度好书、《星期日泰晤士报》年度历史书等多项赞誉,被视为“代表学术精神的典范”,“仿佛站在奥林匹斯山上俯瞰近代欧洲的历史”,“一百年后还会有人读”,“几十年未见的历史佳作”。透过这套书,才能真正读懂欧洲。

 

5. 翻译、编校、审读层层打磨,遵循高品质标准将这套恢宏巨制译介中文世界。

“企鹅欧洲史”系列皇皇九卷的汉译工程,借力包括两名联合国翻译在内的译者,经两年翻译,两年编校,学者审读,以高品质的译文和高标准的译校,去除语言的隔阂,以求呈现翻译品质经得起考验的欧洲通史,将历史的丰盈、名家的洞见、学界的真知带入中文世界。北京大学彭小瑜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刘林海教授、南京大学陈晓律教授、复旦大学李宏图教授、浙江大学吕一民教授、北京师范大学郭小凌教授更是欣然为“企鹅欧洲史”各卷撰写推荐序言,引导中国读者进入欧洲史的宏大世界。

 

6. 沿袭企鹅革新性的设计美学,精进印制工艺,完成由书到艺术品的蜕变。

“企鹅欧洲史”全套九卷,封面设计采用革新理念,以及浮雕、烫金等匠心工艺。从1到9的阿拉伯数字把这一整套书连缀起来,数字既代表这一时期在四千年漫长进程中所处的位置,更是窥见历史的窗口。这个时期中的一个人物、一个片段,从数字背后的深广世界里迫不及待地跃出,肌理分明的立体浮雕,呼应的是内里一打开书页,就能跳出纸面的鲜活历史。

 

丛书名“企鹅欧洲史”和主书名烫金,体现集半世纪学界大成、经十余年打磨后,整套书精金般的品质。选用的金色打眼而不张扬,正像阅读这套书的感受:读时冲击力扑面而来,读罢悠长余韵久久不息。

 

 

内容简介

今天的欧洲议会门前立着一座欧罗巴的雕像,那是21世纪初克里特岛居民的捐赠,意在彰显小岛在欧洲历史上的地位。毕竟,欧洲得名于传说被宙斯带到克里特岛的欧罗巴,米诺斯文明则得名于她的儿子。然而,欧罗巴神话成为欧洲象征,是19世纪的事;在希腊先民眼中,米诺斯也并非原始文明的创始人。我们对古典世界、对西方文明源头的认知,既源于过往,也出自当下。

 

驱动古典世界向前发展的,不是我们对他们历史的了解,而是先民们自己对历史的了解。凿出我们如今所说西方文化基石的古希腊人、古罗马人,也有他们的神话,他们的过往,他们自己的记忆和历史。要理解他们的世界,就要先理解他们的记忆。

 

从公元前第二千年中期到公元5世纪早期,从青铜时代到罗马帝国的一代又一代先民站在当下,回望过去,重构过往,不断定义自己和自己所居的世界。从泥板、遗迹、陶器、著作中,我们探寻跨越两个千年的历史,也探寻记忆留下的痕迹。像今天的我们一样,古时的人讲述、美化、利用着对过去的记忆。而古典欧洲,就诞生于这样层层叠叠的记忆之中。

书摘 · 插画

新思文库·企鹅欧洲史1·古典欧洲的诞生:从特洛伊到奥古斯丁 - 文轩书苑

作者简介

西蒙•普莱斯(Simon Price)

生前为牛津大学古代史教授,专研希腊罗马宗教史。著有《仪式与权力》《古希腊人的宗教生活》等,为《牛津古典神话与宗教词典》的编者之一。

前 言

 

2005 年10 月,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所在地外面,人们为一座用钢铁、青铜和玻璃制作的巨大雕像举行了揭幕仪式。这座雕像是克里特岛上的圣尼古劳斯镇(Agios Nikolaos)捐赠给欧洲议会的,描绘的是神话中的公主欧罗巴。由青铜铸造而成的欧罗巴骑在一头用钢铁和玻璃做成的牛背上。从前(据传说),主神宙斯爱上了这位名叫欧罗巴的美丽少女。为了赢得她的芳心,宙斯将自己变成一头膘肥体壮、高贵华丽的公牛,并将她背过大海,到了克里特岛。根据一些传说,欧罗巴和宙斯育有三个儿子,其中一个名叫米诺斯(Minos),后来成为克里特的国王。因为欧洲大陆就得名于欧罗巴,克里特岛上的米诺斯文明标志着欧洲历史的真正开始,所以斯特拉斯堡的这座雕像优雅地象征着克里特岛在欧洲历史上的地位。

 

斯特拉斯堡这座骑着公牛的欧罗巴雕像给参观者提供了一个简洁的“古典”欧洲的定义:一个以一位希腊神话人物(欧罗巴)命名的地区,而这个地区的第一个伟大文明则得名于她的儿子。当然,这个被现代人轻松接受的故事里有一些真实的成分,但是对这个传说需要进行更加认真的考察。斯特拉斯堡的欧罗巴雕像与这个故事的希腊和罗马版本相去甚远。

 

在古代希腊世界,欧罗巴和公牛的故事广为人知。现存最古老的希腊文学作品(荷马的《伊利亚特》)中提到了欧罗巴被诱拐之事,希腊的艺术作品也经常刻画这一主题,例如陶瓶画或雕塑。因此,这是泛希腊神话的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传说在希腊世界的不同地区广为人知,人们讲述的动机有很多种。这个故事最知名的版本正是来自克里特的。在公元前5 世纪到公元前3 世纪之间的克里特岛,很多城邦都铸造以欧罗巴为主题的硬币,有时她骑在公牛背上,有时则躺在一棵梧桐树下。显然,就是在这棵梧桐树下,欧罗巴和宙斯第一次躺在了一起。在宣称自己是这个故事的发源地方面,戈耳提恩城(Gortyn)尤其成功,而这棵树则成为那里一个十分显著的地标。在罗马时期,这棵树因为永不落叶而受到赞颂,人们剪下它的枝条,种植到克里特岛的其他地方。换句话说,通过宣称戈耳提恩是这个著名的泛希腊神话的发源地,戈耳提恩人为自己在广阔的希腊世界争得了一个特殊的地位。正是在戈耳提恩,就是在这棵树下,宙斯使欧罗巴怀上了米诺斯和他的兄弟。戈耳提恩与附近的克诺索斯(Knossos)和斐斯托斯(Phaistos)一直竞相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发源地,上述说法显然是在竞争中提出的。如果戈耳提恩是宙斯与欧罗巴发生激情故事的真正地点,那么克诺索斯和斐斯托斯在这场竞争中就落败了。这段叙述提醒我们,希腊人没有把他们的神话视为“神话”或是虚构,而是将其视为关于遥远过去的传说,而这种传说可能植根于真实的地点和事件。在戈耳提恩城的旧址之上,这个故事的当地版本依然被当地导游所津津乐道。他们会指着某一棵大树,说就是在这棵树下,欧罗巴躺在了宙斯的怀抱里。

 

欧罗巴的故事也很受罗马作家的欢迎。在诗人奥维德的《变形记》中就有这样一个故事。腓尼基推罗(Tyre)国王的女儿欧罗巴在海边与女伴们一起玩耍,宙斯看上了她,想勾引她,于是就把自己变成一头膘肥体壮的公牛,混进他事先安排在海边吃草的牛群。欧罗巴爱上了这头美丽的动物,很快就爬到了它的背上,之后公牛背着这个惊慌失措的女孩越过大海,来到了克里特岛。在这里,宙斯恢复了原形。奥维德讲述的这个故事和戈耳提恩、克诺索斯和斐斯托斯当地的版本都大相径庭。这是一个“游移无根”的版本,没有偏向于克里特岛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而只是构成《变形记》一系列变形中一个优雅(并且有点暗示性)的小插曲。正是因为奥维德对这个故事以及其他神话故事的讲述是游移无根的,在文艺复兴时期及以后的日子里,它们才获得了正统的地位。正是奥维德的版本赋予了像提香和伦勃朗这样的画家以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