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的肚脐:人体从头到脚的趣闻和秘密

RM47.60 RM68.00

作者:[美] 迈克尔·西姆斯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1月

ISBN:9787508694382

库存量: 3 本

订购量:

编辑推荐

★ 一部有趣有料的人体自然文化史。

 

★ 文字灵动,充满中世纪欧洲的奇异诗风,通过人们喜闻乐见的传说,探究其背后的文化现象。

 

★ 摈弃以往关于自然史、文化史、人类史的枯燥写法,用颂扬诗和反颂扬诗的方式,聚焦于人体,关注人们对自然历史的想象。

 

★ 文化和自然领域交叉的“混血儿”。

 

从神话、艺术和近代科学的层面,来回答关于人类的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内容简介

尼安德特人打过哈欠;古埃及法老图坦卡门也曾经伤心哭泣;穆罕穆德喜欢把脚高高翘起;蒙特苏马的士兵们受伤也会流血、被抓痒也会大笑……无论贵贱,人们无一不是通过身体来体验人生的极乐与极痛。历史上有多少情侣曾相拥爱抚?有多少战争受难者曾身心痛苦?不同文化的人们,都凭借相似的身体触摸世界:品味巧克力和香槟时,甜蜜的分子会充盈我们的舌尖;当音乐声响起时,声波会撞击我们的耳膜;我们能够闻到咖啡的香气是因为它的微粒子通过空气飘进我们鼻腔中的接受器……我们每天都在尽情享受奢靡的肉体欢愉,也在恐惧身体遭受损害或毁灭,几乎每一种神话都在期盼肉体重生,因为没有身躯,意识将无所依存。

 

西姆斯认为,“身体的每个器官都有故事”。在这场自然文化与人类进化论的碰撞中,他另辟蹊径,从上至下、从头到脚顺着我们身体的各个部分进行了精彩的论述,他探寻人类脚趾的神奇命运,颂扬眉毛这样细枝末节的部位,阐述了母乳哺育的历史、肚脐耳环的诱惑、握手的古老原则以及直立行走的进化如何对分娩及后背疼痛产生影响……阅读这本书的过程就像旅行,常常会有一些奇妙的地方令人驻足流连。人类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从来都不缺乏自然传奇和文化历史。

 

向我们的身体致敬,不管它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平凡的还是神圣的。毕竟它承载了我们从生到死的所有思想。

迈克尔·西姆斯(Michael Sims)

现居美国,以写作非虚构作品著称。著有《阿波罗之火:地球上自然和想象的一天》和《图书馆杂志》评出的最佳科学读本《达尔文的交响乐团》。曾主编企鹅经典系列《阿奇和梅宝评注本》及《侠盗吕潘》。同时也是许多文学精选集的编者,其作品包括《煤气灯罪行的企鹅之书》《德古拉伯爵的访客》《死者之证》《幽灵马车》等。他的作品曾登载于《洛杉矶时报》《华盛顿邮报》《美国考古》《新政治家》《高等教育纪事报》等多家期刊杂志,他还是广播电台的常客。另外,西姆斯还是呼吁人类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发言人,广受赞誉。

最有争议的科学领域之一,是关于女性乳房如何演化至今的。正如马克·吐温所说,科学家一般“基于零星的事实就能推测出多种结论”。有关乳房的种种假设,有的具有实验性或实证性,有的则极端激进或毫无根据。无论如何,有两点不容忽视:一是用乳腺喂养幼崽的哺乳动物种类繁多,人类不是这一哺育方法的“发明者”,我们把人类乳腺称为“乳房”,把其他哺乳动物的乳腺称为“乳头”,实则并无实质区别。二是人类女性的乳房千差万别,其大小不同,形状各异,我们通常理解的“乳房”只不过是一种知识概念。

 

在《自然之母:母性本能如何塑造人类》一书中,进化人类学家萨拉·赫迪写道:“随着家庭手工业的发展壮大,产生了诸多‘市场经济理论’,人们借用这些理论来解释青春期女孩的乳腺脂肪为何会不断地增长。”赫迪指出了其中两种理论解释的谬见。一个是驼峰论:乳房越大,贮存的脂肪越多,分泌的乳汁也越多;另一个是目标市场营销论:丰满硕大的乳房是一个广告牌,女人以此向男人昭示,她们已经积蓄了足够多的用于繁育后代的脂肪。但是,乳房的大小并不是分泌乳汁多少的精确指标,而乳腺组织的丰富与否才是关键。

 

此外,女性身体一般不会消耗乳房部位的脂肪,除非极度饥饿,这时,因为新陈代谢所需,身体不得不调动存储的所有资源。如果身体极需燃烧脂肪,也会优先消耗大腿和臀部的脂肪。有些生物学家认为,乳房确实是生殖能力的广告牌,但是赫迪指出,女孩的乳房通常在初潮之前就开始发育了,那时她并没有哺乳能力,也不具备怀孕的能力。

 

研究者还提出了其他很多有关乳房的观点。20 世纪70 年代初,伊莲·摩根在《女人的起源》一书中指出,乳房的存在说明人类祖先曾经历水栖这一演化阶段。她认为,我们的先人在褪掉了大部分体毛之后,为婴儿留下了乳房这个“抓手”。她强调说,毕竟其他灵长类动物的幼崽在吸吮母亲小小的、平平的乳头时,都贴附着母亲的胸毛。

 

摩根还推测,乳房很可能是水栖猿类用于漂浮的“装置”。还有科学家提出,乳头的敏感性不是哺乳的“意外收获”;他们又指出,乳房进化得突出,为的是引人注目、令人愉悦。20 世纪60 年代末,英国动物学家戴斯蒙德·莫里斯在《裸猿》一书中提出一个众所周知的观点:人类在能够直立行走之前,臀部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性标记,它把配偶的注意力吸引到生殖器部位,表示可以采用后入式进行交配;人类直立行走之后,乳房进化得越来越像臀部。莫里斯注意到,“实际上,人类所有的性标记和性感带都长在身体的前面,比如:面部表情、嘴唇、胡须、乳头、乳晕、女性乳房、阴毛、生殖器、脸红区、性冲动区等”。莫里斯甚至指出,乳头周围的乳晕,标志着性冲动时皮肤的勃起。他还有一个观点:只有人类能面对面地性交。但是据观察,倭黑猩猩也热衷于用这种体位进行交配,他的这一观点因此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