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祖先的故事

祖先的故事

售价
RM118.40
优惠价
RM118.40
售价
RM148.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英] 理查德·道金斯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6月

ISBN:9787508696324

编辑推荐

◆《自私的基因》作者理查德·道金斯写给大众读者的科普力作;

 

◆ 畅销程度仅逊于《自私的基因》,《纽约时报》年度畅销书,被公认为珍宝级科普畅销书;

 

◆《万物简史》作者比尔·布莱森大力推荐,《纽约时报》《经济学人》《金融时报》等数十家媒体纷纷推荐;

 

◆60个故事 40个会合点 70幅彩图 100余幅插图,逆向年代法追溯所有生命的共同始祖,堪称一部气势恢宏的生命进化史诗,见证40亿年人类进化的非凡跃迁;

 

◆ 猿人、黑猩猩、有袋类、蜥形纲、栉水母、海绵、真菌、古菌等40个会合点,汇集100多年来无数进化生物学家多元的科学智慧,重建生命编年史;

 

◆ 每一个刚刚启程探索这个世界的聪明年轻人都应该拥有这本书——900多页通俗易懂的文字和100多幅优美的插图,以极具冲击力的方式向我们描绘了地球上的生命从40亿年前诞生直至今日的故事,更为特别的是,这是一趟生命的反向进化之旅,从现在的人类一路回溯到40亿年前生命在地球上起源的那一刻。

 

 

内容简介

《祖先的故事》是当代伟大的进化生物学家理查德 middot;道金斯向公众传播科学的经典力作,是一部40亿年气势恢宏的人类进化史诗,被誉为珍宝级科普畅销书。

 

道金斯在书中描绘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生命演化全景图,他以《坎特伯雷故事集》的表现手法,用近60个故事让我们与地球上现有的所有生物一起坐上时间机器,向40亿年前的远古回溯,朝拜我们共同的祖先:一路上,我们将与同时出发的其他现生生物按照亲缘关系的远近一一相会:猿人、黑猩猩、有袋类、蜥形纲、栉水母、海绵、真菌、古菌……每一次会合之后又以一个共同祖先的面貌再次启程……

 

这是一场以科学的准确、敏锐的洞察以及饱满的激情所完成的生命朝圣之旅:它将分子生物学和古生物学的前沿研究结果融为一炉,且近60个故事之间穿插有介绍旅途情况的开场白、展示进化谱系的路线图,以及我们共同祖先栩栩如生的复原图像。

 

《祖先的故事》将我们带回生命在这颗星球上起源的那一刻,它如此迷人,令人沉醉……

书摘 · 插画

祖先的故事 - 文轩书苑

作者简介

[英] 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1941— )

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首席西蒙尼“公众理解科学教授”,进化论生物学家。他是英国著名科学作家,几乎每本书都是畅销书,并经常在各大媒体引起轰动。2005年,英国《前景》杂志会同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选出在世的全球100名最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道金斯赫然在列。

 

1976年出版的《自私的基因》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他的基因观念颠覆了我们对自身的认知,深刻影响了整整一个时代。其他主要作品有《祖先的故事》《延伸的表型》《盲眼钟表匠》《地球上最伟大的表演》《解析彩虹》《魔鬼的牧师》《攀登不可能的山峰》《超越上帝》等。

 

黄可仁(Yan Wong),英国进化论生物学家,在牛津大学师从道金斯,并与其合著《祖先的故事》。曾任教于利兹大学,现为广播电视主持人,致力于科学普及。

所有人类

 

是时候开始这场朝圣之旅了。我们可以想象自己乘着时光机,前往过去寻找我们的祖先,或者严格来说,去寻找我们祖先的基因。但我们所说的到底是谁的祖先?你的还是我的?是班布蒂俾格米人1的祖先还是托雷斯海峡群岛岛民2的祖先?

 

从长远来看,是谁的祖先都无所谓。只要我们往回走得足够远,所有人都有同样的祖先。那时候,不论你是谁,你的各位祖先都是我的祖先,我的祖先也都是你的。这并非一种近似的说法,而是名副其实的事实。你琢磨之后就会明白,这是一句不需要更多证据的真理,只需借用数学家的归谬法,单凭推理就可以证明它是正确的。让我们乘着想象的时光机疯狂地回溯历史,比如说回到1亿年前,那时候我们的祖先还跟鼩鼱或负鼠差不多。我个人必然有一位祖先生活在这个古老的时代,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否则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我们姑且称这位特殊的小哺乳动物为亨利吧(碰巧我们家族里真有人叫这个名字)。现在我们要证明,如果亨利是我的祖先,那他必定也是你的祖先。让我们想象一下相反的情况,也就是说,虽然我是亨利的后代,但你不是。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你的家系和我的家系肩并肩进化了1亿年直到今天,期间毫无接触,不曾混血,却最终来到了相同的进化点,而且两个家系如此相似,以至于你的亲戚依然可以和我的亲戚通婚。这个推论显然太荒谬了。如果亨利是我的祖先,那他必定也是你的祖先。他如果不是我的祖先,也必定不可能是你的祖先。

 

我们刚刚证明了,如果一个足够古老的个体最终留下了人类后裔,那么它必定是整个人类种族的共同祖先,尽管我们并没有明确到底多古老才算“足够古老”。对于一群像人类这样追溯祖先源流的后裔子孙来说,只要追溯得足够远,那么最后找到的祖源关系必然是“全或无”(all or nothing)的—要么是整个人类种族的祖先,要么跟所有活着的人都没有关系。而且,完全有可能一方面亨利是我的祖先(既然你能以人类的身份阅读这本书,那他必定也是你的祖先),另一方面他的弟弟威廉是所有现存袋熊的祖先。在历史上必然存在某个时刻,同一个物种的两个个体之中有一个成为所有人类的祖先,后代之中没有一只袋熊,另一个成为所有袋熊的祖先,后代中没有一个人类。这并非只是一种可能性,而是一种显著的事实。这两个个体很可能曾经相遇,甚至可能是同胞兄弟。你可以把袋熊换成任何一个你喜欢的现代物种,上述论断必定依然成立。把这些想通了你就会发现,它其实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所有物种都是彼此的亲戚。你思考的时候请务必记得,“所有袋熊的祖先”也同样是许多其他非常不同的物种的祖先,像我们将在第14会合点遇见的有袋类动物(marsupial),包括袋鼠、考拉、袋狸和兔耳袋狸,以及其他位于南美和澳大利亚的东道主动物。

 

我前面推理所用的归谬法假定亨利生活的年代足够久远,如此才能保证他要么是所有人类的祖先,要么不是任何人的祖先。那么到底多远才算足够久远?这个问题就比较困难了。1亿年肯定够远了,足以确保我们的结论。如果我们只往回走100年,没有哪个个体可以号称整个人类种族都是他的直系后代。回溯100年和1亿年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在二者之间的那些不太明显的情况呢?关于1万年、10万年或者100万年我们又能说些什么呢?

 

既然我们把0号共祖定义为所有现存人类的最近共同祖先,那么这个问题就不仅有趣,而且还关系到我们的第一个会合点。我在《伊甸园之河》(River Out of Eden)一书中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我还不知道如何准确地计算这个时间点。不过令人高兴的是,耶鲁大学的统计学家约瑟夫·张(Joseph T. Chang)已经研究了这个问题,他的结论构成了我们第一个故事的基础。这个故事的讲述者是塔斯马尼亚人(Tasmanian),稍后我们将会看到为什么要由他们讲述这个故事,原因将是显而易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