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神医帝妃(第一部共4册)

【预购】神医帝妃(第一部共4册)

售价
RM119.84
优惠价
RM119.84
售价
RM149.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节省20%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阿彩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5月

ISBN:9787510467332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虚构的励志武侠小说,主要叙述了林初九和萧天耀在江湖中相互扶持、惩恶扬善、匡扶正义、造福百姓,并为爱相守一生的爱情励志故事。

身怀绝世医术的林初九原本与当朝太子有婚约,却遭人陷害,被皇帝赐婚给双腿皆废的王爷萧天耀。

萧天耀原是东文国战神,手握东文国三分之一的兵马,保家卫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却被人暗中陷害,使得双腿残废,兵权被夺。

林初九和萧天耀都对这桩婚事不满意,萧天耀甚至派了杀手准备杀死林初九,却被林初九逃过。

新婚夜,萧王府被刺客包围,林初九与萧天耀陷入重重危险,*后他们摒弃前嫌双双联手,终于脱险。

林初九利用医术治病救人的善举,为她赢得了很多支持。*后她和萧天耀在互相接触中笃定了深情。他们克服重重困难,执手向前,谱写了一段惊天动地的甜蜜恋曲。



第一卷:同是天涯沦落人

一场风云诡谲的江山惊变,一段兵戈之下的爱恨纠缠。

狼烟四起,我为江山;红尘颠倒,我为美人

倾君一世,为君解忧;伴君一生,与君幸福

虽然此生烽烟无涯,难逃征伐,但有你,我定会卸下战甲,忘天下。与你再续佳话,歌尽桃花



第二卷:心有灵犀一点通

时光荏苒,岁月遥遥

只待刹那,明月昭昭

百世光阴,乾坤朗朗

一束芳华,情意深深。

倾我一生,许你一世颜欢;尽我一世,予你一生安然。

如果注定难逃征伐,四海为家。你可愿,转身落座,陪我逆旅天涯,共度岁岁年华?



第三卷:蓝田日暖玉生烟

风华不过一指流砂,你我却是永世佳话

一生一世一双人 不离不弃永相依

岁月静好与君老 细水长流与君听

无论是江湖风雨,还是端坐朝堂。有你在,我的俊美无俦,定不负,你的绝世容颜。



第四卷:圣主朝朝暮暮情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繁华落尽,与子同眠。

沧海明月,许你一滴相思泪。天涯比翼,与你三生共双飞。

我驰骋疆场,纵三千里河山,建业封功。只为你,展笑颜,青丝红衣,镜鸾沉彩。

作者简介

作家简介

阿彩,原名徐彩霞。承九,阿彩第二笔名。毕业于南昌大学,专职作家。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会员,南昌市作协副主席、文联委员会委员,新锐文学大神作家,微信粉丝关注13万。

代表作:《神医风轻尘》《凤凰错》《帝医风华》《神医帝妃》等。

成绩:

作品《神医圣凤轻尘》网络点击超过20亿,已出版,已签约影视,影视作品正在筹拍;

作品《凤凰错》网络点击超过10亿,已出版,已签约影视,影视作品正在筹拍中;

作品《医妃权倾天下》(《神医帝妃》,又名《医道凰图》)网络点击超过20亿,均订超20万,关注粉丝破千万;

作品《盛世天骄》正在连载,粉丝评论超10万。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acai1987

腾讯微博:http://t.qq.com/acai_cai

公众微信账号:acai3g

目录


第一卷:同是天涯沦落人

章一章 未婚夫瘫痪在床

第二章 嫁妆不能少

第三章 惊险刺激的洞房花烛夜

第四章 用生命赌你会放过我

第五章 你们果真是夫妻

第六章 皇宫好危险我要回家

第七章 和你在一起准没好事

第八章 认真的女人美

第九章 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第十章 王爷好男人不解释

第十一章 一见萧王误终生

第十二章 王爷你又调皮了

第十三章 不要那么任性

第十四章 就是这么坑爹

第十五章 至亲至疏夫妻

第十六章 夫人很凶残

第十七章 来不及说爱

第十八章 出身好就是这么任性

第十九章 女人不好惹

第二十章 撑腰的人来了



第二卷:心有灵犀一点通

第二十一章 撒娇王妃美丽

第二十二章 本王就是处事不公

第二十三章 月影一出天下无藏

第二十四章 我们睡在一起

第二十五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第二十六章 生辰宴下马威

第二十七章 不好惹的萧王妃

第二十八章 媚态横生的萧王妃

第二十九章 我要离家出走

第三十章 夜半无人私语时

第三十一章 一篮野菜引发的血案

第三十二章 麻烦的孕妇

第三十三章 今晚我们怎么睡

第三十四章 王爷你太无耻

第三十五章 我的王妃

第三十六章 主动送上门

第三十七章 撒娇卖萌求保护

第三十八章 后宫的女人好可怕

第三十九章 王妃美时刻

第四十章 王爷威胁霸气

番外:年少你和我



第三卷:蓝田日暖玉生烟

章一章 泣血慈恩堂

第二章 一个吻如何

第三章 放在心尖上的你

第四章 特别的病人

第五章 绝望中的希望

第六章 死在恰当的时候

第七章 别哭泣敌人会笑

第八章 她的美惊心动魄

第九章 出身决定地位

第十章 月影出天无藏

第十一章 世间亲密的关系

第十二章 至亲至疏夫妻

第十三章 女人不能宠

第十四章 宫宴上的挑衅

第十五章 情字折磨人

第十六章 听雨院斗心

第十七章 十步杀一人

第十八章 七皇子中毒

第十九章 救人反被害

第二十章 与帝王博弈



第四卷:圣主朝朝暮暮情

第二十一章 是无情帝王家

第二十二章 见不得光的病

第二十三章 痛失至亲

第二十四章 冲天火光耀京城

第二十五章 你我天生一对

第二十六章 世间美的事

第二十七章 中央帝国林家

第二十八章 苦肉计

第二十九章 不负战神之名

第三十章 捧杀林初九

第三十一章 四国纷争流言起

第三十二章 大发国难财

第三十三章 无惧帝国之威

第三十四章 撑死胆大的

第三十五章 揽天下财富

第三十六章 爱你在心口难开

第三十七章 娇艳动人的林初九

第三十八章 不择手段活下来

第三十九章 害人终害己

第四十章 萧王的危机

番外:我做暗卫的那些年



 

试读

第一章 未婚夫瘫痪在床
  “啪!”

  重重的一个巴掌甩过来,林初九发现,自己居然被打得飞了出去……

  她这是该有多虚弱?

左脸火辣辣的灼痛,全身酸涩沉重,眼睛也睁不开,嘴里噙满浓郁的血腥味,这一切令得林初九皱了皱眉……

她身上酸软无力,脑袋重得厉害,像是有一层迷雾隔在她面前,将她生生与眼前的人分离开了。

她这是怎么了?

她离家五载,三天前回家,她那位父亲陪着她吃了一顿团圆饭,之后人就失去了意识。

说了她也是个蠢的,学了一身医术,居然还着了计,要是她师父知道了,怕是要从坟墓里爬出来揍她一顿了。

  “呸”的一声,吐掉口里的血水,林初九努力睁开眼来,就看到她的父亲,一脸狰狞的看着她:“孽女,圣旨已下,任何人也改变不了。哪怕是死了,你的尸骨也会被抬进王府。这几天你给我老实点,不然吃苦的还是你自己!”

王府?

什么王府?

林初九张了张嘴,却发现她的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

  说话的男人,久久得不到林初九的回答,便怒气冲冲地追问一句:“孽女,你听到没有?”

  林初九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哼,你好给我安分点,别逼为父把你绑起来。”那位自称林初九父亲的男人,语气总算柔和几许。

  此时旁边那个女人,语声温柔的道:“老爷,你放心,初九是个乖孩子,我先前都跟她说了,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现在,她知道了您是为她好,她不会再闹事了。”

  “那好,但愿她能懂事一点。”男人冷哼一声,语气里对林初九有着浓浓的不满。

林初九努力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女,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作为东文国宰相的嫡长女,她空有身份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待遇。十二年前,她母亲病死,继母登堂入室,七年后她惹得父亲不满,被送到林家在乡下的老宅,要不是幸运的遇上了她师父,她这会怕是坟头都长草了。

  “看好大小姐,大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们是问。”见林初九没有寻死的力气,一番警告过后,不顾林初九还趴在地上狼狈不堪,两人直接甩门而去。

  林初九听到她父亲的警告声,紧接着又是她继母温柔的语气:“你们一定要服侍好大姐,大小姐要什么、缺什么,尽管上我那取去。”

  林初九看着女人温柔如秋水般的眸子,在心中冷笑。她的继母也是她的亲姨母,她母亲在她三岁时病死,而后她爹娶了她娘的亲妹妹,也就是镇国公府的嫡次女为继室。

  堂堂镇国公府的嫡次女,竟甘为继室嫁给姐夫,自然是因为真爱。不过,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为了照顾亲姐姐留下来的女儿,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她。

有这么一个亲姨妈照顾,在别人看来是天大的福气,可问题是,她的亲姨妈嫁进来后,她与父亲的关系越来越远,坏名传遍京城,不得不避成乡下老宅。不仅如成,她的好继母、好姨妈还把她的亲事给照顾没了。

她娘临死前,是给她定了一门好亲事。

  有多好?

  未来的太子妃!

  只等她及笄就可以成亲,可现在这门亲事已经是她异母妹妹的了,因为所有人都认为,粗鄙、任性骄纵的她,怎能配得上太子妃的尊贵之位?

  “没娘的孩子真可怜,要我娘还活着,我肯定不会活得这么惨。”林初九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我避居老宅五年,你们仍旧不肯放过我。既然退让无用,那我就换一个活法,所有人欠我的,我都会讨回来这一次,我不会再退让了。”

  “呸。”林初九将嘴里的血水吐掉,林初九碰了碰肿起来的左脸,疼得直抽气。

她爹下手可真狠,就如同五年前,毫不犹豫的把病重的她丢到乡下老宅,任她自生自灭。

  林初九压下心中的酸涩,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而将茶壶重重放下,以发泄自己的不满。

  任谁刚醒来就被人扇一巴掌都不会高兴,更不用提……

  对了?

  她刚刚好像有记得,她那个渣爹说“嫁”的事?

太子不是和她妹妹成对了吗?那她要嫁给谁?她继母说跟她说了,可事实上她什么也不知道。

  林初九扶着桌子坐了下来,无意识的一转头就看到地上有一条白绫,还有一个被踢倒的绣墩。

“我之前做了什么?”林初九一脸茫然,她发誓,她没有自杀。

那么,在她昏迷不醒的三天里,她那好继母到底做了什么?

林初九一脸深思,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即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一对男女!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对黄灿灿的年轻男女,他们脚踏阳光优雅而来,伴随着他们的进来,屋内一片金光闪闪,明媚璀璨。

  这光真不是一般的刺眼!

林初九伸手在眼前挡了下,直到门关上后,林初九这才能正常视物。

男人一身杏黄宫装,端庄大气,赫然是东文国的太子殿下萧天瑞。只见他气宇轩昂,身形挺拔,浑身都散发着高高在上的尊贵气,处处都透露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至于太子殿下身边的女子,她秀发如瀑,肤若凝脂,眉眼如画,秋波似水,小脸只有巴掌大,看上云娇俏可人。林初九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她异母妹妹林婉婷。

  “姐姐……”就在林初九想着这两人身份时,林婉婷怯怯的走上前来,在林初九面前轻唤一声,见林初九看向她,一脸关心的问道:“姐姐,你的脸还好吗?疼不疼?要不要我给你吹吹,娘说吹吹就不疼了。”

  “姐姐,你怎么不理我?”林婉婷小姑娘,看自家傻姐姐没有理她,眼眶立刻就红了,好一副梨花带雨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不等林初九开口便自动认起罪道:“姐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呜呜呜……对不起,姐姐,对不起,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

  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眼泪珠子一颗一颗的掉下来,那小模样要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真真是海棠落泪揪人心疼。

  林初九还来不及仔细欣赏美人垂泪,身后气宇轩昂,尊贵不凡的太子殿下猛然上前,一把将林婉婷抱在怀里,极尽宠溺道:“婉婷别哭,你没有错,你不需要向这个恶毒的女人道歉。”

  “殿下……”林婉婷这一声叫得凄婉缠绵,林初九差点没有吐出来,但是……

  太子似乎很吃这一套,格外心疼的安慰道:“婉婷,你别哭,你哭得本宫心都碎了。婉婷,你就是太善良了,我们是真心相爱,你才没有对不起这女人,你要记住就连母后也同意了我们的婚事。”

  “殿下你真好。”林婉婷终于止住了泪。

  这两人有没有搞错呀?

  明明是她被抢了婚姻,怎么还骂她恶毒,能不能再无耻一点?

  林初九本就被打得脑子疼,现在看到这对男女在她面前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差点就吐了出来,本以为这对男女秀完就要走,结果林婉婷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林婉婷在太子怀里哭了老半天,这才“惊觉”他们的举动于礼不合:“啊”的一声娇喝,连忙推开太子,随后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似的,拘谨地站在林初九面前,怯怯的解释道:“姐姐,你,你千万别生气,我和太子殿下是发乎情、止乎礼,不是你想的那样。”

  “婉婷,你不必和她解释,我们是情到深处,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太子很大男人,一把将林婉婷拉到身后,生怕她受委屈,甜言蜜语,百般怜惜。

  但继而他又阴沉着一张脸,对着林初九冷冷道:“林初九,你给本宫听着,看在婉婷的面子上,本宫不计较你的失礼。婉婷即将是本宫的太子妃,你要再敢欺负婉婷,本宫就让你后悔到这世上活一遭!”

  太子气度不凡,由皇家熏陶出来的威严之气更是骇人,要不是林初九见多识广,还真会被吓到。

  林初九低下头,掩去眼中的冷意,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她现在身子弱,还搞不清楚状况,不适合和这对男女硬碰硬,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把人打发走。

  这么听话?

  太子诧异万分地望着林初九,他极少见林初九这么安静,林婉婷也是一脸震惊,不过她掩饰的很好,只是水汪汪的大眼,暗暗的闪着迷惑与不安。

  林初九看到太子为她出头,不是应该扑上来又打又骂的吗?

  今天怎么听话了?这样太子殿下还怎么看恶毒姐姐欺负她的戏码?

  不过,在看到林初九脸上的伤后,林婉婷明白了,林初九肯定是被打怕了,想必是明白了爹爹根本不会帮她。

  想到这里,林婉婷心里暗暗得意,当然她不会傻到在太子面前表现出来。

  林婉婷垂眉敛目,站在太子殿下身后,依旧一副饱受委屈的可怜样……

  太子看不到她的异常,盯着林初九看了半晌,终确定林初九是真听话后,当下松了口气,语气缓和几分:“林初九,你肯听话好,圣旨已下,你的婚事不可改变,你就是再不愿意,也必须嫁给本宫的四叔,以后……你就是本宫的四皇婶,莫再缠着本宫令四叔难堪。”

  太子一副谆谆教诲的语气,得意之色怎么都掩饰不住。

  林初九则是直接傻眼了!

什么?原来她要嫁的是太子的四皇叔?那她继母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还要弄一出,她要上吊的戏码?

这是想在她出嫁前,先坏了她名声,让太子四叔对她不满吗?

  等等!既然她要嫁给太子的四叔,那就是太子的未来长辈啊,太子居然还敢教训她?

  林初九抬头,狠狠地瞪向太子,嘴巴不好说话,便只能用眼神表达:我是你长辈,你懂不懂礼貌?

  可惜,林初九气势虽够,但配上那半张猪头脸,真得一点效果也没有,太子完全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不仅如此,在看到林初九那张猪头脸后,太子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可很快,厌恶又被得意取代,太子软言说道:“好了,初九……时辰不早了,你好好休息,三天后就是你和四叔大婚的日子,你乖乖地别再闹事,莫要让四叔不满。”

  那教训的口气,那理所当然的口吻,把林初九气得不行。

  太子殿下,你真的是在和你未来四婶说话吗?

  要不是一说话,就扯得左脸痛,林初九绝不会只翻白眼。

  林初九弄清事情真相后,很果断的起身送客,太子也不愿意面对林初九的那张猪头脸,拉着林婉婷就要走,却不想林婉婷松开了太子的手:“咚”的一声跪到林初九面前。

  “婉婷?”太子吓了一跳,想要把林婉婷扶起来,却被林婉婷拒绝了:“殿下,你别管我,这是我欠姐姐的。”

  林婉婷委曲求全的模样,把太子心疼得不行,劝了好半晌也劝不动林婉婷,恶狠狠的瞪向罪魁祸首林初九,却看到……

  林初九不知何时,人退得远远的,双手环抱,斜倚在梳妆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婉婷,虽然左脸依旧红肿,只不过那神情,怎么看都透着戏谑。

  林初九不理会太子的打量,落落大方,居高临下打量着林婉婷:就林婉婷这朵伪白莲,还真当她和她一样二傻,任她耍着玩?

  想跪?那就跪个够吧,想要让她再背负骂名,那还是洗洗睡吧,也许在梦里有可能。

  林婉婷这一跪,根本没有跪在林初九面前,害得太子到嘴的责怪说不出来,林婉婷亦是愣住了。不过她的反应极快,立刻移了一个位置,虽不是跪在林初九脚下,也是对着她的方向下跪。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高兴,我知道你心里怨我、怪我,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我真的不能把太子让给你,我和太子殿下是真爱,我不能没有他。”林婉婷说这话时,不忘深情绵绵地看太子一眼,把太子看得心都疼了:“婉婷……”

  “殿下:“林婉婷柔中带强的唤了一句,两人深情凝望,那炙热的眼神,似要将彼此融化。

  林初九差点就吐了出来,要不是脸疼得厉害,她真想冷笑三声。

  真爱你妹呀!

  你们母女全是真爱,她和她的母亲算什么?

  你们真爱你们的,可有没有一点社会公德心?有没有一点责任心?

  抢别人丈夫、未婚夫,这叫真爱?

  这么污蔑真爱,真爱会哭的!

  林初九再次翻白眼,真心想要拿扫把赶人,这对男女一直在这里叽叽歪歪个什么劲呀?能不能快点滚蛋?

  她真心对这个长得人模狗样,却蠢得无可救药的太子殿下没好感,她还忙着去了解她的记忆,弄清她三天后要嫁的是个什么人呢,没有时间看这对男女演戏……

  可惜,太子和林婉婷听不到林初九的心声,两人深情凝望半天后,林婉婷再次拒绝了太子扶她起来的好意,继续对着林初九道歉道:

  “姐姐,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给瘫痪在床的萧王,可那是圣上赐婚,圣命不可违呀,你不嫁也得嫁。妹妹求求你了……求你别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爹和娘听到你上吊自杀的消息吓得不行,就怕你有一个好歹,爹打你一巴掌,那也是爱之深责之切啊。”

“姐姐,我知道你委屈,你难过……”

林初九听着这一连串不带喘的话,头更痛了。她离京五载,京中许多事都不解,她虽想从林婉婷嘴里套消息,但这女人这般咶噪,简直让人暴躁。

林婉婷说了半天不见林初九有反应,跪着又膝盖疼,干脆直接站了起来,走到林初九的身边,拉着林初九的衣服,怯生生的道:“姐姐,你没事吧?你,你可千万别再想不开呀,萧王已经知道你为了不嫁给他寻死的事了,你要再闹事,萧王肯定,肯定会对我们林府不满的……”

林婉婷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林初九心里气极,她就知道她继母不怀好意,看了一眼扯着她的袖子,做出的可怜的林婉婷,林初九就觉得恶心,她一脸嫌恶的抽回袖子,没好气的道:“别碰我!”

如果可以,她很想大吼一声“滚”,但理智提醒她这个时候还是低调为妙。

可是,她只是不耐的抽了下自己的袖子,能有多大的力气?

  偏偏林婉婷居然来了一个180度大旋转,华丽丽摔倒在地不说,还不忘声音充满痛楚的惨叫一句:“哎呀,好疼呀!”

  “婉婷……”眼见林婉婷甩的如此之“重”,太子殿下急忙上前,小心翼翼把林婉婷搀扶起来,然后格外关心地检查林婉婷身上看有没有伤,柔声问道:“婉婷,摔疼了没有?有没有伤着哪里?”

  林婉婷依偎在太子怀里,柔柔地摇头,眼中的泪水要落不落:“殿下,我,我没事的,我不疼的……”她是这么说的,脸上却是一副忍痛难耐的表情,看在太子的眼里,便是她忍痛欺瞒。

  登时,太子怒了,他转头对着林初九大声咆哮:“林初九,你好大的胆子,当着本宫的面也敢欺负婉婷,你活得不耐烦了?”

  太子一脸厉气,目光阴冷,看上去吓人的紧,要是之前林初九没弄清状况,顶多当哑巴不予理会,可现在她都被设计的将要嫁给一个瘫痪在床的病人,而这个伪白花妹妹竟然还演戏演个没完,她心中也是蹭的一下就冒起了火,有揍人的冲动!

  “太子殿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明明是她自己转了个圈摔倒的,与我何干?”

  “你?强词夺理!”太子眼见林初九一脸不敬之色,气得脸都红了,伸手恶狠狠指着林初九的鼻子,一副要把人宰了喂猪的样子。

  “强词夺理?”很不屑的斜睨一眼林婉婷,林初九冷笑一声,走到林婉婷面前,扯着受伤的嘴角,一字一字对太子道:“太子殿下,我这就让你看明白,什么叫欺负。”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林初九在太子与林婉婷完全没有防备时,扬手在林婉婷的脸上甩了个巴掌。

  这一巴掌中,林初九可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打得是又狠又响,虽然手打麻了,可她高兴。

  解气啊!

  “啊……”林婉婷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正着,捂着脸一怔:“你,你竟然打我?”

  “林初九,你竟敢当着本宫的面打婉婷?”太子也气狠了,他根本没有想到,林初九胆子这么大。

  “殿下,你又错了,我这不是打林婉婷,我只是想让你看明白什么叫被欺负,免得殿下又污蔑我。”林初九暗暗甩了甩发麻的手,扯了扯嘴角,说得含糊不清。

  没办法,她脸疼。

  “林初九,你,你,你好大的胆子。”太子殿下抬手欲打,可是……

  林初九半点不惧,反倒将被打肿的左脸送上去:“打吧,把我的脸打坏了,三天后我就大闹婚礼,把这张脸露给宾客看,说太子殿下看不起萧王爷,认为残废就该配丑女,所以把我的脸打坏了。到时候且看天下人如何看待太子殿下您?”

  “你,你敢威胁本宫?”

  太子一路顺风顺水,是中宫嫡长子,一出生位置就稳固得无可撼动,身边的人从来都是奉承,就连皇上也极少对他说重话,却想不到这刁蛮的女人竟敢威胁他?

太子顿时怒火连连,觉得林初九简直不可饶恕,偏偏他还真不敢动手。

林初九可是要嫁给他叔叔的女人。

“殿下又污蔑我了,我这不是威胁,只是好心的提前告诉殿下一声,免得殿下犯糊涂。当然,殿下大可试试,我的脸反正就在这里,殿下要打就快点动手,我要后退半步我就不叫林初九。”林初九伸手指着自己的左脸,满脸不耐烦。

  于是,太子的手僵在半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张俊脸涨得通红。

  “殿,殿下……”林婉婷艰难的开口,林初九虽然气力小,那一巴掌也把林婉婷的脸打肿了,一说话就疼得厉害。

  “婉婷你怎么了?”太子闻声立刻收手,转而去关心林婉婷,那动作快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太在乎这个女人,还是有了台阶赶紧溜下去了。

  林婉婷含泪摇头,强忍着疼痛开口道:“殿下,姐姐只是心情不好,你别……别和她计较。”她恨得心里都滴血了,不过此时也只能如此,但好在,林初九这么不给太子面子,她相信太子会更加厌烦,想必日后没什么好果子吃,也算是小小回报了一番。

  “你呀……你真是太善良了,可惜有些人就是不领情,要不是你,她林初九这辈子就嫁不出去。”太子再次用眼睛白的地方,瞪了林初九一眼。

  林初九却是眼睛一眯,看向林婉婷……

  原来她会嫁给残废的萧王爷,都是你的功劳,这笔帐我让下来了她了。

  林婉婷被林初九的眼神吓了一跳,连忙低头不敢与之直视,拉着太子的衣摆道:“殿下,我的脸好疼,我们先去看大夫好不好?”

  “好,好好好……本宫这就命人宣太医。”

  太子立刻顺着这个台阶,扶着林婉婷就往外走。走之前,太子不忘恶狠狠地瞪林初九一眼,那一眼,杀气腾腾!

  林初九一点也不在乎,甚至在太子和林婉婷将要走出去之前,又很嚣张地补充一句:“记得让下人给我送冰块和消肿的药,不然三天后的大婚……”

  这话,威胁意味十足。

  太子脚步一顿,差点又要折回来,好好教训林初九一顿,却被林婉婷给拉住了:“殿下,我疼……”

  太子立刻丢下林初九,对着下人大喊:“来人呀,没看到二小姐受伤了吗?还不快去宣太医!”

  “是,是,是……”下人连忙应是,一个个急忙往外跑,生怕金尊玉贵的二小姐因这一巴掌毁了容,至于伤势更重的林初九,有谁记得?

  太子和林婉婷走后,林初九的房门再次被关上,还是从外面锁上,防止林初九逃出去。

  林初九这会儿根本不在意能不能出去,她身上还有伤,在没有搞清楚状态前,她根本不会胡乱跑,以免发生意外。可是,把她关在屋子里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吃得喝得都不给她送来?

  清水、冰块和消肿的药倒是送了进来,但这些东西不能吃呀,她对着这堆东西,肚子也没法饱!

林初九很郁闷,可不管她和外面的人怎么说,看守她的人就是不吭声,也不给她送吃的,完全当她不存在,就如同五年前一般。她一个大活人活在林家,却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堂堂嫡出大小姐,险些饿死在林府。

想到五年前的经历,林初九放弃与林家的下人沟通,咬牙切齿处理好自己左脸的伤后,果断趴进被窝,既然那群人不给她吃的,她就睡觉好了,睡饱了才有力气抗争不是?

  虽然昏睡了三天,可一醒来就面对林家的狂风暴寸,林初九实在累狠了,身心俱疲,人倒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

  摸了摸左脸,发现冰敷和消肿药的效果不错,至少她左脸没有那么疼了,只是肚子却空的咕咕叫。

  “好饿呀!”

  林初九也不知道她有多久没吃东西,她醒来后都十几个小时了,除了水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她已经饿得有些头昏眼花。

“真不给我吃的?这是要饿死我吗?我不都同意嫁了吗?”林初九有气无力的大喊一声,倒在床头,看着床顶发呆……

她知道她要嫁的人是谁了,她进城的时候听到他的消息。

  太子口中的四王叔,是当今圣上的弟弟,被先皇亲封得萧王。三个月前,他还是俊逸无双,风姿过人,东文威名赫赫百战百胜的战神王爷,更是东文皇室个即将冲击武神的绝顶高手。

  如果是三个月以前,凭林初九的身份和长相,是怎么也嫁不进萧王爷府的,甚至连多看萧王爷一眼,都会被人鄙视,说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当然,她是癞蛤蟆,萧王爷是天鹅肉。

  这位王爷很倒霉,在冲击武神前惨遭暗算,一身武功被废不说,下半身更是直接失去知觉,彻底残废,瘫痪在床。

  惨吧?好像还有更惨的,那就是他没有武功,又无法行走,于是萧王爷手中的兵权,很快就被皇上名正言顺的拿走,皇上还对外宣称萧王贤明,主动上交。

  “贤明?遇到强盗就是不想贤明也得贤明一把。”林初九嘲讽一笑,她虽然没有多强的政治头脑,但那位萧王爷会出事,要说没有皇上的手笔,林初九是半点不信。

  “嫁这么一个丈夫,还真是倒霉啊。”林初九叹息,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放下了。

她自己也不是什么天仙女神,林家也是一个泥潭,而且她名声也不好,她这样的人能嫁人给萧王,算是高攀了。

而就在这时,林初九眉头突然传来一阵炙热……

林初九吓了一跳,连忙将铜镜拿了过来,就看到她的额头突然浮现出一枚杏花型的烙印,而现在这个烙印不断发烫,红得似铁。

这是什么?

林初九的大脑一阵恍惚,而很快她就知道了。

师门传承!

她眉心的烙印,是她拜进师门的时候,她师父用特殊手法为她纹上的烙印,这个烙印纹上后,肉眼根本看不见。

她曾问过她师父,反正看不见,为什么要在眉心,纹上这个烙印?要知道,纹上这个烙印,她足足病了一个月。师父告诉她,这是他们师门的规矩,每个入门的子弟,都必须在胸前纹上这个烙印。

据传,他们的祖师爷乃是大巫的后人,这个烙印其实是一个阵法,名为医圣之心。里面包罗万象,封印着大量的救人的药物与器具。如若有人能将其启动,就可以拥有里面的药物,可以随时取出用来救人,而的缺点的就是,开启了医圣之心,医圣之心会强制开启者为需要的病人治病,并且不容拒绝。

千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能开启医圣之心,她的师门虽然一直让弟子纹医圣之心的烙印,但其实就是一个师门标志,她师父门的人并不相信医圣之心能开启,只当那是一个神话传说,她当然也是不信的,可现在她将医圣之心开启了,把传说变成了真实。

林初九整个人都呆住了!

“医圣之心,原来是真的。”眉心的炙热渐渐淡去后,林初九接受到了医圣之心的传承。

医圣之心对医者来说,乃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是每个医者梦寐以求的神物,但林初九一点也不想要。她刚刚从医圣之心的传承中得知,医圣之心一旦开启就不可能关闭,也就是说,她要终于受医圣之心的牵制,为所有需要她医治的病人治病,如若她拒绝,那就等着惩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