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购】神医帝妃(第二部共4册)

RM104.86 RM149.80
作者:阿彩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1月

ISBN:9787510467806

*此为预购书籍,需等6-8个星期。

若与现货书籍一同下单,将等货到后才一同发货。

库存量:

订购量: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古言励志小说,主要讲述了林初九和萧天耀在江湖中相互扶持、惩恶扬善、匡扶正义、造福百姓,相守一生的故事。

身怀绝世医术的林初九原本与当朝太子有婚约,却遭人陷害,被皇帝赐婚给双腿残废的王爷萧天耀。

萧天耀原是东文国战神,手握东文国三分之一的兵马,他,立下了汗马功劳,却被人暗中陷害,兵权被夺。

林初九和萧天耀都对这桩婚事不满意,萧天耀甚至派了杀手准备杀死林初九,却被林初九逃过。

新婚夜,萧王府被刺客包围,林初九与萧天耀陷入重重危险,他们摒弃前嫌双双联手,终于脱险。

林初九利用医术治病救人的善举,为她赢得了很多支持。*后她和萧天耀在互相扶持中笃定了深情。他们克服重重困难,执手向前,谱写了一段惊天动地的甜蜜恋曲。

作家简介

阿彩,原名徐彩霞。承九,阿彩第二笔名。毕业于南昌大学,专职作家。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会员,南昌市作协副主席、文联委员会委员,新锐文学大神作家,微信粉丝关注13万。

代表作:《神医风轻尘》《凤凰错》《帝医风华》《神医帝妃》等。

成绩:

作品《神医圣凤轻尘》网络点击超过20亿,已出版,已签约影视,影视作品正在筹拍;

作品《凤凰错》网络点击超过10亿,已出版,已签约影视,影视作品正在筹拍中;

作品《医妃权倾天下》(《神医帝妃》,又名《医道凰图》)网络点击超过20亿,均订超20万,关注粉丝破千万;

作品《盛世天骄》正在连载,粉丝评论超10万。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acai1987

腾讯微博:http://t.qq.com/acai_cai

公众微信账号:acai3g

目录


第二十一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二十二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二十三章 放你在心尖上

第二十四章 愿时光倒流

第二十五章 从此萧郎是路人

第二十六章 他的林初九

第二十七章 爱你在心口难开

第二十八章 萧王不高兴

第二十九章 有仇立刻报

第三十章 你那么骄傲

第三十一章 萧王的反击

第三十二章 我们不一样

第三十三章 魔宫的主人

第三十四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第三十五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三十六章 孤男寡女独处时

第三十七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三十八章 高手过招不见血

第三十九章 任性的代价

第四十章 奈何一往情深

番外 天之骄子时逸寒

番外 人间财神是苏茶

番外 至诚至忠唯流白




 

试读

第二十章 深藏身与名

林初九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再来中央帝国的一天。

看着窗外陌生又熟悉的景色,林初九不由得笑了出来。

当初,她与萧天耀如同犯人一般被带到中央帝国,虽然心中并不害怕,可难免不安,难免彷徨。夜深人静时总会因未知而将中央帝国妖魔化,幻想会在中央帝国遇到什么事,什么人。

可现在,林初九看着充满了帝国特色的建筑,笑了。

现在,她是以圣元皇后的身份来中央帝国,现在彷徨不安的不是她,而是中央帝国的人。

只要她有一点儿不满意,中央帝国这些负责招待他们的官员就得倒霉,甚至中央帝国的新任君王轩辕挚也得受气。

果然,风水轮流转。

想来,当年那些打压、欺辱她和萧天耀的帝国权贵,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她和萧天耀会以圣元王朝帝王与皇后的身份,出现在中央帝国。

“怎么了?”萧天耀正借着无人打扰之际处理公务,一抬头,就看到林初九对着窗外傻笑,不由得也跟着笑了。

这傻姑娘,哪怕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仍旧明媚灿烂一如初见,哪怕连儿子都生了,仍旧如同少女一般纯粹而简单。

“我在看中央帝国。”林初九仍旧趴在窗口,并没有回头看萧天耀。

“中央帝国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一座没有底蕴,空余繁华,仿造圣元皇都的新城罢了。你要喜欢,朕让人将圣元皇都按照旧样重新修缮。”萧天耀伸手揽住林初九的肩膀,强硬地让林初九转过身,“看朕,朕比外面的街道好看。”

“你好看!”林初九开哭笑不得,伸手,捏了捏萧天耀的脸,“但你只有你,外面却有帝国百态。”

“他们能让你看到的,只有帝国的繁华一面,帝国的百态你是看不到的。”作为一国之君,他很清楚帝国的做法。

因为,换作是他,他也是这么做的。

“可惜了。上一次,我们只看到了帝国强势、蛮横的一面。这一次,恐怕只能看到帝国强大、富足的一面。下一次,恐怕没有下一次了,这一次出来,那群老家伙就哭天喊地的,差点没指着我骂红颜祸水,祸国殃民。”林初九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从萧王妃升级成为皇后什么都好,唯独少了一点自由,出个宫就有千百人盯着,偷偷摸摸地微服出宫更不行,萧天耀不会同意,萧天耀同意了,儿子不会同意。

受邀来中央帝国参加帝国皇帝的加冕礼,是她成为皇后以后次离开皇都,说来也是心酸。

“你想出来,我们随时可以出来,不必管那些老家伙。”萧天耀亲了亲林初九的额头,歉意地道。

自打从中央帝国回去后,他就开始征战四方,为一统四国而到处奔波,陪在林初九身边的时间极少。子福出生后,他忙着处理国事,林初九要照顾孩子,又要代夫出征,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就更少了,便是独处也是急促的、短暂的。

而后,四国一统,他坐上帝王之位,成了至高无尚的帝王,给了林初九至高无上的权利与地位,可陪伴林初九的时间却更少了。

国事、公务占据了他大半的精力,余下的时间与精力,也浪费在与朝臣的争斗中,他该重视关心的林初九,却被他排到了后。

林初九却是摇了摇头:“我并没有那么想出来,只是……你知道我这个人,也许天生反骨,那群老家伙越是不让我出宫,我越是想要出宫,但真正出宫了,却又觉得没意思了。而且,我也想子福了,把子福一个人留在宫里,我很担心。”

“有他师父盯着,谁能动得了他?你是不是对天藏影月有什么误会?”开玩笑,他儿子的师父可是有天下大魔头之称的时芊芊,天藏影月真正的当家人,有时芊芊在,放眼天下,谁能动他的儿子分毫?

把他儿子留在宫里,比跟在他们身边更安全。

林初九白了萧天耀一眼:“我丝毫不怀疑时前辈的能力,我只是想我儿子了。作为一个母亲,他不在我身边,哪怕他身边有无数高手保护,有无数下人服侍,我还是会忍不住担心他是不是饿着了,是不是渴着了,有没有着凉,我也担心他想我了,却找不到我。这种做母亲对儿子的担心,你永远不会懂。”

“朕不懂!朕只想知道,朕出门,你会担心朕吗?”萧天耀突然发现,这些年不是他忽视了林初九,也不是他陪伴林初九的时间少了,而是林初九忽视了他,陪伴他的时间少了,他们的儿子占据了林初九大半的时间与精力,余下的时间林初九还要处理宫务,留给他的时间少得可怜。

他此刻甚至有些怀念,当初在萧王府,那个全心全意为自己着想,心里眼里只有他的林初九。

“担心你干嘛?”林初九诧异地抬头,眼里满是疑惑和不解,“你这么大的人了,饿了不会自己找吃的吗?渴了不会自己找水喝吗?感觉到冷了不会自己加衣服吗?你要想我了,不会给我写信吗?”

“所以,朕出门,你就从来没有担心过朕?”萧天耀咬牙切齿地道。

“当然……”林初九笑着开口,可只说了两个字她就打住了,看了一眼气得脸发黑的萧天耀,林初九心情大好,张嘴在萧天耀的下巴上轻咬了一口,“当然担心你啦,你在想什么呢。”

萧天耀的心情刹那间由悲转喜,他一把抱住林初九,故作严肃地道:“你……都是子福的母亲了,还这么调皮!”

“我怎么调皮了?说担心你也不行吗?难道要我说不担心你吗?”那些个臣子怕萧天耀,林初九却是一点不怕,当即就怼了回去。

“不许不担心!”萧天耀强硬地说道。

“你这人,真霸道!”林初九嘟囔了一声。

萧天耀只当没有听道,压低声音,故作随意地开口:“你担心子福饿着、着凉,那朕出门了,你担心朕什么?”

“你很想知道吗?”林初九仰头看着萧天耀,唇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萧天耀一脸正色,板着脸道:“你说,朕便听着,有什么想不想的。”他怎么会让林初九知道,他很想知道!

“既然你都不是很想知道,那我说什么?不说了。”林初九推开萧天耀,再次看向窗外。

萧天耀顿时急了,凑到了林初九身侧:“那什么……你说说,朕听听。”

“你不是不想知道吗?”林初九嫌弃地看了萧天耀一眼,往窗边移了移,与萧天耀拉开距离。

萧天耀哪里会就此罢休,林初九往一侧移两分,萧天耀就跟着移三分,确保能紧紧地贴着林初九:“也不是那么不想知道,你说的话……朕还是想知道的。”

“你挤着我了!”林初九靠着马车侧壁而坐,已没有位置可以移了。

“没事,你坐朕腿上。”萧天耀不给林初九说不的机会,直接将人抱起,放在腿上。

“萧天耀!”林初九吓了一跳。

“嘘!”萧天耀伸出一根手指,抵在林初九的唇上,“外面全是人,你叫太大声,他们会误会的。”

“误会什么呀!我叫你名字怎么了?”林初九话虽如此说,但还是压低了声音。

这是中央帝国,他们是圣元王朝的帝后,真要丢人丢到中央帝国了,回去后,肯定会被那群老臣烦死。

萧天耀低声笑道:“你叫朕的名字没有什么,但你叫这么大声,他们会误会咱们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你!”林初九脸一红,扭头,狠狠地瞪了萧天耀一眼,“不要脸!”

“朕怎么不要脸了?”萧天耀一本正经地道,“朕就怕人误会,你在龙辇内打朕,这怎么不要脸了?初九,你想到哪里去了?”

萧天耀严肃又正经,就差在脸上写“朕很无辜”四个字了。

“你敢说你……”林初九伸手,捏住萧天耀腰间的软肋,可刚一动,龙辇就停了下来。

龙辇外,太监轻声细语地道:“陛下,娘娘,到了。”

“咳咳,下马车吧。”林初九拧到一半,只得收回手,给了萧天耀一个“算你好运”的眼神,便从萧天耀腿上下来,站在一旁,整理衣服。

她今天穿的不是皇后大礼时的正装,可也是层层叠叠,十分繁复,她先前坐着一动不敢动,就怕把衣服弄皱了,不想萧天耀却是不管不顾,把她抱坐在腿上,害她的裙子都出现了褶痕。

不过萧天耀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萧天耀腿间的衣摆也皱了,一看就知坐在龙辇里的两人不安分。

“来人!”萧天耀却满不在乎,张嘴命宫人进来,为他整理衣物。

林初九见状,也把翡翠喊了进来,让翡翠为她整理妆容。

翡翠进来,悄悄地看了林初九一眼,见林初九脸颊泛红,双眸泛着水花,连忙低头垂眸,掩去眼中的笑意。

皇后和陛下的感情真好,她们这些服侍娘娘的下人,真的是有福了。

在宫人的服侍下,萧天耀与林初九花费了一些时间,才将衣服整理好。两人出来时,帝国即将加冕的君王轩辕挚已在宫门口等候。

看到萧天耀与林初九联袂而出,轩辕挚的脸色并不好看,冷冰冰地嘲讽了一句:“萧皇好大的架子!”居然让他堂堂帝国的君王,像个臣子一样,在龙辇外等他,萧天耀这是什么意思?

一到帝国就给他下马威,萧天耀这是欺他帝国刚经历内乱,内里空虚,没有能力与圣元王朝一战吗?

“抱歉,出了一点意外。”萧天耀半点不将轩辕挚的怒火放在眼里,可当着帝国百官的面,萧天耀还是解释了一句。

轩辕挚好歹是帝国的君王,人后他可以不给轩辕挚面子,人前可不行。

“意外?萧皇在我中央帝国,能出什么意外?是我国的武圣太少,保护不周?”轩辕挚这话就是赌气了,虽说萧天耀一统了四国,光复了圣元王朝,但圣元王朝的建国时日并不长,无论是综合实力还是武圣的数量,都不如中央帝国。

而这也是轩辕挚在萧天耀面前,可以骄傲的地方。

“不,正好相反。帝国武圣太多,保护得太周到,太安逸了,朕险些睡着了。”萧天耀负手而立,只是往那里一站,就将轩辕挚的气势给压了下去。

帝国安逸太久了!

这话,并没有错,但从萧天耀的嘴里说出来,就不是那个意思了。

萧天耀是说他的帝国无能人?

轩辕挚脸色发黑,正要说什么,他身侧的一个老臣却拉了拉他的衣摆,暗暗提醒了他一句。

轩辕挚看了那老臣一眼,暗自吸了口气,努力扬起一抹微笑,说道:“是朕招待不周了,萧皇,请!”

他跟萧天耀在宫门口较什么真,街道两旁还有一堆百姓在看着呢,那群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帝国与圣元王朝交恶了。

“请!”萧天耀看了轩辕挚一眼,让了一句,便与轩辕挚并肩步入皇宫,宫门关闭,站在宫外街道两侧,踮着脚看热闹的百姓也一一散去,唯有一个挎着竹篮的中年老妇人站在中间,看着紧闭的宫门,久久不肯离去,直到官差过来驱赶,她才弯下腰,步履蹒跚,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她不想离开,她想见一见萧天耀,想要求一求林初九,可是她知道她见不到萧天耀,便是求了林初九,林初九也不会原谅她。

她不明白,她怎么就落到了这个地步。

她是东文长公主,皇帝喜欢的妹妹,她在东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东文一统了四国,她本该风光无限,成为圣元王朝的开国公主,可现实中,她却成了中央帝国的一个等的仆妇,一个人人可欺压的仆妇。

而曾经那个任由她奚落,任由她嘲讽的林初九,却转身成了圣元王朝的皇后,成了帝国皇帝要亲自迎接的大人物。

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老妇人缓缓离开,泪水落了一地。

她知道,她回不去了,永远回不去了!

轩辕挚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也不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和帝王相比,他更适合做一位征战四海的猛将。然而,帝国混乱的权利斗争和派系之争,容不得他任性,他唯有坐在帝国君王的位置上,才有可能活命。

好在经年的战争,还有与兄弟之间的斗争,让轩辕挚成长了不少。哪怕气到暴炸,轩辕挚还是强压下怒火,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稳妥地与大臣一起走完了迎接萧天耀与林初九的流程,没有出一丝错。

可萧天耀与林初九刚应酬完帝国的朝臣,回到宫殿,还来不及换下身上的衣服,轩辕挚就找借口丢下满殿的大臣们,独自一人跑到了宫殿中找萧天耀与林初九算账来了。

“萧天耀,你在宫门口是什么意思?给我下马威吗?”轩辕挚人未到,声先至。

但好歹,他还记得把宫人都屏退,不然当天晚上就要传出,帝国皇帝与圣元王朝皇帝闹翻的消息,晚上的欢迎宴都无法如期举行了。

“你为这事,来找朕?”在路上奔波了大半个月,进城后又折腾了大半天,萧天耀不累,林初九却是累了。萧天耀正要跟林初九说,让她好好休息,结果话到嘴边还没有说出来,就被轩辕挚给打断了,顿时火气就上来了。

这么多年了,轩辕挚怎么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这样的人,是怎么斗败其他几位皇子,坐上帝国君王的宝座的?

莫非,就是运气好?

“我就为这事来找你怎么了?你在宫门口,当着文武百官和百姓的面,落我的面子,我还不能来找你?”轩辕挚理直气壮,拉了一把椅子,在正中央坐下。

“你们慢慢聊。”林初九折腾了一路着实是累了,朝轩辕挚微微一笑,就要去室内,可轩辕挚却叫住了她:“林初九,东阳家的大少,希望能单独见你一面,花家的小九少也想见你,你要不要见一见?”

“现在吗?”林初九脚步一顿,转身问道。

“当然不是现在,明天或者后天,晚宴过后,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想见他们都可以。”轩辕挚白了一眼,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对了,林家也提了一句,希望你能回一趟林家,祭拜林家的祖先和你父亲。”轩辕挚说到林家,嗤笑一声。

林家在他和三皇子之间左右摇摆,明面上跟东阳家、花家一样支持他,可暗中却给三皇子不少帮助,要不是林家相助,三皇子根本支撑不到现在。

林家自以为做得隐秘,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在三皇子彻底倒台后,还在他面前卖好,真正是可笑。

要不是看在林初九的份上,他早就灭了林家。

“祭拜我的父亲?去哪里祭拜?在林家那群吃我父亲肉、喝我父亲血的林家人面前,祭拜我父亲吗?”林初九提起林家也是一脸冷漠,脸上一丝笑意也没有。

上一次来中央帝国,她是想要去林家祭拜她亲生父亲,想要见一见林家人的,但可惜的是,林家人看不上她,只想用她的命换权势富贵。这一次,她还真不稀罕了。

上一次在她离开帝国之前,她就拜托花家大少打听了。她父亲死后,尸骨被一把火烧了,林家根本没有给她父亲收尸,更别提给她父亲立墓碑了。

她父亲死了,为林家而死,林家却吝于给她父亲一块地,吝于给她父亲设一块牌位。林家的祠堂,根本没有她父亲的牌位,至少在她成为圣元皇后之前没有。

林家要她回林家祭拜她父亲,她去哪里祭拜?

“咦,你都知道了?看样子不用我多说了,那么我要收拾林家,你也没有意见吧?”轩辕挚大松了口气。

天知道,他早就想要收拾林家了,只是怕林初九想要保林家,想要一个强势的娘家,这才没有下手。

林初九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林家后人可以续命,你不留着林家的人给你续命吗?”

作为大夫,林初九是无法接受以命换命的医治方法,但林初九明白,当权者尤其是帝王绝不会介意,甚至会为了保住这特殊的血脉,而保林家千秋万代。

“林家能续命的血脉已经断了,林家能给人续命的只有你,我敢拿你续命吗?”轩辕挚没好气地道。

“也许会出现意外呢?就像我父亲。”林初九却是笑了。

轩辕挚这人,其实还不错,不是吗?

“没有人能活万万岁,天知道我能不能活着等到,林家出现下一个特殊血脉的人。要是等不到,我留着林家人何用?留给我的后人吗?我都不敢保证,这个皇位我能坐几天,谁知我能不能传给我的子孙后代,而且子孙后代的事,关我什么事?我父皇也没有为我考虑,我为什么要为他们考虑?”轩辕挚不以为然地道。

他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并不适合当皇帝,他虽然出身皇室,曾是帝国大皇子,可从来没有接触过政务,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做一个皇帝。

“你倒是豁达。”林初九知道,轩辕挚是真的不在乎林家的特殊血脉,“林家的事与我无关,我父亲为林家而活,算是死在林家人手里,林家对我既无生恩,也无养恩,你想怎么收拾林家都不必告诉我。”

哪怕把林家人当成救命草药一样圈养,她也不在意。帝国林家与她没有一点关系。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放心,我不会让林家那群人蹦哒到你面前来的。”轩辕挚拍着胸脯保证。

林初九笑了笑,道:“没别的事,我先去休息了。”她真的累了,而且她看得出来,轩辕挚来找萧天耀,并不仅仅是为了找萧天耀算账,肯定还有其他的事。

林初九走后,轩辕挚换了一个姿势,扭捏了半天,见萧天耀只看着他,没有主动开口询问的意思,只得悻悻地道:“那什么……萧天耀,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以帝国皇帝的身份开口,还是轩辕挚的身份开口求我?”萧天耀并没有坐在轩辕挚对面,而是挑了一个离轩辕挚远的位置。

轩辕挚眼前一亮,拉着椅子凑到萧天耀面前:“以轩辕挚的身份开口,是不是有好处?”

萧天耀摇头:“没有!”

“那你说什么说?你这人真没有意思!”轩辕挚一脸的嫌弃,又把椅子拉远了。

“说吧,什么事?”萧天耀无意与轩辕挚拉近关系,他与轩辕挚不可能是朋友。

“那……那什么……”轩辕挚张了半天嘴,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萧天耀看了他一眼,起身就往内走,轩辕挚一惊,连忙起身,挡在萧天耀面前:“萧天耀,我儿子你知道的。我的长子,我加冕后会立他为太子,那小子年纪虽不大但比我聪明,他想学武,你收徒吗?”

“收徒?”萧天耀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轩辕挚,“你帝国的皇太子拜朕为师,你不怕朕把他教成一个武夫吗?”轩辕挚那点小心思,他哪里不懂。

什么学武不学武,堂堂帝国皇太子会缺一个习武的师父?

“不需要你刻意教,你就让他跟在你后面学就行了。”轩辕挚一脸微笑,沉稳异常,“就当作你在宫门口,落我面子的补偿。我堂堂帝国皇帝,可不能任人欺辱,不是吗?”

“哼!你以为你是帝国皇帝,朕不敢打你是吧?”萧天耀冷笑。

“萧天耀,我让我儿子拜你为师是认真的,而且能教出一个帝国皇帝,你不觉得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吗?”轩辕挚一脸正色地说道。

他不懂帝王之道,甚至这个皇位都不一定能坐稳,就算坐稳了,权利也在那些世家手上,他手上没有多少权利。

他可以做一个庸碌无能的皇帝,但他不希望他的儿子和他一样,空有一个帝王之位,却不懂治理国家。

他希望他的儿子能像萧天耀一样,做一个真正的君临天下,生杀予夺,让世家颤抖、惧怕的帝王。

他没有能力教导他的儿子如何做一个帝王,也教不了他儿子帝王之道,他要寻名师又绕不过世家。而且,他也不认为那些大儒能教导出一个英明的帝王,就算那些大儒能教导出一个英明神武的帝王,为了世家的利益,那些大儒也不会把所知所学都教给他的儿子。

更不用说,英明神武的帝王,从来都不是大儒教导出来的。在他心中,能教导他儿子的人,只有萧天耀。为此,他不惜放下骄傲与尊严,求萧天耀教导他的儿子。

“帝国的世家认为你没有心机,是好的帝王的人选,为了把你捧上皇位,那几家可是牺牲不少,转身就卖了他们,你就不怕他们报复你吗?”萧天耀承认,轩辕挚的提议颇有意思。

而且,帝国下的一任帝王由他教导,总比让其他人教导,后与圣元王朝为敌的好。

轩辕挚都不怕他把帝国皇太子教歪,他萧天耀怕什么?

“皇帝或者说皇家,其实也是一个大世家。不过是皇家独大,其他几个世家为了抵抗皇家便联成一气。你我都知道,没有长盛不衰的王朝,没有永远辉煌的世家,起起落落,沉沉伏伏才是永恒。偶然出现一个强势的帝王,给世家一定的压力,对世家来说并不是坏处,世家那群家主都是人精,只要不将他们的家族全灭了,便是一时陷入低谷他们也不会在意。”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不管是王朝还是世家,不可能永远处在鼎盛期,这一点世家那群家主很清楚,哪怕是没有外界打压,世家每隔百年也会沉寂一段时日。

大世家根本不在乎一时的沉寂,他们握有大量的书籍和人才,握有学习知识的通道,握有开启明智的能力,他们拥有的本事是自己的,随时都有起复的可能。

“你看得很清楚。”萧天耀点点头,在轩辕挚的期待下,同意了他的提议,“如你所愿,朕走之前,会带走你的儿子。”

“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轩辕挚笑了,他相信萧天耀,也相信他的儿子。

帝国的鼎盛,将由他的儿子创造。

萧天耀也笑了。

子福人小却聪明,给他带个玩伴,给他添点压力也好。想来,有人陪子福玩乐、学习,初九也可以多陪陪他了。

萧天耀与林初九这次来帝国,明面上是受邀参加轩辕挚的加冕礼,实际上却是来跟东阳家和花家谈生意的。

帝国皇权与世家权利之争一直存在,轩辕挚防备世家,为了打压世家,不惜冒险把帝国的皇太子送到圣元王朝给萧天耀教导,东阳家和花家这些世家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东阳家、花家与萧天耀、林初九私交甚笃,两家便被推出来,作为探路者来试探萧天耀和林初九,看看萧天耀与林初九有没有意愿与他们合作。

这一点轩辕挚也知道,可他更清楚他阻止不了。他无法改变世家与萧天耀的想法,也无法左右世家与萧天耀的决定,他能做的就是尽的力,做好他该做的、能做的一切。

是以,哪怕明知东阳家与花家见林初九的目的不单纯,轩辕挚还是为他们两家传话,让他们两家有机会单独与林初九见面。

反正,他不传话,依这两家的能力,他们私下也能见到林初九与萧天耀。与其让东阳家和花家背着他,在他什么也不知的情况下, 跟萧天耀和林初九碰面,不如将这些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好歹能安心一点儿不是?

欢迎晚宴过后的第二天,林初九就见到了东阳大少。不过,东阳大少并没有跟林初九说什么,他来找林初九只是为了复诊而已。

“皇后娘娘。”东阳大少双手作揖,给林初九行了一礼,寒暄过后,便说明来意,“实在抱歉,打扰了娘娘的休息。这段时日,我的眼睛时不时就会流泪,我请大夫为我医治,却看不出任何问题,不得已这才找上娘娘。”东阳大少一脸的歉意,愧疚连连。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也不会找上林初九。现在的林初九可不是当年的林初九,现在的林初九是圣元王朝的皇后,他便是东阳家的大少,也没有资格请圣元王朝的皇后为他诊治。

林初九为他看诊不是本分,而是人情,天大的人情。

不过,他们东阳家,不介意欠林初九人情,甚至愿意多欠林初九几个人情。人情往来的多了,关系自然就更亲近了。

“客气了,现在你只是病人,我也只是大夫。”自打成了皇后后,林初九再也没有为人看过诊,不是她不想,而是她没有机会,朝臣也不允许,东阳大少找上门,林初九还挺高兴的。

她始终记得,她是一名大夫,先是一名大夫,才是皇后。东阳大少还记得她是大夫,而不是只看到她皇后的身份,可见她的医术是真的好!

“你坐着,我帮你看看。”林初九并不拿架子,大大方方地说道。

东阳大少见状也放松下来了,林初九的态度让他安心了。他还真怕林初九端着圣元王朝皇后的架子,在他面前拿腔拿调。

真要如此的话,他恐怕会对林初九失望,但幸运的是林初九还是那个林初九,当初没有因身份低而怯弱,现在也没有因身份高而自大。

林初九仔细为东阳大少检查了一番,东阳大少的眼疾并不严重,只是用眼过度造成了感染,多休息,用药水清洗眼睛即可。

“你的眼睛太疲劳了,你需要多休息,多去户外走动。我给你写一张药方,你对着药方抓药,将药熬成药汁,待药汁冷后用来洗眼睛,一天三次,三天即可见效。”林初九这段时间极少行医,可医书却看了不少,开个药方不是难事。

“多谢皇后娘娘。”这些话旁的大夫也给东阳大少说过,只是东阳大少并没有听进去,他只相信林初九。

“客气了。”林初九提笔给东阳大少开了一张药方,拿到药方后,东阳大少并没有久留,便告辞离去了。

在宫里,东阳大少与林初九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轩辕挚自是一清二楚,知晓东阳大少只是找林初九看眼疾,轩辕挚并不意外。

在宫里,东阳大少真要跟林初九说什么机密事,他才会觉得奇怪。

东阳大少走后,当天下午花锦容便带着小九少来了。花锦容在林初九面前,少了初见的优越感,多了一丝亲近。

当然,花锦容表现得并不明显,与林初九次来中央帝国待林初九的态度相差无几,让人很舒服,生不出一丝不满,也不会觉得生疏。

而小九少则从头到尾都没变,哪怕他长大了,见到林初九仍旧是一脸欢喜地扑到林初九的怀里:“初九姐姐,我好想你。”

小九少抱着林初九的腰,整个人都埋在林初九的怀里,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一丝鼻音,说不出来的可爱。

“我也想你了。”林初九顺手抱起小九少,和当年一样。只是现在的小九少,已不是当年那个小糯米团子了,现在的小九少颇有分量,林初九抱得很吃力,好在小九少自己也知道,林初九抱了一下,他就滑了下来:“初九姐姐,我重。”

“小九才不重。”林初九笑了一声,顺手放下小九少,让他站在一旁。

“小九听说你来了,昨天就嚷着要进宫,要不是我劝下来,指不定他昨天就去大街上拦你了。”花锦容看林初九待小九的态度与当初别无二样,心下便明白了。

萧天耀和林初九值得合作。

“我也想小九了,要不是皇上说小九要来看我,我都要去看小九了。”小九少站在林初九的身侧,抱着林初九的胳膊,听到林初九的话,眼前一亮:“初九姐姐,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林初九毫不迟疑地应下。

她在中央帝国的熟人不多,花家算是她熟悉的人家,也是给了她帮助多的人家,她难得来一趟帝国,便是花锦容不来见她,她也是要去花家的。

她的身份,注定她不可能再来帝国,这有可能是她后一次来帝国,她不想留有遗憾。

“初九姐姐你真好,我喜欢初九姐姐了。”小九少将头一歪,倚在林初九的胳膊上,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雀跃地道,“对了初九姐姐,我哥哥说你有小宝宝了,我能不能跟你回去,去跟小弟弟玩?我想看初九姐姐的小宝宝。”

“你要跟我去……圣元王朝?”林初九一怔,反应过来,看了花锦容一眼。

花锦容微微一笑,一脸纵容。

小九少用力点头:“嗯!嗯!初九姐姐,我可以跟你去吗?我哥哥说,我小时候还到过圣元王朝,就是在那里遇到初九姐姐的,我哥哥也是从圣元王朝把我带回来的,我想去看看,会不会给你添麻烦?要是会给初九姐姐添麻烦,初九姐姐就告诉我,我让我哥哥送我去,到时候我再跟哥哥去看初九姐姐。”

林初九听到这话,就知花家是默许的,她不知道花家出于什么原因,想让小九少跟她去圣元王朝,但小九少开口了,花家又同意,她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当然不会给我添麻烦!要是你哥哥同意,我就带小九去圣元王朝,让你看看你当年生活过的地方。”不管花家有什么打算,在林初九看来花家是花家,小九少是小九少,并不冲突。

而且,小九少很体贴,一早就给她拒绝的理由了。

“太好了,初九姐姐太棒了!”得到了林初九肯定的答复,小九少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林初九见状,也笑了。

毕竟是在宫里,花锦容与花九少不好久留,两人在宫是待了一个时辰便告辞离去。临出宫时,小九少抱着林初九依依不舍,恨不得留在宫里,花锦容哄了好半天,才将小九少哄出宫。

花锦容与小九少走后,林初九就去找萧天耀,把花家默许花九少跟她去圣元王朝的事,给萧天耀提了:“我看花大少的意思,这应该是花家的意思。不然,小九少不会想到,要跟我回圣元王朝。”

她虽然不太喜欢花家的算计,但并不会因此迁怒花九少。左右,她处在这个位置,有些算计不可避免,而且花家也算是光明正大了。

“花家的消息真灵通。”林初九不知原由,萧天耀却是知道。

“什么意思?”林初九不解地问道。

“昨天,轩辕挚求本王收他的儿子为徒,把他儿子带回去教导。”昨天萧天耀没来得及跟林初九说,今天一早林初九又忙着见东阳大少,萧天耀也忙着见帝国的人,便一直没有机会提此事。

“这是……皇帝和世家就开始争了?”林初九了然,不由得摇了摇头。

“他们争,对我们是好事。这一次帝国之行,也算是收获颇丰了。”萧天耀不在乎轩辕挚与世家怎么争,左右他能获利就好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世间之事,不过如此。

林初九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说。

有人地方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接下来的几天,萧天耀每日早出晚归,林初九没有过问,而且她也很忙,忙着能加宴会,忙着应付轩辕挚的妃子和林家的人。 

轩辕挚还算靠谱,虽然说了要收拾林家,但林初九还在帝国,他就没有对林家出手。

当然,他现在也没有那个时间。加冕过后,他正式接手政务,正忙得头晕脑胀,短时间内根本腾不出来手收拾林家。

只是,轩辕挚没有收拾林家,林家却是不安分的。林初九不肯见林家人,林家人就想方设法托关系进宫,或者混进林初九参加的宴会。

林初九虽有防备,但还是被林家人堵住了两回。

与前一次的趾高气昂不同,这一次林家人在林初九面前打悲情牌,一见林初九就跪下请罪,哭诉他们对林初九的愧疚与不安,而后就拿林初九的父亲说事,只是林初九早就拜托花家打听清楚了她父亲的事,根本不会上林家的当。

林初九只当看戏,任由林家人哭诉,待到林家人哭完,林初九就一言不发,从林家人身边走过,哪怕那人从辈份上来说是她的长辈也一样。

她是圣元王朝廷的皇后,她有任性的权利,她想走就走,想留就留,根本没有人敢挡她半步,就是林家人也不例外。

林初九贵为皇后,又是帝国邀请来的贵宾,她在帝国做什么都没有人敢说她半句不是。只是明面上没有人敢说,暗地里却有不少人斥责林初九数典忘祖、无情无义,没有母仪天下的气度。

随着林初九一连两次在公众场合给林家难堪,对林初九不利的言论便越传越剧,隐隐有传遍帝国,传向圣元王朝的架势。

此刻,在帝国,无论是东阳等世家还是轩辕挚,都有心与林初九、萧天耀交好,听到外面有不利于林初九的传言,他们自是要出手打压。

当然,做了好事不能不留名,不能不让人知晓。

轩辕挚时间,就把这事说给林初九听,想卖林初九一个好,林初九承了轩辕挚这个情,道了一声谢后,微笑地问道:“不知陛下要收拾林家,需要几天?”

萧天耀在中央帝国也有自己的人手和探子,林家在外面传不利于林初九的谣言一事,林初九早就知道,她没有出手控制谣言,不过是觉得没有必要罢了。

区区林家,她还不放在眼里。

“你……要做什么?”轩辕挚愣了一下,才道,“林初九,你说的收拾是什么意思?”

帝国林家虽然是七大世家中末的一个,弱的一个,可也是帝国的七大世家之一,的世家之一,要收拾林家几天怎么可能做到,至少也要几年呀!

“陛下与世家联手收拾林家,需要几天?”林初九知道轩辕挚没有听明白,便将话说得更直白。

“你要我跟世家联手?”轩辕挚皱眉。

他刚刚接手朝政,触动了世家的利益,与世家的矛盾已压制不住,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合作?

“这有什么关系?陛下不是才与世家合作,把三皇子打败了吗?”再合作一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要有共同的敌人,就有合作的机会。

轩辕挚一听,觉得也是这么一个理,而且他现在还不想激化他与世家之间的矛盾,要是能合作一次,缓解双方的矛盾也是一件好事。

林家这事闹得还真是巧了!

权衡利弊后,轩辕挚道:“行了,这事我去跟他们商量,你等我消息。”

“我等陛下的好消息。”林初九轻浅一笑。

轩辕挚连连摇头,一脸嫌弃地道:“你和萧天耀,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得罪你们夫妻,林家真是倒大霉。”

“我与萧皇是天生一对。”林初九优雅地说道,暗中却给了轩辕挚一个白眼。

轩辕挚也得罪了他们夫妻,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她和萧天耀是讲道理的好不好,要是林家安分一点,她会找林家的麻烦?

明明是林家找上她,关她什么事!

七天!

在轩辕挚与世家的联手打压下,七大世家之一的林家,传承了千百年的林家败了!

林家在朝廷为官的子弟,不是因为受贿就是渎职,但凡他们犯的错,全都被人查了出来,人证物证据俱在,根本不容林家人反驳。

不仅仅是林家为官的子弟,就是林家的其他子弟但凡有欺人霸女、欺压百姓、以权谋私、犯了律法的都被查了出来,该送官的送官,该判刑的判刑。

而这还不是严重的,严重的是林家主家被查出与三皇子来往密切,暗中给了三皇子巨额物资与金银,支持三皇子谋逆。

这年头,但凡涉及到谋逆都是大案、重案,那些原本看在姻亲、朋友的份上,想要拉林家一把的人家,听到这个消息纷纷放弃了林家,根本不敢沾惹林家半分。

林家人求救无门,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官兵抄家,看着官兵拿人。他们倒是想过让人去求林初九,可他们还没有开口,负责抄查林家的官差,就低声对他们道:“林大人以为,谁有那么大的能力,能推动陛下与世家再次合作?”

林家主听到这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是林初九!

这是林初九的报复,报复林家害死了她父亲,报复林家算计她。

后悔吗?

林家主是真的后悔了,他没有想到林初九出手这么狠,一出手就要整垮林家,可现在后悔也晚了。

不管是贪污渎职,还是欺男霸女这些都是真的,可这些罪名都不重要,真正要命的是与三皇子勾结这一条。这事被皇上查出来,就算皇上现在放过林家,日后也不会放过林家。

林家败了!

林家的人并没有死绝,一切依帝国律法而办,犯事的人该杀的杀,该关的关,该流放的流放。没有犯事的人,林初九也没有赶尽杀绝,任由他们和以前一样生活,并没有打压他们。

林家除了主家,旁支几乎都没有被牵连进来,他们虽然惧怕林初九的雷霆手段,可同时也感激林初九恩怨分明。

是以,林家旁支的人并没有闹,也没有人说林初九半句不是。

当然,林家旁支的人也不敢闹,也不敢说林初九半句不是。林家主家的下场就在眼前,他们就算有九条命,也敢说林初九的不是。

而随着林家的倒塌,林初九在中央帝国一战成名,整个帝国没有一个人敢说她的不是,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坏话传到圣元王朝去了。

林初九对此十分满意。

她现在是圣元王朝的皇后,谁让她不痛快了,她就让谁一辈子不痛快!

小打小闹算什么,她要出手,必是雷霆一击!

收拾完林家,林初九整个人都轻松了,也闲下来了。

没办法,林初九收拾林家的手段太过雷厉,太过迅速,帝国的人都怕了她,生怕哪里惹她不快,索性不敢与她来往了。

林初九也乐得悠闲,而且她来帝国是办正事的,不是闲着没事来玩的。在中央帝国的大半个月,该见的人见了,该办的事办了,该收拾的人收拾了,中央帝国已没有什么值得她再留下来,也没有什么能让她遗憾的,轩辕挚的加冕礼早已结束,她和萧天耀也该回去了。

在林家败后的第二天,她就与萧天耀离开了中央帝国,同时跟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帝国的皇子和花家的小九少。

可他们人虽离开了,属于她和萧天耀的传奇,却永远留在了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