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非一无所有

你并非一无所有

售价
RM36.00
优惠价
RM36.00
售价
RM45.0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运费将在结账时计算,详情请查阅【商品配送与邮费细节

作者:万特特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05月

ISBN:9787510470325

书摘插画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

你对别人的痛苦有一种恶魔式的暗爽,对自己的过错有一种天使般的善良。

你间歇性地认为自己“没比别人差多少”,又持续性地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不太行”。

你对自己没有的满是觊觎,对自己拥有的满是怀疑。

你对已经得到的熟视无睹,对已经失去的心生悔意。

你经常将夜色熬成一锅粥,再配上“励志”“焦虑”“孤独”“迷茫”几碟小菜,吃得津津有味。

你经常将成长的烦恼煮成一碗面,再撒一些“上进心”“自尊心”“玻璃心”来调味,小心翼翼地细嚼慢咽。

你收藏了很多励志的文章却日复一日地丧着,你的衣柜都塞满了却还是觉得没有衣服穿。

你外向孤独,时常拖延;你对职业倦怠,对手机充满依赖;你经常原谅别人,却很少原谅自己;你想要及时行乐,但无奈是懒癌晚期。

原来,你并非一无所有,你还有病,还有未拆的快递和未竟的梦想,还有爱而不得的人和求而不得的事,以及一筐又一筐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生活中的10%是由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组成,而另外的90%则是由你对所发生的事情如何“反应”所决定的。

 

■这些“反应”很多都是你对世界的误解。

当你都处在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生物链中并不由自己掌握时,欲望就会成为左右你的力量。

当你的认知里有太多的曲解和误判时,光明就会荡然无存,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

■这些“反应”很多都是你对人生的误读。

别让自己的人生被过度的欲望透支。欲望和你的满足能力就是最大的矛盾,为了共存而相互妥协,这是最好生活的哲学。

“完美”是一场成本很高代价很大的角逐,请相信一定有人能做到,但那个人未必是你。 

■这些“反应”很多都是你对自己的误信。

你高估了自己对“将就”的人生忍耐力,又低估了对想要的人生的向往。

永远不要低估自己的无知,哪怕是满心善意一脸无辜。

■正是这些“异常反应”让你活得纠结、扭捏,风声鹤唳。

给自己压惊、修补生活漏洞的轻松哲学。无论你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没吃饱饿的,假如你果真弄懂了,说不定你就明白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了。请不要放弃治疗,好好学习,你还有救!

 

内容简介

24个真实故事描绘出生活中看不见背面,给自己压惊,找回生活节奏、修补生活漏洞的轻松哲学。盘点过去、救援未来的内心整理术,平衡身心、解毒生活的疗愈法。现代都市病大多来自我们对世界的误解、对人生的误读和对自己的误信,来自我们的弱点和漏洞,来自对自己不够真诚。不必被自己捏造的混乱的世界和“百病缠身”的人生吓破了胆,当你做出决定时,改变会立即发生。

作者简介

万特特,90后心碎艺术家,永远不要蓬头垢面地面对这个世界。“盐”以律己,“甜”以待人。心怀浪漫宇宙,也爱人间烟火,梦想成为漫画中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代表作:《你的美貌不敌你的热闹》《所谓命运,大多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试读

无奈式宽容——不肯放过是病,太容易原谅,也是一种病

1

我读书的时候,数学很差。  

课有听,题有做,可每每月考,成绩只在及格线上下晃。说句实话,我对数学是没有兴趣的。那时候我爱看散文和小说,同学们大多在看漫画书和言情小说,父亲给我按年份订阅《读者》《青年文摘》《中学生博览》,以至于没有同学愿意跟我互换课外书,他们嫌我看的书无趣。郭敬明和张爱玲的小说,我都是从那时开始看连载的。

那时候我们班学霸很多。一个从外地转学来的男孩,长得很好看,皮肤很白,有种乖乖的英俊感。爱打篮球,每次上体育课,他都是第一个冲出教室的。

这么听着,他很像学习不好的学渣。其实并不是!他特别聪明。数学每次拿高分就不说了,就连压轴题都是基本上靠心算,不怎么动笔,只到最后关键的几步才稍微拿草稿纸写一写。我想,老师应该都很喜欢看到这种草稿纸,写得整整齐齐、思路清晰。这样的学霸,把数学不好的我衬托得更加明显。  

巧的是,数学老师特喜欢叫我这样的学渣回答问题。不巧的是,我极少有答对的题。有许多次,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我说:“你是不是猪脑子,我看你就算重读十年,还是不会做这道题!”“这样的成绩,以后出来只能是个出苦力打工的。”“你来念书真是浪费学费。”还有N多比这难听十倍的话,我经常听到。

在课堂上站起来答不出问题,还要被老师数落,同学都看着你的那种尴尬、难堪,想必每个念过书的人都能懂吧。但我当时觉得,老师那天可能是心情不好,说重了话。可后来,没有过分,只有更过分。

考试成绩一出来,她就大声念出我的分数,并在全班同学面前说:“这样的成绩,能不能上高中都不一定!”

还有一次,午休刚结束,我正在整理书桌,数学老师把我的作业本“啪”的一下拍到我的脑袋上,我起来后眼前一阵黑,头也一阵晕。她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走了。后来,上课一答错题,老师就让我去教室的最后排罚站,让我站着改错题,改不对不能吃午饭。再后来,她不再教我班数学了。

这件事情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但那位数学老师的模样,我却记得清清楚楚。没有人可以是一个无底的罐子,收纳难以计数的恶语中伤,以及或有意或无意的误会曲解。

对于那时15岁的我来说,世界很小,在意的事很少,学习成绩不好,简直堪比世界末日。连社会的门都还没摸到,就会在心里想“如果学习不好,以后会不会成为乞丐啊”。

如今想想,学习只是我们人生中的一部分,而某一科成绩的不理想,更只是这一部分里的一小部分。真的至于因为一科成绩而受虐终生吗?

那年春节,是毕业后第一次聚会,那位数学老师也来了。

席间,每位同学站起来发言,大多是感谢恩师当年培养教育的客套话。到我的时候,我还没开口,数学老师先说:“听说我们班出了位作家,真是了不起,老师从前对你太严厉了。”

严厉这个词,用在老师的身上,总像是一种美德。可惜,我不想要。“没什么太多想说的,只是多年后再见到同学很开心。”然后我便坐下来。同学和老师们面面相觑,大概是觉得“感恩”的话到我这断了片,破坏了气氛吧。

聚会结束,大家一一跟老师们告别,除了我。我不认为自己是个记仇的人,但如今偶尔想起,我都会责怪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忍着?为什么不能在她用作业本打我的时候,站起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为什么要那么听话,因为一道错题饿着肚子?

如果能够回到从前,我一定告诉当时的自己:“不会解方程,不会算奥数,天不会塌,更不会要了你的命。管它几何是圆是方,你喜欢什么就去学什么,不要胆怯,不要委屈。”

虽然,我也很想写,这么多年过后,我的数学变好了,或者我对数学比以前更有把握了,但是没法写,我数学还是差,而且对数字极其不敏感。到了今天,我依然是那个数学不好的女孩儿,可是没关系了。

那些难以挨过的黑暗与难过,那些无法排遣的绝望与无力,都真切地造成过伤害。无论我最后怎样摆脱了那些,变得坚强变得独立,那都不是应该夸耀苦难的理由。

有些人无法释怀,那就不释怀。有些伤害,即便时隔多年,仍做不到心无芥蒂、若无其事地亲近。

多少伤口看似完整平静,可每当风吹过,还会泛起细细裂痕,暗暗疼痛。不必感激伤害你的人,他们只是提醒了你,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2

因为工作原因,我认识了一位同事,是位男孩子,黑黑瘦瘦的,话不多,戴着一副银色边框眼镜。

听其他同事说,他家在山西的一座小村,靠着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助学金,到北京读985大学,之后顺利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拿着可观的薪水。

和这个男生接触不多,但很快我却发现他有个很奇怪的特点,就是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奇怪的腔调,这腔调说的并不是地方口音,而是那种让人听了很不舒服的话。  

比如,写字楼楼下有KFC、星巴克、必胜客这些并不稀奇,早餐大多也就在此选择。有天早上我买了一杯冷萃,刚进办公室,他说:“中杯也要将近40块呢吧,太奢侈了。”我咧嘴挤出一点笑。再比如同事从大连老家回来,带了海鲜小零食分给我们,他说:“我20岁之前,都没吃过海鲜。”团建去吃自助日料,他再次酸溜溜地说:“幸好不用AA,不然我可付不起。”

一个男生,话里话外总是这么叽叽歪歪,时间一长,大家有活动自然不会找他一起。但还有一个叫森的男生,大家都愿意和他做朋友。森来公司的时间也不长,但性格开朗,各个部门的哥哥姐姐们都很喜欢他。

午饭的时候,森总是叫这个男生一起,“走吧,两个人比较好点餐,不然我一个人不知道吃什么。”下班总是让这个男生搭自己的车,即便不是完全顺路,要多拐两个路口。男生租房到期,还在森的家里短暂寄宿过一段时间。  

按理说,男生和男生之间的友谊,应该更牢靠一些。

有次,森刚把材料打印出来,保安就上来说森的父母来看他,让他下楼去接。父母从外地来看自己的喜悦,每个在异乡的人都明白。森把材料给这个男生,说:“帮我交给组长,我先出去下。”大家说让他把父母带上来坐着歇会儿,毕竟7月的北京如蒸笼一般。

我去茶水间的时候,路过打印室。巧的是,我眼睁睁看见那个男生一边看材料,一边一张张塞进碎纸机。我愣了,随后上去阻止,“森说这个是要给组长的。”男生看我突然出现,也很慌张,“太热了,脑子都不转了,我以为是要废掉的。”

回到工位上,我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我问邻座同事:“刚刚森的材料是什么?”

“是一个关乎到上半年考核评估的策划吧。”

“哦。”

“是不是那个男生把材料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我瞪大了眼睛。

“同事之间,很难有真友谊的。小姑娘,别太惊讶。”

听说后来森知道了这件事,是谁告诉他的,不得而知。只知道,后来两人关系生疏到在电梯里碰面也只是假笑,维持表面的和平共事。

我离开那家公司后,有次约老同事出来喝下午茶。他们说,那个男生后来在公司给森使了不少绊子,最后导致森在一次次表现不佳的情况下,被劝退离职。

不过故事还没有结束。一年后,那个男生因为在项目中拿回扣而被公司开除,再次面试其他公司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面试官中有一位就是森。  

据说,面试结束后男生拦下森,想解释当年的种种“误会”,并为森被劝退的事道歉。

森冷冷地回:“道歉是你的事,可我不原谅你。公司用人制度公平,我无法决定你是否面试成功。就这样吧。”最后,那个男生放弃了这家公司的入职机会。

之前一起工作的人,每每聊起这件事,都表示大快人心。这不是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顶多是一个低端办公室内斗故事,却让我记了许多年。

我是赞成森的做法的。

不喜欢听男人就要胸怀宽广这种话,更厌烦“别人都道歉了,还想怎么样”这种说辞,我们都是人,是普通人。说吃亏是福的人,想必没吃过什么亏吧。如果始作俑者的道歉,不过是为了求得他自己的心安。你原谅了他,谁来体谅你呢?没要他赔偿精神损失费就很好了,原谅,凭什么?  

那个道歉的人,他是真的后悔还是故作姿态,都是他的事,与我们无关。他后悔不代表别人的伤痛就会好,他道歉不代表曾经的伤害就没发生,他痛改前非也不代表时光就会倒流。  

真的不用自欺欺人,以宽容乃至感谢的名义美化别人对自己的伤害,丑陋的伤疤,无论如何也不会开成一朵好看的花。

生活中很多人过得不好,不是不懂得原谅,反而是太容易原谅别人。不肯放过是病,太容易原谅也是一种病。不轻易原谅一个人,不轻易释怀一件事,是对自己的一种警醒,一种保护。

3

时过境迁,当我们再想起过去的纠缠、痛苦、悲伤或是愤怒都仿佛已被弱化,我们懒得再去撕、去吵、去歇斯底里地争对错。

我们误以为那就是原谅,其实不过就是算了。在人间谋生,要学会让自己的情绪收支平衡。终究得学会往前看,但也没必要假装圣贤,委屈自己去接纳曾经所有的伤害。不报复纠缠,也不逼着自己去原谅,不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前路还长,不在意,就是一种最好的放下。

算了的意思大概就是:我没有原谅你,我只是放过了自己。

有的人在你的心上捅了一刀,拔出来的时候还顺带拐了几个弯儿,疼得你眼泪止不住地流,疼得你差点就跪下了。这种痛苦你要是能忘记,你心还真大。别听别人说什么痛苦和伤害是财富的鬼话,痛苦就是痛苦。原谅跟大不大度没关系,每件事的伤害指数不同,每个人的底线也不同。

我们本来可以自由生长,我们应该属于花园,每朵花都应该开在它想开的时候,如果不得已,让我们在一个角落委屈地绽放,那也不要去感激将我们移植出沃土的那些人。

算了不是宽恕别人,而是对自己的温柔。

对于伤害,可以选择淡忘,可以不再和他们计较,但恶意就是恶意,披上再多美丽的外衣,还是恶意。

运气不佳,遇人不淑,没什么值得感激的。如果真的要感谢,我们就去感谢那些曾经在我们受伤时,给予我们温暖和陪伴的人,还有忍痛走出来的自己吧。

伤害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让它变得有意义的是我们的坚强;伤害我们的人也从来没想过让我们成长,真正让我们成长的是自己的反思和选择。

该分手分手,该扔掉扔掉,该拒绝拒绝,该绝交绝交,磨磨唧唧、不清不楚的都是因为自己还下不了狠心。别动不动就想着要去原谅,有时候是自己没资格,有时候是别人不值得。

至于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不必落井下石,不必耿耿于怀,因为你的爱与恨都很珍贵,不要给不值得的人。也不要委屈自己去原谅和宽恕,那是上帝的事儿,不是你的。

当有一天,你得知他们过得并不好时,你可以说一句“无所谓了”,也可以不动声色,轻描淡写地说一声“活该”,然后早日开启爱谁谁的快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