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版书籍折扣20%/ 台湾出版折扣10%/西马消费满RM80免邮费

异域密码之韩国异闻录(2019版)

异域密码之韩国异闻录(2019版)

售价
RM29.44
优惠价
RM29.44
售价
RM36.80
已售罄,请联系客服【轩轩】~
Unit price
per 

作者:羊行屮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04月

ISBN:9787510877759

编辑推荐

1. “异闻录”系列畅销40万册,全新修订版,口碑延续,质量升级

“悬疑怪才”羊行屮的“异域密码系列”,又称“异闻录系列”,全系列畅销400000 。《泰国异闻录》《印度异闻录》《韩国异闻录》《日本异闻录》,口碑延续,质量升级,全新修订版回馈读者——给读者更好的阅读感受。

 

2. 天下霸唱、蜘蛛、大力金刚掌、贰十三良心推荐!

“悬疑小说”天王级作家天下霸唱真心推荐:这一系列小说,写的虽然是鬼神之事,却不只是单纯地追求灵异惊悚的效果,他为故事注入了历史的厚重感和文化底蕴,真正赋予了它们灵魂。《十宗罪》作者蜘蛛推荐:这一系列小说,完全满足了我对异域神秘文化的所有好奇。

 

3. 九尾狐、人疾偶、长发蛊、人参娃娃、雪人传说、地铁站里禁锢的怨灵,教学楼下的青铜阴棺……爽到天翻地覆、头皮发麻的小说!

 

韩国的恐怖故事,不只有《笔仙》,本书中两位主角再次异国探险……神秘古老的传说 惊险刺激的情节 武力超群的主角 轻松搞笑的语言=一部让你全方位爽爽爽爽爽……爽到天翻地覆、头皮发麻的小说。

 

4. 比肩徐峥“囧系列”、陈思诚“唐人街探案系列”的跨国故事——

 

 

内容简介

为了解开各自的身世之谜,告别印度之后,留学生南瓜和月饼*终来到了韩国。在查找真相的过程中,他们来到了九尾妖狐的传说诞生地。

 

温和善良的九尾灵狐为什么会沦为人见人怕的妖物?徘徊于理发店里的诡异幽灵跟主角之间有什么联系?埋于深山的神秘棺材里,到底封锁着怎样惊天的秘密?到底是鬼怪作祟,还是人性的沦丧?

 

身世之谜,红瞳诅咒,命运纠缠,一行人的终极谜底,即将揭开。

书摘 · 插画

作者简介

羊行屮,本名姜波,山东东营人,己未年羊年羊月出生。屮,音同“彻”, 草木刚长出来的意思,取“草木欣欣向荣”之意。曾在多家杂志发表《秦陨》《传奇人生》《大学向左 我们向右》《暗夜笔记》《罪案录》系列等百万余字,已经出版作品《泰国异闻录》《日本异闻录》《印度异闻录》等。

一、不要轻易相信你看见的东西;

二、不要轻易相信你听见的声音;

三、不要轻易相信你触摸的物品。

 

因为——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第一章 狐归来兮

 

 

我握着一截树枝,对着晒干了水分的树干前后搓动,直到树干中央的凹槽因为摩擦产生的高温慢慢变黑,冒起白烟,引燃了放在凹槽前段的干苔藓。我小心地往火苗里慢慢放着早就准备好的干树叶,火势越来越旺,这才松了口气,放进几截木头。

 

“月饼,我去海边弄点盐块,你照看着火堆。”我拎起捆绑着磨得锋利的石条的长木棍,准备取盐的时候顺手叉条海鱼打打牙祭。

 

月饼枕着胳膊叼着根草枝望着天,懒洋洋应着声,往火堆里丢进一截木头。

 

我扛着鱼叉出了树林,沿途捡了几个椰子,用藤条缠住挂在腰间。别小看这几个椰子,椰汁解渴,椰肉充饥,椰壳做容器盛水放东西,实在是“荒岛求生第一赞”的好东西。赶上好日子,比如下了场雨能喝上新鲜淡水,酿的野果子终于酵出了酒,发现类似烟草植物可以当烟抽的时候,我们会下海摸几个牡蛎,把蛎肉和椰肉捣成糊糊盛满空椰壳,撒上海盐、野花椒粉,加几颗不知名但是味道极佳的蓝色小野果,塞几条肥硕的小海鱼,把椰壳闭合,用湿泥糊住,埋进土坑点起篝火,也就是焖半个来小时的工夫,挖出椰壳打开,焖熟的食材香气扑鼻,足够掉半斤口水。

 

在海边岩缝里抠了几块海盐,我坐在岩石上面歇口气,望着海浪层叠的南印度洋。极远处,海天交接一线,偶尔几只海豚跃出海面,惊得海鸟四处飞散,转瞬又恢复平静。我捡起石头用力扔出,大喊了几声,吐出压抑在胸口的闷气,才往树林走去。

 

沙滩上面端端正正摆着用椰子树干拼成的“SOS”,我停下脚步看了看,摇头苦笑。

 

漂到荒岛的第二天,我在不远处的海滩发现了昏迷的月饼,还好只是严重脱水,给他灌了几口椰汁,丫的身体素质确实好,傍晚就恢复了意识。

 

“南瓜,你不赶紧去投胎待这里干吗?万一耽误了好时候,投进了畜生道,这个责任我可担不起。”这是月饼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想哭又想笑。

 

就这样,我们在这个荒岛已经生存了一年多。最初,还在沙滩点起篝火,两人轮流值班,指望着有过路的轮船救援。一开始月饼还很乐观,坐在岩石上耷拉着腿手搭凉棚:“这么多航船,说不定哪艘就发扬国际主义精神把咱捞上去了。”我也“嘻嘻哈哈”没当回事,饿了捕鱼抓鸟摘果子挖野菜,渴了雨水椰汁搞不好还能发现个岛中湖,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绿色饮食,想活多久活多久,大不了当几年鲁滨孙再重返人间还是好汉两条。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们才意识到最可怕的不是放弃希望,而是七千多万平方米的印度洋,这种海岛起码有几万个,航船路过发现我们的概率等于在沙堆里找一粒沙子。

 

一个多月后,月饼望着慢慢熄灭的篝火:“看来是彻底回不去了。南瓜,你要好好活着,可别想不开跳了海,要不我找谁聊天儿?”

 

我本来还想难过一下应应景,转念一想“在哪活着不是活着”?这一年多的工夫转悠了泰国、日本、印度三个国家,经历的更是别人想都想不出来的事情,交了朋友(虽然黑羽不一定会承认),谈过恋爱(虽然月野不一定会承认),就算真是在印度洋交待了小命,也没啥遗憾。何况还有月饼斗嘴唠嗑解闷,总比自己在岛上闲死要强。

 

于是,我们在这个岛上过了整整一年与世隔绝的野人生活,唯一的区别是虽说上衣早被树枝划得稀烂,还好牛仔裤不愧是牌子货,质量确实不错,不至于用树叶或者兽皮当裙子。

 

紧了紧挂在腰间的椰子,那块铜板掉落,半截插进沙滩。我俯身捡起,铜板表面早被摩挲得锃亮,映出蓬头垢面的一张脸。

 

望着山腰那片树林,我打了个寒战,用力甩着头,拼命把恐怖绝伦的经历忘记。我根本无法解释,无法描述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段经历实在太奇怪,奇怪到我甚至不愿相信发生过的一切都是真的。

 

“嘟……嘟……嘟……”伴着海浪的撞击声,远处传来沉闷的汽笛声!我愣住了!慢慢转身,海平面移动着一个模糊的黑点,越来越近,是一艘轮船!我用力眨着眼,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月饼举起火把夹着一堆枯草从林中跑了出来,点燃了枯草,一股浓烟顿时升起。

 

轮船越来越近,隐约能看到哨塔上面有人挥着旗子打旗语,我们连蹦带跳地挥手喊着,轮船到了距离海岛大概五十米的距离停住,放下一个救生艇,几个船员穿着救生衣划过来。

 

“月……月饼,”我用力把椰子、鱼叉往空中扔着,“我们得救了!”

 

“万一是海盗船呢?”月饼摸了摸鼻子,“你丫能不能矜持点?”

 

 

 

估计是这一年人品攒得足够多,这艘船既不是海盗船也不是走私船,不过还是出乎意料。当船员划着救生艇抵岛,如果不是冒出几句“思密达”,我还真以为遇到了祖国亲人。就这样,我们遇到了一艘韩国游轮。

 

上了船直接被大副送进医护室,进行全身检查,接受葡萄糖静脉注射时,船长过来询问会不会英语。月饼反应倒是快,随便编了个“海洋漂流爱好者遭遇大风暴,船翻漂到荒岛”的借口推搪过去。虽然船长不是很相信,估计看我们俩的模样也不像是海盗,板着脸交代了几句“本着国际海上救援组织条例,务必要救援海难者,并且会提供医疗、食宿等必要生存需要。在公海领域,每个国家的游轮都属于本国领土,一旦被救援人出现危险行为,将被视为危及国家安全。船长有权将被救援人进行囚禁,随船回国后交由本国政府处置”。

 

我和月饼听得云里雾里,没想到被救了还有这么多事情。万一瞅着谁不顺眼还不能随便吵嘴,牵扯两国关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我们还是对船长表示感谢,船长临走前微微一笑:“应该谢的人不是我。”

 

虽说这一年身体没什么问题,可是医护人员几乎寸步不离,随时监控着仪器上的生命迹象。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觉得全身轻松,困意袭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我透过舷窗能看到外面天色大亮,医护人员不知道去哪里了。月饼看上去好像一夜没睡,眼睛里全是血丝,半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船长端着早餐进了医护室:“你的运气很好,韩国最有名的JK娱乐公司在全国选拔的高校优等生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印度洋体验,准备从这些学生里选出有资质的签约培训,进军娱乐圈。一名学生用望远镜看海发现了你。”

 

“她才是你要感谢的人。”船长指着站在门口的女生。

 

我连忙下床,和月饼一起很认真地鞠躬。金贤珠一米六出头的身高,身材微胖,单眼皮,鼻梁旁边有几粒小小的雀斑,下巴微微外翘,与电视里看到的韩国美女截然不同。据说韩国学生不论男女,高中毕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整容,搞不好过两年再见到的时候,她已经出落成“人造美女”。

 

金贤珠有些不好意思,用英文说了好几遍“不用谢”后走了,看来是个挺朴实的人。船长态度比昨天缓和许多:“我已经联系了救援飞机,大概在明天到达,把你送回韩国,再由中国大使馆进行身份确认,就可以回国了。”

 

我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去印度的时候月饼留了个心眼儿,用的是假身份证,要不然这事算是闹大了。

 

船长吩咐船员安排了船舱,交代了餐厅的位置,随口说了句“这几天不知道哪个变态学生偷偷进洗衣间偷学生的内衣裤,要去调查调查”。我想跟着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又觉得这么做不太合适,也就算了。船长临走前对我说了句“如果觉得不舒服,随时到医护室检查”,搞得我有些莫名其妙。

 

进了居住舱,我们又聊了几句,无非是在身世、大川雄二、月野、黑羽、印度的“斑嘎古堡”、我们的名字这几个话题上兜圈子。刚到荒岛时,我们几乎天天聊这个,后来放弃了还能回去的希望,干脆不聊了。如今被救了,话题自然又回来了。聊了半上午也没找出什么头绪,我想起船长那句话,月饼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好久没有盖着被子在床上睡觉,全身舒服得要散架。眼看到了中午也不觉得饿,我索性又蒙头大睡,一觉睡到晚饭时间,月饼把我喊醒,才晃晃悠悠出门去餐厅。

 

餐厅里满是“嘻嘻哈哈”聊天儿的男女学生,有几个相貌气质出众的学生估计已经被JK娱乐公司选上,身边围了不少人高谈阔论,憧憬着未来几年成为风靡亚洲的“欧巴”和“女神”。

 

金贤珠很安静地坐在角落和一个男学生边吃饭边低声交流,看样子两人像是小情侣。我想过去打个招呼,被月饼使了个眼色拦住了。

 

想想也是,这种温馨的二人世界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估计全船人都知道我们的身份,那几个被同学捧臭脚的学生以一副救世主的眼神瞥着我们,像在动物园看动物般指指点点。我们装没看见,闷头吃饭。韩国菜以辣、酱、汤、熏、炖为主,游轮厨师的手艺确实不错,几盘精致小菜色香味俱佳。我们正吃得起劲,一个帅气的男生指着金贤珠和她男朋友说了几句话,引得身边人“哈哈”大笑。

 

男学生皱着眉,几次想说话,金贤珠神色有些慌张,摁住他的手摇着头。帅气男生更加得意,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从兜里掏出大把韩元,随手撒在桌上。围观的学生们更加兴奋,吹着口哨鼓着掌。在他身边的长发女学生更过分,挎着帅气男生的胳膊,挺着异常夸张的胸部“咯咯”笑着。

 

帅气男生指指自己的脸,又指着金贤珠和男学生的脸,一副“你们居然有资格上这条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的骄傲神色。

 

金贤珠脸涨得通红,低着头眼泪直打转,她用力咬着嘴唇,强忍着不哭出来。男学生噌地站起来,拳头握的“咯咯”直响。帅气男生嘴角挂着微笑,双手抱在胸前,一脸不在乎。

 

我实在忍不住,胸口一股闷气堵着,起身准备教训教训帅气男生。

 

“坐下!”月饼低声吼道。我有些意外,月饼平时总是摆出冷冰冰“万事不关心”的臭脸,其实骨子里比谁都热血。现在他居然叫我“坐下”,难道真的担心闹了事被监禁?

 

“他妈的大不了继续回岛上当鲁滨孙,”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金贤珠可是救了咱们的命。”

 

月饼没吭气,生拖硬拽架着我出了餐厅,身后传来阵阵哄笑。

 

“你丫到底什么意思?”我恨不得一拳抡上月饼那张扑克脸。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月饼扶着船舷,指关节因为用力过度泛着青白色,“漂亮的比丑陋的有优势;瘦的比胖的有优势;高个子比矮个子有优势。”

 

我没想到月饼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你的意思是除了外在,没有内在的公道了?”

 

月饼一拳把纯钢船舷砸得“嗡嗡”作响,甩甩手指着心脏:“当然有!公道就在这里!但是南瓜你想过没有?男孩不经历屈辱和磨难,怎么成长为男人?今天我们可以帮他,以后呢?你能保证天天保护他,有人欺负就帮忙吗?这件事如果他自己解决不了,一辈子都成不了男人!你帮他,其实是毁了他!”

 

迅猛的海风吹过,鼻腔灌满咸腥的海水味道,有些发酸。我承认月饼说的有道理,心里却无法接受。

 

“每个人都是英雄!只要他内心足够强大!”月饼眺望着大海,“平静的大海,也会爆发摧一切的海啸啊。”

 

 

 

餐厅门被推开,金贤珠扶着男学生走出来,眼角带着泪痕。男学生的衣服扯了几个口子,右眼眶乌青,显然是挨了打,但是脊梁笔挺,像打了胜仗凯旋的将军,骄傲豪迈。我承认,月饼是对的!两个人没有看我们,径自走进船舱。望着他们的背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们也许把我们当成胆小怕事没有正义感的人了。

 

进船舱前,男学生忽然回过头,对我微微一笑,怨毒的眼神让我心里发冷。他到底会成为英雄,还是恶魔?

 

“我刚才想出手的,”月饼从始至终都没有转身,“可是我做不到。”

 

我仍在纠结刚才的事情,完全没听出月饼这句话的反常。

 

天色已黑,海风越来越冷,甲板上三三两两的学生回了船舱。想想昨天还在海岛捕鱼,今天却在韩国游轮上面吹海风,不由得感慨造化弄人。

 

“南瓜,你不觉得这艘船的造型有些奇怪吗?”月饼背靠着船舷,指着最上层的船舱。

 

“嗯,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我顺着月饼指的方向看去,“你丫这疑神疑鬼的态度确实不对劲。”

 

“你能不能正经点?”月饼皱着眉摸了摸鼻子,“也就你这么没心没肺的人才能说出这话。”

 

我故意没搭腔,自从去泰国留学开始,一个孤儿,却发现身世竟然是早被安排好的命运,甚至连用了小二十年的名字都不是真的,要是真的有心有肺还活不活了?

 

“你再仔细看看。”月饼的手指从船头移到船尾。

 

丫的态度实在太认真,我只好耐着心思观察,越看越心惊,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这艘游轮前圆后方,中间为拱,船身下窄上宽,船舱分为三层,每层都在中间位置涂上了红色的火焰状印痕。这分明是“阴墓镇尸”的格局。